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小时之后,伯托克才从苏锐的房间里面走出来,在他看来,刚刚过去的三个小时,可谓是他人生之中最漫长的时光。

    他没办法形容这个年轻男人有多可怕,但是对方言辞之锋利、瞄准之精确,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伯托克这一辈子经历过无数场谈判,经验丰富无比,可是,对面那个年轻人却完全有种让他无法招架的气势,无论任何一句话,都能找到格林集团或者是伯托克的死穴,让伯托克时时刻刻都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而苏锐却是完成了从头到尾的全面压制。

    “先生,您怎么了?” ????小说

    助理看到伯托克的样子,彻底震惊了,因为在他看来,伯托克时时刻刻都会保持风度翩翩的样子,但是此时竟像是刚刚从水里捞上来一样,衣服上全部都是湿痕!

    “什么都不要问,回去吧?!?br />
    伯托克有气无力的说道。

    他回头看了一眼那紧闭的房门,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他不知道格林集团未来将要走向何方,但是他能够确认的是自己再也不想和这个怪胎进行第二次对话了。

    “还有,你回去之后立刻通知欧洲医药联席会成员,明天上午开会,商讨关于必康反倾销制裁的事情?!辈锌说幕叭弥碓僖淮紊钌畹恼鹁?。

    …………

    “第三天了?!?br />
    歌思琳望着窗外的郁郁葱葱,竟是感觉到心里空前的宁静。

    距离苏锐把她送到普列维奇和克罗尼尔居住的小院,已经过去了两天半的时间。

    根据她的判断,在来到这里三四天之后,阿波罗应该就要拿与哥哥凯斯帝林进行某种交换了。阿波罗不可能让自己消失太久,而凯斯帝林更不可能容忍这种情况持续下去。

    黄金家族的小公主消失了三天之久,恐怕凯斯帝林已经满世界找疯了吧?对于亚特兰蒂斯家族而言,这已经不是啪啪打脸的问题了,而是尊严扫地。

    即便没有见到凯斯帝林现在的样子,但是歌思琳也仍旧能够猜得到,此时此刻他一定不再是那副风度翩翩的淡定模样,绝对是抓狂到了极点。

    不过,和凯斯帝林心情不同的是,歌思琳却一点都不着急。

    在这里度过的三天,堪称她人生之中最缓慢最悠闲的时光。

    每天早晨睡到自然醒,没有管家来叫自己起床,不用一睁眼就面对繁重的家族任务;

    只要简简单单的洗洗脸就可以,头发随意的披散下来,不用每天花掉半个小时以上的时间让化妆师画出精致的妆容,不用弄出精致的发型;

    起床之后,不用按照传统的礼仪来去向家族长辈问好,只要穿着睡衣和拖鞋下楼,桌子上肯定已经摆好了热气腾腾的牛奶和早餐。

    当然,和满桌丰盛的早餐一起迎接歌思琳的,还有两个传奇式的老人。

    不得不说的是,歌思琳虽然贵为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小公主,但是别人看到的只是光鲜,并没有感受到她的辛苦。以往的严苛的生活,让这位大小姐的脾气有一些乖戾,在某些事情上面也缺少耐心。

    比如说,歌思琳在不满意的时候,经?;嵊帽拮永捶⑿棺约旱那樾?,有时候抽人,有时候抽东西,这就是她性格缺点的体现。

    或许,也是家族生活给了她太大的压力,不能及时调整,就只能通过这种方法来发泄出来。

    她的容貌和身材都是堪称完美的,但是性格之中的缺点却是如此的明显。

    她高傲,她冷艳,她脾气差,她没耐心……这么一详细的数出来,貌似歌思琳大小姐的性格缺点还真的挺不少的,但是,人无完人,似乎也正因为她的这些缺点,才让这位小公主更贴近鲜活的人,而不是高高在上的仙女。

    在这小院子里面住了将近三天的时光,似乎已经把歌思琳性格里面的乖戾气息消磨掉了不少,她那用来发泄情绪的黑色皮鞭就挂在卧室的门后面,自从苏锐离开之后,她就没有再碰过鞭子了。

    是的,只不过是短短的三天而已,就能够达到这种效果,真的很让人感觉到惊讶。

    这种悠悠闲闲淡淡然然的生活,真的让人感觉很好。

    每天吃完饭之后,歌思琳还会主动要求刷碗和拖地,当然,从前她是绝对不会干这种活的,但是现在在她看来,这种很平淡很琐碎的家务事,竟然也拥有一种别样的乐趣。

    每天普列维奇都会侍弄他的那些花草蔬菜,歌思琳也是会和他一起修剪枝叶,浇水除虫,当她吃到自己亲手从地里挖出来的土豆之时,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让她简直想欢呼出来。

    下午的时候,她会晒着太阳,舒舒服服的睡个午觉,一觉醒来,浑身都是暖洋洋的,很舒服。

    如果此时下楼的话,普列维奇和克罗尼尔一定准备好了下午茶,三个人就会坐在院子里的小圆桌旁,喝着茶,吃着点心,聊着天,其乐融融。

    一个是曾经闻名世界的政治家,一个是曾经风华绝代的绝世佳人,听着他们回忆过去,歌思琳总会感觉到很满足,也很不真实。

    下午茶过后,便是准备晚餐的时间,在这个时候,歌思琳也会主动选择搭把手,虽然做不好饭,但是洗洗菜之类的还是可以帮的上忙的。当然,帮忙是次要的,她主要还是喜欢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很平等,很柔和,很温暖。

    有些时候,歌思琳甚至会有一些恍惚,她回想着那简直像宫殿一样华美的亚特兰蒂斯家族住地,竟有点不想回去了。

    一边是简单而干净的小院,一边是富丽堂皇的宫殿,如果让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小公主重新选择的话,她会坚定的选择前者。

    当然,这种变化的情况是出乎于苏锐的预料之外的,他之所以把歌思琳送到这里,本意就是想将其藏起来,然后让军师这个超级谈判高手去和凯斯帝林讨价还价,争取能把手头的这个小美女给卖个好价钱,当然,如果苏锐知道了机缘巧合之下的歌思琳竟然会发生这种转变的话,恐怕得兴奋的多喝上好几杯。

    还有什么事情能比让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小公主“学坏”更有成就感呢?

    …………

    苏锐开着那辆陆巡一路驶来,他已经从军师的口中得知,用歌思琳换来了一百亿欧元。

    对于这个数字,苏锐事先也没想到,尽管他早就和军师商量了,做好了狮子大开口的准备,但是没想到凯斯帝林真的还敢答应。

    看来,这个积淀千年的黄金家族,是真真正正的不缺钱啊。

    一想到这一点,苏锐的心里面就开始冒出了一些别的想法……他甚至有了个恶趣味的想法,要不要多把歌思琳绑架几次,那样的话一辈子啥也不用干,坐吃山空好了。

    来到了小院之后,苏锐在推开门的一瞬间忽然想到,歌思琳那个暴烈的妞儿会不会一皮鞭子抽过来。他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于是在推开门的那一刹那,身体已经紧绷到了极点。

    不过,让他很是感到意外的情况出现了。

    歌思琳正穿着一身条纹睡衣,长发柔顺的披散在肩头,流露出浓浓的居家女人的味道来,脱去了一身军装的她,此时竟也同样让人感觉到惊艳。

    这种惊艳,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冷艳,而是极有亲和力的舒适。

    这种转变让苏锐不禁觉得有点意外,他又回想起来那一晚歌思琳缩在自己怀中瑟瑟发抖的模样。

    此时的歌思琳正在往餐桌上端着餐盘,苏锐来的正是时候,晚饭就要开始了。

    歌思琳看到了苏锐,目光并没有立刻转移开来,而是稍稍的迟滞了一下。

    系着围裙的普列维奇和克罗尼尔也同时愣住了。

    因为,此时的苏锐,正保持着一副让人极其蛋疼的模样。

    他右脚跨前一步,膝盖弯曲,左拳放于身前,似乎可以随时出击。

    这副模样……不是面对敌人的时候才应该做出来的吗?

    但是,更加蛋疼的是,他的右手还抱着一束花!

    苏锐此时露出这种样子,实在是滑稽之极,让老两口都有些忍俊不禁了。

    就连准备对苏锐冷眼相待的歌思琳也有些情不自禁,好看的唇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微笑的弧度来。

    “来就来了,何必摆出这种造型?”普列维奇笑呵呵的揶揄道。

    “咳咳,没什么,只不过是条件反射而已?!?br />
    苏锐的面色有些尴尬,他总不能说是自己为了提防歌思琳用鞭子抽自己,才故意摆出这种造型来的吧?

    他抱着怀中的花束,走到了歌思琳的身边,迅速的调整了一下面部的尴尬表情,露出了一丝僵硬的笑容,说道:“歌思琳,送给你?!?br />
    后者已经把盘子放在桌子上了,她看了看苏锐手中的花束,眼睛就再也挪不开了。

    苏锐猜对了,女人都是喜欢鲜花的。这一点和钻石有着异曲同工的效果,但是还是要分场合才行。

    如果苏锐这个时候拿出一个钻戒送给歌思琳,恐怕后者不仅不会收,还会皮鞭伺候吧?

    歌思琳看着那一大束小白花,有些情不自禁的说道:“这些小野花儿好漂亮?!?br />
    听到歌思琳这样说,苏锐一脸僵硬的笑容已经变得更加僵硬,他把花束塞到歌思琳的怀里,然后有些艰难的说道:“这不是小野花,在我们华夏语里面,这种花叫做满天星?!?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