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林傲雪的模样,这个黑人青年不禁伸出了舌头,舔了舔嘴唇。一看书1kanshu

    他转脸望向了站在门口的几个同伴,然后不约而同的出了嘎嘎的怪笑声。

    此时此刻,就算是个傻子也能明白他们的意思了

    如果苏锐不在这里,那么林傲雪将遭受什么样的对待,用脚趾头也能想象的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为的黑人青年现,一个男人已经站了起来。

    餐厅里的食客们都提了一口气,刚刚一个男食客只不过稍稍的动了一下凳子,就遭到了惨无人道的拳打脚踢,而这个华夏男人居然敢站起来这难道不要命了吗

    崔佳玉和李成友拼命给苏锐使眼色,让他坐下来,先忍一忍再说,可是后者却像是完全没看见一样,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冷冷的看着那个黑人。

    “你女朋友”高大的黑人青年意识到了什么,哈哈一笑:“我喜欢你这种挑衅的眼神,不过,一会儿我会当着你的面,上了你的女朋友,让你这长着小牙签的东方男人好好的欣赏一番我的大鲶鱼”

    大鲶鱼

    砰

    “啊”

    黑人青年的话还没说完,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便已经响了起来

    众人愣了一下之后,只见到这黑人捂着裤裆,侧身倒地,满脸都是疼痛难忍的神情,额头上瞬间布满了汗水

    几乎没有人看清楚苏锐是怎么出手的,但是这黑人究竟是遭受了什么样的袭击,已经是显而易见了。

    看着黑人捂着裤裆在地上惨叫的样子,这餐厅里面的所有男人都感觉到一阵无法言喻的蛋疼

    李成友和崔佳玉没想到苏锐竟然说动手就动手,这可是将近一米九的黑人大个子,竟然被他一脚就放倒在地了

    看着地上的黑人,苏锐嘲讽的说道:“你要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大鲶鱼很不幸,你这条大鲶鱼,今天会死的透透的?!?br />
    说罢,苏锐的脚尖又狠狠的踢向了这黑人的裤裆位置

    由于黑人的手是捂在上面的,因此苏锐的脚尖先是踢到了他的手背

    “嗷”

    又是一声惨叫,那个黑人本能的松开了裤裆

    苏锐这一下,估计把他的整个掌骨都给踢的裂开了为的黑人只觉得疼痛难忍,几乎都要晕过去了

    可是,他的手才刚刚从裤裆位置挪开,苏锐的脚就已经闪电般的踢向了他的裤裆

    这一下比起之前来,还要更狠更尖锐

    那黑人青年尖叫过后,两眼一黑,直接就晕了过去

    得,这条“大鲶鱼”,已经妥妥的被苏锐给宰掉了,估计日后再也别想抬起头了。一看书1kanshu

    “混账,混账”

    看到此景,那剩下的几个黑人忍不住眉头狠狠的跳了跳,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该死的华夏人竟然敢还手

    在以往,华夏人可都是任由他们来欺负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也助涨了黑人们的嚣张气焰,可是,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有华夏人敢伤他们的同伴

    当这群黑人看到林傲雪的时候,就已经打算不要放过这些人了,那么极品的美女,十年也难得见到一次,如果不趁机拿下,岂不是太可惜了

    更何况,那个华夏男人还打伤了他们的同伴这两样加在一起,他们必须要动手

    几个黑人青年当即气势汹汹的朝苏锐冲过来

    其余的食客吓得纷纷尖叫起来

    坐在门口的食客见到没有人堵门了,连忙趁机夺路而逃

    苏锐毫不犹豫,单手扯住最前面一个黑人的胳膊,然后膝盖一抬,一记极为凶狠的膝撞,重重的顶在了对方的肋部

    咔嚓咔嚓,连续好几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那牙酸的声音,让人不由自主的就起了鸡皮疙瘩

    受了这么一记膝撞,这黑人当场就弯腰变成了大,苏锐的膝盖放下之后,右拳随之高高举起,重重的砸在了对方的脊椎部位

    只见这黑人足足有两百多斤的身体立即失去了控制,重重的摔砸在地上翻着白眼失去了意识

    又一个悍不畏死的家伙冲上来了。一看书1kanshu

    苏锐似乎觉得这样打人不太爽,手疼,于是顺手抄起了一把木头凳子。

    第三个黑人挥舞着拳头,眼看拳头就要砸到了苏锐的脸上,结果一把木头凳子在他的头上来了一个亲密的吻。

    一声闷响,木头凳子完好无损,这黑人的脑袋上出现了一大片青紫,当即倒地不起

    “怎么,还想来吗”苏锐一口气收拾掉三个家伙,好整以暇的对着剩余的三人说道。

    此时此刻,剩下的黑人们也知道自己遇见了级狠人,完全不是对手,相视一眼,立即丢下受伤的同伴逃跑了。

    望着这些背影,苏锐还有些看不过眼,于是把手里的木头凳子又掷了出去

    于是乎,崔佳玉和李成友眼睁睁的看着这凳子飞过了十几米的距离,精准无比的命中了一个黑人的后脑勺

    那个家伙一声没哼,直接栽倒在地

    剩余两个黑人也不管同伴了,跑的比兔子还快,蹭蹭蹭的就没了影子

    有行人被吓到了,都绕道走,顺便还往餐厅内看上几眼,见到躺在地上的几个黑人大汉之时,齐齐变色,连忙快步离开。

    这虽然是华人聚居区,但是其他种族的人才是霸王,这个华人餐厅惹了这么大的事情,估计是别想善了了。

    苏锐拍了拍手:“真是没用的东西?!?br />
    说着,他拎起地上那些不省人事的黑人青年,三下两下,全部扔到了大街中央,一个个摔得头破血流。

    “没事了?!彼杖穸粤职裂┧档?。

    此时李成友和崔佳玉还处于强烈的震惊之中,有些说不出话来。

    他们在这里开了两年的餐馆,从来都是忍气吞声受欺负,什么时候见到过华人反抗黑人而且还是以一种那么凌厉那么暴力的方式

    林傲雪对这种情况早就习以为常了,她微微一笑,也说道:“佳玉,没事了?!?br />
    看着已经跑光了的餐厅,苏锐摇头叹了一口气。

    从某种意义上面来讲,他救了这些食客们,可是在苏锐受到围攻的时候,这些食客竟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的,只顾着逃命了。

    自古英雄多悲情,换句话说,枪打出头鸟。谁愿意第一个站出来伸张正义,那么谁一定是最先倒霉的那一个。

    这是社会的悲哀,这是人性的不幸。对于这一点,苏锐没什么好抱怨的,只是有点感慨。

    而且,苏锐几乎可以打包票,这些落荒而逃的食客们,事后绝对不会再到佳玉餐厅来归还这一顿餐费。

    生了这种事情,李成友和崔佳玉互相对视了一眼,这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他们的眼中涌出了浓浓的担心。

    华人虽然人多,但是绝对称不上势众,那几个黑人逃回去,如果再找帮手回来报仇的话,结果会不会太恐怖了那根本不是一个小小的佳玉餐厅能够承受的起的

    到那个时候,保守估计,这餐厅会被从里到外给砸个稀巴烂,而李成友就算不被打死,也肯定会被打断胳膊腿,至于崔佳玉的结果那更是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了

    苏锐似乎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而是笑眯眯的说道:“人都走了,咱们接着吃?!?br />
    说着,他竟坐在桌子前,率先夹了几筷子菜,似乎之前的打斗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

    可是,苏锐能吃的下去,崔佳玉和李成友可没有什么胃口了。

    “傲雪,快和你男朋友离开这里吧,快点,晚了就来不及了?!贝藜延窳λ档?。

    李成友的动作更快,已经准备去关店门了。

    “为什么”林傲雪问道。

    “因为这些黑人会报复的”崔佳玉满脸的担忧:“他们都是睚眦必报的人,咱们把他们打成了这个样子,他们肯定会再找上门来的”

    听到崔佳玉说“咱们把他们打成这个样子”而不是说“你们把他们打成了这个样子”,苏锐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在他看来,这种关头还不推卸责任,崔佳玉这个朋友值得交。

    李成友也说道:“你们快离开这儿,我们也暂时关店避避风头,安全第一?!?br />
    由此可见,这个青年也是个非常仗义的人,并不像那些落荒而逃的食客一样只顾自己。

    其实,对华夏人忍气吞声的性格已经不抱什么希望的苏锐,此时对李成友夫妇的好感大增。

    他实在是见过太多帮了别人忙到头来却被那些被帮助者反咬一口的例子了。

    苏锐知道,李成友虽然说关店几天出去避避风头,但是等他们回来,这个店面肯定已经被砸的乱七八糟了,而且,那些报复心极强的黑人也绝对不可能放过他们的。

    以后,李成友夫妇估计在巴黎的十三区是没法呆下去了。

    换成另外一个角度,如果今天苏锐没有出手,那么佳玉餐厅只是损失几百欧元吃个小亏,明天可以继续营业,不至于落到连餐馆都开不下去的境地。

    在这种情况下,李成友和崔佳玉并没有责怪苏锐莽撞,而是劝他们赶紧离开,自己的损失一句都没有提,苏锐不得不高看他们了。

    既然如此,苏锐就必须把这件事情彻底的解决了,不能让林傲雪的朋友再次遭受损失。

    “放心吧,我们不走?!彼杖袼档?。

    “哎呀,你们不知道这些黑人有多无法无天,简直都是人渣,快点离开,你和傲雪继续呆在这里真的不安全”崔佳玉着急上火的说道。

    李成友也说道:“要不这样,我在波尔多还有个朋友,咱们四人先到那里住几天,就当散散心了?!?br />
    听了这话,苏锐心中对李成友的评分又高了不少:“兄弟,你这么够意思,我也不能不礼尚往来一下,今天我既然来了,那么就把所有的事情一次性全部解决掉好了?!?br />
    所有事情全部解决还一次性的

    李成友和崔佳玉有点不太相信,还想劝说,苏锐却止住了他们的话头。

    只见苏锐了一条短信,短信内容是“到巴黎了吗”

    那边立即回复:“刚刚抵达?!?br />
    苏锐回复:“十三区见?!?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