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不要脸也是出了名的?

    苏锐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满脸的尴尬?!?br />
    他没想到,自己那光辉伟岸正派的形象,居然会被歌思琳形容成“不要脸”?

    开什么国际玩笑!

    苏锐还没来得及反驳,就听到普列维奇咳嗽了两声,说道:“歌思琳说的没错,你的不要脸程度我早已领教了,整个西方黑暗世界确实无人能及?!?br />
    “你这个老头子,拜托,在这种时候你能不能不要拆我的台?”苏锐真是要被气疯掉了,“你和歌思琳认识才几天,你和我认识了多少年?”

    普列维奇慢慢悠悠的一句话把苏锐给堵死了:“那也不妨碍我认为你很不要脸?!?br />
    几句打趣还是冲淡了离别前的愁绪,歌思琳也没心思再吃了,她擦了擦嘴,抬起头问向苏锐:

    “多少钱?”

    “什么多少钱?”苏锐有些没反应过来。

    “凯斯帝林给了你多少钱?”歌思琳声音清冷的问道。

    苏锐愣了一下,然后苦笑着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歌思琳也没具体的问是多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看起来我还是挺值钱的?!?br />
    “怕惹恼你哥哥,我没有狮子大开口?!彼杖袷祷笆邓?。

    “这还不算是狮子大开口?”歌思琳嘲讽的说道。

    苏锐的脸上掠过了几道黑线:“时候不早了,收拾收拾就出发吧?!?br />
    “你是怕耽误了时间,凯斯帝林不把剩下的钱给你吧?”歌思琳毫不客气的说道。

    苏锐同样很不爽的回道:“我还没有缺钱缺到那种程度?!?br />
    事实上,歌思琳并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她来的时候穿的是一身黑色军装,已经染了不少的血,不能继续穿下去了。

    于是,黄金家族的小公主只是穿着这一身睡衣就准备离开。

    上帝的女儿穿上一身睡衣会是什么样子?

    就是歌思琳现在的样子。

    “要不要换一身衣服?”苏锐有些艰难的说道:“你哥哥要是看到你这个样子,还不知道我把你怎么样了呢?!?br />
    歌思琳继续鄙视:“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吗?”

    说完这句话,看着苏锐的窘样,她忽然觉得心情好了不少。

    “亲爱的普列维奇,克罗尼尔,我一定要常来这里住,到那个时候,你们千万不要嫌我麻烦?!?br />
    歌思琳一改对苏锐的冷面,满脸都换上了和煦的春风,和老两口逐一拥抱,深情告别。

    在歌思琳看来,同样都是长辈,为什么他们老两口和家族里那些长辈的行事作风完全不同呢?这老两口身上所具有的亲和力,简直是那些家族长辈的几百倍。

    克罗尼尔也抹了抹湿润的眼睛,说道:“好好好,到那时候,就让阿波罗带你来?!?br />
    普列维奇瞪了苏锐一眼:“你个臭小子,要是敢不把歌思琳送来,我就打断你的腿?!?br />
    苏锐一脸黑线,发现自己在老两口心目中的地位已经直线下降,干脆直接上车等着了,他真是就不理解了,为什么脾气巨差的歌思琳小妞能够在短短三天之内就赢得普列维奇和克罗尼尔的青睐?要知道,这老两口曾经也是眼高于顶的人,很少有后辈可以入得他们的法眼。

    克罗尼尔把歌思琳拉到一边小声的交代了几分钟,这才让后者离开。

    也不知道克罗尼尔究竟对歌思琳说了些什么,只见后者的面庞微红,再见苏锐的时候,面部的线条也已经是柔和了许多。

    坐在车子上面,歌思琳望着窗外的风景,几乎半个小时都没开口。

    “渴了么?我这里有水?!彼杖衩换罢一暗乃档?。

    “你不用开着车子绕来绕去,我就算记住了这里的路,也不会对外面说出去的?!备杷剂账档?。

    听了这话,苏锐的表情有些窘迫。

    大姐,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直接?我已经绕路绕的很隐蔽了好不好?你知不知道男人都很要面子的好不好?

    “放心,只要你有时间,我就经常带你过来?!彼杖翊鸱撬?,但是答案却让歌思琳比较满意。

    “说话算话?”

    “说话算话?!?br />
    两个人各用四个字结束了这场对话。

    车子还在安静的前行着,此时此刻,天色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

    “歌思琳,一会儿你哥哥要杀我的话,你会不会替我求情?”苏锐觉得车子里面的气氛有些沉默,于是率先说道。

    “不会?!备杷剂湛炊济豢此杖褚谎?,眼光一直望着窗外的夜色。

    “你就那么狠心?华夏有句老话,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苏锐的贱毛病又犯了:“咱们两个好歹也是能同床共枕一次,真心不容易,我……”

    “闭嘴?!备杷剂盏拿纪分辶似鹄矗骸叭绻阍偎迪氯?,我会告诉凯斯帝林,说你强-暴了我?!?br />
    听到“强-暴”俩字,苏锐感觉到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瞪大了眼睛,望着歌思琳:“拜托,千万不要诬赖人好不好?我哪里有那样对你?你缩在我怀里的时候,我倒是想那样做,可是后来,也不就仅仅是亲了你一下而已吗?”

    歌思琳闹了个大红脸,声音的分贝提高了一些:“不许胡乱说了!如果你再满嘴跑火车,我就……”

    “行行行,没问题,我以后对亲你的事情一定绝口不提,好不好?”

    苏锐的话让歌思琳的脸又红了一分。

    她对苏锐的无赖言语没法还击,换了个话题,语气之中仍旧带着些许情绪,说道:“我想,凯斯帝林就算不杀了你,也会对你恨之入骨?!?br />
    这个时候,苏锐忽然停下了车子。

    “你停车做什么?”歌思琳问道。

    “你总是这么威胁我,我得好好的想一想,还要不要把你送回去了?!?br />
    苏锐把歌思琳的身体扳过来,盯着对方那好看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如果你一直在我手上的话,凯斯帝林就会投鼠忌器,不会拿我怎么办,如果我把你放回去,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对付太阳神殿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可以让他不要这样做?!?br />
    歌思琳被苏锐的眼光凝视着,竟然鬼使神差的就说出这句话来了!

    谁也不知道,此时她的眼睛虽然直视着苏锐的目光,心里却浮现出那一个雷雨之夜。

    在那一夜,她卸去了所有的防备,蜷缩在一个堪称陌生男人的怀里,肌肤相亲,瑟瑟发抖。

    那一夜,他成了她所有的依靠。

    “成交!”苏锐打了个响指:“说话算话哦?!?br />
    歌思琳见到苏锐这番模样,想要生气,却无论如何都生不起来气。

    看起来,这三天的时光,真的已经对她的性格造成了极大的改变。

    苏锐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很希望这种改变是不可逆的。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拜托你?!彼杖裼淘チ艘幌?,才说道。

    不过,他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歌思琳就已经接着说道:“我不会把普列维奇和克罗尼尔的事情透露出去的?!?br />
    苏锐没想到歌思琳竟然一下子就猜中自己要说些什么,愕然之余,也带着些许的惊喜。

    “抱歉,我并不是不信任你,只是……”

    “人之常情,我知道的?!备杷剂沾耸闭媸翘平馊艘饬?。

    苏锐摇头笑了一下,笑容之中似乎有一些无奈:“其实,我们不应该成为敌人,而是应该成为朋友的?!?br />
    歌思琳听了这句话,转过头看了苏锐一眼:“我们并不是敌人?!?br />
    不是敌人!

    这句话已经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把歌思琳的真正态度表露无遗!

    不是敌人,那是不是朋友呢?

    就算还不是朋友,但是歌思琳的话无疑给了两人成为朋友的余地!

    歌思琳并不会告诉苏锐,她之所以这样说,绝对不只是因为那一场雷雨。

    克罗尼尔在临别之前对她说过的那一番话,同样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但是,一老一少两个女人具体说了些什么,也就只有她们彼此之间才能够知晓了。

    苏锐听了这话,简直是心情大好:“如果不是待会儿要见到你的哥哥,我现在真想好好的喝两杯?!?br />
    “有时间的话,可以去亚特兰蒂斯做客?!备杷剂胀⑽⑿α诵Γ骸熬偷笔抢裆型戳??!?br />
    这难道是来自女神的邀请?

    如果是别的男人听了这话,恐怕会立刻幸福的昏过去。

    可是,苏锐却满脸警惕的拒绝了,几乎是毫不犹豫。

    “不去不去,我绝对不会去的,否则这条命就不保了?!?br />
    开什么国际玩笑,哥哥我从你们家族里敲走了一百亿欧元好不好!这是一百亿,不是一百块!恐怕你们家族里的那些人整天就想着该怎么把我给生吞活剥了呢!哥哥我要是主动上门去吃饭,那还不和送死没什么两样?

    听了这话,歌思琳好不容易才调整过来的心境差一点崩溃了,不爽的把头扭向了窗外,不再讲话。

    苏锐自知说错了话,苦笑道:“我也不是拒绝,大概意思就是……我接受你的好意和友情,但是我真心不敢去你家啊,不然,我这一百亿欧元不是白敲了吗?”

    歌思琳听了,脸上的线条再一次变得柔和而生动了起来。

    苏锐却在一旁抹了一把冷汗,暗道:真是个喜怒无常的小妞啊。

    得,歌思琳要是知道,她的“宽容大度”到了苏锐的嘴里就变成了“喜怒无?!?,不知道会不会气的立刻暴走。

    而此时,在距离苏锐和歌思琳几十公里的一片空旷的原野间,上百辆车子正在互相虎视眈眈的对峙着。

    站在两边车子最前方的,分别是太阳神殿的军师,还有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凯斯帝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