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了门之后,苏锐的心情更加崩溃了。

    因为,里面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几个人,竟然完全都没有听到敲门声!

    由于四季酒店处于巴黎市区,因此苏锐并不想开枪,否则他真的想要用枪声来考验一下这几个人的听力了!

    既然敲门不管用,苏锐就使劲的砸了砸门,把玻璃门给拍的砰然作响。

    “谁大半夜的敲门?老四去看看?!本圃惚抢洗蠓愿赖?。

    于是,接下来苏锐的心情便崩溃的无以复加了。

    因为,那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老四应了一声,站起身来,然后朝房间门走去。

    苏锐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尼玛,这样也行?

    他明明拍的是阳台的玻璃门,可是这群二愣子竟然去开房门!

    捂着额头,苏锐一脸的沮丧……大哥们,可不可以不要这样玩?你们特么的是在消耗我的斗志好吗!

    老四都没有从猫眼里面往外看一看,直接拉开了房门,这货伸出头,往走廊里来回看了看,说道:“没有人啊,不知道那个傻逼敲的门?!?br />
    此时此刻,站在阳台外面的苏锐快哭出来了,他真的很想拍一拍自己的胸脯,然后哭着喊着告诉他们:“是我这个傻逼敲的门!”

    这群所谓雇佣兵的警惕性实在是太差太差了,事实上,他们根本没有料到,林傲雪的身边会有多么强悍的保卫力量。

    他们又哪里想的到,为了?;ち职裂┑呐分拗?,几乎整个太阳神殿都运转起来了。堂堂的十二神卫,更是在军师的带领之下,来了一大半!

    这支佣兵队伍还以为他们的到来神不知鬼不觉,殊不知,太阳神殿的侦查力量早就锁定了所有的可疑人物了!

    在门外,苏锐的心情真是渣到了极点。

    他的这种状态简直相当于拿着枪指着别人的头,告诉别人自己要杀他们,可是对方却还在哈哈大笑,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苏锐并不想破坏四季酒店的公物,于是再度拍了拍门。

    这个时候,身材高大的老四才刚刚坐下,又听到有人敲门,顿时怒气冲冲的一拍桌子:“他妈的,我这次倒要看看是哪个傻逼,大半夜的敲啥门?老子非得弄死他!”

    于是,他又再次站起身来,朝门口走了过去。

    面对这群无脑的雇佣兵,苏锐完完全全的被整崩溃了,彻底的没有了脾气。

    想着之前林傲雪让自己帮忙给她换衣服,自己居然因为这几个雇佣兵而拒绝了,苏锐简直想狠狠的抽自己一巴掌。

    “还是没有人!”老四拉开了房门之后,看到走廊空空如也,气的大骂起来:“谁特么的半夜敲门!再来敲我弄死你!”

    他的声音很大,估计走廊里的服务生都被吓了一大跳。

    苏锐摇了摇头,华夏人在国际上的印象分就是这么被拉低的。

    于是,他再度拍了拍门。

    这次,屋子里的几个笨蛋终于意识到了,他们被敲响的是阳台门。

    老四差点没被气死,把房间门重重的摔上,便走了过来,一把拉开阳台玻璃门,对着苏锐吼道:“敲啥子敲?敲啥子敲?你丫的走错门了,知道不?”

    这个家伙比苏锐高了将近一个头,因此说话的时候,吐沫星子都喷到了苏锐的脸上。

    “我走错门了?”苏锐发现,自己的思路真的很难和这个傻大个的脑回路对接在一起。

    “是啊,从哪儿来的给我滚回到哪儿去!不然信不信我削你?”

    这个傻大个真的很有礼貌,在削人之前还要问一问对方的意见。

    苏锐被这种良好的教养给深深的打动了,他不禁说道:“我想进来一起打个牌,可以吗?”

    听了这话,老四问道:“打牌可以,不过我们是要赌钱的,你能出多少?”

    苏锐想死。

    他一个大活人突兀的出现在了阳台上面,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觉得很意外很警惕很不可思议?

    貌似,这个房间里面警惕性最高的也就是酒糟鼻老大了,他迈着罗圈腿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苏锐,狠狠的皱了皱眉头:“哥们,你怎么会在我们房间的阳台?”

    此时此刻,这酒糟鼻老大的手已经放在了腰间,他准备摸出手枪了。

    老四也恍然大悟,重重的拍了拍苏锐的肩膀,说道:“说,是不是想来偷东西的!”

    如果不是珍惜生命,苏锐真的是要被逼的从楼上跳下去了。

    “我偷你妹啊偷?!彼杖窦负跹酆壤岬乃档?,这群人实在是太淳朴了!这场面实在是太感人了!哪怕铁石心肠也要被感动的吧!

    酒糟鼻老大使了个眼色,对老四说道:“把他弄进屋里来?!?br />
    苏锐早就想听到这句话了,敲门敲了那么多遍都不开,此时此刻,这种要把他弄进房间的话语简直有如天籁!

    酒糟鼻老大说完之后,便转过身来,不过,在他的背后,俨然插着一把手枪。

    他是故意露出来让苏锐看到的!

    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毛贼而已,轻轻松松就能震慑住他!

    苏锐进入房间之后,差点没被里面的烟味呛得翻个跟头。

    “坐?!本圃惚抢洗笾噶酥敢徽诺首?。

    苏锐乖乖的坐了下来,而四个雇佣兵站在对面,排成了一排,一副凶悍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在审问犯人。

    “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看?!本圃惚抢洗罄淅湟恍?,笑意之中带着一丝狰狞的味道:“要是说的不对,你就等着被从楼上扔下去吧?!?br />
    说着,他反手从背后抽出手枪,然后拍在了桌子上!

    示威之后,他很得意的看着苏锐,想要从对方的脸上看到惊慌失措的表情。

    可是,这个酒糟鼻老大失望了,苏锐压根就一点惊慌的神情都没有出现,不过,心中的崩溃之意却更加汹涌起来。

    苏锐没想到,自己一进门就被威胁了!

    “54式-手枪?你们是有多缺钱,还用这种枪?”苏锐很难想象,这种敢扛着狙击枪暗杀林傲雪、敢住巴黎四季酒店打必康主意的雇佣兵,竟然还用这种老式手枪!

    苏锐觉得,自己的认知再一次的被刷新了。

    看起来,这不仅是一伙笨蛋,还是一伙穷光蛋!

    不过,苏锐并不是在说54式-手枪不好,因为这是华夏曾经生产和装备量最大的手枪,威力和贯穿力都还算不错。

    但是,这种手枪出现在跨国执行任务的雇佣兵身上,就显得略微有那么一点落后了。

    要知道,现在国际上的雇佣兵大都富得流油,装备几乎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用华夏国产54式-手枪的,真的不太多见了。

    当然,苏锐不能否认的是,也许这酒糟鼻哥们很有念旧的情怀,故意选用这种老式手枪也说不定呢。

    “你到底想干什么?”身材高大的老四一把抓过桌子上的枪,对准苏锐,喷着吐沫星子吼道:“信不信我现在一枪崩了你?”

    他还是那么有礼貌,他还是那么懂得征求别人意见,他还是这样淳朴的让人心生感动。

    于是,心中满满感动的苏锐,决定结束这场让人蛋疼的谈话。

    “不好意思,我不相信你会对我开枪?!彼杖袼档?,脸上的微笑纯真而又诚实。

    “哈哈,你这个傻逼,我真的敢开枪?!崩纤陌亚箍诙ピ诹怂杖竦哪悦派?,说道:“你知不知道爷是干什么的?我跟你说,爷爷们今儿要绑架林傲雪,等做成了之后……”

    说到这里,酒糟鼻老大沉声喊道:“老四,你胡乱放什么屁!”

    “老大,我……”

    这个老四的智商就算再低,此时此刻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他转而对苏锐怒吼道:“你听到了什么?”

    苏锐微微一笑:“我听到了你要绑架林傲雪?!?br />
    此言一出,顿时让对面的四个男人愣住了!

    老四继续用枪口指着苏锐的脑门:“把你刚才听到的话全部忘掉!听到了吗!”

    这群笨蛋雇佣兵也能意识到,这种秘密不能外泄,倒也很难得啊。

    “何必忘了呢?”这个时候,酒糟鼻老大慢慢悠悠的说道:“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br />
    老四看着酒糟鼻:“老大,你是要?”

    “杀了他?!本圃惚抢洗笏档溃骸罢飧鍪焙虼车轿颐堑姆考淅锩?,只能怪他运气不好,自寻死路了?!?br />
    这四个迟钝的家伙都没有发现,在听到要杀死自己之后,苏锐不仅没有任何的担心,反而一脸的轻松。

    这本来就不正常。

    “老四,犹豫什么?直接打死他好了?!本圃惚抢洗罂醋潘杖?,目光有些凶狠:“小伙子,要怪也只能怪你命不好?!?br />
    “真不知道是我的命不好,还是你们的命不好?!彼杖裎⑽⒁恍?,然后单手上扬,在高大老四的肘弯处重重一击!

    后者吃痛,一声闷哼,手臂完全麻掉,再也握不住手中的枪,苏锐手臂回拉,顺势就把手枪给接到了手中!

    他的动作虽然简单,但是速度却是极快,让几个人都没有看清楚!

    “好了,现在我宣布,主动权已经变了?!?br />
    苏锐说道。

    说话间,他的手似乎只是在这把54式-手枪上来回搓了几下,整个手枪便都变成了零件,掉落在地!

    而此时苏锐手中的,只是一个装满了子弹的弹匣!

    ——————

    ps:抱歉,回来的晚了些,下一章一点半钟左右,大家早睡,晚安。。。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