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凯斯帝林下定决心和军师连线对话的时候,在普列维奇的小楼二层,一场噼里啪啦的单挑对决也戛然而止。

    此时,苏锐恶狠狠的压在了歌思琳的身上,说道:“你这种女人,又暴力又神经病,以后谁敢娶回家?”

    歌思琳想要反抗,可是根本动不了了,她的力气在和苏锐的对打之中完完全全的被消耗光了。

    此时,她也只能任由后者压在身上,感受着他粗重的呼吸和并不轻的体重。

    士可杀,不可辱,当苏锐“被迫着”扯开歌思琳的浴袍之后,就注定了会遭到对方的激烈反抗。

    两个人乒乒乓乓在房间里面打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不过,最初的时候,是苏锐一直处于下风,因为歌思琳的的睡袍已经是中门大开,在她每一个动作间,美妙的风景都会呈现出来。

    在苏锐看来,这一点都不公平,因为对方在作弊!

    这样走着光,人家还怎么和你打架?

    不过,被激怒了的歌思琳可管不了那么多,每一下都是狠手。

    苏锐一走神,就连续挨了好几下狠的,怒从心头起,也就不再留手了。

    在歌思琳的凶猛攻击之下,苏锐的睡袍也不可能保持完好的状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睡袍变成了布条。

    所以,打到了现在,苏锐虽然压在歌思琳的身上,彻底的制住了她,但是两个人身上的衣服加起来,也只不过仅仅是一件而已。

    把这种血统高贵身材完美脸蛋绝美的女人压在身子下面,苏锐已经完成了全世界绝大多数男人都向往的事情。

    “你还打不打了?”

    苏锐气喘吁吁的说道,此时整个房间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了。

    歌思琳的身上已经没有了力气,只能继续用眼神来表达自己的愤怒,她同样喘着粗气:“你放开我!”

    “我放开你?我脑子进水了吗?”苏锐冷笑了两声,仍旧死死的压住歌思琳:“你恩将仇报,这算是怎么回事?”

    “放开我,我杀了你?!备杷剂栈故钦庋?,被如此屈辱的压在地板上,让她的心里非常难受。

    “你看,我放开你,你就要杀了我,我为什么要放你?”

    苏锐说道:“再者说了,我并不是一定要看你的身体,还不是你当时差点把我给掐死,我情急之下才出此下策,再说了,我多看了你几眼,你不也没少块肉吗?你要是觉得吃了亏,大不了我再让你看回来好了?!?br />
    苏锐这一番话还不如不说,说了之后更起到了相反的效果,纯粹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歌思琳咬牙切齿,要知道,苏锐哪里还只是看了她两眼,现在根本就是彻底的压在她的身上了!

    两个人现在这种状态,完全是比之前还要亲密无间!

    歌思琳明显能够感觉到苏锐的身体变化,这让她有些慌乱了。

    刚刚在气头上还无所谓,而且她甚至还是故意表现的如此冷漠和陌生,因为她知道,不能再这样和苏锐继续“友好”下去了,无论是彼此之间的立场,还是双方的利益关系,都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歌思琳在雷声之下和苏锐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这已经是严重的“越界”了!

    和这个男人呆在一起越久,就越是会发现对方身上的闪光点,歌思琳知道,她绝对不能对家族的敌人抱有如此的好感,她必须要彻底的杜绝这种友

    (本章未完,请翻页)谊的苗头!

    她是这样想的,但是为此付出行动,却下了不少的决心。

    不过还好,当苏锐扯开她的浴袍之时,歌思琳就真正的怒了,也不需要再为这种事情有什么负罪感内疚感了。

    如此完美的身体,还从来没有在别的男人面前展现过,苏锐还是第一个!

    “我的清白?!备杷剂沼盟母鲎只卮鹆怂杖?。

    言简意赅,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

    没想到,苏锐却吼了起来:“歌思琳,你这个自私的家伙,你光想着你的清白,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清白?”

    我去,你的清白?

    被苏锐这么一吼,歌思琳直接愣住了,眼中的愤怒也转化成了微微的惊讶。

    “是的,就是我的清白!你还没嫁人就被人看光光了,我不也是一样?我特么的不也还没娶媳妇呢!和你孤男寡女的处在一个房间里面,要说咱们两个什么都没有干,传出去谁会相信?”苏锐吼道:“这种事情男女平等好不好!”

    歌思琳是真的震惊了。

    男女平等吗?

    不过,她也只是略微震惊了一下而已,眼中重又充满了愤怒。

    她没想到,一个男人竟然可以不要脸到这种程度。

    此时,苏锐虽然没有对歌思琳上下其手,但是关键性的部位全部都被他给压住了,两个人胸口贴着胸口,恐怕苏锐就是想淡定都淡定不下来。

    他之所以吼了那么一嗓子,虽然有给歌思琳狡辩的意思,但更多的还是为了控制住自己。

    “阿波罗,你玷污了我?!备杷剂账档?。

    听到“玷污”俩字,苏锐彻底无奈了。

    他不想压着这女人,但是如果不压着的话,她肯定还是会没完没了,因此,苏锐只能努力的让自己的注意力转移一下,不再关注着身体之下传来的触感。

    “听我解释,听我解释,行不行?”苏锐说道。

    歌思琳不讲话,算是默认了。

    苏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结果吸进来的都是歌思琳身体的香味,他腾出一只手来,使劲的拍了拍脑袋:“这件事情,完全是阴差阳错,阴差阳错明白吗?”

    歌思琳就这么看着苏锐,还是不吭声,这种眼神让后者有些发毛。

    “你想想,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对你做什么,打雷的时候也是你先抱住我的,衣服也是你晾在卫生间里的,到后来也是你先对我动手的,虽然我也扯掉了你的衣服,可那也是被逼无奈不是吗?再说了,我的衣服也坏了??!我都还没让你赔我的清白呢!”

    苏锐真是三下五除二,把责任全部推到了歌思琳的身上,说着说着,他还一脸的悲愤:“就算你非得说是我玷污了你,那么,你同时也玷污了我!”

    歌思琳还在看着他,不过,这个时候目光之中的意味却已经很明显了——你说该怎么办?

    苏锐很是深沉的沉思了一下:“要不,我对你哥哥说,我愿意对你负责?”

    想的美!

    歌思琳的目光已经变得有些凌厉了。

    “你别这样的看着我啊?!彼杖穸辔。骸拔乙阅愀涸?,你还不愿意,你难道不知道,我这样做的牺牲有多大吗?”

    到底谁对谁牺牲大?

    歌思琳彻底没了和苏锐争论的**了。

    苏锐继续说道:“这是我提出来的解决方案,如果你

    (本章未完,请翻页)不同意,那么我也想不出别的补偿方法了,如果你真的认为杀了我就可以解决问题,那么你动手吧?!?br />
    苏锐说着,眼睛一闭,倒是显得无比真诚,一副任君宰割的样子。

    杀了他?他愿意?

    歌思琳倒是想去拿床头柜上的匕首,可是,她的胳膊还被苏锐死死压住呢,根本动弹不得。

    难道,自己就只能咬死他了吗?

    今天晚上,真的好乱??!这都什么跟什么!

    歌思琳说道:“你起来?!?br />
    她的语气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我不起来?!彼杖窕贡兆叛劬?,不过,这样眼皮一闭,身体的感觉似乎更加敏感而细致了,有一股火苗又开始燃烧了起来。

    “你起来,我不追究了?!?br />
    “真的?”苏锐睁开了眼睛。

    “真的?!备杷剂罩毕胪卵?。

    “那好吧,我起来?!彼杖袼档?。

    他挪动了一下身体,只是这么一挪动,倒是又和歌思琳的身体发生了碰擦。

    苏锐站起身后,看到歌思琳还躺在地上,于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弯下了腰,伸出了双臂。

    不知道歌思琳此时的心情到底如何,反正她已经对苏锐的动作没有半点反抗,任由对方的胳膊揽在自己的脑后,揽在自己的腿弯间。

    几乎没怎么花力气,苏锐就把身材完美的歌思琳抱了起来,然后轻轻的放在床上,盖上了被子。

    坐在床边,苏锐轻轻的说了一声:“对不起?!?br />
    歌思琳虽然睁着眼睛,但是并没有看苏锐,此时,听到了他这样讲,长长的睫毛微微的动了一下。

    看着这个漂亮的人儿,鬼使神差的,苏锐竟是低下了头,在她的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

    至于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动作,就连苏锐也不知道。

    于是,歌思琳同学的初抱、初裸和初吻,一并交给了苏锐。

    被这么吻了一下,歌思琳的身体轻轻一颤,但是仍旧什么都没有说。

    她的眼睛凝望着苏锐,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睡吧,这几天在这里安心的休息一下吧?!?br />
    苏锐说着,又帮歌思琳掖好了被角。

    然后,这个看似充满了神情的家伙只穿着一条短裤,华丽丽的走了出去。

    注视着那扇关上的门,歌思琳一直看了几十秒,才转过头来,闭上了眼睛。

    …………

    等到苏锐走下了楼,发现普列维奇和克罗尼尔都没有睡觉,两个人看到他走下来,全都似笑非笑。

    “小伙子,到底是年轻,动静那么大?!逼樟形嫘呛堑乃档溃骸澳敲醇ち?,很累吧?”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别为老不尊了?!彼杖裼衅蘖?。

    “你穿成这样,由不得我们不多想?!逼樟形嫠档溃骸靶』镒?,我们喝一杯?”

    克罗尼尔帮忙拉开了凳子,说道:“坐下喝一杯吧,普列维奇有重要事情要对你说?!?br />
    ——————

    Ps:可能有的渠道会把末尾的话的个别字屏蔽,所以再说一下,要添加烈焰的微信公众平台,可以在公众号里搜索汉字“烈焰滔滔”,或者是这四个字的拼音,添加之后,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就能看到1037章了,因为本章有重要伏笔,所以还请大家添加一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