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伯托克挂了电话之后,简直是要被气得浑身发抖了。

    他身为一方大佬,就算欧盟的大佬们见到他,表面上也得客客气气的,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无赖!混蛋!无耻之极!”

    伯托克气愤的骂道。

    他可是诚心实意的去找必康寻求合作,而且很聪明的绕开了林傲雪,直接找到了苏锐。因为根据他的判断,苏锐绝对不只是一小说个小小的保镖,而是能够在必康集团拿主意的人。

    可是,伯托克被无情的拒绝了,而且还是采取一种这么侮辱性的方式。

    格林集团是特么的专门出版格林童话的吗?明明是全世界都知名的医药巨头好不好!

    伯托克相信,苏锐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对方之所以这样说,完全就是故意的。

    他在用这样的态度告诉自己格林集团也没什么了不起。

    助理在一旁看着老板大为光火的样子,完全不敢发声,他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变的特别棘手了。

    深深的喘着气,伯托克似乎要通过这种行为来发泄心中的怒火,过了足足十分钟之后,他起伏的胸膛才开始渐渐的平缓了下来。

    重重的拍了拍自己的腮帮子,伯托克再一次拨通了苏锐的电话。

    “苏先生,你好,我是格林集团的伯托克?!辈锌嗽僖淮稳唐躺淖晕医樯艿?。

    “我对出版商不感兴趣?!彼杖窦绦┘映胺砑寄?,“我也不喜欢看格林童话?!?br />
    他就是要这样,把对方踩的越狠贬的越低,对方就越会乖乖的和他合作。

    先把对方给打服了,才能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在这方面,苏锐可谓是人精一样的人物。

    伯托克知道苏锐是在故意的装疯卖傻,他也知道,自己并不需要解释,而是要开门见山,越直接越好。

    “苏先生,对于必康遭遇反倾销制裁的事情,我很抱歉?!辈锌伺κ棺约旱挠锲3制骄?,并且听起来也充满了诚意与歉意:“我愿意和必康一起,推动这次事件的解决?!?br />
    “哦?”听到伯托克这样说,苏锐的嘴角也勾起了一丝笑容来,很显然,对方是别有用心的,想要通过和必康的合作达成某种目的。

    “伯托克先生,你的诚意让我很感动,但是这件事情想要完美解决,似乎难度很大?!彼杖袼档?。

    伯托克听到苏锐终于不再装傻了,心情也放松了不少,如果对方一直绕圈子,那么他肯定会率先崩溃的。

    “我想尽快和苏先生见一面,详细商谈此事?!辈锌酥苯拥奶裘髁俗约旱哪康?。

    “这样啊……”苏锐故意把尾音拖的很长:“不过我们现在要接受个采访,等到采访过后,咱们再约时间吧?”

    伯托克的心里又开始咆哮了,采访,采访你妹啊,你丫的不是说刚刚还在睡觉的吗?

    “确实是有个采访,我们需要对网络上的事情做一个解释与澄清?!彼杖袼底?,不知不觉又将了伯托克一军。

    网上的舆论传播已经如此的火爆了,要是林傲雪和苏锐此时再接受个采访,那还不更是推波助澜?

    到那个时候,对于几大巨头而言,情况可就更加危险了!

    伯托克相信,必康选择做这个采访,其真正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澄清,而是要彻底引爆。

    到那个时候,几大巨头将成为所有东方人的敌人!

    “苏先生,我真的是抱着极大的诚意想要和你见面,不知道明天你有没有时间?”伯托克继续忍气吞声的说道。

    必康这连环招让几大医药巨头彻底的招架不住了,如果采访之中苏锐说出什么具有明显指向性的话,那么几大医药巨头在亚洲市场的业绩情况将会出现极为惨烈的下滑!

    每一步看起来都很不起眼,但是每一步都是能够造成巨大的威胁!

    必康集团一改往日华夏商人谦恭乃至谦卑的传统,不惜彻底和西方巨头们撕破脸!强势的简直让人无可忍受!

    此时此刻,伯托克只想和苏锐尽快的见上一面。他本意是为了自己,但是现在看来,他同样也不想让格林集团遭受巨大的损失。

    目前,几大巨头都把重心转移到了亚洲,尤其是格林集团,如果这个时候华夏的市场崩溃掉,那么无论是短期还是长期的损失,都是不可估量的!

    “明天啊……”苏锐又拖出了一个让伯托克几乎崩溃的长音:“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我相信伯托克先生的诚意?!?br />
    说完,苏锐便再一次挂断了电话。

    这一次,伯托克并没有动怒,而是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儿,才说道:“去巴黎四季酒店,立刻?!?br />
    他的语调颇有一点有气无力的感觉。

    简单的一个电话,似乎已经耗尽了他的心神。

    在伯托克看来,电话里的苏锐都那么难对付了,要是真的见了面,还不知道得难搞成什么样子!

    对方似乎一点都不愿意按照常理来出牌,让伯托克根本摸不清他下一步的想法究竟是什么!

    这位格林集团的二号人物甚至无法想象,自己究竟需要付出多么庞大的代价,才能够达到目标!

    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他一定会大出血。

    可是,即便如此,这个会面也是必须要的,伯托克的眼光很长远。他知道,现在还只是东方的网络上开始讨伐西方巨头,如果华夏政府也站在了必康那一边,那么整个事情就无可挽回了。

    只不过酒会上一次小小的争执,就被发酵到了这种程度,这种借题发挥的功力,伯托克自认为自己也差得远了!

    就在伯托克准备匆匆离开医院的时候,头上缠着一圈绷带的妮可安顿病怏怏的走了出来,不过眉目间却仍旧充满了怒意。

    “叔叔,你要去哪里?”

    妮可安顿很是不爽,自己都受了那么重的伤,这个二叔不仅一点都不关心,现在居然还要去见必康的人!

    要知道,之前妮可安顿躲在门后面,把伯托克“低声下气”打电话的事情全都听见了!

    对一个东方的小公司如此的忍气吞声委曲求全,高贵的妮可安顿可绝对接受不了!

    “我去哪里不需要向你汇报,你呆在病房里安心养病就行了?!辈锌艘患秸庵杜?,就气的不打一处来,大哥怎么可以生出这么一个惹祸精!

    “哼,你就是要去向那几个该死的东方人示好!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骨气!”

    妮可安顿冷冷说道,一边说话一边捂着受伤的后脑勺。

    “你懂什么?”伯托克斥责了一句,拔腿欲走。他之前在病房里就已经把自己的真正意图告诉了妮可安顿,只是,对方还远远没有资格来干涉他的行动。

    “我会把这一切事情都向我爸爸汇报的!”妮可安顿也是气头之上口不择言了。

    “好,随便你怎么做,我都不在意?!辈锌吮纠椿瓜胱欧⑴?,但是对这个身在“娱乐圈”的侄女发怒,真的没有半点意义。

    恐怕她现在还不知道,她被苏锐当场羞辱的视频,早就已经在网上如火如荼的传播开来了!

    “我一定要让爸爸知道这一切!”妮可安顿气往头上涌,捂着脑袋,又是一阵晕眩。

    以她的性格,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咽的下这口气,如果老爹不帮忙,那么妮可安顿也会用自己的方式来让整个必康集团承受她的怒火。

    …………

    等到伯托克来到巴黎四季酒店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三点钟了。

    在四季酒店的楼下徘徊了许久,他咬了咬牙,还是拨了苏锐的电话。

    果然不出意外,语音提示那边已经关机了。

    这是他早就料到的结果。

    依照伯托克的判断,如果苏锐不这样做,那么可就太不像他之前所表现出的风格了。

    那么,对方既然关机了,是上楼呢,还是另找机会?

    “太过分了?!辈锌说闹砗苌骸澳家丫鬃缘敲虐莘昧?,他居然还能够做出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让人无法忍受了?!?br />
    光开车就花掉了三个多小时,一路狂飙,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试问之前有谁能让伯托克如此的急匆匆?恐怕就连他的大哥格林瑟夫也没法这样号令自己的弟弟!

    “他怎么做,不需要你来评论,我该怎么做,也不需要你来建议?!?br />
    伯托克斥责了助理一句,然后做了一个很是让人感觉到意外的举动。

    他没有上楼去打搅苏锐,也没有愤怒的就此离开,而是走到大厅里面的沙发上,开始端端正正的坐着。

    助理吃惊的长大了嘴巴,他终于意识到,或许此次伯托克不顾身份来到了四季酒店,还有着更深层次的意思!

    但是,以他的眼界,还是没法猜到伯托克的真正目的。

    伯托克虽然坐的很稳当,但是心里却很惆怅,因为时差的关系,现在华夏已经到了白天,舆论的传播速度和发酵程度恐怕又要更上一个台阶了。

    再过几个小时,恐怕放出一百条关于妮可安顿的花边新闻,也没法拉动格林集团股票的上涨了!

    伯托克很焦虑,但是某个人却淡定非常。

    林傲雪的套房之中。

    苏锐正搂着林傲雪睡觉,他是真正的关机休息了,才没有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对于苏锐来说,他可不会在意伯托克会不会在这个时间点赶来,他只确认一件事,那就是如果这个伯托克敢不开眼的打搅他的睡眠,那么格林集团将永远别想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