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思琳见过浓艳的红玫瑰,见过富贵的牡丹花,但是这星星点点的白色小花,她真的是第一次见。

    满天星,真是个不错的名字。

    歌思琳暗暗想道。

    也得亏她明白华夏语,否则苏锐用英文还真的很难表述出“满天星”的确切意思。

    “喜欢吗?”

    苏锐柔声问道,不过他的表情还是有点僵硬,把这种花形容成“小野花”,真的不是蛋疼两个字可以形容的。

    “喜欢?!备杷剂丈钌畹目戳艘谎刍持械幕?,说道:“谢谢你?!?br />
    “真是个有礼貌的孩子?!彼杖裥α诵?,心情大好。

    看来,这一束满天星所能起到的效果,比想象中还要大上许多。

    来到这里,苏锐可是毫不客气,冲进卫生间里面洗完了手,便坐在了餐桌旁大快朵颐。

    “慢点儿吃,慢点儿吃?!笨寺弈岫桓蹦绨纳袂椋骸俺员チ司驮绲闵下バ菹?,你不在的这几天,让人家歌思琳独守空房,多不好?!?br />
    歌思琳闹了个大红脸,说道:“克罗尼尔,你又在拿我开玩笑?!?br />
    苏锐惊奇的发现,歌思琳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之中竟然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撒娇味道!

    我去,在以往高高在上的黄金家族小公主的身上,什么时候能够发生这种事情?

    恐怕凯斯帝林看到这一切,都会惊讶的眼珠子掉出来吧!

    克罗尼尔语重心长的说道:“亲爱的歌思琳,我的小姑娘,我这可不是在开玩笑,我只是说出来我心中最殷切的希望?!?br />
    看来,这老两口都已经“知道”了苏锐和歌思琳之间并不是真正的情侣关系,当然,他们本来就知道,只是歌思琳这几天来或许已经“坦白”过了。

    这克罗尼尔现在又开始撮合苏锐和歌思琳了。

    “克罗尼尔,我们不合适的?!?br />
    歌思琳倒是直接拒绝了苏锐。

    只是,没有人知道,她干干脆脆的拒绝之时,有没有想起那天晚上的一吻之情。

    那一场突如其来的雷霆,那一场绵绵的雨夜,已经无限的拉近了本来处于敌对位置的一男一女之间的距离。

    这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事情,即便刻意回避,也不可能掩盖。

    歌思琳没有对克罗尼尔的话作出回答,实在是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只能红着脸继续低头吃饭。

    苏锐笑着看了她一眼,心想今天这姑娘还真是带着点可爱的味道。

    不过,这个时候,歌思琳竟然也抬起头来,同样看了苏锐一眼。

    迎着苏锐的眼神,歌思琳分明感觉到了一股灼热的味道。

    这**的温度好似让她受了惊,连忙转移开眼神,局促的叉起来一小块土豆放进嘴里,动作看起来都很是不安。

    一个大美人儿做出这种不经意的动作,真的很容易激起男人的呵护之心。

    苏锐笑了,普列维奇和克罗尼尔互相对视了一眼,也都笑了。

    很显然,依着他们老辣的眼光看来,这对年轻男女之间绝对发生过说不清也道不明的事情。

    而且,至少从现在两人的状态来看,撮合他们还是有希望的。

    老两口可是从一开始就抱着这种心思了。

    “阿波罗,我看歌思琳这姑娘真的很好,配你绰绰有余,就别再忸忸怩怩的了,时间不等人,那么好的姑娘,错过了可就太可惜了?!?br />
    普列维奇说着,又加重了一下语气:“不然你会遗憾一辈子的!”

    苏锐苦笑着看了看普列维奇:“我说你这个老头子能不能不要乱点鸳鸯谱?你知不知道我和歌思琳到底是什么关系?”

    普列维奇不爽的一拍桌子:“我不管你们以前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但是我希望你们以后是夫妻关系!”

    夫妻关系!

    这四个字可真够猛的!

    歌思琳正在小口的喝着水,掩饰着自己的局促不安,但是听到普列维奇这样说,实在是忍不住,一口水就喷了出来,桌布都被打湿了。

    这种极其“破坏形象”的事情,以往同样不会在歌思琳身上发生,因此,她的脸更红了,甚至都不敢抬头看桌子上的三个人。

    看来,这三天的小院时光,已经彻底的改变了歌思琳的气质,这几乎是让人难以置信的。

    苏锐也觉得,此时歌思琳的魅力指数已经呈几何级数在增长了。

    以前的她虽然漂亮之极,身材也是完美到了极点,但是让人没法接近,苏锐只要一看到她穿那一身黑色的军装,就会联想起之前她用皮鞭抽人的情形,实在是蛋疼的紧。

    “歌思琳,我要对你说一声抱歉?!彼杖穸似鸨?,对着歌思琳示意了一下。

    为了什么而抱歉?

    这里的所有人都明白苏锐的意思。

    不过,歌思琳却很是让人意外的摇了摇头:“没关系,你不需要有任何抱歉?!?br />
    苏锐简直觉得自己的听力要出问题了,歌思琳这小妞脑子坏掉了?怎么变得如此的宽容大度了?

    普列维奇和克罗尼尔仍旧是微笑的看着这一切。

    歌思琳举起杯子,和苏锐碰了碰,说道:“相反,我还要谢谢你?!?br />
    “谢谢我?”

    饶是苏锐平时做事算计到死,但现在也猜不透女人的心思了。

    “是的,就是谢谢你?!?br />
    歌思琳轻轻的说出来这三个字,很是认真,并不是开玩笑。

    她并不是因此对苏锐有了什么特别的好感,而是谢谢他让自己体验了这一段难忘的生活。

    那一片璀璨的银河,将永远停留在她的记忆深处,无法忘却,谁也不能抹去。

    如果这一段生活可以一直持续下去,或许歌思琳真的愿意这样做。

    和这种恬淡安宁舒适的生活相比,那些争权夺利的富贵日子,看起来就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了。

    歌思琳并不需要向苏锐解释什么,她能够说出这三个字来,就已经很是难能可贵了。

    在这一男一女碰杯之后,饭桌上忽然陷入了寂静无声的奇怪氛围之中。

    “其实,我今天之所以来到这里,是要带歌思琳离开的?!?br />
    苏锐咳嗽了两声,还是主动打破了僵局。

    听了这话,普列维奇夫妇一愣,而歌思琳的手指则是微不可查的轻轻一颤。

    “那么快就要走了?要不让歌思琳再住几天?”

    克罗尼尔有些不舍的说道,这几天来,他们两口子已经把歌思琳当成了亲闺女一样看待,如今这么突然离开,一辈子见惯了生离死别的老两口竟然会有一种不舍得的感觉。

    歌思琳也放下刀叉,抬起头望着苏锐,抿着嘴不讲话。

    苏锐苦笑:“你们别这样看着我,我也想让歌思琳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但是,恐怕她再在这里多呆一天,她的哥哥就会急的疯掉的?!?br />
    得,这句话终于把他的绑匪本质给暴露出来了。

    当然,苏锐还有半句话没有讲,那就是,他都拿到了凯斯帝林的几十亿欧元预付款了,如果时间到了人没来,那么亚特兰蒂斯家族恐怕会是彻底的撕破脸了。

    敲诈黄金家族这种事情,投机取巧一次就可以了,不然后果也是相当严重的。

    歌思琳也知道苏锐的意思,恐怕这三天的时间里面,他和自己的哥哥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说白了,他们两人对自己的“价格”达成了一致。

    想到这一点,她的心情不禁有点略略的黯然。

    “多住几天,真的不行吗?”克罗尼尔又问道。

    苏锐摇头苦笑:“除非你愿意看到我被他哥哥拿着大炮轰成渣?!?br />
    普列维奇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他算是彻底认识到了,苏锐和歌思琳注定是一对难解的冤家,纠纠缠缠一辈子都有可能。

    歌思琳脸上的红晕已经逐渐退去,眼中的温和神情也渐渐的消散了。

    她两只手互相捏着,指节都已经发白了。很显然,此时她的内心深处极为的不平静。

    在三天以前,她还把苏锐咒骂了无数次,如果那个时候哥哥凯斯帝林能够把她给带回去的话,歌思琳会求之不得的。

    可是,只不过是短短的三天时间,她的思想就发生了强烈的转变,而这种转变,简直可以称的上是颠覆性的。

    这个时候,就算苏锐是傻子,也能够看出来歌思琳的心情了。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把对方带到这里,也能称得上是无心插柳了。

    “你不用说任何的抱歉?!备杷剂找×艘⊥?,面色已经明显不如之前那般鲜活了。

    “如果你愿意的话,以后等你有时间,我可以经常送你来这里?!彼杖裉玖丝谄?,每当面对并不是那么可恶的“敌人”,他总是很难狠的下心来。

    “真的?”歌思琳的眼睛瞬间闪过了一抹亮光。

    “当然是真的,我要是敢骗你,天打雷劈?!彼杖窈苋险?。

    “我不会相信的?!备杷剂盏淖旖锹冻隽艘凰啃θ?,不过笑容之中却带着些许嘲讽的味道:“你都说过了,这里是你最安全的秘密据点,安全到连我的哥哥花上整整三天三夜的时间都找不到,你会为了我,暴露你最安全的地方?”

    很显然,歌思琳是绝对不相信苏锐会这样做的。

    “我会的?!彼杖裥α诵Γ骸霸谖鞣胶诎凳澜?,我承诺的事情一定会做到,这是出了名的?!?br />
    “可是,你的不要脸也是出了名的?!备杷剂胀苋险娴乃档?。

    ——————

    ps:小烈焰发高烧,一整天吐了不下二十次,吃什么吐什么,喝什么吐什么,说实话,我是很有点焦灼的,有了孩子之后,才知道当父母的不容易,希望一觉醒来之后,小烈焰能好一些吧,我一直都是个玻璃心。

    说好从北京回来之后月底就爆发的,结果到现在,到月底就还有四天了,那就从明天开始每天三更到月底吧,其实本来想多写一点的,但是还是要看孩子的情况,心里很多歉意,谢谢大家一直的理解和支持。

    今天第二更在十二点左右,大家早点睡,保重好身体,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