眼看着两辆悍马越来越近,苏锐却没有任何减速的意思,油门踏板已然踩到了底!

    “歌思琳,准备好了吗?”苏锐高声喊道!

    “当然!”歌思琳说着,已经主动伸出手来,在苏锐腰间摸出了一把枪!

    那两辆悍马才刚刚往旁边挪了一点点的距离,陆地巡洋舰就已经从中间的缝隙处高速穿插而过!

    连一眨眼的时间都没到,三辆车子便已经完成了会车!

    就在双方会车的一刹那,枪声响起来了!

    一共两枪,但是听起来却好像只是一枪而已!

    双方的时速都很高,因此,要把握住那一刹那的开枪时机,算准提前量,简直是千难万难!

    会车之后,陆地巡洋舰一路远去,而那两辆悍马则是失控的冲下了公路,撞在了绿化带的边缘,齐齐翻车!

    很显然,他们的驾驶员们在刚刚会车的那一刹那,就已经全部被击毙了!

    不管之前甩掉的那几辆车,至少目前紧随后面的追杀者们已经全部搞定,苏锐的心情大好,车子也开始了减速。

    由于刚刚高速行驶的时候打开了车窗,歌思琳的嘴唇被吹的都发白了,但是,此时此刻的她却没有任何娇弱的意思,反而满脸都是兴奋!

    “你的枪法可比我想象中的要好许多?!?br />
    苏锐说的是实话,刚刚那一下对于枪法和判断的要求实在是太高,况且风速还那么大,吹的人眼睛都睁不开,哪怕是用枪的好手,也别想一下子命中目标。

    可是歌思琳偏偏就做到了。

    “我一直很谦虚?!?br />
    放松下来的歌思琳也有心情开玩笑了。

    刚刚那一幕实在是太过刺激,估计她这辈子都没法忘却了。

    亚特兰蒂斯的家族成员从小都要经受各种锻炼,歌思琳不是没杀过人,但是从来没有如此酣畅淋漓的依靠自己对敌人完成反杀,心里的快感简直像是三伏天喝了冰镇的矿泉水一样,爽了个通透。

    当然,歌思琳也从刚才的反击之中看到了苏锐运筹帷幄的能力和强大无比的战力,和这样的男人为敌,真的不是一件轻松和明智的事情。

    “其实,按照一般人的本能,在高速会车的那一刹那,都会选择闭上眼睛?!彼杖窨戳丝瓷肀叽┳潘碌木硕?,不禁说道:“哪有像你这样的,不仅不害怕,还主动把安全带给解开?!?br />
    “你在嫌弃我?”歌思琳挑了挑那好看的眉毛。

    看着这个神情,苏锐忽然心里一动,因为歌思琳这挑眉的动作,像极了林傲雪。

    “我是在夸奖你?!彼杖裥Φ?。

    “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备杷剂蘸鋈凰档?。

    “尽管问,对你我肯定知无不言?!?br />
    苏锐很随意的说道。

    在经过了之前的并肩作战之后,两个人彼此之间的关系似乎被极大的拉近了,歌思琳也清楚的感觉到了这一点。

    “我的问题是……”歌思琳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如果之前那两辆悍马没有让开的话,你还是会选择这样撞过去吗?”

    歌思琳的兴奋劲头稍稍降下来之后,便感觉到了一阵的后怕。在那样的高速运动状态下发生了撞击,生还的可能性几乎无限的接近于零!

    苏锐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笑了笑,道:“我相信,他们一定会选择避开的?!?br />
    歌思琳摇了摇头,很显然,她从苏锐的答案之中读出了另外一种答案。

    “其实,完全有更安全的方法?!备杷剂账档?。

    苏锐再次笑了笑,没有答话。

    他有他的战斗方式,也有他的选择,想必,歌思琳会理解这一切的。

    陆巡再次减速,苏锐弯下腰,从车厢地板上捡起已经摔的自动关机的手机,重新开机之后,给军师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苏锐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军师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我看看路标?!?br />
    苏锐找到一个路名,念给了军师。

    “距离我们大概一百五十公里,最快也要一个小时才能赶到?!本Τ辽档?。

    不知不觉,这大半个小时的时间里面,苏锐已经跑出了这么远。

    “那你在咱俩中间找个地方,然后到地方汇合,这样时间就缩短了一半?!彼杖袼档?。

    “好,你从导航上面找到艾比大街,我们到那里见?!本λ档秸饫?,停顿了一下:“对了,歌思琳怎么样?”

    苏锐闻言,看了一眼歌思琳,说道:“军师,你这就太不够意思了,光是关注歌思琳的安全,你怎么不关心关心我?刚刚多危险啊……”

    军师没好气的说道:“你仔细想想,你能值一百亿欧元吗?”

    这下轮到苏锐说不出话来了。

    “歌思琳到底情况怎么样?”

    “她在我身边,很安全?!彼杖褚埠吡艘簧?。

    “你没把她给吃了吧?”军师看到苏锐有了情绪,于是竟笑了。

    他的声音并不小,因此歌思琳也听到了,耸了耸肩,俏脸之上露出了一丝无奈。

    按照她以往的性格,如果听到别人这样开自己的玩笑,恐怕早就发怒了,甚至拿起鞭子抽人也不是不可能,可是现在看来,在普列维奇夫妇身边度过的三天宁静生活,真的对她的性格造成了极大的改变。

    “我怎么可能是那种人?”苏锐的眉毛一挑:“她吃了我还差不多!”

    听了这话,歌思琳没好气的瞪了苏锐一眼,同时轻轻的哼了一声。

    不过,从她这个神情之中就可以很轻松的看出来,现在的歌思琳对苏锐真的没有一点敌意,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甚至称得上是——亲密。

    是的,就是这个形容词,因为,从小到大,歌思琳从来不会对任何同性和异性露出这种神态来。

    当然,这也许是由于呆在苏锐的身边,他为人处事的方式很容易让人卸下所有的防备。

    “现在凯斯帝林很抓狂,你可一定要?;ず酶杷剂?,不然……我怕我到时候拉不住他?!本ν6倭艘幌?,伸手在自己脸上的黑纱轻轻的摸了一下,说道:“他很厉害?!?br />
    “我才不管那么多,如果到时候凯斯帝林不把剩下的钱给我们,我可不会把歌思琳交出去?!?br />
    苏锐大大咧咧的说道。

    只是,说完这句话,他才感觉到有一股寒芒从旁边射了过来……那是歌思琳的眼光。

    苏锐很不要脸的对其眨了眨眼:“那什么,这不是情非得已嘛?!?br />
    歌思琳再次轻轻的哼了一声,然后转脸望向了窗外。

    很显然,她并不是真的生气,对于苏锐拿自己换取赎金的行为,歌思琳也完全生不起来气,似乎那一百亿欧元并不是从她家里掏出来的一样。

    所以,她的那句话是对的——她和苏锐不是敌人,也不应该成为敌人。

    “知不知道这次是什么人在袭击你们?”军师终于问到了这个问题,这就是他的风格,先是确认苏锐和歌思琳的安危,然后选择会面地点,最后才问起事情的经过。

    “不知道?!彼杖褚×艘⊥罚骸暗ㄗ犹柿??!?br />
    “会调查出来的?!本Τ辽档溃骸叭绻忝窃儆龅绞裁次O盏幕?,就一定要撑过一个小时,我们会尽最快的速度赶到你身边?!?br />
    “是的,希望接下来不会出现什么事了?!彼杖裉玖丝谄骸拔姨孛吹恼娌幌不兜デ蛊ヂ淼娜兆影??!?br />
    军师根本没接这话茬,而是说道:“我预感到敌人不会就此罢休,既然他们敢对你们发动攻击,那么是绝对不会草率收场的?!?br />
    苏锐听到这话,猛然刹车。

    他刹车的原因倒不是因为军师,因为在远处的路口,已经有车灯亮起来了。

    浓烈的远光灯,刺的人睁不开眼睛。

    苏锐对着电话叹了一口气:“军师,如果我能回去的话,我们一定要为了你的乌鸦嘴喝上一杯?!?br />
    苏锐看了看后视镜,在后方同样有灯光亮起。

    这是一条笔直的公路,公路两侧都是田野和树林,有着零星人家。

    对方把前后的道路一堵,那么苏锐和歌思琳就已经无路可走了。

    “把你的导航打开,我会让霍金通过你的手机找到你现在的具体坐标?!本α⒖叹拖铝艘桓鼍龆?,他沉声说道:“另外,电话千万不要挂断,我们随时联系?!?br />
    “好主意,够生猛?!?br />
    虽然军师没有明说,但是和他配合起来默契无间的苏锐已经猜到了他到底要做些什么了。

    既然问了坐标,那么就要实施精确打击了。

    不得不说,在某些时候,军师真的比苏锐更加疯狂。

    “你真是个疯子?!彼杖裢旁嚼丛浇某档?,感慨的说道。

    “我并不疯,在某些时候,比你还差上一点?!本τ芯浠懊挥兴怠皇悄?,我又怎么会做这种疯狂的事情?

    “我不会因为你的决定而和对方同归于尽吧?”苏锐说道。

    “那你只有求佛祖保佑了?!本πΦ?。

    而苏锐却敏锐的抓住了军师话语中的一个问题:“你说佛祖保佑?你为什么不说上帝保佑?”

    停顿了一下,苏锐笑道:“哈哈,军师,你是华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