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套房的沙发上,听着耳机中金泰铢的汇报,苏锐淡淡的摇了摇头:“还好,这次事件的严重程度并没有超出我的预料,我料到东方人会加入进来,只是没想到他们会这般按捺不住。>”

    林傲雪今天晚上才刚刚为国家争了光,这些人就为了利益迫不及待的要暗算林傲雪,对于这种人,苏锐简直无力吐槽了。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如果刚才狙击枪的枪声响起来的话,那么华夏可就要让全世界人民看笑话了!

    苏锐绝对不可能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

    “既然你判断对方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雇佣兵,那么就顺蔓摸瓜,我要让黑手网付出代价?!彼杖竦挠锲写乓凰砍胺碇?,淡淡的说道:“华夏的黑道也不老实,我倒要看一看,谁才是黑手网的幕后老板,胆子可真够肥的?!?br />
    在苏锐看来,即便是中介机构,也是拥有着对任务的筛选权力,他们应该判断,什么样的任务可以发布上来,什么样的任务不可以发布,否则的话,必须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而现在,苏锐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但是,这个黑手网,就注定要承受他的怒火了。

    而且,金泰铢还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那就是——这名狙击手并不是单独行动的,他只是一支队伍里的一个成员!而这支队伍全部都是由华夏人组成的!

    他们是以集体的名义,接下了这个任务!

    那名死去的狙击手根本就没对金泰铢说实话!如果不是从他的手机中看到了记录,恐怕金泰铢真的会错过一个极为重要的消息!

    在苏锐的心中,华夏雇佣兵的水平和国外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因为华夏被称为雇佣兵的禁地,无论任何势力想要渗透进来,都会被华夏的解放军们打的一败涂地,不过,既然对方已经成为了一支队伍,那么其真正的实力便不可小觑了,必须要迅猛的斩草除根才可以。

    “还有什么收获吗?”苏锐的目光之中带着无尽的冷芒。

    站在尸体旁边,金泰铢的手中捏着一张卡片,说道:“我找到了一张房卡?!?br />
    对于执行任务的雇佣兵来说,一般不会把这种容易暴露身份和住所的东西带在身上,或许是这名雇佣兵觉得这次的任务实在是太过简单,或许他觉得可以轻轻松松的暗杀掉林傲雪,因此才如此的大意。

    可是,这名狙击手并不知道,随着他这张房卡被翻出来,被暴露的就不止是他自己的住所,还有他的整支小队。

    “四季酒店?!苯鹛╊醋欧靠ㄋ档?。

    …………

    苏锐挂了电话之后,简直是又好气,又好笑。

    他几乎没见过如此不专业的雇佣兵,这简直是要主动送上门来,这种水平还想要暗杀林傲雪?

    而让苏锐感到无语的是,金泰铢所念出来的房号,就在他和林傲雪所在房间的正上方。

    苏锐相信,这绝对是个巧合,对方绝对没法查到林傲雪在四季酒店的房间号,不过误打误撞而已??墒?,既然是这样,那么一切可就方便多了。

    林傲雪坐在床边,一直看着苏锐的样子,咬着嘴唇说道:“又有情况了吗?”

    自从来到了欧洲之后,她就一直接二连三的遭受危险,状况不断,麻烦不停,幸亏有苏锐跟在身边,否则饶是以林傲雪的强悍神经,也是要被整的崩溃了。

    此时的林傲雪并没有半点担心,她知道,只要苏锐在身边,那么一切就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这一点是任何人乃至她的父亲都无法带给她的。

    想到苏锐为了?;ぷ约?,投入了那么多的力量,林傲雪就不禁有些感动。

    “是有一点情况,不过是几只老鼠而已,我去给清除掉好了,并不算什么大事?!?br />
    苏锐站起身来,却没想到林傲雪也站起来,她走到苏锐的身前,单手扶住了苏锐的胳膊,声音柔和的说道:“要不,你先帮我换个衣服,然后再去?”

    苏锐有些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他看了看林傲雪晚礼服之下凹凸有致的身体,有点难以置信的说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他真的很是有些不可思议,这句话居然是从林傲雪嘴里说出来的!

    一贯冰冷的女人,如果主动说出这种话来,那么其中所蕴含的诱惑力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

    苏锐此时此刻,早就把自己那“休养生息一个月”的誓言抛到了九霄云外,他的手已经放在了林傲雪的雪白香肩上了。

    只要轻轻一拉,那么礼服肩-带上的口子便被解开,整件衣服也会滑落在地了。

    不过,苏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在林傲雪的腰间轻轻的掐了掐:“我说姐们儿,勾引人也不至于非要在这个时候吧?你知道我时间很长的?!?br />
    要是以前,苏锐说这话的时候,林傲雪还会非常认真的承认,不过现在……就只能当个无耻的笑话听了。

    “等我回来,再给你换衣服?!彼杖竦目谥信绯鲎迫鹊钠?,打在林傲雪的耳朵上,让后者的脸颊一片通红,煞是好看。

    把住在隔壁的兔妖喊了过来,负责房间里面的警戒,然后苏锐便走到了阳台。

    他扶着栏杆打量了一下外面,而后双手举起,踩着栏杆轻轻一跃,便抓住了楼上阳台的下沿,随后身形便翻腾而上,动作比猿猴还要敏捷的多,瞬间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与此同时,在林傲雪楼上的房间中,四个男人正打着牌,牌桌上放着一摞钱。

    “话说,老二怎么去了那么久都还没回来?按理说就算任务没完成,也应该有个回信的?!币桓錾聿母叽蟮哪腥怂档?,他看起来足有一米九,皮肤黝黑,虎背熊腰,一看就是个单挑的好手,倘若是别人和他近身搏斗,恐怕很难占到便宜。

    “说不定这货是看到林傲雪长的太漂亮,一时间下不了手了吧!”

    “早知道我们几个就都去现场盯着了,凭什么那么好的差事都交给他???现在都那么晚了,也不知道林傲雪回没回来?!?br />
    这四个人都是东方面孔,说的也都是华夏语言。刚刚赌的上瘾,竟然没有想起来去酒店门口盯住林傲雪的行踪,要知道,人家可都早就回到楼下的房间里面了。

    也难怪华夏籍的雇佣兵在国际上都没什么太好的名声,这种战斗力和专业性……实在是太渣了!

    “老二的狙击技术是最好的,他不去谁去?要是让你们去,恐怕都打了飞机了!”

    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将近四十岁的矮壮男人说话了,他面部坑坑洼洼,看起来曾经严重遭受过青春痘的侵害,鼻子通红,显然酒糟鼻已经十分严重了,那些螨虫也不知道在他的毛孔之间肆虐了多少年。

    “其实,要知道老二的情况也很简单,直接打个电话给他不就行了吗?”

    “别打电话,说不定他正准备开枪呢,可以发个短信问问?!?br />
    其中一人拿出手机发了个短信,内容是:“老二,情况怎么样?你要再不回来,哥几个的钱可都要被我赢光了?!?br />
    那边很快回复了:“再等等?!?br />
    收到了这条短信,这四个人顿时安下心来,继续抽烟打牌,那叫一个嘚瑟。

    “哥几个,咱们好好想想,等拿到这两百万美金,到时候干点什么好?还要不要当这雇佣兵了?”

    “当然继续干,这么来钱的活计,你干什么工作能比得上?”酒糟鼻老大正笑呵呵的吞云吐雾:“到时候,咱们几个就把华夏最红的夜场里最红的妞给包下来,连包三个月!”

    “好!”听了酒糟鼻老大的话,一群人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那个高大的老四又瓮声瓮气的说道:“不过,我倒有个提议,咱们包那个妞干啥,眼前不是正有个现成的极品吗?”

    “现成的极品?你在说谁?”

    那高大的家伙咧嘴嘿嘿笑了起来:“还能是说谁?当然是林傲雪了!话说这种极品一百年也难遇到一次,要我说啊,不如现在给老二打个电话,让他别开枪,抓活的!”

    这群人还真是够能异想天开的,明明是极为不靠谱的主意,但是其余人却纷纷的附和起来。

    “是啊,这么一个大美人儿,如果就这样给杀了,确实有点太可惜了,要不,咱们把她给禁锢起来天天那啥,怎么样?”

    “好,就抓活的!”出人预料的是,就连一贯沉稳的老大也同意了。

    看来,他也有点不忍心辣手摧花——真是一群不专业的歹徒??!

    “老四,你现在发短信告诉老二,我怕再晚两分钟,林傲雪就要香消玉殒了?!?br />
    “好嘞,我立刻发短信?!崩纤募阶约旱奶嵋楸徊赡闪?,拍了拍后脑勺,差点没兴奋的跳起来。

    站在阳台的玻璃门外,看着这几个家伙,苏锐简直感觉到无比的掉价。

    这种乌合之众,也想来暗杀林傲雪?此时此刻,苏锐的心情是崩溃的。

    又想要钱,又想要色,这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给他们?

    这四个人连窗帘都没拉,因此,苏锐可以直接看到他们。

    这群警惕性低到了可怕的人,此时此刻还讨论的热火朝天,竟然完全没有发现,玻璃门外面一直站着一个人!

    “麻痹的?!彼杖褚恢奔崾匚拿髀废?,但还是忍不住的骂了一句。

    他走上前去,敲了敲玻璃门。

    ——————

    ps:感谢书友23615210、紅龜仔、书友15494755、孤星身上种、shuu修、残夜孤烟、江南怪才、我和世界不熟、胡慧2010、散人i、花仙子小裴、心恋红尘、书友6161265的月票支持!

    最近出差在外,码字也是见缝插针,今天一更,感谢大家的理解,月底回去一定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