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多人都认识这个年轻女人。

    她是欧洲医药学会会长格林瑟夫的女儿,妮可安顿。

    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几岁的年纪,肤色洁白,眼睛深蓝,五官挺标致,算得上是个欧洲传统意义上的美女。

    她的身材也是同样给力,饱满雪白的山峰暴露了一半,走起路来颤颤巍巍的,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

    不过,比她身材更耀眼的,则是一身的珠光宝气,这礼服上至少镶着大大小小上百颗钻石,在会场的灯光下面熠熠生辉,实在是豪气到了极点。br 小说 />

    苏锐见到是妮可安顿来了,微微一笑。

    他知道这个女人。

    换而言之,这个女人在华夏乃至全世界范围内都拥有不小的名声,与其说她是医药圈的人,更不如说她是娱乐圈的人。

    因为,无论她走到哪里,都会有狗仔队跟着,经?;嵴季萦槔职婷娴耐诽?。

    为什么呢?

    因为这个妮可安顿还有一个外号,叫做豪门浪-女。

    从她才十五六岁的时候起,就开始在夜店成名,一直到现在,换过的男朋友不知道有多少个了,经?;嵊幸沟甑募?吻照流出来,偶尔喝多了还会来一场劲爆的舞蹈,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当然,和不同的异性接吻,对于妮可安顿来说,只是个小菜而已,有一次,在结交了新欢之后,前男友一怒之下,把两个人做那种事情的录像带给传到了网上,一时间引起了轩然大波,也彻底的把妮可安顿的混乱生活暴露在了世人的眼前!

    这件事情让在欧洲颇具名望的格林瑟夫愤怒不已,要知道,他可是整个欧洲最强医药集团格林制药的大老板,几个儿女之中,就属妮可安顿的名声最差,丢尽了他们家族的脸面。

    格林瑟夫甚至在一怒之下,还扬言要取消妮可安顿的家族财产继承权,倒是着实把她给吓的不轻。

    不过出乎预料的是,随着妮可安顿的那种录像在网上迅速传播,格林制药的股票竟然随之大涨,那迅猛的涨幅简直是前所未有,日后,每每有妮可安顿的绯闻爆出来,都会引起格林制药股票大涨,在这种情况下,格林瑟夫无论如何也无法把取消妮可安顿家族继承权的话说出口了。

    毕竟,这个放浪形骸的小女儿,可是整个家族里面最有能力拉动股票上涨的人……一想到这一点,格林瑟夫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以妮可安顿的身份,自然是有资格参加今天的酒会的,本来她的心情还挺好的,想要看一看在酒会上能不能和某个公子哥儿发生一点比较浪漫的关系,刚刚把目标锁定在了詹姆斯怀特的身上,结果后者就向林傲雪示好,然后碰了一鼻子灰。

    在这种情况下,妮可安顿又怎么可能对林傲雪和苏锐有好脸色呢?

    众人见到是这位大小姐来了,幸灾乐祸的人有之,心怀担心的人也有之,因为这些医药界的翘楚们都很了解妮可安顿,以她的性格,一旦和某些她不喜欢的人针锋相对上,那么今天晚上恐怕是很难善罢甘休了。

    在妮可安顿的口中,必康集团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公司而已,的确,以格林集团的地位,她确实是有说这话的资格。

    不过,资格归资格,在如此高规格的酒会上肆无忌惮的利用身份来鄙视甚至打压别人,这不应该是一个有修养的人做出来的事情。

    尽管在场有很多人都是和妮可安顿抱有同样的想法,但是他们却说不出来鄙视必康的话,毕竟,人家刚刚还在世界性的巅峰论坛上大放异彩呢。

    “怎么?不出声了吗?”妮可安顿冷冷的笑了笑:“其实你们大可不必这样,既然觉得我说得对,那就乖乖的离开好了,不要继续在这里丢人现眼了?!?br />
    说到这儿,她还特地停顿了一下,一脸蔑视的看着苏锐:“你知不知道,在我的眼里,你的一举一动简直和上蹿下跳的小丑没什么两样?!?br />
    “能够得到妮可安顿小姐这样的评价,真的让我很荣幸?!?br />
    苏锐的脸上完全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而是面带微笑:“我和妮可安顿小姐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已经是神交已久了,今天能够得见,预料之外,三生有幸?!?br />
    “呵呵,华夏人,不要想着和我套近乎,这根本就是没用的?!蹦菘砂捕倮湫Φ溃骸澳阏庋霾⒉荒芨谋淠愕南肿?,离开这里,才是最不丢脸的选择?!?br />
    “丢不丢脸,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彼杖裎⑿ψ潘档溃骸岸芄徽饷唇嗬氲目吹侥菘砂捕傩〗?,对我来说更重要一些?!?br />
    苏锐这句话落在其他人的耳中,就不免有些拍马屁的嫌疑了。难道说,这个不惧怕詹姆斯怀特的家伙,会对妮可安顿发怵?

    “我说过,不要想着和我套近乎?!蹦菘砂捕俪胺淼乃档溃骸澳愕脑廾廊梦腋芯醯搅硕裥??!?br />
    “我并不是套近乎?!彼杖裥γ忻械乃档溃骸拔宜倒?,以往总是只能够在网上看到妮可安顿小姐的风采,此时近距离接触到了,怎么可能不激动呢?”

    听了这话,妮可安顿的脸色瞬间变的非常难看!她终于算是明白苏锐的意思了!

    此时此刻,在场的许多人都开始捏了一把汗!

    他们本以为苏锐会讨好会退让会示弱,可是没想到,他只是稍稍的埋了个伏笔,然后就开始了更为猛烈的还击!

    甚至这种攻击的犀利程度,还要远在詹姆斯怀特之上!

    尽管苏锐说的很委婉,但是所有人都能听明白他的意思!

    那就是我曾经总是在网上看你的那种录像,如今终于见到了真人了!

    他是在拿曾经妮可安顿的种种不堪往事和花边新闻来直接讽刺对方!

    在这种高端的酒会上说出这种话来,实在是太狠了。

    虽然在场的人基本上全都知道妮可安顿的那些往事,也都知道这个女人可以浪荡到怎样的程度,但是他们谁也不会当面提及这种事情,毕竟,有些东西只能暗地里进行。无论某些贵族在暗地里如何肮脏,至少表面上都是高贵冷艳的。

    像苏锐这样毫不掩饰的说出来,真的算是其中的异类了。

    而且,很多人都已经意识到,这个男人真的很难缠。

    他之前给詹姆斯怀特下了套,让对方钻的不亦乐乎,摔的鼻青脸肿,还偏偏让对方找不到任何的攻击点,此时此刻又是一样的结果。

    苏锐虽然暗地里的意思就是在嘲讽妮可安顿放浪形骸,但是他所说的话从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不妥,至少,除了那些心知肚明的人,其他人无法找出任何开口攻击苏锐的理由!

    这一番话明着崇拜实则贬低,简直是堪称无懈可击了!

    “你这个该死的混蛋!”

    妮可安顿并不像詹姆斯怀特那么有脑子,此时此刻,听到苏锐正在暗示她曾经最不堪的往事,已经开始暴怒了起来。

    林傲雪的眉头再度皱了起来,今天晚上,已经有两个人骂过苏锐了,这是一件让她很不高兴的事情。

    詹姆斯怀特,妮可安顿,这两个名字,已经深深的被林傲雪记在了心里。

    而能够被林女王记住的,恐怕接下来的日子会不太好过了。

    谁敢侮辱她亲近的人,那么林傲雪会拼尽全力的给对方以猛烈打击。

    就在林傲雪很不高兴的时候,苏锐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太生气。

    “妮可安顿小姐,我这样赞美你,你为什么要骂我呢?”苏锐仍旧保持微笑的样子:“可否告知我,你为什么要生气?”

    当然不能告诉你!

    苏锐这一句问话,可是把妮可安顿问的说不出话来了。

    她想不到,苏锐竟然是如此的伶牙俐齿,快要把她给气疯了。

    今天如果找不回场子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将会传遍整个圈子,她妮可安顿也就成为了大家在茶余饭后的笑柄了。

    就在妮可安顿正处于暴走边缘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苏锐的脸上,后者仍旧是一脸波澜不惊的微笑,简直淡定到了极点。

    此时此刻,苏锐连挫詹姆斯怀特和妮可安顿,已然成为了这场酒会上最耀眼的明星了。

    “好,很好,非常好?!蹦菘砂捕俪聊艘环种又?,才说道:“貌似,必康的某种新药现在在欧洲正在遭遇反倾销的制裁,是吗?”

    苏锐闻言,倒是开始觉得妮可安顿并不像表面上那么草包了,身在“娱乐圈”,还挺关心医药行业呢。

    这一次的反击,还是可以称得上是比较犀利的,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苏锐该如何回答。

    “是啊,必康正在遭受欧洲的反倾销调查?!?br />
    苏锐微微一笑,完全不乱:“这一点并没有什么好否认的,但是我认为,欧洲的某些部门在调查的时候,还是出现了一些偏颇?!?br />
    “哦?愿闻其详?!蹦菘砂捕倮湫ψ潘档溃骸扒阆录と缟?,这是事实,无论你怎么狡辩,也都是没法翻案的?!?br />
    “没法翻案?我又何须狡辩?”

    苏锐笑了笑,声音高了一些:“昨天晚上的演讲,就是最好的答案!我倒是没想到,堂堂的欧洲,也可以这般坐视生产力的倒退?!?br />
    妮可安顿不提反倾销事件还好,她既然提了,那么今天苏锐就要在酒会上一并解决了!

    清了清嗓子,他说道:“在这件事情上,如果欧洲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的负责人不出面道歉,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