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去哪,我就去哪!

    这话是在表白吗?

    当然不是。

    由于两个人的意外碰面,现在的蒋青鸢已经和苏锐形成了利益共同体,一荣不一定俱荣,但一损肯定俱损。

    在这种情况下,她当然要和苏锐站在一起,毕竟这是关乎生命的大事!

    可是,这句话落在别人的耳中,可就是妥妥的秀恩爱了!

    吕晓明没想到蒋青鸢竟然会逼宫自己,脸上的肉抽搐了一下,咬了咬牙,说道:“俱乐部的规则不可更改,我还是那句话,他不能加入,而青鸢你如果要退出,我也不会拦着!”

    “不错,这句话像个男人?!彼杖窦廊瞬怀ッ呐牧伺氖?。

    听着这零星的掌声,吕晓明差点没吐血倒地!尼玛,还有这样补刀的?

    “就这样吧?!?br />
    蒋青鸢摇了摇头,转身便去收拾帐篷,既然已经闹的这么不愉快,也就没有必要再对这个俱乐部有任何的留恋。

    “我说队长,要不咱们稍稍更改一下规则?毕竟青鸢也是我们的老朋友了,在这一点上没有必要不通融?!庇械哪卸釉弊呱侠吹蜕档?。

    “是啊,我可不忍心看到这么一个大美女离开,虽然+她身边还有别的男人,但能够养养眼也是好的?!?br />
    听着这些议论,吕晓明的脸上更加挂不住,虽然他心中并不舍得蒋青鸢离开,但狠话已经撂出来了,想要再更改可就太没面子了。

    “不行,规则不能更改!这里我说了算!”吕晓明固执己见。

    几句话的工夫,蒋青鸢已经收拾好了帐篷,苏锐将背囊背在身后,揽过蒋青鸢的肩膀,说道:“队长,告辞?!?br />
    于是乎,一干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蒋青鸢被别的男人拐走,消失在视线中。

    走了好一段路,蒋青鸢才冷着脸说道:“搂够了吗?”

    苏锐听了,放开了手:“如果不是为了演戏,你以为我真想搂你?”

    听了苏锐的嘲讽,蒋青鸢却很意外的没有任何的生气,反而转过脸来,非常认真地说道:“苏锐,我想,我们彼此之间需要好好的谈一谈,重新梳理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br />
    “我的后背还在疼,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彼杖裎叛灾苯铀档?。

    “我明白,这一点是我的原因?!?br />
    听到苏锐张口就提到枪伤,蒋青鸢不禁有些无奈,很显然苏锐这是要拒绝她伸出的橄榄枝。

    “我希望你能明白,蒋家是蒋家,蒋青鸢是蒋青鸢?!?br />
    “是吗?”苏锐冷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一天晚上你为何要打我这一枪?”

    “某些时候,我必须要为我的家族做些事情,毅刚做出的那些事情,自然会有法律来惩罚他,所以我才必须要阻止你,如果当时放任你这样做……”

    “好了,你不要说了?!?br />
    苏锐冷冷回道:“我知道你想表达的意思,无非就是你的立场缘故,才会发生这一系列的事情?!?br />
    “是的?!?br />
    蒋青鸢点了点头,伸出了她的手。

    “你这是做什么?”苏锐看着她的手,嘲讽的说道。

    “有很多事情是迫不得已,你救了我,我打伤了你,因此我向你道歉,请你接受我的友谊?!苯囵昂苋险娴乃档?。

    她的手仍然悬停在半空。

    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做梦都想要拉住的纤纤玉手,此刻就摆在苏锐的面前,但是这个家伙却没有任何伸手的意思。

    “友谊?”苏锐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我不想和你们蒋家人有任何友谊关系,也包括你在内?!?br />
    说罢,他转身就走。

    蒋青鸢收回手,咬了咬牙,只得跟上。

    两人一路上基本无话,吃饭也是吃各自带的干粮,即便蒋青鸢有心和苏锐多聊两句,后者也爱答不理。

    很显然,苏锐是铁了心不愿意和蒋青鸢交朋友,如果不是因为他不想被人当枪使的话,恐怕根本不会和蒋青鸢再见第二面。

    走了一个白天,两人安营扎寨。

    当然,仍旧是蒋青鸢的那个小帐篷,苏锐率先钻进去,他可是毫不客气。

    蒋青鸢跺了跺脚,紧跟着进去,反正两个个人都已经有共处一室的经验了,现在再来一次也没什么。

    似乎早就料到蒋青鸢会这样做,因此苏锐也给她留了地方,身体紧挨着一侧。

    “你说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来用枪打我们怎么办?”

    蒋青鸢问出了她最担心的问题,两个人都在帐篷里睡着,可是毫无反抗之力的。

    “不可能?!?br />
    苏锐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便不再讲话。

    “真不知道你从哪来的自信?!?br />
    蒋青鸢撇撇嘴,不过虽然口中这样说,但心里却非常信任苏锐的判断,也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是因为太过劳累,还是由于身边有个男人,增强了不少安全感,一贯睡眠质量不高的蒋青鸢这两个晚上竟然睡得非常好,连做梦都没有。

    等到早晨醒来,蒋青鸢觉得神清气爽,每天背负的压力太大,思考的问题太多,难得睡醒之后有这种状态。

    她钻出帐篷,伸了个懒腰,便看到苏锐已经煮好了粥,香喷喷的,让她不禁食指大动。

    “你怎么还带了米?”看着那一小锅晶莹的粥,蒋青鸢有点意外。

    “除非迫不得已,我是不会降低自己生活质量的?!?br />
    苏锐看起来很是冷冷的回了一句,然后便盛起一碗:“我只有一只碗,锅里剩下的粥你想办法解决吧?!?br />
    说完,他便端着粥到一旁有滋有味的喝了起来。

    “真是没有风度的家伙?!?br />
    蒋青鸢倒是已经习惯了苏锐这样的态度,把锅中的粥倒进茶杯中,慢慢的品着。

    说来也奇怪,以前的她从来没有觉得这普通至极的白粥会这么清香,这么甘甜。

    “我以前从来没想到过可以在徒步行走的过程中带生米煮粥,真是别有一番滋味?!苯囵八档?。

    不过接下来,她就发现苏锐竟然从背包的侧袋中掏出了两包榨菜,还是不同口味的!

    蒋家大小姐真是看得眼睛都要直了!

    这样也行?

    苏锐根本不睬她,自己唰唰唰的吃完,然后简单冲洗一下碗筷,收进背囊中。

    “明天傍晚就要到墨脱了?!苯囵奥暮韧曛?,意味深长的说道。

    “到时候你回首都,别再出来乱跑了?!彼杖竦档溃骸拔铱刹幌朐偃萌硕晕沂┘硬槐匾难沽??!?br />
    “我明白?!?br />
    蒋青鸢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说道:“这次还是要谢谢你?!?br />
    她并不是不通事理的人,如果不是苏锐愿意和她同行的话,这位蒋家小姐不知道已经被多少人盯上了,现在的境遇肯定也是惨到了极点!

    从这一点来看,苏锐第二次救了蒋青鸢!

    一个人连续两次拯救自己,蒋青鸢如何还能再恨苏锐?

    这个白天,两人又是无声前行。

    苏锐在前,蒋青鸢在后,两人皆是背着大大的背囊,苏锐完全没有任何帮助女士分担一些重量的意思。

    他们只是暂时的战友,并不是朋友。

    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蒋青鸢撑好了帐篷,看着苏锐腰间的枪,说道:“我们不如来场打猎吧?”

    她的本意是想让苏锐帮忙打几个野味,给这次的行走墨脱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可是没想到苏锐却说道:“这本来就是一场打猎,只不过我们一直是猎物而已?!?br />
    听了这话,蒋青鸢的表情不禁凝重了许多。

    自从苏锐的身份公布之后,整个首都便开始波云诡谲,许多势力都想趁机大捞一把,如果搏一次,说不定可以捞到崛起的机会,但是如果不去冒险,那连分一杯羹的机会都没有。

    蒋青鸢略带轻松的说道:“明天就能到达墨脱,这场打猎快结束了?!?br />
    而苏锐的表情则是没有任何的轻松,他眯了眯眼睛,语气意味深长:“要当心黎明前的黑暗?!?br />
    说完,他咬了一口压缩饼干,然后猛灌了几口水。

    “你有点紧张?!?br />
    蒋青鸢并排坐在他身边的大石头上,咬了一口坚硬的压缩饼干,然后皱了皱眉头。

    她尽管每年会来一次行走墨脱,但归根到底还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如何吃得惯这种食物?

    “你说错了,我不紧张?!彼杖竦厮档?。

    “那你也不轻松?!苯囵耙×艘⊥罚骸拔夷芸闯隼?,今天的你和平时并不一样,让我猜一猜,也许你并不是担心那即将到来的敌人,而是在为自己的身世而烦恼?!?br />
    苏锐听了,微微一笑,盯着不远处的灌木丛:“如果你是我,你会选择怎么办?”

    “这种假设总是让人很难处理?!苯囵八伎剂艘换岫潘档溃骸叭绻沂悄?,我一定会很生气,生我却不养我这件事暂且不说,即便公布我的身份,也是带有极大的功利性和目的性,甚至不惜将我陷入危险之中,这样做,只会让我更加寒心?!?br />
    看到苏锐沉默,蒋青鸢连忙解释:“我只是说出我心中的想法而已,真的不是挑拨离间?!?br />
    “你说的对?!彼杖竦懔说阃?,再喝一口水。

    似乎他想用这种冰凉的液体,来浇灭心中的火焰。

    看着这个男人,蒋青鸢的心中竟闪过一丝怜悯,和这个男人相比,自己终究算是幸运的了,至少自己不是孤儿,有父母兄长疼爱。

    “如果你这次回去,到苏家认祖归宗,接下来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事了?!苯囵坝淘チ艘幌?,说道。

    她知道,如果苏锐选择回归苏家,那么他就是这个国家最强大的官二代,借助这个身份,可以完成许多事情,可以有许多想象不到的便利。

    “我不会回去,既然想要我配合着演戏,那就演到底好了?!?br />
    苏锐的答案并没有出乎蒋青鸢的预料,他站起身来,眼睛之中精光四溅!

    “那就看一看,这场戏到最后,谁会最先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