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可安顿最多不过是一百一十斤的体重,被一个体重接近两百的大汉这么迎面如炮弹一般的撞上来,动能和势能全部作用在她的身上,哪里还能站得???

    整个人连惨叫都没能来得及发出来,就已经被撞飞了好几米,被那保镖压着,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虽然她摔落的位置有地毯,但是后脑勺这么重重一磕,也着实让人忍受不了!

    妮可安顿眼冒金星,感觉脑壳都要裂开了,浑身都要散架了!

    最关键的是,她的身上还压着一个将近两百斤的保镖!这样的重量让她完全动弹不得!

    “给我起来,滚!滚!滚开!”

    妮可安顿气急败坏的吼道。,

    那名保镖小腿骨裂,同样被摔得很惨,妮可安顿喊了许多声之后,他才堪堪支撑起身体,然后勉强的翻滚到了一边。

    妮可安顿大口的喘着气,之前被这家伙压的简直让她呼吸不过来了!

    此时的她躺在地上,完全不顾形象,想要起来,却发现脚踝钻心的疼!

    在刚刚那一下撞击之中,她肯定是扭到了脚,两个高跟鞋的细长鞋跟已经全部断掉了!那满身镶嵌的珠宝,已经撞的散落了一地!

    不过,此时的妮可安顿还没发现最让她尴尬的事情。

    由于保镖压着她,在空中飞了好几米,在地毯上又硬生生的滑行了两米多,因此,她肩膀上的窄窄带子根本禁不住这种力道的拖拽,当时就断掉了!

    由于妮可安顿穿的是一件露背装,前胸位置又比较低,所以这一扯之下,她所有的衣服全部向下滑去!露出了她的隐形文-胸!

    那些所谓的名流们还是没有一个人上前把她扶起来,眼睁睁的看着妮可安顿丢尽了脸面,因为,眼前的形势再一次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那个年轻的东方男人,竟然可以猛到这种程度,不仅把詹姆斯怀特打的趴在地上爬不起来,此时格林瑟夫的宝贝女儿也难逃厄运!

    最关键的是,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脸面和名声比身体的健康重要多了!此时当众走了光,不知道日后妮可安顿还有没有脸面继续出现在这种层次的名流聚会之中!

    不过,这些名流们似乎都忘记了,妮可安顿的某些录像早就已经在网上疯传了,别说她此时还穿着隐形文-胸,就是全光着的她,又有几人没见过?

    看到这种情形,苏锐嘲讽的说道:“你现在一脱掉衣服,我感觉咱们更亲切了,平时见到你的时候可都是这个样子的?!?br />
    妮可安顿正躺在地上又气又怒又恨呢,结果听到苏锐这样说,连忙忍着疼看了一下自己,然后立刻发出了一声分贝极高的尖叫!

    “??!”

    这声音几乎把在场众人的耳朵都震得嗡嗡响!

    妮可安顿连忙用手捂住了胸口,满脸怨愤的指着苏锐:“你……你……”

    “我什么我?”

    苏锐的眉头轻轻挑起,笑了笑,说道:“尊敬的妮可安顿小姐,似乎这才应该是你本来该有的样子?!?br />
    说完,他又转向了那些名流们,声音之中带着笑意:“诸位,请你们回去之后,认真的思考一下,关于必康受到反倾销制裁的事情,到底该怎么解决。我想,我可不会太有耐心的?!?br />
    虽然他在笑,但是语气之中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警告在场的所有人!

    被苏锐这样强势的气场给死死压制住,其他人根本不敢有任何一丁点的异议,甚至绝大多数人心中连愤怒的情绪都没有!

    在他们看来,似乎理所应当就该是这种结果!

    强者,就是会天然的让人感觉到敬畏!

    说完这句话,再次环视了一圈,苏锐转过脸来,对着妮可安顿的那些保镖说道:“还不让开?”

    就连主子都已经被打倒在地了,这些保镖自然也没有了再继续坚持的理由,一个个的连忙后退,闪开了一条通路。

    苏锐对着林傲雪,微微伸出胳膊:“貌似我砸了场子?!?br />
    林傲雪挽住了苏锐的胳膊,轻轻笑道:“他们活该?!?br />
    于是,这一对东方男女便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施施然的离开了,留下了面面相觑的名流们和一地的狼藉。

    望着苏锐离去的方向,妮可安顿的眼睛里面释放出极其浓烈的恨意,她尖声说道:“必康,必康,我一定要让必康彻底垮掉!”

    詹姆斯怀特倒是没有多说什么,此时此刻的他已经很想找条地缝钻进去了。

    不过,虽然妮可安顿是这种想法,但是并不代表着其他名流也同样想这样做,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都还在思考着苏锐的话,思考着如果反倾销制裁成立了,这个不顾任何后果的东方男人究竟能够做出怎样的事情来。

    就连格林瑟夫的女儿都敢这样殴打,那个东方男人又怎么可能把他们这群人放在眼里?

    联想着苏锐之前说过的那些“出门撞死、吃饭噎死”之类的威胁话语,在场的名流们谁也不敢再掉以轻心了,妮可安顿和詹姆斯怀特的下场,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看来,就算苏锐不再多说什么,必康倾销行为的裁定也要往后面拖上一段时间了。

    事已至此,这场酒会已经没有任何要开下去的必要了,许多人甚至怀疑,苏锐本身就是来打脸的,就算詹姆斯怀特和妮可安顿不跳出来嘲讽他们,苏锐也一定会找个机会,借机解决必康遭遇反倾销制裁的事情。

    当然,这也只是一些人的猜测而已,并不能够肯定,因为如果那样的话,苏锐的心思也着实太恐怖了些。

    组委会的工作人员在短暂的发愣之后,这才意识到,要抓紧把詹姆斯怀特和妮可安顿送到医院去,这两个人的伤势可绝对不是小事,没有人能够承受他们家族的怒火。

    坐在回去的车子上,林傲雪还挽着苏锐的胳膊,此时的她就想让这种状态永远的持续下去,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

    说实话,必康遭遇欧盟的反倾销制裁,这件事情让林傲雪头疼了许久,实在想不出来合适的解决方法,这才让市场部总监谷若柳将之丢给了苏锐。

    只是,林傲雪没想到的是,苏锐竟然会采取这种堪称极端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在以往,华夏的企业遇到这种制裁,光是跨国打官司都能把企业给拖死,大部分都是忍气吞声就算了,就当这笔损失没有发生过,也有许多企业家捧着钱来欧洲,陪着笑脸到处送礼,同样没起到任何的效果。

    可是,有谁能够像苏锐一样,一颗甜枣也不给,直接上来就是大棒?

    林傲雪简直觉得,这样才是真男人!

    对于西方“列-强”,完全没有任何的讨好,用自己的强大气场,把那些看不起东方的家伙们给压制的抬不起头来!

    有这样的男人在,似乎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林傲雪真的想把必康全部交到苏锐的手上,然后她好腾出时间,专注的去进行科研。

    毕竟,从骨子里,林傲雪还算是个学霸型的人物,她对于必康科研方面的事情,比管理公司要更有兴趣一些。

    在别人眼中冰冷高傲的女总裁,此时也有了当个小女人的想法,真的是很难得。

    因为,在此之前,甚至有宁海本地人曾经说过,说能够降服林傲雪的男人还没有出生呢。

    “其实,这场酒会是个契机,虽然不一定能够借此机会推动反倾销制裁的解决,但是,至少会放大舆论氛围,把我们至于一个有利的位置上?!彼杖袼档?。

    其实,他从来也都不是一个头脑容易发热、易于冲动之辈,在动手之前早就已经考虑的非常清楚了。

    当着那么多名流的面,殴打詹姆斯怀特和妮可安顿,绝对不是一件小事情,所造成的影响也定然十分深远,但是,姑且不谈这对于苏锐本人是好是坏,但是对于正处于反倾销知彩中的必康集团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坏事。

    在华夏民间有一句话,叫事情闹得越大,才越容易解决。所以,这才有了那么多民众会选择去堵政府的大门,而不是选择去信访局。

    如今,苏锐采取的也是这个方法,你欧盟不是要对必康进行反倾销制裁吗?那我就把事情彻底闹大,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欧盟怎样对掌握了先进技术的企业实施贸易壁垒的。

    到那个时候,所有人都知道,所谓的贸易自由和经济开放,只不过是个掩人耳目的笑话而已。

    等到全世界的舆论压力都集中在欧盟身上的时候,这起事件就不需要必康再单独承受,到那个时候,所有感觉到不平的人都会自觉的为必康来发声,没有什么能够阻挡舆论的汹涌。

    所以,以苏锐的方式,想要解决必康的反倾销问题,根本不需要去欧盟相关部门请客送礼,也不需要点头哈腰的去装孙子,义正言辞的打一场架,这就足够了。

    “我完全没想到你会这样做?!?br />
    林傲雪还挽着苏锐的胳膊,靠在他的肩膀上,对于这种独立型的冰山总裁而言,这种情况是极为少见的。

    她本来以为苏锐要动用西方的关系来推动此次事件的解决,但是现在看来,对方不过是顺水推舟了一下,就把必康置于了极其有利的位置。

    四两拨千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