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佳玉听到这位年轻男人竟然是林傲雪的男朋友,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在她的印象里,从上学时期开始,追林傲雪的人就不少,但是林大小姐的性格实在是太过冰冷,从来都是冷面示人,一丁点的绯闻都不曾有过。

    崔佳玉和林傲雪的联系平时也并不算太多,因此看到她这次来看望自己,觉得十分意外,但是,让她更加意外的是,林傲雪居然会介绍自己的男朋友而且,她还脸红了

    这得多优秀的男人,才能让林傲雪露出这种模样来

    崔佳猪猪岛小说.zhuzhudao.玉大大方方的伸出手去,和苏锐握了握:“你好,我叫崔佳玉,是傲雪的同学?!?br />
    苏锐对这个姑娘也挺有好感的,不仅免单,明天还要关店陪林傲雪逛街,不说别的,光这份热情就很难得了。

    “把我们傲雪大美人追到手了,你心里感觉怎么样”崔佳玉笑嘻嘻的说道。

    “感觉”苏锐说话间,看了林傲雪一眼:“感觉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情更棒了?!?br />
    林傲雪听了这话,嘴角虽然只是微微翘起,但是心中已经好似蜜糖一般化开了。

    崔佳玉热情的不行,又给林傲雪介绍了她的男朋友李成友,挺老实肯干的,两个人都是华夏在巴黎的留学生,毕业之后一合计,居然自力更生的开起了小餐厅。

    这俩高材生的决定让双方家人大跌眼镜,不过,看这热闹红火的生意,恐怕比上班强多了。

    饭菜端上桌之后,看暂时没有新客人进来,崔佳玉也把李成友拉过来一起吃饭,实在是热情到了极点。

    “在法国开餐馆的感觉怎么样”林傲雪问道。

    崔佳玉和李成友相视一笑,后者摇了摇头,欲言又止:“其实生意挺好的,但是”

    看着对方的苦笑,苏锐心中微微一动,眼睛眯了眯:“是因为这里的治安不太好吗”

    李成友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法国政府对华人聚集区明显不是太上心,这也导致许多华人华裔苦不堪言?!?br />
    “法国政府这是自食恶果?!彼杖褚×艘⊥?,这种情况几乎已经成为了法国“特色”,看不过去的人有很多,但是想要改变这一点,还是太难太难。

    到了晚上,有许多黑人或者阿拉伯人在街头明抢,单身女性都不敢一个人出门,这还是曾经的那个浪漫之都吗

    所谓的光鲜和亮丽,都去哪儿了

    说曹操,曹操到,怕什么,就来什么。

    就在几个人正聊着这个话题的时候,几个穿着连帽衫的黑人青年来到了餐厅门口。

    一看到这几个人,李成友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为首的一个高大黑人,穿着嘻哈风的牛仔裤,嘴角挂着轻蔑的微笑,手里正甩着弹簧刀

    不光是李成友夫妇害怕了,餐厅里还有七八个食客,也是惊慌的不行

    这几个黑人的出现,意味着他们今天的营业额可能直接变成零而这些食客的钱包估计也是保不住了

    夜色下的巴黎十三区,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与白天的浪漫和阳光截然不同的景象。

    “看好了大门,谁都不准离开?!蔽椎哪歉龊谌饲嗄晁档?。

    他手里的刀子看起来寒芒闪闪,没有谁敢挑衅,因此所有的食客都坐在桌子上瑟瑟发抖。

    当然,这其中有两个女食客,她们心中的害怕要更多一些,谁知道这些来抢劫的家伙会不会对自己做出那种事情呢

    毕竟,类似的事情在巴黎的某些街区可是经常发生,即便用司空见惯来形容也不为过了。

    “老板,今天生意怎么样啊”高大的黑人青年走过来,笑眯眯的问着李成友。

    “今天生意不太好?!崩畛捎阉档?。

    由于有了几次经验,李成友和崔佳玉会把当天赚的钱锁进保险柜里面,不过,这几个黑人这次竟然出来的那么早,完全出乎了两口子的预料,那放在柜台抽屉里的钱可就铁定保不住了。

    难道不能反抗吗

    当然不能,除非不要命了。

    这些黑人古惑仔可是什么都能干得出来天不怕,地不怕,如果敢反抗,信不信在你身上扎几十个血窟窿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华人男食客挪动了一下椅子。

    结果这个领头的黑人觉察到了,转过身去,说道:“刚才是你动的”

    “不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我不小心”

    这名男食客连忙用法语解释,可是接下来,迎接他的却是一个砂锅大的拳头

    那黑人壮汉毫不留情,一记重拳,把这名男食客的头给重重的砸到了桌子上的餐盘中剩菜糊的满脸都是

    没等这名男食客回过神来,黑人青年又端起了一盆西红柿蛋汤,直接当头浇下

    看着伏在桌子上的男食客已经满身皆是湿漉漉的蛋花,堵在门口的那些黑人青年们嘎嘎怪笑。

    一个站在门口的黑人青年也走进了餐厅,伸手去翻那男食客的钱包。

    拿到钱包之后,看到里面只有几张票子,黑人青年把钱抽出来,然后将钱包狠狠的摔在对方挂满了蛋花的头上,咒骂了一句:“真是个穷鬼”

    堵住门口的几个黑人又笑起来,那些钞票也不算少了,两三百欧还是有的,至少他们今天晚上有钱去找姑娘了。

    于是,这些人又开始怪笑了起来。似乎给别人施加屈辱,能够让他们感觉到很多的快乐。

    而在十三区,怀着这种变态心理的人可绝对不在少数。

    林傲雪并没有多少担心自身的安危,只是对这些黑人的恶劣行为很是有些气愤,华人也算是同胞了,同胞受辱,谁能看的过去

    当她看向苏锐的时候,发现后者微微眯了眯眼睛,一股危险的光芒从其中释放了出来。

    事实上,苏锐的心里在微微的叹息。

    那名男食客被侮辱成这个样子,却连一下手都不敢还。

    事实上,在苏锐看来,如果这兄弟这个时候能抄起一把凳子,趁着面前的黑人不备,百分之九十可以放倒对方。

    人活着,不是天生就要忍受这些屈辱的,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要活出血性

    苏锐深知,在巴黎,在几个华人聚集区,警察可以不把华人的话当成一回事,但是对于黑人的要求,却必须办到。

    为什么

    因为华夏人的骨子里就是讲究个温良谦恭和气生财的,当然,这是说的好听的形容词,说得不好听的,就是胆小怕事,忍气吞声。

    遇到事情,以为忍忍就过去了。殊不知,你越是忍让,别人就越是来欺负你。

    你不发出自己的声音,怕得罪人,时间久了,当地的警察也不会把你的诉求当成一件重要的事情来看待。

    现在的华人就处于这种尴尬的境地。

    他们有钱,但是却没有势,没有话语权。

    别的种族欺负了他们,他们只能忍气吞声,陪着笑脸说好话,就算警察也不会把他们当成一回事。

    反而是那些凶神恶煞的黑人和阿拉伯人,警察是发自内心的发怵。如果有人被警察抓走,这些黑人就有可能鼓动起来,上街游行,叫嚣着种族歧视,顺便再破坏几十辆汽车和商店,纵火烧楼,强奸妇女,什么事情都能够干得出来,简直是社会头号动乱因素。

    他们让警察头疼,他们让警察不敢管,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些黑人们也就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

    甚至这里面有很多是偷渡客,来到巴黎之后,连工作也不找,只是每天晃荡着,指望着从别人口袋里面掏出一点钱来。

    只有反抗了,别人才会知道,你们不好惹。

    如果第一次忍了,那么只能继续招来第二次第三次的欺凌和侮辱。

    就像这间小餐馆一样,如果里面的食客全部团结起来,人数是两倍于这些黑人的,就算打不过,也能让他们受到一些损伤,从而不至于那么的肆无忌惮

    这是华夏民族的劣根性,在历史上已经发生了太多太多类似的事情,或大或小,都是和国人的软弱性格有着分不开的关系,这也是越来越多的企业提倡“狼性团队”的原因。

    “老板,我现在再问你一遍,今天餐馆的生意好不好呢”这黑人青年继续甩着手里的弹簧刀,逼近了一步。

    李成友本能的后退:“真的不太好,要不,我给您拿三百欧元”

    对于这些小打小闹的生意人来说,一天赚到三百欧元可着实不算少了,不过,黑人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李成友,他把目光从李成友的身上挪开,然后喊了一嗓子:“这里面的所有人都把钱包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而且,我一会儿还要搜身,如果从身上别的地方搜出来钱,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他舔了舔嘴唇,怪笑着扫了扫这餐厅里面的几个东方女人。

    搜身这无疑是个揩油的好方法

    这群黑人已经有经验了,对这些女人进行猥亵的话,她们根本就是敢怒不敢言,甚至事后都不会报警,再说了,就算把这些人当众强奸了又有何妨警察也拿他们没有任何的办法

    不过,当黑人的目光转到林傲雪的身上之时,他的眼珠子差点都瞪出来了,就连心跳速度都加快了许多

    这个华夏女人,实在是太美了

    ps:感谢霸天、书友22505490、书友16023435朋友的捧场支持

    感谢我和世界不熟、风中之云296、不要沉湎、qw1336、shenchen8503、shimajun123、大兵哥1997、卿羽、书友21314989、shenchen8503、书友22524191、糊涂的小仙女、yichunchen22、紅龜仔、刘天海potti的月票和捧场支持

    祝大家周末愉快,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