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友和崔佳玉实在是无法想象,这个林傲雪的男友究竟有什么能力可以抵抗那些黑人们的报复。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强奸和抢劫对于这些人来说是家常便饭,逼急了杀人放火也不是不敢,这些外来民族简直充满了战斗属性。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李成友觉得不能再耽误下去了。

    四个黑人在自己的店里面被打晕了,如果事后黑人们组团找上门来,那可就太危险了。

    要知道,在这种地方,来自同一个国家同一个民族的人都会自觉的抱团起来,除了华夏。

    “快走吧,不然真的来不及了”李成友喊道,同时,他给崔佳玉使了个眼色,让她去拉林傲雪。

    可是,让李成友抓狂的是,苏锐仍旧是一副不急不躁的样子,他慢慢悠悠的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嚼完才说道:“明明是对方上门抢劫,我们正当防卫,正义的一方是我们,我们为什么要跑”

    这句话真是把李成友两口子给刺激的不要不要的,他们没想到,林傲雪的男友竟然是这种“迂腐”和“不开窍”的家伙

    其实,苏锐说出了一个事实如果正义的一方面对邪恶的一方,不知道抵抗,只选择逃跑,那么公理和正义又如何才能存在呢

    李成友快急死了:“我说兄弟,现在可不是你高尚的时候,为了你们两口子的人身安全,你们必须得跟我走我知道你的身手不错,一个人能打倒好几个,可是,那些都是亡命徒,这不是你逞英雄的时候”

    真的是在逞英雄吗

    听了这话,苏锐竟摇了摇头:“要走你们走吧,我不走?!?br />
    李成友差点没被气的七窍生烟,他并没有按照苏锐所说的转头就走,而是直接去拉苏锐的胳膊:“我们不会先走的,你们是在我们的餐厅出的事,我们要对你们两口子负责到底”

    负责到底

    李成友涨红了脸,吐沫星子几乎都要喷到苏锐的脸上了,不过,他这种表情落在苏锐的眼中,却让后者的心里有着一丝感动。

    现在的华夏民族里面,是不是就缺少这样的人呢

    崔佳玉也一边拉着林傲雪,一边说道:“傲雪,听成友的,咱们避一避,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br />
    哪怕苏锐说出了很“逗逼”很“迂腐”的话,都没能让李成友和崔佳玉放弃他们自行离开。

    李崔二人还不知道,正因为他们这种义气的举动,他们的生命将迎来一场不可思议的转变。

    至少,苏锐会送他们一场富贵。

    在巴黎留学之后却来到十三区开了餐馆,虽然创业火,但是李成友和崔佳玉也是有苦难言。堂堂的硕士,学到了冷门的专业,毕业之后很难就业,几乎没收到任何offer,迫于无奈之下,两人才合伙开了餐馆,不然连回国都觉得没有面子,感觉灰溜溜的。

    可是,因为他们身上少见的那种热血,人生就此改变。

    和那些落荒而逃的食客相比,李成友真的比他们强太多了。

    李成友正拉着苏锐,忽然感到自己的手被对方攥住了。

    紧接着,他是苏锐很认真的眼神:“兄弟,相信我,这件事情我能办妥?!?br />
    不知道为什么,锐的眼神,李成友本能的想要选择相信他。不过,他也不是小孩子了,最终理智战胜了情感:“这件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林傲雪这个时候打断了李成友的话:“相信他?!?br />
    这三个字虽然语调不高,但是却带有一种斩钉截铁的味道,让人不得不服从。

    这就是久居上位所带来的气质,或许林傲雪在面对苏锐的时候不会展现出来这种模样,但是一旦对别人认真起来,骨子里的气质可是挡也挡不住的。

    傲雪这样说,李成友和崔佳玉对视了一眼,也不再劝他们离开了。

    在这两口子林傲雪完全是出于对男朋友的无理由信任。

    李成友干脆拉过一张凳子,坐下之后,使劲的拍了拍大腿:“也罢,不走就不走了,兄弟你身手那么好,咱们一起干这些黑人祖宗”

    说着,他让崔佳玉给他拿了一瓶白酒来,倒了两杯,递给了苏锐一杯。

    这并不是突然间的态度转变,而是李成友心里早就想和这些黑人们干一场了。

    而苏锐无疑成了这个触发器。

    “兄弟,我本来想让你们走的,但是现在既然你决定留下来,我李成友也不能怂”李成友说着,跟苏锐碰了碰杯子,道:“还是那句话,咱们干他祖宗”

    “好,干他们祖宗,华夏人可不是那么容易欺负的?!彼杖裎⑿ψ潘档?,他成友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激赏。

    性情中人啊。

    两人一饮而尽,再度倒满。

    崔佳玉知道自己的老公是个性情中人,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男人之间的友谊到底是如何建立的,危险马上就要来了,怎么这个关头竟喝上了呢。

    “兄弟,你这话说得好啊,我在这呆了几年,算是彻底八国联军当年为什么能烧圆明园,甲午战争里为什么大清打不过东洋人”李成友愤愤说道:“科技和军队比不上人家是一码事,自身软弱可欺又是一码事”

    苏锐听了,主动拿起酒杯,和李成友碰了碰,干掉之后,笑着说道:“你硕士学的什么专业”

    “本科在国内学的西方美术史,硕士在法国读的,学的世界史”李成友说道,两杯白酒下了肚,他的脸更红了。

    “好吧?!彼杖裥牡?,学这种专业,怪不得你找不到工作。

    还有,西方美术史华夏国内居然有大学开设这种专业

    “成友学的是世界史,我学的是哲学?!贝藜延癫钩涞乃档?。

    好吧,在苏锐这两口子学这种专业,除了开餐馆,就只能去大学任教了。

    “学这种劳什子专业,弄的我只能在法国开餐馆,说起来风光,但是其中辛苦自知”李成友憋了口气:“就说这些黑人吧,每个星期都至少来一次,辛辛苦苦赚的钱,全都便宜他们了”

    “如果这里的华人全部都联合起来反抗,或许他们也不敢那么猖狂?!彼杖竦档?。

    “反抗我呸,指望这些胆小鬼们反抗,真的是跟做梦一样”

    李成友的酒量不怎么样,喝了酒之后明显有一些激动:“你是不知道,这些人不仅不反抗,还有人暗中塞钱给那些黑人”

    “什么为什么”苏锐扬了扬眉毛:“这些人犯贱”

    李成友又一拍大腿:“可不就是犯贱么他们之所以塞钱给那些黑人,就是为了要显得比其他的华人给的多这样的话,那些黑人就会去多为难其他华人,少来为难他了”

    说到这里,李成友气的把酒杯重重的顿在了桌子上:“尼玛孙子”

    听了这些话,苏锐沉默了,一股怒意在他的心中蔓延。

    他原以为这里的华人都是忍气吞声胆小怕事的,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还算是乐观的。

    在对敌人忍气吞声的时候,对自己的同胞却想方设法的落井下石不求我过的好,只求我过的比你好,这是什么心理

    面对一些黑人尚且这样,要是面对历史上的那些侵略者,还不分分钟叛变成了汉奸

    不过,苏锐明显的隐藏起来自己的情绪,摩挲着酒杯,换了个话题:“接下来呢你准备怎么办一直在法国呆下去吗”

    李成友咧嘴一笑:“兄弟,说实话,今天晚上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况呢,以后的日子不好说?!?br />
    对于这种有胆气的人,苏锐真的是发自内心的表示敬重。

    “不过,我你身手不错,我就跟在你身后打打秋风好了,平时受够了这些黑人的欺负,今天也收收利息”

    李成友的胆量算是被彻底激发出来了。

    “我敬你一杯?!彼杖袼底?,再次主动碰了碰李成友的杯子,随后一饮而尽。

    喝完了一小瓶白酒,苏锐说道:“咱们不扯了,吃饭,吃饱了饭,才能有力气揍那一帮孙子”

    “好,开吃”李成友直接端起碗来,大口的扒起饭来。

    崔佳玉成友,林傲雪锐,两个女人的眼中同时涌出了迷恋的光彩。

    事实上,在很多所谓的聪明人李成友这种行为简直和傻子无异。不顾自己和媳妇的安危,非要和这些黑人硬拼一场这是不是太自不量力了

    可是,恰恰是他的这种傻,赢得了苏锐的尊重。

    也恰恰是他的这种傻,成为了华夏如今最缺少的东西。

    吃着饭,李成友像是想起来什么,把碗筷放下,掏出了手机,说道:“我在这边还是有几个朋友的,差点把他们给忘了,让这些人来帮忙,他们肯定愿意?!?br />
    “朋友”苏锐倒是感觉到有些意外。

    李成友既然有朋友愿意帮忙,说明并不是所有的华人都不是没有血性的。

    “都是华夏国内来的老乡,在工地上干苦力活,我给他们送过几次外卖,喝了几次小酒?!崩畛捎阉档溃骸罢艺馓踅稚媳鸬男±习灏锩?,或许没人愿意出头,但是找他们肯定没问题?!?br />
    说着,李成友一拍桌子:“今天黑人组团来捣乱,我们就组团干他娘的”

    那豪气的样子,哪里像个读世界史专业的硕士

    苏锐笑了,他并没有拦着李成友:“好,你叫人吧,人越多越好,今天咱们要扬华夏国威?!?br />
    李成友打了几个电话,让他熟悉的那帮兄弟都快点赶过来,可是,就在他的电话刚刚挂断的时候,十几辆摩托车轰鸣着来到了佳玉餐厅的门前

    ps:感谢霸天兄弟又一个五千赏感谢炽天使1972紅龜仔残夜孤烟书友15289305刘天海potti天道之炮哥落漓薰云卿羽书友21120131兄弟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