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的种种行为,只为证明一点。壹看书1kanshu那就是华夏人是不好惹的。

    他的一身血性,竟被这些好逸恶劳为非作歹的黑人所激了出来。

    苏锐不知道在他走后,这些十三区的华人们会不会团结起来抵抗欺辱,但是他既然来到了这里,就得狠狠的敲打敲打那些所谓的移民

    苏锐要让他们也尝尝,被人欺负还不能吭声,这究竟是种多么难受的滋味儿

    那五辆6地巡洋舰来去如风,苏锐不知道这一下会有多少人当场死亡,但是保守估计,这个数字绝对不在十个之下,就算是剩下的生还者,也是个个重伤。

    苏锐想都不用想,这是军师的手笔

    或许有些围观者会觉得这种手段太血腥也太酷烈了,不就是打一场架吗难道非要开车把人给撞死

    但是,苏锐不会怪军师,因为后者和自己想到一起去了。

    这并不是简单的打一场架,如果弱势的一方是苏锐的话,那么他们会不会同样被乌迪等人打死林傲雪和崔佳玉又会受到怎样的对待

    既然他们敢做,就要做好承受惩罚的准备

    这些黑人们,没有一个是善茬,既然如此,这一次立威,就必须一战而震住他们

    用短暂的酷烈手段来换取长治久安,这是一件绝对划算的事情。

    事实上,苏锐也没打算放过乌迪等人,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事情他经历了太多太多。在刚到西方的时候,往往因为一时手软而放过了敌人,但是事后证明,这种所谓的心慈手软绝对不会换来敌人的报答和感恩,只会让他们休养生息之后,继续寻觅机会来对付自己。

    看着苏锐那眯着的眼睛,此时的乌迪才意识到,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样的狠人。

    “你到底是谁”乌迪问道

    “事到如今还问我这种问题,你难道不觉得有点太无趣了吗”苏锐反问道:“倒是你应该好好的想一想,现在你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同伙都死伤的差不多了,还剩寥寥几个人瘫坐在地上,他还能怎么办

    “跪在街道中间一天一夜,向这里的所有华人道歉,我就可以考虑放过你。要看书1ka书nshu”苏锐说道。

    乌迪知道,他可是这条街区上的霸主,让自己跪着向那些软弱的华夏人道歉还跪一天一夜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答应”看着乌迪眼睛里面闪烁的凶光,苏锐笑了笑。

    李成友一直没插话,并不是因为他害怕,而是他根本找不到插话的机会,在他的眼中,此时的苏锐好似一个掌控者,所有的敌人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乌迪当惯了老大,是绝对不会同意下跪的。

    可是,同意不同意,已经不是他说了算了。

    “怎么,不同意”苏锐又笑眯眯的问道。

    当然不同意

    看着对面的华夏男人,乌迪恶向胆边生

    他两百五十斤,两米的个头,将近比苏锐高出了整整一个头,体型更是相当于对方的两倍,简直就是个人型坦克,在这种情况下,他有信心战胜对面这个华夏男人

    直接弄死他,不就没事了吗

    虽然这个华夏男人用膝撞撞翻了自己的手下,可是在乌迪看来,这种程度的膝撞他也可以轻松完成,甚至要做的比苏锐更好

    就对方那种身板,还不是要被自己一拳打飞

    于是,乌迪不再多想,一声大吼,右拳重重的击出

    “我要你死”他歇斯底里,眼球之中满是血丝,全然变成了红色。

    “小心”李成友情不自禁的喊道。

    可是,苏锐却没有躲开,不退反进,一拧身子,右拳轰出,拳头重重的击打在了乌迪的右侧肋部

    于是,在李成友和崔佳玉的眼中,一种极不和谐的场景出现了。

    好似一座小山一般的乌迪,被苏锐这一拳打的原地腾起三尺高,然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苏锐这一拳,轻轻松松的打断了他的肋骨

    即便这个家伙的腹部肌肉再强悍,也无法抵挡苏锐拳劲之中所蕴含着的强劲穿透力

    一拳放翻了对手,苏锐并没有继续攻击,而是扶手而立,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乌迪。一看书1kanshu

    后者也算是个硬汉了,咬牙忍着肋部钻心的疼痛,竟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乌迪的眼睛里面流露出震骇的神情。

    他深深知道,自己的出拳度究竟有多快,可是,他甚至没有看清楚对面那个华夏男人究竟是如何动作的

    想要一拳把自己两百五十多斤的身体给打飞,得需要多大的力量

    这个看起来并不算强壮的华夏男人,为什么能够拥有这般恐怖的级爆力

    打了那么多年的黑拳,乌迪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还要再来吗”苏锐冷冷的问道。

    “啊你去地狱吧”乌迪又是一声大吼,忍着肋部的疼痛,再次挥出了一拳。

    不过,由于重伤在身,乌迪的出拳度和出拳力度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这一拳的威慑力大不如从前。

    于是,这拳头便被苏锐轻易的抓在了手里,然后反手一拧

    乌迪只感觉到一股堪称磅礴的力量沿着手臂传导而来,胳膊被拧了个圈,身体也不得不随之转动变成了背对苏锐

    他知道这种姿势极其危险,还想挣扎,却只见到苏锐的另外一只拳头已经高高抬起,然后重重落下

    咔嚓

    这清脆的声音传进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底让他们情不自禁的感觉到了牙酸

    这样的感觉比用手指甲刮黑板要强烈好几倍

    李成友的眼皮狠狠的跳了跳,因为他清楚的看到,乌迪那粗壮的胳膊呈现出反方向的九十度扭曲

    苏锐的一拳,完完全全的破坏了肘部的软骨和韧带就算今后能够通过手术复原,但是也别想再持重了,甚至连最普通的弯曲都会变成问题

    胳膊被如此扭曲,乌迪差点没痛的昏死过去

    他还有一只拳头可以用,不过,这一拳受到肋部伤势的影响,力度大不如前。

    苏锐再次抓住了这只拳头,如法炮制

    又是一声惨叫,又是九十度的扭曲弯折

    “有些事情,既然做了,就要考虑到后果?!?br />
    苏锐一脚,重重的踹在了乌迪的腰椎处

    后者的腰椎骨顿时错位,整个人好似断了线的风筝,远远的飞出十几米,然后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腰椎受到重创,估计这乌迪下半辈子要坐在轮椅上度过了。

    剩余几个瘫坐在地上的黑人见到老大都被干废了,心中惶恐无限,想要爬起来逃跑。

    可是,由于受到连番惊吓,他们个个腿软,挣扎了半天,竟是没有一个站的起来的。

    “真是没用的东西?!?br />
    苏锐摇了摇头:“现在到街道中间跪着,跪一天一夜,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否则”

    后面的话已经不用说了,因为这剩下的几个黑人都能明白如果不配合,那就步同伴们的后尘吧。

    他们没得选择,互相对视一眼,只能手脚并用的爬向了街道中央,然后齐齐排成一排,低头跪着。

    “就这样赢了”

    看着跪成一排的几个黑人,李成友实在是难以置信,他完全无法想象,平日里嚣张无比的那些黑人,此时竟然跟绵羊一样

    这实在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似乎知道李成友在想些什么,苏锐笑了笑,说道:“其实这种情况非常简单,谁都怕拳头硬的,他们好勇斗狠,我们就要比他们更狠?!?br />
    李成友点了点头,望着街道上横七竖八的伤者和尸体,这才意识到什么,连忙说道:“那么多人死伤,我们怎么办”

    “又不是我们干的,怕什么”苏锐说道。

    “啊”李成友一时间有些没明白过来,“那些6地巡洋舰”

    “我也不知道那些车是怎么回事,或许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吧?!彼杖裥ψ潘档?,“也有可能是这些人酒驾,才造成了这一场重大车祸?!?br />
    酒后驾驶重大车祸你骗小孩子呢

    既然苏锐这样讲,李成友就不深追究了,他看向苏锐的眼睛里面已经带着浓浓的佩服之意了。

    话说回来,正是因为这个男人,李成友的餐厅才避免被黑人抢劫,避免人身受到了危害。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今天,谢谢兄弟你了?!崩畛捎讯运杖裆斐鍪掷?。

    此时此刻,他还不知道眼前的这位年轻男人在西方黑暗世界的真正身份,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感谢对方。

    “没什么好谢的,这是每一个华夏人应该做的事情?!彼杖裥ψ藕退樟宋帐?。

    李成友叹了一口气:“是啊,如果每个华夏人都能这样做,谁还敢欺负我们”

    过了一会儿之后,警察来了。

    看到一辆警车开过来,得到苏锐安慰的李成友还是有点担心。

    苏锐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真的不用怕,相信我,这些警察找不到任何的线索的?!?br />
    黑暗世界的人做事情,会尽量不去破坏正常世界的规则,就像这一次,军师虽然带着五辆6地巡洋舰凶猛嚣张的撞飞了将近三十人,甚至还无视后果的进行碾压,但是在这之前,附近的监控已经全部被破坏掉了。

    五辆6地巡洋舰呼啸而过,不过是十几秒的工夫,就算是想要拿出手机拍摄,还没等相机打开,6巡都已经来去如风的消失了

    至于案子怎么破,那就让巴黎警察头疼去吧

    ps:第三更送上。感谢uuo214朋友的万赏

    感谢我和世界不熟鬼灬儛梦里人生海的微笑靈犀子江枫21o53o13卿羽龙轩听雨zyq沙砾52o优优28刘天海potti的月票和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