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未到,灯先至,五辆陆地巡洋舰的远光灯远远的射过来,让乌迪等人睁不开眼睛

    这五辆霸气的越野车并排而来,霸占了整个车道

    街上的行人见状不对,纷纷躲避

    而此时,李成友还不知道外面即将要发生什么,他锐站出来,自己也不甘落后,咬了咬牙,也走到了苏锐的身后。

    接下来,他就让自己终身难忘的画面

    那五辆越野车就这样凶猛的冲过来,丝毫没有半点要减速的意思

    “这些车子实在是太嚣张了,我就不相信,他们敢撞死人”乌迪很镇静,他强烈的远光灯,嘴角露出嘲讽的意味。

    可是,他没发现的是,苏锐嘴角的嘲讽意味更加的浓郁。

    装逼,我不躲

    轰鸣声震天,这声音让所有黑人的心里都在发毛

    就在这几台陆地巡洋舰距离他们只有十几米的时候,乌迪终于发现了不对,他的眉头狠狠的跳了跳,喊道:“快躲开”

    这个时候再躲开,根本就是来不及了。

    十几米的距离,对于时速上百公里的车子而言,几乎是眨眼即到

    那些黑人惊叫着纷纷逃窜,可是在丝毫不减速的陆巡面前,根本没有半点作用

    五辆陆巡呼啸着冲入人群,犹如虎入羊群,这些体格庞大的钢铁怪兽,让黑人们根本无法抗衡

    街道就那么宽,全被五辆陆巡给占满了他们能往哪里躲

    砰

    一声闷响,一辆陆巡的车头撞到了一个正在逃窜的黑人,那个家伙的身体直接被顶飞了十几米,远远的跌落在地击的力度和狠度,能不能活都两说了

    撞飞一个人之后,这辆陆巡没有丝毫停留,司机根本就没有一丁点踩刹车的意思,仍旧开足了马力,轮胎和地面剧烈摩擦着,持续向前冲去

    砰砰砰砰砰

    闷响声不断的响起,这些黑人流氓们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又一道抛物线

    这是不死也要残废的节奏

    有运气好的,提前躲进了路边的店铺里面,或者正巧立身于两辆车的夹缝之中,逃过了一劫

    五辆陆地巡洋舰,就像是刷子一样,把佳玉餐厅的门前瞬间清扫干净了

    这些车子都是保持着上百公里的时速,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撞飞了那么多人,也都是一瞬间的事情,似乎只是一眨眼,人们就只能越野车的尾灯了

    可是,在这些陆巡前进的道路上,还躺着好几个横七竖八的黑人呢

    陆地巡洋舰的驾驶员们正坚决贯彻着把狠辣狠毒坚持到底的原则,脚底一直踩着油门

    那横七竖八的身体,在他们根本和地砖没什么两样

    毫不犹豫的碾过去

    地毯式碾压

    管他蹍压的是腿,还是胸膛

    有些黑人在被撞飞之后,还能保留着意识,因此,他们也有幸亲眼自己被碾压的一幕

    在冲撞的过程中,有一台陆巡的前方停着一堆摩托车,这辆陆巡同样不减速,凶猛的冲过去,把一堆摩托车撞成了一堆报废零件

    五辆威武霸气的陆地巡洋舰,风一样的来,又风一样的离开,从头到尾都没有过任何的减速,可是,佳玉餐厅门前的黑人们,已经完全见不到踪影了。

    此时此刻,那些远远驻足围观的人,心中的震骇已经无法形容了

    这五辆车子到底是来自哪一方的为什么能够那么的嚣张这简直完全不把人命当成一回事啊

    之前那些黑人在空中划出的一道道抛物线,到现在还在真实震撼着人们的心

    很少有人见过如此惨烈的车祸现场,尤其是一个个大活人被生生撞飞,这种视觉冲击简直是难以想象的

    此时的十三区大街,到处都是血迹到处都是呻-吟

    那些陆地巡洋舰所留下的,是一个个缺胳膊少腿的黑人,是一个个口吐鲜血倒地不起的黑人。

    当然,这些被撞倒在地的家伙之中,明显有人胸口凹陷下去,活不成了。

    敢在我面前嚣张,我就比你更嚣张

    没有人知道这五辆陆地巡洋舰的来历,他们像是突然出现,然后突然消失

    在驶出了这条十三区的大街之后,五辆没有牌照的陆地巡洋舰齐齐开进了一幢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在十分钟之前,这家停车场的监控就已经完全失灵了。

    只不过是短短的十几秒时间而已,局面就发生了彻彻底底的变化。

    站在苏锐身后的李成友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竟还伸手使劲的揉了揉眼。

    可是,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一切仍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那些黑人,还是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空气里面也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道

    这就证明,那些陆地巡洋舰真实存在过并不是眼花了

    这个时候的李成友淡定的苏锐,心中闪过了难以置信的念头,难道说,那些凶猛而来的陆地巡洋舰,都是这个年轻男人找来的帮手吗

    一轮地毯式的碾压,把这些常年欺负华人的黑人给弄的伤亡惨重

    这种反击方式,是李成友做梦也不会想到的

    现在那个被苏锐几下膝撞顶翻在地的小个子黑人,比起他们那些缺胳膊少腿抑或是失去了生命的同伴,已经算是比较幸运的了

    当然,也有一些漏网之鱼,譬如乌迪等人。

    他们的站位比较靠前,因此在事故发生的第一时间,就冲到了临街店铺的台阶上。

    此时,这四五个人坐在地上,望着街上的景象,还有些魂不附体。

    他们明明是这个街区的老大,这些华人明明都是软弱可欺的,为什么今天这些人竟然敢反抗自己还用那么血腥残忍的方式

    乌迪瘫坐在台阶上,他之前清楚的手下被撞飞的情形,那种暴力的场景将永远刻在他的心底,成为毕生的噩梦如果他能活那么久的话。

    崔佳玉和林傲雪走到门前,由于两人之前是坐在房间里面,只是听到了轰鸣声,那些白色的幻影从门前一闪而过,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完全不知道。

    崔佳玉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鲜血,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倒在地上的人,因此,当她个两条腿都被碾压变形的黑人正仰天痛呼的时候,一股无法形容的反胃之感立刻涌了上来。

    不过,当她转移开目光之后,又更加血腥恶心的一幕,一个黑人仰面躺在地上,白沫混合着鲜血从嘴里不断的涌出,身体在不受控制的一抽一抽

    也就是这个人,在被撞飞之后,又倒霉的被陆地巡洋舰从胸口碾过

    胸骨全碎,完全活不成了

    崔佳玉再也忍不住胸中的恶心感觉,连忙跑到一边,扶着柱子,吃的晚饭都吐了出来。

    她这一吐可不要紧,呕吐物全部浇到了一个黑人的头上

    这黑人躲的及时,没被陆巡撞飞,此时正坐在台阶下面两腿发软站不起来呢,结果一股温热的粘稠物便糊了满头满脸。

    他顺手一抹,尼玛,竟然全是食物残渣

    脸上的东西才刚刚抹干净,崔佳玉的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

    此时的她哪里还能管的了吐在谁的身上,于是,那个倒霉的黑人再次被华丽丽的浇了一头一脸

    “法克”

    这黑人彻底恼火了,怒吼一声,顶着满头食物残渣站起身来,就要抓住崔佳玉了。

    后者一声尖叫,根本来不及跑开

    此时,只见苏锐从地上捡起之前那小个子丢下的砖头,顺手一扔。

    是的,真的是顺手一扔,可是这砖头所带上的动能简直和一发炮弹差不多了,正好砸中了那黑人的脑门

    于是,这家伙一声不吭,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苏锐不是不能动手,但他之所以在这么近的距离里用砖头砸人,还是不想碰到那货身上的呕吐物。

    “你够狠?!?br />
    这个时候,乌迪撑着台阶站起身来,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倒不是累的,而是因为惊魂未定。

    亲眼己的将近三十名同伴被五辆陆地巡洋舰撞飞,让在黑社会里混了半辈子的乌迪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惶恐。

    “你同伴的下场,你不会还想和我打架吧”苏锐笑眯眯的说道,只是,他是在笑,但眼睛里面却流露出来寒光。

    “那些都是我的同伴,都是我的老乡”乌迪吼道,双目之中变的血红。

    对面那个男人的话已经彻底证明,这陆巡撞人事件就是他找人做的

    这个魔鬼

    苏锐摊了摊手,嘴角微微翘起:“你说的没错,但是我同样要告诉你,这条街上的华人,也是我的同伴,也是我的老乡。我欺负你的同伴,你不同意??赡闫鄹核?,我就能同意了吗”

    “难道说,这里只能你打别人,不能别人反过来报复你吗”

    苏锐眯着眼睛,冷冷的在两米之外的乌迪。

    对于这些在华人聚集区为非作歹的黑人,苏锐早就有所耳闻,但是今天一见才知道,这些人究竟嚣张到了何种地步

    以苏锐的性格,对于这种人,怎么可能不对其施加惩罚呢

    杀一儆百,他今天要用行动证明,华夏人绝对不是好欺负的

    他要把这些人给打疼,疼到让他们这辈子一见到华夏人,就得绕道走

    在苏锐微微眯着的眼睛里面,一场颠覆之夜,即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