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见

    伊莎贝拉知道,阿波罗这句话绝对不是对自己说的。,

    他在对那些暗中的敌人所说。

    此时此刻,虽然苏锐的语气非常清淡,但是,站在对面的伊莎贝拉却清晰无比的感觉到了一种扑面而来的锋芒

    似乎,这股锋芒可以撕碎一切,可以让所有挡在他前面的敌人失去生命。

    这样的自信让伊莎贝拉感觉到无可抵挡。

    伊莎贝拉丝毫不认为这是她的错觉,要知道,眼前的男人几乎已经站在了西方黑暗世界的最高峰。

    在他的身边,大约还站着十几个身影,都是西方黑暗世界之中名声显赫的人物,可是综合比较这些人攀上巅峰的时间,只有苏锐用时是最短的

    这是无法复制的奇迹,而在伊莎贝拉看来,这一切都和这个男人的个人能力和个人魅力分不开关系。

    身为比安奇家族的主要继承人之一,伊莎贝拉并不想看到太阳神殿的矛头对准自己。

    可是,当亚特兰蒂斯找上门来的时候,伊莎贝拉就知道,家族必须做出选择。

    或许,这个传承百年的家族,在短短的几天之后,就会烟消云散。

    家族灭亡了,伊莎贝拉就算活着,也是个行尸走肉了。所以,苏锐的承诺对于她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

    面对这样的男人,伊莎贝拉无法说出任何让其手下留情的话来,她知道,自从佩蒂特做出那个选择之后,两方已经成了生死之敌,除非比安奇家族付出巨大代价,否则根本没法和解。

    可是,有佩蒂特横在中间,她又到哪里寻找能让苏锐感觉到心动的筹码呢

    就在伊莎贝拉正在思索的时候,苏锐和林傲雪已经走进了登机通道。

    直到飞机飞上天空,伊莎贝拉这才恍然,连忙打了个电话:“让我的私人飞机现在就飞往巴黎,对,就是现在”

    不管她能不能拿到让阿波罗感觉到满意的筹码,先跟去再说

    当苏锐乘坐的飞机从慕尼黑机场起飞的时候,他的拳头就已经攥了起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会复杂的超出想象。

    苏锐之所以此时未到巴黎就已经变的微微紧绷,是因为他发现,在这经济舱之中,至少有三个可疑人物。

    尽管他们隐蔽的很好,甚至只是偶尔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朝苏锐和林傲雪这边投来一些目光,但是,这样隐蔽的注视并没有能够逃脱苏锐的眼睛。

    周显威这一次并没有和苏锐充当双人保镖,而是远远的坐在了最后面,这样的话看的更加清楚。

    当然,苏锐和林傲雪刻意选择的经济舱,估计也避开了好几个事先埋伏在头等舱里的家伙。

    趁着上卫生间的时候,周显威经过苏锐的身边,然后看似不经意的抠了抠鼻子。

    苏锐眯了眯眼睛,然后便转过了脸,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周显威的动作。

    不过,他已经看清楚了,周显威抠的是右鼻孔,这代表他在这个经济舱里面观察到了五个跟踪者。

    对方还真是下本钱啊,五个追踪者,这难道是来自于五个势力

    当然,这上百人的大机舱里面,或许还有更多的眼线,只是暂时还没有发觉而已。

    林傲雪早就已经成为了西方众人眼中的香饽饽,恐怕她之前还没出华夏国门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势力专门针对她的到来事先部署了种种安排

    估计林傲雪和苏锐采取任何的动作,他们都会有应急的预案

    苏锐知道,西方黑暗世界的那些大势力,可不是简简单单只知道打打杀杀的黑社会,他们一旦认真起来,并不比普通国家的情报部门逊色。

    这一趟巴黎之行,真的是险情重重,步步惊心。

    在华夏国内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如此的肆无忌惮,可是,这才刚刚来到西方,这些黑暗势力们就迫不及待的露出了狰狞的嘴脸。

    苏锐曾经有过分析,或许这些势力只是盯着自己和林傲雪,可能他们从开始到结束都不会选择动手,但是这只是一种单方面的推测而已,总会有按捺不住的人率先跳出来尝尝味道的咸淡。

    真担心,别把他们给辣死了。

    不过,苏锐并没有把这些事情告诉林傲雪,有些东西,只能让男人来承受。

    以林傲雪的超高智商,自然能够猜出来大概,她也聪明的选择了不开口,自己已经因为这次出行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她不想再增大苏锐的心理压力了。

    起飞了半个小时之后,看着窗外的风景,林傲雪忽然道:“我要去卫生间?!?br />
    “好,我陪你去?!彼杖袼档?。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绷职裂┪叛?,稍稍愣了一下,说道。

    在说这话的时候,一丝红晕已经悄悄的爬上了她的面颊。

    “不可以,从现在开始,你不能有任何单独行动的权力?!彼杖窭帕职裂┑氖?,说道:“我不确定哪里是安全的,所以,你必须一直跟在我的身边?!?br />
    听了这话,林傲雪的心中再次流淌出暖意,有一个这么关心自己的男人,真的很好。

    随着两个人站起来走向卫生间,经济舱里面瞬间便亮起了好几道眼光。

    这些人也只是抬头瞥一眼,便看似不经意的挪开了目光。

    林傲雪在进入卫生间之后,想要把门关上,却发现苏锐的半个身子已经挤了进来。

    “你要干什么”林傲雪问道。

    “我也进来,里面不安全?!彼杖袼档?。

    “这是个独立的空间,有什么不安全的”

    林傲雪的俏脸瞬间就红了,她可不愿意当着苏锐的面做那种事情。

    虽然两个人已经“真诚相见”,但是,林傲雪一百个不愿意在苏锐的面前使用卫生间。

    “当然不安全,你没听说过有女人曾经在商场的试衣间里面人间蒸发了吗”

    苏锐说着,已经挤了进来,然后把门锁上了。

    狭小的卫生间里面挤了两个人,几乎都没法转身了。

    这个时候,苏锐忽然想起来,某个女人曾经对他许下一个承诺,要在飞机上的卫生间里面那啥来着。

    这种事情,想想都挺让人感觉到刺激的了。

    不过,苏锐倒也真不是要占林傲雪的便宜,他只有这样贴身跟着才能放心。对于那些势力十分了解的他,可是清楚的知道,这些人的无所不用其极究竟到了怎样的程度。

    “可是,你这样”林傲雪的脖颈都要红透了。

    “那又怎么了咱们俩连觉都睡过了,你还在乎这个”

    “我真没这样过,你出去好不好”林傲雪简直快要羞死了。

    堂堂的一代冰山女神,什么时候用过这种恳求的语气对别人讲过话

    “安全起见,我必须呆在这里?!?br />
    苏锐看起来很正人君子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放心吧,我不看你,你尽管尿?!?br />
    林傲雪:“”

    五分钟后,苏锐还是被推出来了,没办法,他呆在里面,林傲雪实在是没有办法解决自身的问题。

    一看到苏锐在面前站着,林傲雪那心理障碍和生理障碍全都冒出来了。

    “人之常情,脑子都想哪去了,龌龊?!彼杖癯隼粗?,隔着门对林傲雪说道。

    两个空姐之前看到苏锐和林傲雪一起进了卫生间的门,都露出了玩味的神色,虽然这种事情很少发生,但是空姐们都或多或少的见过几次,只是这一次,貌似男生五分钟就出来了,实在是有些不给力。

    苏锐注意到了空姐的暧昧眼神,立刻便明白了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不仅觉得无所谓,反而还挑衅一样的对着空姐吹了个轻轻的口哨。

    那两名空姐也毫不示弱,对苏锐勾了勾手,在她们看来,这个东方男人可是有点意思。

    等到林傲雪出来之后,苏锐才发现,这姑娘的脸颊和脖子仍然是红透了的。

    “至于那么害羞吗我可什么都没看见,什么也都没听见?!彼杖袼档?。

    林傲雪不理他,快步走回了座位,似乎是生怕别人撞破她和苏锐一起进入卫生间的事情。

    周显威坐在最后一排,看着这做贼心虚的两个人,一边摇着头,一边砸吧嘴:“真是别出心裁啊,节操在哪里”

    等到下飞机的时候,苏锐拎着行李走在林傲雪的身边,一个身材中等的男人就跟在他们的身后。

    苏锐用余光看了一下,知道这个家伙并不属于被周显威锁定的五个人之一。

    这男人并不算强壮,戴着墨镜,拎着一个旅行包,看起来像是个普普通通的游客。

    至于事先被锁定的五个人,没有一个接近苏锐和林傲雪的,都是走在后面观察着情况。

    就在即将走出机场通道的时候,苏锐忽然停下了脚步,然后猛的一转脸。

    后面的墨镜男停下了脚步,看了苏锐一眼,然后便侧身想要走开。

    “兄弟,一起喝一杯”苏锐微微一笑,说道。

    “不好意思,我赶时间?!蹦敲慰头笱芰艘痪?,然后绕开了苏锐。

    对于苏锐而言,有些东西是不难判断的。

    “那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不用浪费彼此的时间了?!?br />
    苏锐打了个响指,说道:“全部拿下?!?br />
    ps:第一千章

    已是深夜,略有感慨,这是一个节点,坚持总会带来希望,你认真对待生活,生活必不负你,晚安。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