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飞机冲天而起的那一刻,林傲雪感觉到自己的心也随之飞了起来。

    .

    .

    望着万里碧空,她不知道落地之后会发生什么,但是林傲雪却清楚的知道,那个世界的大门,已经正式的对她打开了

    这是林傲雪期盼已久的事情,她也为此付出了许多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

    “太阳神殿的女主人”,自从有人对林傲雪提起这个称呼之后,这几个字就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她的心底,无法淡化,更无法抹去。

    那些烙印就像此时坐在她身边的这个男人一样,他就这样戏剧化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生命里,从此,林傲雪的生活便换了一个新剧本。

    因为,一个龙套男慢慢的叩开了她的心门,变成了男主角。

    烈日骄阳和蓝天白云,让林傲雪目眩神迷,她侧过头来,靠在苏锐的肩膀上面,仍旧望着窗外。

    苏锐伸出手去,揽住了林傲雪的肩膀,他虽然也很想去好好享受此时的感觉,但是,他心中的警惕性却一直都没有消失。

    当飞机落地的那一刻,苏锐的心立刻提了起来。

    德国的治安很好,慕尼黑的风光很美,但是,这一切都不能够成为苏锐放松的理由。

    因为,德国也是欧洲的一部分。

    林傲雪率先走出机舱,苏锐和周显威戴着墨镜跟在身后,和她相隔大约半米的距离,这是他们事先商量好的队形,只要有问题出现,两人会第一时间冲上来?;ち职裂?。

    这也只能委屈林大小姐了,不能任性的享受和苏锐的二人世界。

    当然,苏锐这样的刻意安排,有种把林傲雪当成诱饵的意思,这也是经过后者本人同意过的。

    而林傲雪不知道的是,当他们所乘坐的飞机在慕尼黑机场降落的时候,很多目光便从世界各地投向了这个城市。

    事实上,虽然这段时间以来,必康并没有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但是由于巨大的利益使然,西方黑暗世界的那些人从来不曾挪开过目光,甚至包括世界上的几大医药巨头,也始终牢牢的盯着必康。

    是以,林傲雪的行程并不是秘密。

    苏锐也并没有刻意的去保密,因为林傲雪最终是要高调的参加在法国巴黎举行的行业峰会,因此也没有保密的必要。

    这样虽然麻烦了一些,但是完全可以逼的很多人提早跳出来。

    当苏锐的脚踩在慕尼黑机场的地面之时,他轻轻的出了一口气:“我回来了?!?br />
    苏锐并没有注意到,他这次用的是“回来”,而不是“来”。

    五年激烈而热血的生活,已经让他对这片土地有了亲近的感觉。

    苏锐同样没有意识到,他踩在地面上的轻轻一脚,却在欧洲的黑暗世界引起了一场级数不小的地震。

    因为,这简单的一小步,包含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信息太阳神阿波罗回来了

    林傲雪此行一共带了三个下属,全部都是集团相关的负责人,一到达慕尼黑,必康欧洲分公司的人便安排好了车辆。

    一行人没有参观任何的著名景点,而是直接前往了工业区。

    在林傲雪所乘坐的宝马上,周显威亲自开车,兔妖坐在副驾上,苏锐坐在林傲雪的身边。

    和华夏不一样的是,欧洲的公路很少会有限速规定,一穿过了市区,苏锐便让周显威驾驶着车子肆无忌惮的跑到了时速一百六。

    当然,他这样做,也是为了有没有盯梢,如果有的话,那就趁机甩掉。

    可是,苏锐很快便露出了苦笑。

    周显威转过脸来,一脸蛋疼模样的说道:“要不,咱们再加加速”

    他是明白苏锐的本意,可是,这兄弟两个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到西方,完全忘记了,当他们跑到一百六的时速的时候,发现还有很多车子和自己的速度一样。

    尼玛,这表现略微有点不太专业啊。

    都说国内飙车的人很多,但是到了国外,简直个个在飙车。

    眼速表已经转到了一百八,周显威无奈的说道:“再加速下去,就破两百了?!?br />
    “那就减速,时速六十?!彼杖衩辛嗣醒劬?。

    “真是好主意?!敝芟酝嘈α艘幌?,不得已的踩下了刹车。

    苏锐的这个判断应该是没错的,当他们的车子减速之后,便成了被超越的对象,并没有可疑车辆像他们一样减速。

    “是我小心过火了?!?br />
    苏锐沉吟了一会儿,才说道:“我们这次的出行并不是秘密,肯定有许多人盯着,但是没有人会选择早点动手,因为他们都在观望?!?br />
    林傲雪轻轻的“嗯”了一声。

    “那就加速吧,快点考察完,咱们放松一天,然后去巴黎?!彼杖袼档?。

    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到达了英杜塞克公司。

    这是一家颇为有名的医疗器械生产厂家,虽然他们在全世界的范围内都不愁订单,但是必康这种逐步崛起的明日之星仍旧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客户。

    公司负责人很热情的接待了林傲雪,相比较其他国家来说,德国人的严谨是出了名的,把林傲雪和必康需要的所有数据资料全部整理完毕,没有一丁点的疏漏,这让林傲雪考察的非常满意。

    甚至连犹豫都没有,林傲雪便当场和公司的总经理奥尔登科签署了购买协议。

    当然,奥尔登科热情的邀请林傲雪共进晚餐,被后者婉言谢绝了。

    等到目送林傲雪一行人离开了英杜塞克公司,奥尔登科回到了办公室,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办公室里已经多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满头金发,在后脑勺扎了个马尾辫,他正端着一杯红酒,背对着大门。

    而在这男人的身边两侧,站着两个虎背熊腰的黑人,每个人的身高都达到了一米九以上,腰间鼓鼓的,绝对随身携带了手枪。

    身材瘦小的奥尔登科差点没被惊的大喊出声,因为,他清清楚楚的记得,在他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这扇门是锁上的

    由于这间办公室涉及到公司的许多机密,所以并没有金属钥匙,而是指纹识别,只有奥尔登科本人才能打得开。

    如果有人强行破开,就会立即引发警报器

    可是,这些人是怎么进来的居然还打开了自己办公室酒柜里面的红酒

    奥尔登科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因为他注意到,那一瓶放在桌子上被打开了的红酒,赫然是自己花了五十万英镑从某个红酒拍卖会上拍回来的。

    许多西方人对收藏红酒有着强烈的,奥尔登科也不例外,他花了这么多钱买回这一瓶酒,根本就没打算喝,而是想要珍藏一辈子。

    可是,这一瓶酒就这么被轻易的打开了。

    此时此刻,奥尔登科不禁感觉到心都在滴血。

    不过,良好的修养还是让他努力的保持了镇静:“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

    说话间,他的手已经摸出了手机,准备拨打报警电话了。

    “亲爱的奥尔登科先生,请你老实一点,我是你的客人,不是贼?!蹦歉錾泶┌咨髯暗慕鸱⒛腥巳跃杀扯宰抛约?,声音细细绵绵,听起来可没有多少男子汉的气概,倒像是个伪娘。

    他的话音一落,一名高大的黑人保镖便朝奥尔登科走过来,一把拽出了他的手机,然后反手便关上了门。

    出于保密性的要求,这间办公室的门如果被从里面反锁了,那么也只有奥尔登科的指纹才能够打开了。

    这就意味着,如果这金发男人不同意奥尔登科出去,那么这扇门永远也别想打开了。

    那个黑人大汉单手握住了奥尔登科的苹果手机,胳膊平平伸出,将其举在了奥尔登科的面前。

    于是,这位出色的职业经理人便清楚的自己的苹果手机被一直铁手生生的攥到了扭曲变形,彻底报废。

    这一刻,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的奥尔登科瞬间便流下了冷汗。

    “请问,你们到底是谁”

    这一次,奥尔登科加上了敬语。

    事实上,公司的管理十分严格,没有出入凭证的外人别说进入自己的办公室,甚至连厂区都别想进得来,这三个人是怎么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这里的

    不过,奥尔登科在听到接下来金发男人所说的话之后,便知道,自己心中的疑惑都是废话了。

    “尊敬的奥尔登科先生,我很喜欢你这样的配合态度,实话实说,如果你要采取别的小动作,那么今天我们的见面就会有一些不愉快?!?br />
    金发男人转过脸来,瘦削的面部挂满了笑眯眯的表情,但是他的话语之中却充满了一种警告的味道来。

    奥尔登科还没来得及说话,金发男人又说道:“鉴于我们之前的见面很愉快,所以,我愿意做个自我介绍?!?br />
    奥尔登科顿时屏住了呼吸。

    “我叫詹姆斯怀特,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国?!苯鸱⒛腥宋⑽⑿Φ溃骸澳阌忻挥刑倒谛胖埔?br />
    众信制药集团

    奥尔登科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这可是全世界能够排进前五名的超大型医药巨头

    和这种超级巨头相比,他的英杜塞克公司还不够给人塞牙缝的

    确切的说来,那是一个医药帝国

    “你有没有听说过史蒂芬怀特”金发男人又问道。

    奥尔登科当然听说过,那是众信制药的创始人

    “他是我的曾祖父?!闭材匪够程氐男θ莩渎私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