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是整个西方黑暗世界最神秘的人物之一,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戴着一副青面獠牙的魔鬼面具,不仅让人看不清面容,甚至连体型都始终隐藏在那一身宽大的黑袍里面!

    最夸张的是,包括苏锐在内,都没有人听过军师的音色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们所听到的只有那怪异沙哑的电子合成音!

    在凯斯帝林一脚所造成的压力之下,军师脸上那个青面獠牙面具先是布满了无数的裂纹,然后化成了无数的碎片,纷纷落在草地上。

    几乎是在瞬间,军师就已经黑袍一展,巨大的袍帽再一次遮在了头上! &nbs小说 p;但是,袍帽虽然遮住了他的头,但是不能完全的遮住他的脸!

    由于刚才的打斗,现在的军师和凯斯帝林都是侧面对着双方的阵营,也就是说,只有他们彼此才可以近距离的看清对方。

    “是你?”

    凯斯帝林望着面具碎裂后所露出的那苍白的脸,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往事,淡淡的惊愕化为了满眼的难以置信!

    这个世界上,已经几乎没有多少事情可以如此的震撼到凯斯帝林了,如果有的话,那么军师此时所揭晓的真正身份一定能够算得上是其中一件!

    “你很意外吗?”

    笼罩在黑袍阴影下面的那张脸露出嘲讽的笑容,而声音仍旧是电子合成音。

    如果能够仔细观察的话,军师的领口紧紧贴住了喉咙,而那里有个小小的合音器。

    所有人都以为军师的发声器是包含在面具之中的,但是谁也想象不到,军师的竟然会用这种特殊的方式来处理自己的声音。

    “我确实很意外?!笨沟哿趾苤苯拥木统腥狭?,他眯了眯眼睛,开始缓缓收起眼底震惊的神情,取而代之的则是淡淡的怅惘之意:“我想,整个西方黑暗世界都会为你的身份而感觉到震惊?!?br />
    军师笑了,是的,袍帽之下的脸虽然被阴影笼罩着,即便凯斯帝林也只能看见一半,但是他十分确信,军师就是在笑。

    “能够让你震惊成这个模样,说明我也确实算是成功了。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br />
    军师说道:“整个西方黑暗世界并没有多少人知道我是谁,但你恰恰是认识我的那一个,所以,你震惊了,就是这样,答案很简单?!?br />
    凯斯帝林摇了摇头,在见识到了军师的面容之后,他身上的戾气与杀气已经逐渐的消散了。

    他说道:“能不能告诉我,你隐藏身份呆在太阳神殿那么久,到底是为了什么?”

    军师摇了摇头,嘲讽的笑了笑:“个中原因,不足为外人道也?!?br />
    “你欺骗了全世界?!笨沟哿旨绦档?,只有仔细体会,才能从他的语气之中听出来一丝残存的震撼。

    “不,我已经说过了,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多少人认识我,所以又何来欺骗之说呢?”军师仍是淡淡的笑了笑。

    “你连你最亲密的战友阿波罗也欺骗了?!笨沟哿值挠锲型加辛艘凰砍胺?,还特地把“最亲密”三个字咬的很重。

    “从来没有坦承过,也就不存在欺骗?!本Φ恼饩浠翱雌鹄聪袷墙馐?,但是仔细的听来,更像是自嘲。

    “为什么非要戴着这个丑陋的面具,为什么要呆在太阳神殿那么多年?”凯斯帝林固执的问道。

    “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想告诉你,你也没有资格知道?!?br />
    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可以用“你没有资格知道”这句话来回绝凯斯帝林?此时能够说出这种话的人,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

    “你就不担心我把你的身份给泄露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凯斯帝林的眸光微微一闪。

    “他们知道又如何?”军师看起来倒是毫不介意:“没有永远不失误的隐藏,也没有永远不透风的墙,当初选择戴上面具的那一天,我就已经预料到了摘下面具的那一天?!?br />
    军师的一番话绵里藏针,把凯斯帝林要泄露对方身份的说法给彻底的堵了回去,让黄金家族的大公子忽然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你倒是洒脱,这样看来,我是不是已经很荣幸的成为了全世界唯一一个知道你真实身份的人?”凯斯帝林说道。

    军师毫不客气:“这的确是你的荣幸?!?br />
    凯斯帝林针锋相对:“我想,我现在已经拥有了限制你的把柄了?!?br />
    “你可以试试?!本χ辶酥迕纪?。

    凯斯帝林闻言,心情忽然大好,然后微微一笑。

    对于他来说,这种程度的笑容,已经足以表现内心深处的好心情了。

    …………

    “喂,他们在说些什么?”维多利亚问道。

    由于军师和凯斯帝林的声音并不大,此时场间满是汽车轰隆隆的发动机声响,就算众人已经伸长了耳朵,隔着将近五十米的距离,还是完全听不清楚。

    “听不见,我感觉他们两个好像认识?!闭飧鍪焙?,邵梓航在隔壁的车子上探过头来说道:“我是真想冲过去看一看?!?br />
    “你要是想冲过去的话,我绝对不拦着你?!蔽嗬强戳松坭骱揭谎?,揶揄的说道:“你不是最崇拜军师的吗?那就快点过去看看他长的到底什么样子,然后回来告诉我?!?br />
    邵梓航倒真是想去看看,不过他也只能是想想而已,整个太阳神殿里面,他这双子星之一的人物最怕的不是苏锐,而是军师。

    几乎是每一次,军师都能把他拿捏的死死的。

    当然,其他人也怀有同样的想法,不过都没有动一下。

    谁都知道,既然军师一直选择戴着面具,那么就一定是因为他特别在意这方面的东西,谁要是想要探寻这方面的秘密就凭刚刚军师展现出来的极致速度,能有谁是他的对手的?

    “说实话,我觉得军师一定是个受?!闭飧鍪焙?,邵梓航低声说道。

    人猿泰山也咧嘴笑了:“邵,你还真是什么都敢说,你信不信,如果这句话传到军师的耳朵里面……”

    这也是军师多年以来所形成的积威了,尽管每个人都想看到他的长相,但是此时此刻,却没有任何人采取动作。

    “那又怎样,我一直都是这么耿直?!鄙坭骱酱笱圆徊?,面色不改。

    “话说,我们不是要去支援大人的吗?这可都过去快五分钟了?!鄙坭骱郊蝗舜罾碜约?,于是又说道,“军师还在和凯斯帝林嘀嘀咕咕什么?”

    维多利亚看了看表,目光之中流露出稍稍的焦灼神情,所有人都在担心苏锐的安危,但是她要更明显一些。

    …………

    而场地的中央,军师说道:“凯斯帝林,我们不能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了,这样下去,你的妹妹真的有危险?!?br />
    凯斯帝林听了这话,表情有些怪异:“你真的不是在骗我?”

    军师冷冷一笑:“以你对我的了解,觉得我需要用这种方式昧掉你的几十亿欧元吗?”

    “当然有可能,你早就已经准备坑了我一百亿了?!笨沟哿趾懿宦乃档溃骸拔蚁M杷剂赵诎⒉薜氖稚喜灰惺裁次O詹藕??!?br />
    “我们再耽误几分钟,恐怕真的就会有危险了,你已经耽误了五分钟的救命时间了,别再错下去了?!?br />
    军师说罢,没有再理会凯斯帝林,袍帽一收,黑纱遮住了面容,然后朝着太阳神殿车队的方向爆射而去!

    “该死的,你说的是真的?”

    凯斯帝林这才意识到,自己究竟犯了多大的错!

    阿波罗遇到了危险,那就意味着歌思琳同样危险了!

    而他竟然主动缠住了军师,浪费了这五分钟的救命时间!

    凯斯帝林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竟然在血冲脑门的时候做出了这么混蛋的事情!

    如果歌思琳因此出了状况,他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几乎是犹如一阵风般,凯斯帝林瞬间就来到了车子跟前,然后吼了一声:“跟着太阳神殿的车队!”

    而此时,军师也已经上了车,那一排壮观的硬汉越野车已经迅猛的向前冲去了!

    军师此时所乘坐的车辆,还是由黄梓曜在驾驶。

    后者从后视镜里面偷瞄了几眼,只能看到军师脸上的黑纱,黄梓曜依稀记得,当时军师的面具被击碎的时候,所露出来的侧脸倒还挺白的。

    “再开的快一点?!?br />
    在军师看来,被打碎了面具都是小事,但是,被凯斯帝林所耽误的那五分钟,就是天大的事了。

    “阿波罗,你可不能有事?!本ψ匝宰杂?,明显有点忧心忡忡了。

    黄梓曜听着军师此时的自说自话,不禁大感意外,他从来不曾见过军师这般急躁的模样,于是说道:“军师,你放心吧,以大人的身手,一定不会有事的?!?br />
    “如果没事的话,他就不会打电话来求助了?!本λ底?,黑纱后面的眼睛里面释放出了两道冷芒,“凯斯帝林这个蠢货,如果因他这五分钟而让阿波罗发生了意外,我会让他付出代价?!?br />
    黄梓曜闻言,清晰的感觉到了军师所流露出来的戾气,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军师,你和凯斯帝林是老相识吗?”

    军师以往从来都是稳如泰山的,什么时候这样直接表态过?

    听了黄梓曜的话,军师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算是吧?!?br />
    一直以来都是算无遗策的军师,今天事先也完全没有料到,他的面具竟然会被凯斯帝林给踢碎了。

    “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本υ谛闹邪蛋邓档?,这句话似乎带有很深层次的意思。

    ps:第三章送上,大家晚安,还有,军师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