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世界医药巅峰论坛的庆祝酒会上面,已经呈现出一个前无古人估计也后无来者的场景了。

    苏锐一个人站在场地中间慢慢悠悠的喝着红酒,一边喝着,一边看着在场的每一位名流。

    他的目光之中充满了笑意,但是这种笑意落在其他的名流眼中,却满是寒意。

    在这个东方男人的强大气场之下,见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欧洲医药行业的名流们,竟然空前的紧张起来!

    在苏锐的身边,还趴着一个男人,他捂着屁股趴着地上,有数次想要站起来小说 ,都没有成功。

    尾椎被苏锐踢了一脚,此时太疼太疼了,那种疼痛甚至让他不敢再动弹了,因为他每次想要腿部用力站起来,尾椎都会疼的差点晕过去!

    一定是骨裂了!说不定裂了好几个地方!

    詹姆斯怀特的心中已经是恨极了苏锐,恨不得将这个可恶的东方男人千刀万剐,可是,他不敢这样做!

    因为他知道,苏锐的实力实在是远远在他之上,自己派出的几个保镖个个都是好手,可是却仍旧被其一招秒掉!

    苏锐之前只是看起来轻描淡写的踢了一脚,却已经让詹姆斯怀特的尾椎几乎碎掉,后者完全有理由相信,如果苏锐刚才那一脚是踢在他的脊椎上面,说不定他的下半身此时已经瘫痪了!

    因此,在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詹姆斯怀特更加的不敢轻举妄动了!

    不过,既不能站起来,也不能还手,这种感觉实在是憋屈到了极点!

    从来没有遭受过如此的屈辱,詹姆斯怀特真想一头撞死!

    可是,尾椎的疼痛让他一动弹就疼的直抽冷气,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想找一面墙撞死都做不到!

    苏锐低头看了詹姆斯怀特一眼,笑眯眯的,随后慢条斯理的抬起一只脚,在詹姆斯怀特的屁股上面轻轻的点了一下。

    真的只是轻轻的点一下而已,就已经让对方疼的撕心裂肺了!那惨嚎声简直不像是从人的嘴里发出来的!

    所有人都这样看着苏锐在“折磨”詹姆斯怀特,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当场阻止他。

    因为,苏锐之前所展现出来的气场,已经真真切切的让他们感受到,这个华夏的年轻男人,绝对不好对付!

    他无视一切规则,剑走偏锋,打破一切规矩!

    “很疼吗?”

    苏锐端着红酒,很是关心的问了一句。

    “废话,你来试试疼不疼!”

    詹姆斯怀特吼了一声,嘴上和心里都在咆哮着!还问疼不疼,老子的眼泪都特么的疼出来了好吗!

    “真的那么疼?”苏锐又笑着问了一句。

    “yes!”詹姆斯怀特再度吼了一声!

    “那好吧,那我就让你更疼一点?!?br />
    说着,苏锐的脚又抬起来,然后在詹姆斯怀特的屁股上面不轻不重的踹了一脚。

    真的是不轻不重,不过,这一下所蕴含的力道真的是比之前那“轻轻点了一下”要重上太多太多了!

    “??!”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詹姆斯怀特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

    后者只感觉到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从尾椎产生,瞬间辐射到了全身!

    他身体一挺,然后骤然趴下,翻着白眼昏了过去!

    詹姆斯怀特的下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虎躯一震,菊花一紧!

    堂堂怀特家族的继承人、未来众信制药集团的董事长,竟然被折磨成了这种惨样!

    苏锐收回了脚,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微微笑道:“我很想问一问在场的诸位,看到詹姆斯怀特先生晕过去了,你们之中难道就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帮帮他的吗?”

    没有一个人应声,这些人可都不是傻子,任由苏锐往他们身上施加了无数的嘲讽技能,他们也低着头,不愿意去做这个出头鸟。

    “哦,这样啊?!彼杖裉氐匕颜飧觥芭丁弊滞系暮艹ぃ骸霸茨忝且膊⒉皇翘逡豢?,也并不是都能互相抱团,可是,为什么你们欺负起必康集团来,就这么团结?”

    这一番话说的在场名流们的脸上都有些火辣辣的,可是,他们却无从辩驳。

    “这种情况真的挺好的,真的挺好的,我喜欢?!?br />
    苏锐说着,又在詹姆斯怀特的屁股上踩了一脚。

    后者再度发出了一声惨叫,竟然生生的给痛醒了过来!

    这真是要把必康和怀特家族的仇恨往死里拉??!

    林傲雪看着苏锐轻描淡写就将一众名流踩在脚下的模样,美眸之中闪过了一丝迷醉之意,她真的很想现在就告诉全世界,告诉所有人,这是她林傲雪认定的男人!

    心中这样想着,她也就这么做了。

    迈动着优雅的长腿,林傲雪走到了苏锐的身边,然后转过身,和他肩并着肩,看向在场的所有名流们。

    对于林傲雪来说,这个简单的并肩,已经足够说明她的决心了。

    苏锐为了她,不惧和整个世界为敌,她为了苏锐,也同样可以牺牲掉所有的利益。

    看着身边的姑娘,苏锐温和的笑了笑,然后牵起了她的手。

    这一对璧人,此时虽然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但是却光芒无限,在场的人们简直觉得,自己的眼睛似乎已经不能承受这种光芒了!

    “我想,各位回去之后,都可以好好的思考一下,接下来的事情该如何处理?!?br />
    苏锐淡淡的说道:“之前的话我并不是在虚张声势,希望你们都好自为之?!?br />
    又是很清淡的语气,又是很霸道的话语。

    说完之后,苏锐拉住了林傲雪的手,两个人准备转身走出门去。

    “给我站??!”

    这个时候,一个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听起来似乎有点气急败坏!

    苏锐转过头来,发现一身珠光宝气的妮可安顿正怒不可遏的看着自己。

    这个女人之前被苏锐的气场死死压制住,完全不知所措,可是,此时看到苏锐准备离开了,浓浓的耻辱感顿时涌上了心头!

    一个东方人,一个他们眼中低贱的华夏人,怎么可以在他们的主场如此的耀武扬威?

    “说你们呢,你们两个,给我站??!”

    妮可安顿踩着高跟鞋,咚咚咚的走过来,对苏锐和林傲雪说道:“你们两个,对于今天的事情,必须要负责!负全责!”

    苏锐倒也是不慌不忙,微微笑道:“不知道妮可安顿小姐准备让我们如何负责呢?”

    他倒是很想看一看,这个能够用自己的花边新闻拉动家族集团股票上涨的豪门浪-女,究竟能够用出什么手段来。

    “第一,立刻把詹姆斯怀特先生送到医院里面,赔偿他的一切损失;第二,向在场的所有客人们道歉,并且赔偿他们的精神损失费?!?br />
    妮可安顿简单的说出了两条,倒也是条理清晰,这个女人虽说有些浪荡,但也不完全是胸大无脑之辈。

    “你在开玩笑吗?”苏锐的嘴角微微翘起来,笑眯眯的看着妮可安顿。

    “我并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蹦菘砂捕俚纳敉藕猓骸叭绻悴徽兆龅幕?,我会让你在整个欧洲寸步难行!”

    以妮可安顿家族的能量,要办到这件事情,似乎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让妮可安顿吐血的事情出现了,只见到苏锐竟然对她冷冷一笑,然后拉着林傲雪,转身就走!

    根本不接招!

    “你给我站??!”妮可安顿的鼻子都快要被气歪掉了!

    苏锐站住了脚步,回头嘲讽的说道:“妮可安顿小姐,你不是说让我寸步难行吗?我怎么现在还可以随意走动呢?”

    听了这话,在场有些人不禁要为苏锐的无耻而绝倒了!

    妮可安顿气的脸色发青,她指着苏锐,尖声喊道:“好,你尽管走,你倒是试试看,能不能走出这个大厅的门!”

    苏锐看了她一眼,目光之中释放出冷意来:“我喜欢威胁别人,但不喜欢被别人威胁,妮可安顿,你可想好了,敢这样威胁我,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br />
    苏锐这句话是单独对着妮可安顿说的,所以,这位格林瑟夫的宝贝女儿清楚的感受到了压力。

    这种压力有如实质,让她似乎连呼吸都变得艰难了起来!

    苏锐就这样微笑的看着她,似乎浑身上下并没有泄露出一丝强大的气场,但是这种情况下,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妮可安顿和苏锐并不是一个档次上的,此时已经是彻底的处于下风了!

    努力的调整了一下情绪,妮可安顿凝视着苏锐说道:“你难道就没想过,这样威胁我,我的家族会怎样对付你?”

    “那就尽管来好了?!彼杖裥ψ盘颂?,说出了让妮可安顿愤怒无比的一句话:“不过,你可千万不要色诱我,我会落荒而逃的?!?br />
    这位豪门浪-女虽然长的挺漂亮的,但是苏锐可不想成为她的色诱对象。

    果然,妮可安顿的脸色由青变红,由红变白,她攥着拳头,怒声道:“我说过,得罪了我,你根本别想走出这扇大门!”

    苏锐听了,眼眸微微的眯了眯,果然,从大厅外面,已经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一堆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已然出现在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