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这样打我,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詹姆斯怀特捂着胸口倒在地上,感觉到眼前发黑,一阵阵的气闷,而脸颊也是火辣辣的生疼!

    此时他的头发衣服都沾染了红酒,湿漉漉的,侧脸又红又肿,一边说话还一边咳嗽着,实在是狼狈不堪。

    “我就这样打你了,你能怎么办?”苏锐冷笑两声,走上前去,目光之中充满了轻蔑:“只许你找几个壮汉来对付我,我就不能打脸打回去?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说话间,苏锐已经一脚踹在了詹姆斯怀特的脸上。 &nbs小说 p;当然,他并没有用出太大的力气,否则的话,怀特这张脸可就要彻底废掉了。

    不过饶是如此,后者仍旧感觉到一股大力从苏锐的脚底传来,然后作用在了自己的脸上!

    他的颈椎完全承受不住这种力量,然后一个后仰,后脑勺重重的磕在了地上!

    “??!”

    詹姆斯怀特只感觉到眼冒金星,然后双手抱着后脑勺,在地上打起滚来!

    “真是个暴徒!”

    “实在是太没有素质了!”

    “就是,在这种场合怎么可以大打出手呢?”

    小声的议论声在小范围的传递着,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公然站出来指责苏锐,因为他们都怕真的站出来之后,对方的拳头会落在自己的脸上。

    林傲雪的美眸凝视在苏锐的身上,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苏锐给自己丢脸,她知道,这个男人的所有动作都是饱含着深意的,一定是为了某个目的,才会这样对待詹姆斯怀特。

    而且,或许是由于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原因,林傲雪觉得苏锐打人的动作真是帅极了,和他相比,詹姆斯怀特简直要被甩出十万八千里!

    站在不断翻滚痛哼的詹姆斯怀特身边,苏锐环视了一圈,淡淡一笑:“我知道诸位现在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我要非常明确的告诉你们,我不是好欺负的人,同样,林傲雪不是,必康不是,华夏更不是?!?br />
    好家伙,直接上升到整个国家的高度了。

    虽然苏锐把起点一下子拔高了,但是在周围人看来,并没有任何不妥,毕竟,这次的反倾销行为与其说是对必康的制裁,不如说是对整个华夏的限制,坐视那个东方大国继续发展壮大,真的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事情。

    在这个世界上,所谓的合作共赢,从根本上来说就的是个笑话。

    我不求跑的最快,但求能让对手快跑的慢一点点,就足够了!

    在苏锐环视的过程之中,没有人敢和他对视,凡是他的目光所至,其余人全部都低下头去。

    “既然你们其中的个别人愿意这么不友好的对我,那么就不要怪我用一些不友好的手段来对你了?!?br />
    苏锐的声音不大,但是整个会场噤若寒蝉,所有人都能清楚的听到。

    他看了看身边抱着头的詹姆斯怀特:一脚踢在了对方的尾椎处,于是,詹姆斯怀特只能再度发出一声惨叫,双手从捂着后脑勺变成了捂着屁股了!

    “就像这位怀特先生,在酒会之前找人对付我,那么既然这样,他就得承受我的报复?!彼杖袼档秸饫?,露出了一丝微笑:“道理很简单,但是结果却很糟糕?!?br />
    看着詹姆斯怀特捂着屁股惨叫的模样,估摸着他的尾椎骨已经被苏锐踢的严重受伤,恐怕两个月之内都不能躺着睡觉了。

    众人再看向苏锐的笑容,简直像看着一个魔鬼。

    这个东方人,为什么就这样轻轻松松的掌控了全???

    为什么之前那些认为自己高高在上的西方人,此时一个个都噤若寒蝉?

    其实,对付这些人,只有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比他们更强大,更嚣张。

    这个世界都是崇拜强者的,都是畏惧强者的,如果苏锐今天晚上忍气吞声,始终挂着讨好的笑脸,那么这些眼高于顶且自命不凡的西方人,只会更加的鄙视他,同时也更加鄙视必康。

    而现在,苏锐这么强悍的手段,只会让西方人们产生畏惧,日后想要再拿必康开刀,就得仔细的思量一下了!

    “我也知道,你们之中会有很多人说我粗鲁,会有很多人说我霸道,也有人会想偷偷摸摸的报警,让警察把我抓起来?!?br />
    有些人低下了头,挪开了目光,因为他们心中确实是这样想的。

    “但是,我也要很明确的告诉你们,这些手段对我没有用?!彼杖衩辛嗣醒劬?,一缕清晰的精芒从其中释放了出来:“必康并没有任何倾销的事实,完全是依靠先进的技术手段实现了对成本的降低,如果欧洲相关部门在这种情况下,仍旧裁定必康倾销事实成立,那么,我想,在座的所有人,都会相应的承担一些后果?!?br />
    苏锐的语气十分平淡,但是却充满了一种无可比拟的霸气!

    那强悍的气场,压的在场的许多人都喘不过气来!

    他们完全无法想象,像苏锐这样的年轻人,为什么会拥有这般强大的气??!

    难道说,对方是个极有生活经历的人?看起来也不太像??!

    其实,苏锐刚才的那句话所蕴含的意思非常明显,那就是如果必康最后被认定为倾销的话,那么在场的所有人都要倒霉!

    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这根本就是蛮不讲理的强横!

    听了苏锐的话,在场的人都在升起,都在愤怒,但是同样的,也都在恐惧!

    因为,苏锐话语里面所包含的那一丝凛冽之意,已经真切的透过了他们的皮肤,传递到了他们的心里!

    “我知道,或许你们对我说出这种话来会有不满,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彼杖袼柿怂始?,露出了无辜的笑容:“因为,我虽然知道诸位中间有人参与这件事情,但是并不知道究竟是哪位在参与,所以,只能实行这样的连坐方式了?!?br />
    连坐!

    在场的名流们一个个都变了脸色!

    “当然了,如果你们谁愿意主动站出来揭发的话,那么我就可以保证,会让他顺顺利利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生?!?br />
    听了这话,许多人心中都在咆哮,这已经在出言威胁的同时,开始正儿八经的挑拨离间了!

    或许他们很多人都没有参与对必康的反倾销事件中,但是这些人都或多或少的知道,这起事件的背后有几个人的影子。

    如果这些欧洲的名流们抵挡不住苏锐所造成的压力,暗中缴械投降通风报信,那么所造成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欧洲医药巨头们,会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华夏年轻人压制的节节后退,抬不起头来。

    欧洲医药行业的内部从此也会变成一地鸡毛!

    “我刚刚说了,对于勇敢站出来并坚持正义的人,我会让他顺顺利利的过完这一生,其中具体的意思是指……”

    苏锐继续环视了一圈,缓缓说道:“举个例子吧,他不会喝水的时候呛死,不会吃饭的时候噎死,不会出门的时候被车撞死,也不会在出去游玩的时候被人挤倒踩死……”

    苏锐一连说出了那么多的死字,这让在场的人脸色齐齐变得更加难看了!

    这些人互相对视着,都从彼此的眼睛之中看出了对方极为复杂的心情!

    对方真的敢拿他们的生命相要挟!

    他们此时都有些拿不准这个年轻男人究竟能够对他们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这种苗头就已经极为的不妙了!

    必康集团究竟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个家伙,竟然把黑社会的手段玩的如此顺溜!

    他面容还勉强算是清秀,但是能够在笑眯眯的表情之下说出这么狠辣的话,众人却也没有觉得有多么的违和!似乎他本来就该这么说一样!

    苏锐越是表现出这种气场来,就越是让他们忌惮,就越是让他们心颤!

    “我想,我说的已经非常明白了,请各位好好的思量一下吧?!毙α诵?,他又继续说道:“我想,这次来参加酒会还是挺有收获的,至少能够让大家知道我的态度?!?br />
    苏锐说着,对端着托盘的侍者招了招手,让其来给自己倒上一杯红酒。

    从把杯中的酒泼到詹姆斯怀特脸上的时候,那只高脚杯还一直捏在苏锐的手中呢!

    后者不敢拒绝,战战兢兢的走过来,在倒酒的时候,手指都还在发颤。

    “你在紧张什么?”苏锐笑眯眯的问道。

    侍者颤抖着倒完红酒,还好没洒出来,伸出手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压根就没敢和苏锐对视!

    废话,能不紧张吗?在这里工作了那么久,见识过几百场酒会,这侍者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人敢威胁一群人的!

    要知道,这群名流里面,全部都是在欧洲医药行业里面数得着的名人,有科学家,有政府高官,更有财富通天的医药巨头!

    侍者的心中在暗自思考着,心想这个年轻的东方男人难道说不要命了吗?他难道不知道,在这里说出那么多狠话,风光是风光了,可是这些巨头们回头会放过他?

    这里可是欧洲!要是不搞出几场暗杀来,那些巨头们的脸面可就彻底的丢光了!他们怎么可能坐视别人来威胁他们的生命?

    不过,苏锐不担心,林傲雪同样也不担心,因为她知道,只要跟在苏锐的身边,一切就都是安全的。

    虽然他今天的举动看似嚣张狂妄到了极点,但是此间的消息一旦传出去,绝对可以对必康的反倾销事件裁定起到一个积极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