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思琳在浴室里面呆了很久很久,大概她是有着轻微的洁癖,因此洗xt.

    洗完之后,她擦了擦被水雾覆盖的镜子,看着红扑扑的面容,轻轻的叹了口气。

    她一贯冷傲,从不低头,更遑论发出这种无奈无助的叹气了。

    可是现在,发生的一切事情让她真的不可能不叹气。

    望着镜子里面无限美好的躯体,歌思琳的心中又升腾起一股强烈的不安全感。

    她虽然未经人事,但却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体和身份能够对男人造成怎样的杀伤力。

    而外面那个男人,绝对不是她能够掌控了的。

    此时的歌思琳有些后悔了,为什么非要自作聪明的让苏锐和她共处一个房间里面?这样的话,如果他夜里要对自己做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的话,自己能否反抗的了?

    这真的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歌思琳翻了翻换下的军装,从里面找出来一把匕首。

    想了想,她把匕首放进了浴袍的口袋里面。

    洁白的浴袍,上面还透着洗衣液的香味,让人感觉到很舒服。

    歌思琳穿上了柔软的浴袍之后,便开始洗自己的贴身衣物了。

    是的,没错,她现在是真空穿着浴袍。

    这一切都是因为歌思琳有着轻微的洁癖,这种洁癖让她连自己也不放过,每天的贴身衣物一定要天天换洗,否则绝对会让她浑身都不舒服。

    即便是在这种变成人质的情况下,她也保持了洁癖范儿,很仔细的洗着衣服。

    如果没有这种洁癖的话,歌思琳之前也不可能呕吐的那么惨。

    洗完之后,她四下里看了一下,把两件贴身衣物晾在了卫生间的窗口处。

    站在门口,手里握着匕首,歌思琳犹豫了很久,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打开浴室门。

    苏锐这个没有眼福的家伙,当真空上阵、身穿白色浴袍的歌思琳出现在浴室门口的时候,这货正躺在床上,睡的正香甜。

    看着苏锐酣睡的样子,歌思琳的表情变得很精彩。

    她想到了很多种可能,认为苏锐可能会对她使出种种禽兽不如的手段,到那个时候,她便依靠着黄金血统赋予她的超强身体素质进行反击,就算打不过苏锐,至少也能把对方给变成一个太监。

    但是没想到的是,苏锐竟然睡着了!

    是的,这么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在浴室里面洗澡,他竟然能躺在床上安安心心的睡大觉!

    此时的歌思琳真的很想对苏锐说一句话:“你心真大!”

    “难道说,他从来就没有对自己动过那方面的心思吗?”歌思琳觉得很是有些不可思议,这个男人对自身**的控制力和掌控力几乎到了让人难以置xt.

    从苏锐呼吸的频率和节奏上来看,他应该是真的睡着了。

    不过,这不正是歌思琳期望遇见的结果吗?苏锐既然睡着了,那么是不是能够说明,她的处境安全了?

    不知为什么,和苏锐独处一室,歌思琳竟然没能吸引到对方,这让她略微有点不爽。

    由此可见,女人绝对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个各种矛盾的几何体。你对她好了,她会觉得你黏人不独立不男人还婆婆妈妈,你要是稍微晾着她几天,她又会觉得你不爱她了有外遇了要出轨了然后哭着喊着要离婚。

    是不是很崩溃?

    此时歌思琳的心态就完全体现出这一点来。

    哪怕她再高贵再冷艳,但是归根到底,她还是个女人。

    只要是个女人,就别想逃脱“矛盾”二字!

    握着睡袍口袋中的匕首,歌思琳盯着苏锐,目光之中又带有了一丝纠结之意。

    她绝对不可以和苏锐同住在一张床上。

    本来,她把苏锐拉进这个房间里面,是想要反过来监视他的一举一动,让其不方便布置安排手下人的行动,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个家伙居然直接睡着了!

    这算是什么?无招胜有招吗?

    歌思琳猜不到苏锐究竟是不是故意的,但是她十分确信的是,如果是对方有意而为之,那么这思虑实在是缜密的可怕。

    歌思琳也坐到了床上,她看了看熟睡的苏锐,犹豫了一下,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捅了捅后者的胳膊。

    是的,她就伸出一根手指而已,连第二根手指都没有伸出来。

    从来不曾和异性有过肢体接触的歌思琳,能够做出这种动作来,已经是极为难得了。

    “喂,醒醒,你去地上睡?!备杷剂账档?。

    苏锐仍旧轻轻的打着呼噜,没有任何的醒来的意思。

    歌思琳无奈,又用手掌推了推后者。

    苏锐还是不醒,翻了个身,变成了面对歌思琳,继续睡了。

    堂堂的黄金家族大小姐,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情况?

    “别装了,给我起来?!?br />
    歌思琳继续推,甚至都开始摇晃苏锐了。

    后者迷迷糊糊的咕哝了一句:“怎么床还在晃呢?!?br />
    咕哝完了,继续睡。

    歌思琳差点被这堪称极致的深度睡眠搞的崩溃,她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四点钟了,如果再不睡,恐怕天就要亮了。

    她看了看这张床,大概有将近两米宽,如果自己只睡在另外一边的话,那么和苏锐之间或许还能隔着几十公分的距离。

    可是,这叫什么事儿??!

    自己还是未嫁人的姑娘呢,就这么不清不白的和一个男人睡在同一张床上?

    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家族的敌人!

    歌思琳都快哭出来了!

    不过,等一下!

    敌人?

    是的,就是敌人!

    歌思琳这才恍然,她现在的真正身份已经不是亚特兰蒂斯家族的掌上明珠了,而是苏锐的人质!

    他绑了自己,一定会要向家族里索要一大笔赎金!

    想到这一点,歌思琳摸了摸腰间的匕首。

    只要能够用这把匕首在苏锐的脖子间轻轻一划,那么,黑暗世界的太阳神就会立即灰飞烟灭了。

    此时的苏锐还在发出轻微的鼾声,看起来睡的很熟,歌思琳相信,只要她愿意动手,那么苏锐绝对没有生还的道理,黑暗世界的格局也将就此改变。

    歌思琳思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考了一分钟,然后缓缓的拿出匕首。

    她的手有一些颤抖,但还是握在了刀柄之上。

    慢慢的拔出匕首,寒芒顿时照亮了她的眼睛。

    据说这是家族里的长辈拜托俄罗斯的军械大师泽尔尼科夫亲手打造的匕首,锋利之极,吹发即断。

    被这种匕首在脖子上面轻轻的划上一下,苏锐绝对没有生还的道理!

    举起匕首,歌思琳的目光凝视着苏锐的脸。

    她想了很多事情。

    越是在这种关头,她的脑子越是静不下来,各种纷乱的思绪狂涌而出。

    似乎,她也在潜意识中认同了苏锐的说法。

    如果不是歌思琳强行冒充管家来插手太阳神殿的事情,如果不是黄金家族一直在给太阳神殿找麻烦,那么苏锐怎么可能一上来就对自己这边造成火力覆盖?

    歌思琳虽然高贵而冷傲,但绝对不是不讲道理的。

    这件事情里面的因果关系,她还是十分清楚明白的。

    而且,虽然苏锐把她带到了这个连手机信号都没有的神秘地带,但是从开始到现在,他都没有表现出半点对自己的不敬,他的目光似乎从来没有因自己的美色而发生过偏移,这个男人和她之前见到的所有男人都不同。

    不,确切的说,他在某些方面,很像自己的哥哥,凯斯帝林。

    想着来到这儿之后感受到的那种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歌思琳开始更加纠结了。

    她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温暖,从来没有喝过那么好喝的牛奶,也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喷香的意大利面。

    不谈其他的,哪怕只是因为这些,她以后还想再来做客。

    这件事情初看起来很复杂,但是一旦理顺了,那么所作出的决定就是自然而然了。

    终于,歌思琳把匕首收了起来,放在床头柜上。

    忙活了一整天,疲惫到了极点,此时精神一旦放松下来,那么浓浓的困意也随之涌了上来。

    歌思琳想要再度推一推苏锐,可是,手在距离对方的身体只有十厘米的距离处,还是停了下来。

    无论怎样,她和苏锐,都不应该成为敌人的。

    由此可见,歌思琳的外表虽然高冷,有些时候甚至傲气的让人发指,但是在某些方面,还是可以称得上是通情达理的。

    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收回了手,然后便缩进了被窝里面,让自己的身体尽量靠着床边,拉开和苏锐之间的距离。

    对于身份高贵的歌思琳而言,在婚前做出这种和别的男人同睡一个被窝的举动,实在是有些惊世骇俗了,如果传出去的话,想必整个西方黑暗世界都会沸腾的吧。

    凌晨四点钟,夜色仍旧很浓重,疲惫之极的歌思琳同样没有想太多,头沾到枕头后的几秒钟便已经快速睡着了。

    等到歌思琳的呼吸已经均匀起来,一旁的苏锐却睁开了眼睛,在黑暗中,他的眼睛亮晶晶的。

    “本质不坏,可以调教?!?br />
    他轻轻的下了个评语,也翻身睡了。

    PS:明天一大早要赶去天津,大家晚安,都早点睡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