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听了维多利亚的示警,淡淡说道:“既然有情况,你们就去把情况给解决了吧?!?br />
    说完,他对司机说道:“开快一点,离开这里,越快越好?!?br />
    苏锐对自己手下的实力是非常自信的,太阳神殿的强大战斗力可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所谓的情况并不是维多利亚先发现的,而是金泰铢。

    此时此刻,这个韩国男人正飞速的冲向了一处高楼的天台,三步并作两步,几乎每一段楼梯都只需两步便能完成,这速度远远比电梯快的多了!小说

    最关键的是,用电梯会打草惊蛇!

    如果敌人发现了,切断了电梯电源,那么攻击者就只能被困在电梯里面任人宰割了!

    金泰铢的速度虽然极快,但是却并没有发出多少声音!

    他身穿一身黑色中山装,就像是一头奔行在夜色中的猎豹!

    在金泰铢刚刚冲出楼梯口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了天台的前端匍匐着一个黑色的身影!

    狙击手!

    原来早有狙击手埋伏在此!

    金泰铢并不能够判定这个狙击手的目标就是林傲雪,但是,他不可以让任何一丁点的隐患发生!大人和林傲雪绝对不能出任何事!

    此时此刻,金泰铢的动作没有任何的停顿,胳膊一扬,一直扣在手心里的两枚五叶飞镖顿时脱手而出!

    在这夜色之中,绽放着寒芒的五叶飞镖仿佛割裂了空气,瞬间跨过了二十几米的距离,在前方黑衣人的后背上扎出了两朵血花!

    这个动作非常飘逸,最关键的是快的出奇!

    “??!”

    那个狙击手本来已经把准星锁定在了林傲雪所乘坐的车子上,正准备扣动扳机呢,他完全没想到,今天晚上的任务竟然如此简单,只要这一枪打出去,那么就能够拿到一大笔钱,而这一笔钱,足够他和伙伴们逍遥十年以上的。

    冷冷一笑,他说道:“林傲雪,去地下世界吧,阴曹地府在等着你?!?br />
    不过,很可惜的是,他话还没说完,便听到了锐利的破风声!

    这名狙击手的心中一惊,甚至都没来得及回头!后背上便传来了剧痛!

    五叶飞镖刺破了皮肉,深深的扎进了他的后背骨头之中!

    不,确切的说,飞镖的尖端已然扎进了他的脊椎!

    这名狙击手仰起头,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痛吼!

    他想要翻身过来,可是却发现,腿部似乎已经有些不听使唤了!

    难道说,背部的伤势已经影响了脊椎内的神经?让他对下半身失去了控制?

    在这一瞬间,狙击手的心中闪过了许多想法。

    没有几个人的速度能够比得上金泰铢,就在狙击手发出惨叫之后没几秒钟,他的身形就已经冲到了跟前五米处!

    最后五米的距离,金泰铢并没有选择跑过去,而是一步跃起,然后在空中一个迅捷的拧身,从天而降,膝盖重重的顶在了狙击手的腰椎处!

    “??!”

    又是一声痛吼!这声音简直都毫无人腔了!

    本来脊椎就受到了飞镖的重创,此时此刻,腰椎再次遭受狠狠一击,这名狙击手瞬间就感觉整个腰椎都发生了偏离和断裂!

    他的下半身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知觉!

    这名狙击手感觉他整个人似乎都要从中间断开了!

    失去了脊椎神经的控制,他的下半身也就可以说是宣告瘫痪了,大小便瞬间失禁,极为难闻的味道从里面散发了出来!

    本来眼看着就要射杀林傲雪,没想到功败垂成,自己都还没看清楚对手长的什么样子,就已经被打成了这般惨烈的重伤!

    “你是谁?”他咬着牙说道,虽然下半身没了知觉,但是上半身的疼痛让他无法忍受。

    “这个问题应该由我来问你才是?!苯鹛╊淅渌档溃骸澳闶撬??”

    此时,金泰铢已经看清楚了,这名狙击手竟然是个东方人,确切的说,他是个华夏人。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他妈的……??!”

    这名狙击手还没说完,便发出了一声惨叫!

    因为,金泰铢已经握住了一枚扎进了狙击手后背的五叶飞镖,面无表情的用力一拔!

    这五叶飞镖都是带着倒刺的,扎进去容易,取出来就难了,可是,金泰铢这般生拉硬拽的方式取出飞镖来,直接带出了许多的血肉!

    这撕裂一般的剧烈疼痛,让这名狙击手差点没昏过去!

    “说还是不说?”金泰铢沉声问道。

    “麻痹的,疼死我了!你越是这样我越是不说!”这名狙击手从来不曾忍受过这种疼痛,直接破口大骂。

    “是吗?那就让我看一看,你对疼痛的忍耐能力有多强吧?!苯鹛╊敛挥淘?,再度抓住了另外一枚飞镖,又是一拉一拽!

    惨叫声再度响起。

    这名狙击手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剧烈的疼痛让他的手指都在不断的打颤。

    “说吧?!苯鹛╊志倨鹆宋逡斗娠?,目光冷然。

    “你就是个恶魔……”狙击手在低声咒骂,脖子和额头上面都已经是青筋暴起了。

    “我时间有限,说,还是不说,你自己决定?!苯鹛╊恢倍际敲嫖薇砬?。

    “说了你能放了我?”狙击手受了那么重的伤,还想着讨价还价。

    “说了之后,我给你一个痛快?!苯鹛╊档?。

    他的意思很简单,即便对方说了,也不可能放了他,顶多是让他干脆点死去。

    死亡这件事情,真的最怕拖泥带水了。

    “可以,我说?!?br />
    深深思考了十几秒,这名狙击手满脸认栽的神情。

    他也算是个人物了,短短十几秒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下半身已经瘫痪,估计就算是手术也是别想复原了,半废之人苟活着,还不如直接死了呢!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雇佣了我?!本鸦魇炙档溃骸岸苑绞峭ü牡闹薪榛拐业轿?,然后让我来到巴黎暗杀林傲雪,也许就连这中介机构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br />
    “华夏的中介机构?”金泰铢的声音发沉:“哪一家中介?”

    “黑手网?!本鸦魇炙档溃骸拔颐嵌荚谏厦娼踊?,可以在上面发布任务,然后把佣金打进网站的中介账户之中,完成了之后,黑手网会自动扣除中介费,然后把奖励金额打到你的卡里,其实有点类似于淘宝网了?!?br />
    “当然,这个网站并不是实名制的,只要有钱,谁也不需要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br />
    忍着剧痛说完这一大段话,这狙击手差点没虚脱了。

    “对方出了多少钱?”金泰铢冷冷说道。

    “两百万?!?br />
    金泰铢的目光之中释放出寒芒:“两百万的价格并不高?!?br />
    狙击手实话实说:“两百万美金?!?br />
    “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人接受了这个任务吗?”

    “只有我接了?!本鸦魇执鸬溃骸罢飧鋈挝翊永炊际且欢砸坏?,在我接受了之后,其他人就不可以接了,除非他再多发布几个同样的任务,不过那样的话,佣金就高了很多倍?!?br />
    “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金泰铢又问道:“如果回答的让我满意,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br />
    “我是不抱希望了?!本鸦魇炙档溃骸拔抑赖木椭挥姓饷炊?,能说的都说了?!?br />
    其实,他本来就是过着到刀口舔血的生活,也知道早晚会遇到这么一天,临死之前,心里也算是比较坦然了。

    “有些任务是不能接的?!?br />
    金泰铢的脸色全是阴云,他发现,事情比之前想象的还要复杂的多,如今,明显已经有华夏的势力参与进来了,想要打林傲雪主意的并不是只有西方人。

    “说了那么多,给我个痛快吧?!本鸦魇炙档溃骸八烂皇裁?,只要别折磨我就行?!?br />
    金泰铢在对方的腰间摸了摸,摸出了一把手枪,扔给他,说道:“你自行了断吧?!?br />
    说完,他便转身要离开。

    看着金泰铢的背影,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枪,这名狙击手的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清晰的狠辣光芒。

    “再见了,傻逼?!?br />
    他举起枪来,但是枪口对准的却是金泰铢的后背。

    在他看来,金泰铢这种把枪交到别人手中却把后背对着敌人的行为,简直和自杀没什么两样!要是连这种人都不是傻逼,谁是傻逼?

    扳机已经压下去了一半,眼看子弹就要出膛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金泰铢只是甩了甩手,连头都没有回,一道刺眼的寒芒便在他的手心之中炽烈绽放!

    这寒芒绽放的时候,也刺痛了狙击手的眼睛!

    他只感觉到这光芒在眼中越放越大,似乎连一秒钟的工夫都没有花,便眨眼切入了他的咽喉!

    这五叶飞镖几乎全部没入了狙击手的脖子中,喉管被飞镖一切两半,就连颈椎都被扎穿了一半,大量的鲜血顺着切口狂涌而出!

    金泰铢回转过脸来,冷冷的看着这个目光呆滞的狙击手,嘲讽的说道:“到底谁才是傻逼?”

    他的话音一落,这名狙击手便捂着脖子缓缓歪倒在地。

    他到死都没有看清楚金泰铢是如何出手的。

    后者摇了摇头,走到尸体身边,说道:“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很多自以为是的人?!?br />
    说着,他便捏住了露在脖子外面的飞镖尖端,然后将之拔了出来。

    这种飞镖的做工实在太过精细,用一枚少一枚,一般在打完仗之后,金泰铢都是要回收的。

    紧接着,金泰铢开始蹲下来,在狙击手的尸体上翻找着。

    几秒钟后,他的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