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苏锐和林傲雪回到了酒店之后,妮可安顿和詹姆斯怀特也同时被送到了医院里面。

    前者后脑勺受到了撞击,要做一个脑部t,而詹姆斯怀特的尾椎受到了重创,得脱了裤子拍片子。

    等到检查结果出来,怀特先生也注定了要趴着睡觉两个月了,而且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法下床。

    被人打成这样,还要在医院里面住那么久,对于天之骄子一般的他而言,这根本就是莫大的耻辱了。

    根本就没好意思告诉家族长辈发生了什么,詹姆斯怀特只能说自己小说 要在欧洲考察一个项目,需要呆的时间久一点,这样才能稍稍挽回一些颜面。

    不过,妮可安顿就没法这样做了,她虽然也觉得很丢脸,但是她的家在欧洲,对于任何消息都能够第一时间得知,更何况是她被打成了这个样子。

    虽然家族内部有许多人对于这位“豪门浪-女”都有或多或少的意见,但是他们也知道,只要这位大小姐能够爆出一点负面的新闻,那么对于集团股票的上涨就拥有了极其强烈的拉动作用。

    因此,妮可安顿让他们又爱又恨,恨的是她总是丢人,爱的是这次被打了,格林集团的股票可能又要上涨了。

    此时的妮可安顿,正靠坐在床上,头上缠着一圈绷带,面容之中满是阴霾。

    被保镖砸翻的那一下,虽说是撞击在了地板上,但是还是给她造成了轻微的脑震荡,至少现在感觉晕晕乎乎的,很不舒服。

    医生让妮可安顿多多休息,但是她根本做不到,满肚子都是火,如何能够睡得着?

    “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

    妮可安顿咬牙切齿。

    想着苏锐在酒会上嚣张跋扈的样子,妮可安顿就气的不打一处来,然后,头就更晕也更疼了。

    “我认为现在首要的任务并不是杀了他,而是该好好想一想,这件事情对于我们格林集团究竟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br />
    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有接近六十岁的男人说道,他的个子不高,但是眼中却时时刻刻都透露出精明的神色,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位就是格林瑟夫的亲弟弟,家族老二伯托克。

    他也是整个家族里面除了格林瑟夫之外最有希望成为整个家族掌舵者的人。当然,只要有他的那位大哥在,这个伯托克永远也没有掌权的希望。

    “我都被打了,二叔!你不考虑考虑我,还在考虑对集团的影响?”妮可安顿听到伯托克这么说,目光之中全然都是不满,语调也充满了怒意。

    “你的伤势并没有想象中的重,只要稍稍休息几天就没事了?!?br />
    伯托克轻描淡写的说道,可是,他越是这样轻描淡写,越是让妮可安顿感觉到愤怒!

    在妮可安顿看来,伯托克可是自己的亲叔叔!要知道,她可不是只有脑袋受创,就连礼服都被扯断,走光了好吗?

    不过,在伯托克看来,自己这个侄女儿可是早就已经把家族的脸面丢的一干二净了,别说此次是个轻微脑震荡,他还巴不得这侄女来个重度脑震荡,然后可以在家里老实上一年半载的呢。

    更何况,这次只是轻微的走-光而已,之前她那录像带在网上疯传的时候,脸都丢到太平洋去了,和那次相比,这又算的了什么?

    对于侄女儿的伤势和脸面,伯托克还真的没当一回事,他真正在意的是必康的反倾销事件。

    苏锐所释放出来的信号绝对不可以忽略,在制裁必康的事情背后,如果没有格林家族的支持,那么欧盟是绝对不会如此迅速的推动此事的!

    当然,不止是格林集团,其余的几个欧洲传统医药巨头也都或多或少的参与了进来,必康药品的降价对于这几大巨头而言都是巨大的伤害,为了利益,他们必须这样做。

    可是,在知道了苏锐今天在酒会上的所作所为之后,伯托克开始凝重了起来,他知道,这件事情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以往,他们对付一个华夏企业,真的是可以称得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轻轻松松就可以将对方置于死地,可是现在,必康给了他们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伯托克那么敏锐的嗅觉,几大巨头里面也有人对此不屑一顾,认为苏锐根本翻不出什么浪花来,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根本不需要担心。

    妮可安顿见到自己的二叔还是没有任何关心自己的举动,不禁愤怒的说道:“二叔,你到底在想些什么?难道你巴不得别人这样对我?”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需要见他一面?!辈锌顺聊撕芫?,才说道,似乎根本没有听见妮可安顿的话。

    “二叔!你要见那个该死的华夏人?”妮可安顿很快就意识到伯托克说的是谁了。

    “是的?!辈锌瞬⒉蝗衔约盒枰蛘飧霾皇⌒牡闹杜馐褪裁?。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妮可安顿几乎都要发疯了:“我恨不得要杀了他,你却要向他示好?你知不知道,如果我父亲得知了这个消息……”

    “你给我闭嘴!我做什么事情,不需要你来操心!”伯托克冷冷的丢下了一句,然后转脸走了出去,留下一屋子人面面相觑。

    他们都没想到,伯托克竟然会对大哥的女儿发出那么大的火,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每每到了这种时候,他不是总是一言不发的吗?

    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说伯托克还有别的打算?

    是的,伯托克真的有自己的计划,他当了那么多年的老二,在别人看起来,他的手段和能力都不如老大格林瑟夫,但是伯托克本人并不甘心,他知道自己需要忍耐,需要等待一个彻底崛起的机会。

    而这一次透过必康的反倾销事件,伯托克看到了一丝曙光。

    当然,这曙光也仅仅只是一丝而已,但是他愿意为此去尝试一下……他要去见一见苏锐,看看这个年轻男人能不能承受的起他所给予的一丝曙光。

    格林瑟夫还在美国度假,伯托克并不知道他对于这件事情是什么想法,但是,事已至此,伯托克必须要把握住稍纵即逝的机会,他不会轻视那个年轻的东方男人。

    换句话说,他必须选择重视苏锐,因为没的选择。

    站在走廊的拐角,伯托克深深的抽了一口雪茄,然后对助理说道:

    “给我约见林傲雪,就说我愿意就必康遭遇反倾销制裁的事情和她进行深入的交流?!?br />
    说完这句话,伯托克知道,无论接下来的情形到底是什么样,他都已经走上了岔路口边的另外一条路。

    这一名助理才刚刚离开,准备去联系林傲雪,却没想到另外一个助理已经匆匆跑来,面容之中满是慌乱:“伯托克先生,不好了!”

    “怎么回事?”伯托克的眉头皱了皱,他才刚刚做出决定,这边就立刻传来了坏消息,这代表着什么?出师不利?

    “您看这些?!敝砟艘话押?,用手中的平板电脑连续调了几个网页出来。

    伯托克只是走马观花的看了几眼而已,然后他的眼中便流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光芒来。

    可是,他的助理却没注意到这些,而是一边抹着额头上的汗,一边焦虑的说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次巴黎酒会上的情况已经迅速的在网络上扩散了开来,包括詹姆斯怀特出言侮辱东方人的片段、以及必康负责人反对反倾销制裁的片段等等,关键的情节全部没有遗落,都被完完整整的拍摄了下来,甚至,妮可安顿小姐的一言一行也被录制了,该死的,真不知道是谁干的!”

    助理显得很是恼火,因为这件事情无疑会对格林集团造成极为不好的影响。

    伯托克已经从网页上了解了大致的情况,不过他看起来并没有助理那样生气,不,此时的他甚至很是有些云淡风轻。

    这完全是不应该有的反应。

    在那几段视频里面,苏锐已经明明白白的点出了关于必康反倾销事件的背后策划者,其中几大欧洲传统巨头都名列其中,格林集团自然也逃不开干系。既然这样的视频传播了出去,那么对于整个集团乃至欧洲传统巨头都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无论是名声,还是利润,都会或多或少的受挫。

    “这次踢到铁板了?!辈锌颂玖艘豢谄?,但是目光深处却有着一丝嘲讽。

    这一丝嘲讽是针对着老大格林瑟夫所发出来的。

    不过,虽是嘲讽,也是实话。

    以他们以往的经验来看,利用贸易壁垒的相关规则弄死一家东方的企业,实在不算什么大事,随手为之而已,对方遭受了重大损失、乃至破产,又关他们什么事?

    可是这一次,必康集团一改所有东方企业的软弱形象,强势反应让他们全都感觉到了措手不及。

    “这件事情的传播速度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不管是美洲、亚洲,还是欧洲,所有的门户网站都被这信息刷屏了,在短短的一个小时以内,华夏国内、不,整个东方甚至都已经形成了一股反对欧美医药企业的浪潮,往网络上、微博上都是群情激奋,波涛汹涌?!?br />
    之所以是整个东方都团结起来了,完全是因为詹姆斯怀特一开始不仅鄙视华夏人,还鄙视了东洋人,然后把所有东方都包括在内,那些言语实在是太过赤-裸-裸,充满着高贵范儿,任何一个东方人听了之后都会受不了。

    可是,詹姆斯怀特所做过的那些事情以及所说出的那些话,全部原原本本一字不漏的被流传了出去!

    …………

    与此同时,太阳神殿的金融天才冯乐正坐在几排显示器的前面,盯着电脑上波动的曲线,说道:“调集资金,大量吃进美国众信制药集团的股票?!?br />
    ps:感谢大头盟主、恶魔炽天使、毛狗精、只为_那个她、紅龜仔、xg601、张文文璐璐、六王、、en日百度、凡所有相、龙爪槐、中华神剑的月票支持!感谢每天都出现的我和世界不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