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这一觉睡的十分香甜,而伯托克则是在酒店大厅的沙发上正襟危坐。

    他的年龄已经不小了,熬了整整一夜不得休息,此时还要做出诚恳的样子来等待苏锐,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

    可是,再憋屈又能怎样?还不是得乖乖的等在这里?因为华夏的舆论都已经彻底的爆发了出来,所有人的矛头都对准了以格林集团为首的一系列欧洲医药巨头!

    甚至有心人已经把这些医药巨头旗下的品牌全部都罗列了出来,不止是华夏,整个东方都已经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反对欧洲药企的行动! ;;;小说 .+.sp;华夏和东洋等国家的政府领导人似乎对欧洲的行为也多有不爽,一改往日的和谐态度,变得强硬了起来,甚至华夏政府的某位领导人已经站出来,为此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专门对于此事进行了公开表态。

    这位领导人表明的态度很简单,只有几个字:请欧盟遵守公平原则。

    这几个字的分量无疑已经是极重的了,虽然里面带着一个“请”字,但已经相当于警告了,这也就此预示着,华夏国家领导人开始正式的站在了必康的身后!

    这代表了官方的意志!

    不管这是不是永久性的支持必康,但是,哪怕这是暂时的,也足以让这家企业开始冉冉升起,绽放出夺目的光彩了。

    日后,谁要是想要动必康,都得掂量掂量其中的分量和可能招致的后果!

    对于这一点,华夏有许多企业都在眼热,他们甚至后悔,后悔为什么遇到这种事情的不是自己,为什么自己的公司没有遭受欧盟的反倾销制裁,为什么詹姆斯怀特不是辱骂自己?

    可惜,他们没有三矬氨仑,也没有林傲雪。

    当然,许多有心人都已经开始猜测,猜测林家和必康究竟在华夏的政治中心里面拥有多么恐怖和惊人的能量,否则为什么连那么大的领导人都愿意站出来替他们讲话?

    这件事情中所蕴含的信息量可谓是极大!

    以往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华夏民间的声浪很少会获得国家的公开表态支持,但是这一次不一样,既然国家已经站了出来,那么民间的浪潮便变得更加汹涌了。

    因为这一次的强硬,几乎所有的华夏人都开始了欣喜。

    伯托克很轻松的就能够猜到,他们在华夏的代理商现在一定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那个国家的人民都是极有爱国情结的,他完全相信,一定会有很多人宁愿病死也不去吃格林集团或是众信制药集团的药品。

    既然如此的鄙视我们,还想指望从我们的口袋里掏钱出来?根本门儿都没有!

    因此,在沙发上坐的越久,伯托克的心情也越是沉重。

    他到底还是明白自己身份的,他虽然想成为格林集团的一号人物,但是却不想把一个烂摊子接过来。

    虽然华夏市场对于格林集团的打击不是致命的,但一定是极为严重的,所造成的损失会让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会感觉到心痛。

    果不其然,就在伯托克坐了几个小时之后,格林瑟夫的电话也打过来了。

    伯托克看了看号码,露出了一丝冷笑,看来,这个高傲的哥哥终究也是按捺不住了,准备低下他高贵的头颅了?

    这真的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不过,伯托克现在并没有任何看戏的心情,接通了电话之后,开门见山的说道:“我现在正在巴黎的四季酒店,准备见一见必康集团和林傲雪?!?br />
    不知道是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私心,抑或是粗心的遗忘掉了,伯托克并没有说出苏锐的名字。

    “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他们?”格林瑟夫说道,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很显然,华夏的事情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他的心情。

    伯托克看了看手表:“我已经等了五个小时,他们的架子很大?!?br />
    “无论如何,都务必要尽快见到必康的负责人,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继续发酵下去了?!备窳稚蛩档?。

    不知怎么的,听着对方那命令的口吻,伯托克的心中竟然很是有些不爽,在他看来,自己只是他的弟弟,又不是下属,凭什么要被他颐指气使的?

    得知自己在此地低声下气的等了必康五个小时,这个格林瑟夫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张口就是命令命令,什么玩意儿!

    心中有些窝火,于是伯托克张口便说道:“亲爱的哥哥,我劝你还是好好的管一管你那个宝贝女儿吧,如果没有她在酒会上的嚣张,恐怕这件事情也不会那么快的演变到这种无可收拾的境地?!?br />
    这一番话说的格林瑟夫哑口无言,沉默了足足十几秒之后才说道:“我知道妮可安顿对你有些不太尊敬……”

    伯托克笑了起来:“唉,算了,刚才我的态度也有些不太好,还不是被必康的事情给烦的,无论怎么说,妮可安顿都是我的侄女儿,看到她受伤了,我心情也不好?!?br />
    “妮可安顿的事情你就别再想了,我还在美国有些事情,你最近把公司里所有的事情都放开,好好处理必康方面的事宜,必要的时候,可以在反倾销方面做出一些让步。要尽所有的努力,把格林集团的损失给降到最低?!?br />
    无疑,这已经是格林瑟夫的最高指示了。

    要知道,他在欧洲医药行业的地位极高,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首屈一指的龙头大佬,既然他都已经如此明显的表态,那么无疑说明,必康的围魏救赵之计已经初见成效了。

    他们用华夏市场的反攻,使得格林瑟夫做出了让步!

    挂了电话,伯托克脸上的笑容立刻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则是两道冷芒。

    这冷芒之中,充满了精明的味道。

    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早晨八点半钟了。

    伯托克已经在沙发上保持正襟危坐姿势好几个小时了,在这个过程之中,他连卫生间都没有去一下,生怕因为自己去了卫生间而错过了苏锐。

    堂堂的格林集团二号人物,此时也是被苏锐逼的低到了尘埃里面了。

    终于,在伯托克已经等到九点钟、眼皮都开始困的打颤之时,苏锐牵着林傲雪的手,从酒店的电梯里面走出来了。

    两个人睡的饱饱的吃的也饱饱的,和疲乏到极点的伯托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苏先生,林小姐?!?br />
    伯托克见此,连忙站起身来,可是由于坐的太久,腿已经麻了,这猛一迈步子,差点没栽倒在地上,实在是狼狈到了极点。

    “你是谁???”苏锐问道,停下了脚步的他已经是一脸警惕。

    “苏先生,林小姐,我是格林集团的伯托克?!焙笳吡φ砹艘幌乱路?,很是狼狈的活动了一下发麻脚尖,然后冲着他们伸出右手。

    不过,无论是苏锐还是林傲雪,都没有伸出手来还礼的意思。

    “原来是那个出版童话的商人?!彼杖裥γ忻械目醋挪锌?,一脸意味深长。

    又来这套!

    听到苏锐这样说,伯托克的鼻子差点没气歪掉,但还是硬生生的忍下来,陪着笑脸说道:“苏先生,我来自于格林制药集团,这是整个欧洲最好的药企,我在里面也拥有一定的话语权,或许,对于这次必康所遭受的反倾销制裁,我可以提供一点帮助?!?br />
    “哦?反倾销那边的事情,你们也能说的上话?”苏锐继续笑眯眯的说道。

    伯托克倒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把话语转了个圈:“格林家族在欧洲已经经营许多年了,在这方面有一点关系,为了帮到必康集团,我们会不遗余力的?!?br />
    “那我是不是就可以理解为,这次必康遭遇反倾销制裁,背后有你们格林集团指使或者参与呢?”

    苏锐脸上仍旧挂着笑容,但是语言之中却咄咄逼人。

    伯托克尽管早就知道这个年轻人比较难缠,但是此时还是被弄的一头冷汗,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承认,如果一直否认的话,会不会引起更加严重的后果?

    纠结了十几秒钟,伯托克才下定了决心,说道:“这件事情……以前是由我哥哥负责的,大概他对必康集团有点误会……”

    “很好,伯托克先生,我喜欢你的诚意?!彼杖袼底?,伸出了手。

    干干脆脆,利利索索!

    看着苏锐的右手,伯托克提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面,他知道,自己赌对了!

    如果在半分钟以前,他毫不犹豫的出言否认格林集团和此事有关联的话,恐怕苏锐根本就不会和他继续交流下去了!

    好险!

    和苏锐的右手握在一起,伯托克不禁有了一种将要虚脱的感觉!

    明明格林集团比必康集团要强上好几个档次,明明自己也比对面的年轻男人要大上好几十岁,为什么在和他打交道的时候,自己竟时时刻刻都有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为什么自己总是会被对方咄咄逼人的话语给弄的处处受制?

    最关键的是,咄咄逼人也就罢了,可每一句话里面都有陷阱,每一句话里面都挖了坑,一个不小心栽进去,那可不是崴了脚的后果,而会是头破血流。

    “格林瑟夫,你不要怪我把你给出卖了?!辈锌嗽谛闹兴档?。

    事实上,他刚才的那一番话,不仅承认了这件事情是格林集团参与的,更承认了格林瑟夫指使了此事,对于苏锐来说,这种“诚意”相当“可贵”。

    “伯托克先生,请上来喝杯茶吧?!?br />
    苏锐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然后和林傲雪重新走回了电梯中。

    看着电梯口的苏锐,伯托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知道,只要自己进入了那扇门,那么格林集团从此将走向连他也控制不了的方向。

    但是,那扇门,他必须要进去。

    ps:抱歉,和朋友一起吃饭,回来的晚了些,更新的也比之前预告的晚了一个小时,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