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林傲雪站起来,直到她走上演讲台,掌声一直都没有停歇,经久不息。,

    她站在话筒前面鞠躬致意,此时此刻,整个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她的身上了。

    望着下方的情景,饶是以林傲雪的淡定性格,此时此刻也有些微微的激动。这是人之常情,在所难免。

    然后,她开口了。

    第一句说的是英语,口音纯正无比,但是大概意思却是尊敬的各位嘉宾,晚上好,今天,我想用华夏语来发言。

    紧接着,林傲雪全程都是在说华夏语。

    林傲雪的英文很好,但是,在这种国际性的巅峰论坛之上,她还是选择了用母语作为自己的演讲语言。

    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选择,许多国外的科学家们都是这样,领奖时都在说自己国家的语言,不过,这一点在华夏,可就有些完全不同的味道了。

    当看到林傲雪开始说华夏语的时候,某网站的弹幕直接就被刷了屏。放眼望去,简直是白花花的一片,全部都是字,如果不把弹幕关上,简直就没法再看直播了。

    “林傲雪真美!”

    “林傲雪,从此我是你的脑残粉!”

    “就该像林傲雪这样爱国!”

    “华夏语万岁!”

    …………

    这种类似的评论简直数不胜数,林傲雪只是用简单的华夏语发言,就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

    大部分人坐在电脑前看直播,只是想看一看林傲雪有多么漂亮,再看一看华夏人此时能有多么的骄傲,不过,当林傲雪说出华夏语的时候,还是把华夏观众们的骄傲放大到了顶峰,从前-戏直接到了高-潮。

    在这种巅峰论坛上压轴登场,还要以华夏语来演讲,简直是给国人打了一针强心剂。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这是一场狂欢和盛宴。

    林傲雪并不是在炒作,她也没有任何必要来这样做,之所以说华夏语,只是因为她认为此时此刻该说华夏语,就是这么简单。

    如今,英语已经成了世界性的语言,但是,在华夏,许多人对英语的崇尚和追求已经到了变态的畸形地步,如果你要考中文系的研究生,哪怕你华夏语研究方面的造诣再深厚、英文成绩过不了关,也是一样别想读硕读博,薄薄的一张英语考卷,不知道把多少有天赋的专业人才拒之门外。

    且不说国际性的论坛,在许多华夏国内举办的学术性论坛上,哪怕下面坐着的观众全部都是华夏人,有许多华夏演讲者仍旧会全程说英文,但是实际上,他们的英文并不怎么样,再加上其中有许多专业名词,导致整场论坛下来,就没几个观众能听得懂的。

    这种乱象怪象在华夏国内简直可以堪称是肆虐了。

    因此,林傲雪的举动,让观看直播的华夏国人直接就振奋了起来!

    他们纷纷认为看到没!林傲雪在国际性的论坛上还说华夏语,而你们呢!在国内的论坛上面装什么逼!一群崇洋媚外的假洋鬼子!

    这句话无疑有点有失偏颇,因为英语学习固然是重要的,但是使用起来还是要分场合的,不过,这也说出了许多华夏国人的心声。

    此时此刻,林傲雪选择的演讲语言,似乎比她的演讲内容更加的重要。

    现场是有同声传译的,那些观众更在乎的则是林傲雪带来的演讲内容三矬氨仑的合成启示。

    当然,林傲雪并不会去把三矬氨仑新合成法公开出来,但是这种思路是可以应用到许多方面的研究上的,在那些专家学者们的眼中,这才是最有价值的。

    林傲雪的演讲并不长,只是花了十分钟而已,但是,掌声却经久不息。

    詹姆斯怀特坐在下面,看着林傲雪,就像是在看着一个猎物。

    她是那样的光艳,她是那样的明媚,她……终将被自己征服在身体下面。

    詹姆斯怀特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有理想的人,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勇攀高峰的人,他早就把必康和林傲雪当成了下一个目标。

    否则的话,这位众信制药集团的继承人,又怎么可能万里迢迢的在林傲雪之后出现在了英杜塞克工厂?然后把负责人奥尔登科给吓了个魂不附体?

    可以肯定的是,必康集团在英杜塞克公司定制的那一批设备,有了詹姆斯怀特的从中作梗,百分之百要出状况了。

    林傲雪款款从讲台上走下来,詹姆斯怀特随之便嗅到了一阵香风这种香味让他感觉到无比的舒适。

    “傲雪小姐,你很棒?!闭材匪够程匾槐吖恼埔槐咚档?。

    “谢谢?!绷职裂┑赜?。

    詹姆斯怀特微微一笑,对于她的冷淡混不介意,在他看来,这个女人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不光是她,整个必康集团都是如此……他们跑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往林傲雪的胸前高耸狠狠的盯了一眼,詹姆斯怀特便收回了目光。

    他不能再看下去了,这个女人真的是个尤物,越看越心痒。

    不过,詹姆斯怀特却并没有注意到,林傲雪在坐下之前,她的目光始终往苏锐的方向看着。

    他同样也没有看到,苏锐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眼中露出了欣慰的笑。

    在演讲之夜结束之后,第二天还有一个例行的庆祝晚宴,林傲雪本来打算不参加的,但是没办法,她在论坛上面已经引起了轰动,此时再缺席也不太好。

    无奈之下,她只能在巴黎多留一天了。

    散场之后,苏锐第一时间来到了林傲雪的身边。而此时,詹姆斯怀特正发起他的攻势。

    “亲爱的傲雪小姐,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喝一杯呢?”詹姆斯怀特笑着说道,看起来彬彬有礼,让人生不出恶感。

    林傲雪还没来得及拒绝,便看到了站在怀特背后的苏锐,登时露出了微笑。

    看到林傲雪笑了,詹姆斯怀特异常激动,他以为追求林傲雪已经有门儿了!

    “傲雪小姐,我已经订好了位置,这么美妙的夜晚,我相信我们都不会浪费掉的……”

    他还没说完,便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句怒气冲冲的话语:“八格牙路!”

    詹姆斯怀特转过身来,发现之前的那一名“东洋人”正对自己怒目而视呢!嘴里叽里呱啦的说着听不懂的话。

    “混蛋!”詹姆斯怀特差点没被气死,本来追求林傲雪已经到了攻坚阶段,这个东洋人又来凑什么热闹?

    此时此刻,詹姆斯怀特已经下定了决心,他要让保镖把这个东洋人给扔进河里喂鱼!

    是的,对于这个东洋人,詹姆斯怀特已经动了杀心。

    他就是这样,一言不合即要人性命,这些年里,保镖不知道帮他这样弄死了多少情敌。

    詹姆斯怀特的脑瓜是很聪明,但是全部都用在了争风吃醋上面。

    “这是我的朋友?!绷职裂┒哉材匪够程氐档?。

    “我是她的保镖?!彼杖窆室庥蒙驳挠⒂锝馐偷?,就连说英语的时候也是保持了东洋人的断句风格,真是要把东洋人的仇恨给往死里拉。

    看到苏锐这样子,林傲雪实在是忍不住了,在这一刹那,笑靥如花,整个演讲大厅都因此而明媚了起来。

    “原来是个保镖?!闭材匪够程卮耸笨聪蛩杖竦难凵窀忧崦锪?。

    “不要再骚扰傲雪小姐,否则……八格牙路!”

    苏锐真是差点没把詹姆斯怀特给气死,差点没把林傲雪给笑死。

    再一次恶狠狠的瞪了怀特一眼之后,苏锐拉着林傲雪离开了。

    望着两人的背影,詹姆斯怀特咬牙切齿:“该死的东洋人,一个小小的保镖,我一定会弄死你!”

    似乎苏锐觉察到了怀特在说自己的坏话,他转过脸来,恶狠狠的又对怀特竖了个中指!同时,嘴里似乎还说了句什么。

    怀特就算听不清楚,也能猜的到,这货一定是在说八格牙路!

    这个时候,一个高大的白人男子站到了怀特的身后,他还没开口,怀特就率先说道:“看到那个家伙了吗?”

    “看到了,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查清楚他到底住在哪里,两天之内,我要让这个该死的东洋人从世界上消失?!闭材匪够程匾а狼谐莸乃档?。

    “明白?!北o谒低瓯阃丝?。

    干掉这个“东洋人”,对于詹姆斯怀特而言,是一箭双雕的事情,这样他既可以出口气,报了“八格牙路”之仇,又可以让林傲雪身边没了保镖,到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ち职裂┝?!

    此时此刻,看着苏锐的背影,詹姆斯怀特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他的眼神阴冷的让人发颤。

    由于记者们实在是太过热情,因此,在苏锐的拼命护送之下,才给林傲雪挤开了一条通路,气喘吁吁的上了车。

    而这个时候,维多利亚的声音在苏锐的耳机中响了起来:“发现了几个可疑的老鼠,要不要实施清除?”

    苏锐眯了眯眼睛:“不用,暂时不要打草惊蛇,让他们跟着好了?!?br />
    “好的?!蔽嗬谴鹩α艘簧?,又补充说道:“你女朋友今天晚上很出彩?!?br />
    苏锐微微一笑:“你吃醋了?”

    “我会努力的?!蔽嗬堑纳粑薇燃岫ǎ骸拔一嵯蚰阒っ?,无论在任何时候,我都永远站在你身后?!?br />
    一旁的霍尔曼看到维多利亚这么说,差点石化了。

    苏锐闻言,几乎被口水呛到,他看了看林傲雪,然后使劲的咳嗽了两声,说道:“我相信你?!?br />
    “我的行动更有说服力?!蔽嗬撬底?,忽然目光一凛,声音变的短而急促:“有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