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为什么,锐的表情,伊莎贝拉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她以为苏锐只是心血来潮,坐着出租车乱转,但是现在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苏锐莎贝拉的眼睛,微微一笑:“在华夏,有句老话叫做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伊莎贝拉,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

    “我不是很明白,大人能不能解释一下”伊莎贝拉觉得自己的心情莫名的坏了一些,心跳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紧紧攥着的手心里面已满是汗水。

    “其实,这句话并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相信,以你的智慧,完全可以猜到这里面的意思?!彼杖袼档溃骸耙辽蠢?,你能够代表你自己,但是你代表不了你的哥哥,更代表不了整个比安奇家族,我想,必要的时候,他们会把你也一起牺牲掉?!?br />
    “把我牺牲掉这是什么意思”伊莎贝拉的心底泛起了一股寒意。

    “你忘了我刚刚说过的一句话,你的哥哥最大的特点,就是自作聪明?!彼杖竦氖智崆崮﹃挪璞骸疤源罅?,终究是要吃亏的?!?br />
    伊莎贝拉现在浑身遍布寒意,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对了,我想,我现在可以回答之前问你的那个问题了?!彼杖袂崆岬牡说AП骸拔椅裁囱≡窈谌饲蛭?,这里够乱?!?br />
    这里够乱

    全巴黎的酒吧有那么多,为什么苏锐要选择那么乱的地方

    “伊莎贝拉,我实话告诉你,比安奇家族会选择什么样的道路,并不在你的掌控之下?!彼杖袼党隽艘桓鍪率担骸澳忝靼茁稹?br />
    “我我明白?!彼淙灰辽蠢浅2幌氤腥险庖坏?,但是苏锐说的确实很对。

    “而且,你那个自大的哥哥”苏锐淡笑着下了个评语:“他就是个笑话?!?br />
    此时此刻,伊莎贝拉的心里很紧张,但是她却不明白,为什么苏锐可以这样放松。

    “大人”

    伊莎贝拉还想说些什么,不过却被苏锐打断了。

    “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你能控制的了的了,伊莎贝拉,何必如此执迷不悟呢?!?br />
    苏锐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让伊莎贝拉少操点心,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她已经管不了了。

    “大人,我现在能做些什么,请您给我一点指示吧?!币辽蠢挠锲幸丫狭艘凰靠仪笾?。

    苏锐莎贝拉的样子,摇了摇头:“伊莎贝拉,如果这酒吧有后门的话,我劝你立刻离开,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前门现在已经走不出去了?!?br />
    “什么”

    听到这话,伊莎贝拉大惊失色

    此时此刻,她终于体会到苏锐之前说的“把你一起牺牲掉”的话究竟代表着什么样的意思了

    “小姐,要不我们离开吧?!?br />
    这个时候,一直跟在伊莎贝拉身后的一个老管家说道。

    他穿着西裤马甲白衬衫,甚至还系着蝴蝶结,这是中世纪欧洲最经典的打扮。

    “离开我不走?!?br />
    伊莎贝拉的眼睛里面露出一丝委屈和一丝不甘:“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比安奇家族,我倒要,他佩蒂特到底要做什么”

    “小姐,大局为重,请您三思?!卑追⒉圆缘睦瞎芗胰跃稍谌八?。

    “我不需要再思考了?!?br />
    伊莎贝拉的眼睛里面也绽放出一丝狠辣光芒:“如果他佩蒂特敢这样做,那就要准备好承受后果”

    苏锐坐在对面,着狠的伊莎贝拉,忽然觉得对方眼里的狠光与这一身气质还挺搭的,或许,这个妹子和自己之前所判断的还有那么一点差别。

    “我倒是很希望你所说的后果能让佩蒂特感觉到痛苦?!彼杖褚×艘⊥?,干脆站起来,扶着栏杆,望着下方的表演。

    此时,这个酒吧里正上演着一场的脱衣舞,苏锐对那些舞娘们并没有什么兴趣,丰满的有些过头了,黑色的皮肤上还有着那么多的纹身,实在是欣赏不来。

    伊莎贝拉也站在了苏锐的身边:“大人,我不走?!?br />
    “伊莎贝拉,我希望你可以考虑清楚,你不需要帮助我,我也不需要你的帮助?!彼杖衩辛嗣醒劬?,口:“如果你现在不走的话,或许就来不及了?!?br />
    苏锐知道,他在巴黎乘坐出租车闲逛了那么久,已经吸引了太多太多的目光了。

    “大人,谢谢你的关心?!币辽蠢档溃骸拔蚁M铱梢宰璧沧∨宓偬啬歉龌斓??!?br />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苏锐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反正兄妹相争也不是他能够管的了的了。摇了摇头,他环视了这酒吧一圈,眼睛之中精光爆闪。

    无论伊莎贝拉究竟能做到什么样的程度,都无法阻止比安奇家族灭亡的进程了。

    就在这个时候,酒吧的门口忽然涌进来一群人,每个人都是穿着一身古惑仔风格的衣服,个个高大,最关键的是,他们每个人的手中都持有武器

    他们手中的武器很繁杂,有刀有枪也有甩棍,大概有三四十个人,就这么亮相,杀气腾腾。

    舞台上的脱衣舞娘才刚刚把把衣服脱到了一半,发现这种情况,立刻放声尖叫起来。

    她站在舞台上,可以外面的情况,但是围观的那些人全部都是背对着门口,谁也不知道危险已经临近。

    砰

    一声枪响,打碎了舞娘身后的电子屏幕。

    这枪声实在是太过震耳欲聋,舞台的音效和枪声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枪声响起,人们先是一愣,然后纷纷尖叫着回头。

    可是,等回过头来,他们才发现,事情大条了。

    将近四十个欧洲古惑仔,已经牢牢的把整个酒吧的大厅给封上了

    这些人虎视眈眈,气势汹汹,武器全部都高高举起,目光之中全都是蔑视

    “谁也不准出去一个个的给我搜”

    为首的一个高大黑人喊道,说话间,他又对着舞台放了一枪。

    枪声并没有能制止人群的逃离,反而让人们更加的混乱,大家纷纷尖叫着,捂着头四散奔逃。

    种情景,高大黑人皱了皱眉头,然后再度举起手中的枪,对着人群,砰砰砰的连续开了好几枪

    这一下,立刻有几个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他狞笑道:“还有谁想跑那就快把命拿来吧”

    没有人敢动了

    苏锐站在二楼,方的情形,对伊莎贝拉说道:“我之前的猜想并没有错,你的哥哥真的可以干出这么掉档次的事情?!?br />
    他面的古惑仔们,摇了摇头:“实在是太不入流了些?!?br />
    伊莎贝拉望着倒在地上的几名伤者眸光微动,贝齿咬着红唇:“这真的是佩蒂特干出来的事情吗”

    自己的亲生哥哥,难道就这样选择牺牲自己难道在他的眼中,自己从来都只是个诱饵而已

    苏锐淡淡一笑:“接下来你就知道了,希望我的猜测是错误的?!?br />
    伊莎贝拉不敢再猜了,她担心自己万一猜对了,那么世界好像都要崩塌了。

    “堵住酒吧的大门,一个都不许放出去一个个的搜,对着照片比对,宁可杀错,不可放过”高大黑人继续吼道:“只要今天的事情顺利完成,从此兄弟们就可以逍遥一辈子了”

    他的命令发出去之后,手下便立即开始检查,对稍有不服从不配合的人,二话不说,用手里的甩棍就是一阵狂抽,更有甚者,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随意捅人,实在是惨不忍睹。

    而这些施暴者,却没有任何害怕的意思,越来越兴奋。

    很显然,他们找的就是苏锐。

    而苏锐,就这样站在二楼的栏杆处,静静的们,甚至连脚步都没有挪动一下。

    如果是专业的,自然不会这样一个个搜查,可惜,这些欧洲古惑仔们并不懂什么叫做直捣黄龙。

    此时的苏锐真的很想再吐槽一下法国的允许持枪政策,巴黎都已经够乱的了,人人都可随意持枪,难道想把这座城市给毁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酒吧门口又出现了一个男人。

    他身材不高,但是极壮,身盘很稳,怀抱一把m4突击步枪,戴着贝雷帽,身穿一身没有军衔的美式迷彩军装,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之前的那名高大黑人见到此人,目光之中露出了一丝愤怒:“艾兰德,你知不知道,这是我在执行任务你来做什么”

    “你在执行任务”

    带着贝雷帽的艾兰德环视了一下乱糟糟的酒吧,大男人的手下们在为非作歹,嘲讽的笑了笑:“威尔金斯,你带着一帮乌合之众来,也想抓到目标人物要知道,你要面对的是太阳神阿波罗”

    名为威尔金斯的高大黑人冷冷说道:“我怎么做,不需要你来操心,不过,你既然来到了这里,还不是想要来分一笔我的赏金不过我已经在外面埋伏了两百人,你别想得逞”

    “分你的赏金你我都是为了少爷做事,至于赏金不赏金的,我还真不在乎?!卑嫉露宰琶趴谝徽惺?,又是二十几个身穿迷彩服的男人健步走了进来。

    这二十几个身穿迷彩服的男人,每人都端着突击步枪,小腿上绑着格斗军刀,光从气势上,倒是比之前的古惑仔们强的太多了。

    高大的威尔金斯已经叫起来了:“艾兰德,你把你的佣兵队伍带来,是什么意思”

    二楼的栏杆上,苏锐的目光已经和艾兰德交汇在了一起,爆发出了两团精芒。

    而一旁的伊莎贝拉,已经满眼震惊,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ps:感谢霸天的每天五千捧场

    感谢书友14271892低调的牲口zjjxee修个毛仙严祝胡一刀65503书友6379689乌努尔卿羽书友22765293周胖子1981浊酒独饮o书友20655360我叫毛大大的health1110的捧场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