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去一身束缚,自然就是脱了衣服的意思,这也是灵修会修行最大的“特点”,也是必由之路。

    可是,苏锐愣是装作没听懂的样子,傻乎乎的问道:“大师,您说什么?”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苏锐在心底狠狠的咒骂了一句:“老淫-棍,装的真像!”

    “修行者,请除去一身束缚?!毙菟褂炙档溃骸胺夷?,你帮帮他们?!?br />
    那女仆早就想要帮苏锐宽衣解带了,听到这个命令之后,立刻上前,想要帮苏锐脱掉外套。 小说

    “不用麻烦,我自己来就好了?!彼杖裼行┺限蔚陌雅偷氖指瓶?。

    “两个年轻人,这是修行的最重要的一关,要除去你们心灵的魔障,也要除去你们眼睛中的尘埃,我们一无所有的来,也要一无所有的去,回归本真,回归自我……”

    听了这段话,苏锐又在“老淫-棍”的定义之后加了三个字老神棍。

    维多利亚戏谑的看着苏锐,眼神之中的意思很明显:“你快点脱啊?!?br />
    苏锐才不脱呢,他对维多利亚挑了挑眉毛,用眼神说道:“要脱你脱,我才不要让这个老神棍看我的身体?!?br />
    “脱就脱?!?br />
    维多利亚鄙视的看了苏锐一眼,撇了撇嘴,然后直接脱去了外面的夹克。

    仅剩的薄薄的白色针织衫,让她窈窕的曲线毫无保留的展现了出来。

    苏锐没想到维多利亚竟然是说脱就脱,差点没被一口口水给呛到,连忙咳嗽起来。

    这个时候,休斯大师微微的睁开了眼睛,也只是睁开了一条缝而已,不过,通过这一条缝看到的景象,却让他差点没当场流鼻血。

    这女人实在是太漂亮了!

    这女人的身材实在是太好了!

    休斯既然能够被称为大师,那么他在灵修会内部的地位也算是比较高了,这些年里,有姿色的女学员一般都被他“手把手”的教导过,身体力行,十分辛苦。

    可是,休斯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女人!她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高贵范儿!

    此时此刻,休斯真的想要立刻知道这女人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身份!

    不过,为了保持大师的神秘范高冷范,休斯必须硬生生的把心中的疑惑给压下来,只能事后再去找女仆打听了。

    但是,此时的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找个机会和这个漂亮女人“灵修”不可!

    “二位,请继续?!?br />
    休斯继续说道,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不着痕迹的瞪了苏锐一眼。

    如果来的只是这个女人的话,那么他有把握立刻将之收入帐下,而这个男人在旁边,实在是太碍眼了。

    维多利亚脱掉了夹克衫之后,还咬了咬嘴唇,问道:“尊敬的休斯大师,还要接着脱吗?”

    “脱?!毙菟勾笫λ晨谒档?,不过说完之后连忙改口:“请继续除掉束缚,只有扫净尘埃,才能净化心灵?!?br />
    “好吧?!蔽嗬强戳怂杖褚谎?,手已经放在了皮裤的纽扣上面。

    苏锐几乎要吐血了,他一把抓住了维多利亚的手,说道:“脱什么脱?要脱也不能在这里脱!”

    看着苏锐的恼火样子,维多利亚笑了起来:“好,你说什么时候脱,我就什么时候脱?!?br />
    休斯大师差点没气的暴走了,他指了指苏锐的鼻子,说道:“年轻人,看来你还不懂我们灵修会的宗旨啊?!?br />
    “我当然懂,你们还不就是……”说到这儿,苏锐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止住了话头:“你们是精神导师和灵魂导师,但是,我们初次入会,并没有想到今天就要立刻修行,所以,心理上的那一关很难迈的过去?!?br />
    依照着苏锐平时的性格,肯定一脚就把这个老神棍给踹飞了,不过联想到这里只不过是灵修会的一个小小的入会地点而已,想要更大的布局,还得隐忍一下才行,所以才立刻装了孙子。

    此时此刻,苏锐真的有点后悔,这种情况真该把邵梓航给派来,那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了。干嘛非得亲自过来?

    在说这话的时候,苏锐的手还按在维多利亚的衣服上,阻止她在继续胡闹下去。

    休斯大师尽管心中很是不爽,但是表面上仍旧是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说道:“既然选择加入了灵修会,就需要认可这种修行方式,你要知道,你所在意的那些东西,都是虚妄,你所留恋的红尘,都是业障?!?br />
    “既然这样,大师能不能给我们示范一下呢?”苏锐犹犹豫豫的说道,眼底却带着一丝戏谑。

    在说出了这句话之后,维多利亚立刻掐了他的手心一下,很显然,苏锐又要开始整这位大师了。

    “这个没问题?!?br />
    大师在心中冷笑一声,然后站起身来,缓缓的解开了自己的袍子。

    原来,为了“修行”方便,这大师在袍子里面是真空的,一件衣服都没有穿!

    这个劳什子的灵修会,真的已经淫-乱到了一定地步了!

    “呀!”

    维多利亚一声尖叫,直接闭上了眼睛,同时转过头去,一副羞意无限的样子。

    苏锐看到她的反应,直接撇了撇嘴,然后便把目光投向这个休斯的身上。

    休斯平日里的“修行”都是这种状态,因此就这么大大方方的站在两人的面前,展示着他的身体。

    “就像我一样,第一步,除掉束缚?!毙菟沟纳糁写乓凰康陌寥?。

    这些神棍,打着修行的旗号招摇撞骗,时间久了,就连他们自己也分不清楚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了。

    平心而论,他的本钱确实不错,发育的也还算是可以。

    休斯就是想要展现一下自己的雄伟,然后激起维多利亚的兴趣。

    “这位女学员,请睁开你的眼睛?!毙菟寡朴盏乃档溃骸叭绻獾阌缕济挥械幕?,又该怎么面对接下来修行道路上的的坎坷呢?”

    维多利亚还是不敢睁开眼睛,甚至直接扑到了苏锐的怀中,把脸埋在对方的胸前,趁机吃了苏锐的豆腐。

    这演技,真的要算是突破天际了,如果不知道她以往的性格,恐怕还真的会以为这是个害羞的姑娘呢。

    苏锐正要说话,忽然整个身体一紧,原来维多利亚趁机在他的胸前隔着衣服咬了一口。

    我去,都是男人咬女人,还有女人咬男人的?

    苏锐忍着疼,说道:“大师,我有一个问题想要咨询您一下?!?br />
    休斯的双手背在后面,任由某处晃晃荡荡的,看起来实在是太大方了些。

    “但说无妨?!笨醋盼嗬瞧嗽谒杖竦幕忱?,休斯的眼睛几乎都要冒火了,但是,此时此刻的他还不得不努力保持克制。

    “我们一直都很认可灵修会的理念和宗旨,因此想要对灵修会做出更大的贡献,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成为更高级别的会员,参加更高级别的修行呢?”

    听了这话,休斯的心里涌出了鄙夷的心情,连最初级的修行都没通过呢,还想进入更高一级的修行会???开什么国际玩笑?

    “想要成为高级别的会员,自然需要为我们波旁灵修会做出更大的贡献才行,我可以实话告诉你,如果你愿意捐出五十万欧元,就可以成为中级会员,如果你愿意捐出两百万欧元,就可以成为高级会员?!?br />
    这真是赤-裸裸的打劫了。

    听到了他这样说,苏锐也想着,自己是不是该弄一个太阳神会所,入会费起码三十万欧元起步。

    “不过,”休斯的话锋一转,又说道:“二位想要成为高级会员,那么就必须通过初级的修行,如果连一身的尘埃和束缚都不愿意除去,又如何能够敞开心扉,拥抱最本能的真善美呢?”

    看来,今天这大师是要铁了心让维多利亚和苏锐脱衣服了。

    我呸,真善美!

    苏锐还想啐一口呢,结果没想到,维多利亚竟然从怀中挣脱开来,满脸娇羞的说道:“大师让我脱,我就脱!我要修行!”

    苏锐看着维多利亚,真想摸摸她发烧没发烧。

    他再次拉住胡闹的维多利亚,然后对大师摆了摆手,说道:“这样吧,尊敬的休斯大师,我们还需要好好的做做自己的思想工作,等到我们做通了自己的工作,然后再来拜访您?!?br />
    说着,他便拉起维多利亚朝门口走去。

    后者居然还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大师,您看他……”

    看到维多利亚这一脸忸怩害羞的样子,休斯的怒火腾的就冒起来了!

    “这位先生,要离开请你自己离开,这位女士要留下来!”休斯气冲冲的说道!

    明明这姑娘都愿意脱衣服了,为什么这个男人还要坏自己的好事?

    “为什么?”苏锐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眯眯的问道。

    “因为……灵修完全是出于自愿,没有任何人可以强迫当事人的意志!”休斯结巴了一下,还是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就是嘛,你别强迫人家?!蔽嗬怯纸啃叩幕瘟嘶嗡杖竦母觳?。

    看到此景,休斯更生气了。

    “这位先生,你听到了吗?请尊重这位小姐的选择!”休斯气势汹汹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既然你不愿意帮她解除束缚,那就由我来吧!”

    “来你妹啊来!”

    苏锐的三观彻底的被这灵修会给刷新了,忍不住的踹了凳子一下,紧接着,那把木制的凳子便重重的撞向了休斯大师的两条腿中间!

    不是想要解除束缚吗?我先把你的作案工具给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