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在副驾上坐着,看着谷若柳一路风驰电掣,眼中带着稍许意外之色。壹看书1k要ans看hucc

    能够把加长版的轿车开出这种水平来,足以说明谷若柳的车技算是极为不错了。

    只是,这种场景,似乎有点似曾相识了。

    曾经,他也乘坐着一辆奥迪tt,在副驾上看着驾驶者这样在路上挤来挤去。

    “你和谷婉儿是什么关系”苏锐眯着眼睛问道。

    “我妹妹?!惫热袅吹剿杖裰沼谙氲搅苏獠愎厍?,微微一笑:“我同父同母的亲妹妹?!?br />
    “怪不得你知道赛车场的事情?!彼杖癫⒚挥斜硐殖鋈魏蔚木妫骸罢媲??!?br />
    苏锐的太过淡定,反而让谷婉儿有点不爽了:“你难道现在不应该表现出一些惊讶吗”

    “那有什么好惊讶的,你姓谷,你妹妹也姓谷,我能说出真巧两个字,这就已经足够了?!彼杖袼档?。

    说实话,他对“谷家”这个收藏世家真没什么好感,如果没有他们暗中通风的话,那龙凤呈祥双刀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重新回到白秦川的手里。

    只是,让苏锐真正惊讶的是,谷若柳竟然会是谷家的人。

    一个收藏世家的大家闺秀,却跑出来混金融圈,而且在康诚投资混的风生水起,这还真是让人感觉到有点违和。

    “我妹妹对我说过,觉得对不起你,想要认真的请你吃个饭,道个歉,你看行吗”谷若柳觉察到了苏锐语气之中的淡然,这种淡然比反感更让她不舒服,明显就带有一股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味道。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不会一直都放在心上的?!彼杖袼档溃骸昂凸燃业牧礁雒琅黄鸪苑挂膊皇遣豢梢?,等这次的反倾销事件解决之后,咱们再吃?!?br />
    苏锐既然已经这么说了,那么谷若柳也就没法再继续坚持了:“那我回头告诉我妹妹一声吧,其实她等待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却一直都联系不上你,要不是这次我调到了市场部,碰巧见到了你,恐怕她还是没法完成这个小愿望呢。一看书1”

    “真的不算什么,谁会真的跟美女生气呢”苏锐无所谓的笑了笑:“有时间我会再去国华典当行坐坐,到时候还得请谷婉儿请我喝一杯好茶?!?br />
    “我要是把你这句话转告她,估计这小妮子会高兴死?!惫热袅θ萋?,今天,她从苏锐的身上得到了两个突破,的确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

    “嗯,现在送我去君澜凯宾酒店吧?!彼杖袼档?。

    “去哪里干什么”

    苏锐的额头上掠过了两条黑线:“打赌输了,去还一个赌注?!?br />
    “你打赌还会输我很好奇是什么赌注?!?br />
    “裸奔?!彼杖衩缓闷乃档?。

    三天后的早晨。

    一辆gmc房车驶出了林家庄园,一路开往宁海国际机场。

    苏锐坐在后排,眼睛始终处于闭着的状态。

    在从君澜凯宾酒店回来之后,他一直闭门不出,谁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做些什么。

    当然,他所做的一切不外乎有两点,一点是洗刷屈辱,一点是休养生息。

    没人知道秦悦然那天夜里有没有让苏锐在君澜凯宾的沙滩上面裸奔真相只有两个人知道。但是从苏锐的“严肃”表情来看,这件事情的最终结果并不难推测出来。

    周显威坐在两人的对面,望着苏锐闭目养神的样子,微微笑道:“你都保持这样的状态三天了,难道回一趟西方就那么让你紧张”

    苏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吐出之后,这才睁开眼睛:“紧张个屁,我这三天一直都关门睡觉来着?!?br />
    “睡那么多干什么”

    “当然是补觉了。一看书1”苏锐沉吟道:“因为,等到了欧洲,可能就有很多人不想让我们睡个安慰觉了?!?br />
    听了这话,林傲雪的身体轻轻一颤,她望了望苏锐,眼中涌出了一抹歉意。

    周显威倒显得无所谓:“来多少,打趴下多少?!?br />
    苏锐听了,反而一笑:“说的也对,自从你装死之后,已经有很多人把你的名头遗忘了?!?br />
    “我那不是装死,是隐居?!敝芟酝牧衬训玫暮炝艘淮?。

    苏锐拿起对讲机:“白金,前面情况怎么样”

    “一切安全?!蔽嗬堑纳粼谀且欢讼炱?。

    在后方,兔妖独自驾驶一辆帕萨特跟着,而在更靠后几百米的位置,还有一辆车,狙击手白蛇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手中一直举着望远镜,警惕的四处望着,即便保持这个姿势许久,他的手指也没有抖动一下。

    “报告大人,机场也安全?!倍越不锎戳寺硭纳?。

    这位神偷也是有着真材实料的,如果他撸起袖子,你会现他的两条胳膊此时已经戴满了各式名表,真是执行任务和财两不误。

    挂了电话,马塔的右手在一个贵妇人身边不经意的擦过,再次张开手指的时候,一个金灿灿的百达翡丽腕表已经出现在他的手心里面了。

    马塔的左右手一交错,也不见他有任何扣表带的动作,那只至少几十万的名表便自动跑到了他的手腕上。

    这一次,为了?;ち职裂┏鲂?,国内国外的所有路线上,苏锐都派出了他最强的?;ふ笕?,力求万无一失。

    坐在后排,苏锐又打了一个电话。

    远在某处不知名的大山之中,军师仍旧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看着眼前的大屏幕,冰冷而机械的电子音响了起来:“冯乐,最终结果怎么样”

    那个本来干干净净的少年此时已经邋遢的不成样子了,头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过了,圆圆的眼镜片后面已经彻底的变成了熊猫眼。

    不过,和这副邋遢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冯乐的眼神之中仍旧可以称得上是神采奕奕。

    “报告军师,我们连续举牌十四天,已经成为了比安奇家族旗下爱克维尔集团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过百分之五十,在这过程之中,财神和必康集团的资金注入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作用?!?br />
    这十四天来,冯乐每天的睡眠不过三个小时,实在是拼到了极限,团队里的其他人也累到崩溃了。

    “比安奇家族为什么要让爱克维尔集团的股权如此分散,这不是给了别人可趁之机吗”军师似乎有些不太理解,因为这一场股权之争胜利了,而且,很容易很简单的就胜利了,按理说,不应该这样。

    冯乐用大量的资金砸过去,然后,便赢了。

    简单粗暴的方式,比安奇家族的核心成员们甚至都没有组织起任何有效的抵抗。

    爱克维尔集团是在整个欧洲都颇为出名的大型贸易集团,业务遍布全球,比安奇家族由此起家,直至成名??梢运?,爱克维尔集团是比安奇家族的坚强柱石,如果没有这个集团的支撑,比安奇家族的经济条件至少要垮掉一大半

    “在爱克维尔集团上市初期,比安奇家族的股权并不是这样,他们家族成员的持股比例要占到百分之八十,可是,比安奇家族的核心成员们目光短浅,不断抛股套现,经过这十几年的时间,他们家庭成员的持股比例已经不到百分之十五了?!?br />
    说到这里,冯乐笑了笑:“否则的话,我们又怎么会寻觅到这样的机会?!?br />
    在加入了太阳神殿之后,这个小伙子依仗着大笔资金,在金融市场上面不断出手,从狙击高旗银行开始,一个又一个的战役堪称经典,每一次的搏杀都堪称狠辣而完美。

    富贵险中求,这五个字在冯乐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不过这一次,强行吃掉比安奇家族的爱克维尔集团,冯乐倒是稳扎稳打,甚至连波澜不惊都称不上。

    军师面具之后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比安奇家族,都腐朽到了极点,竟然还妄图对付太阳神殿,真是不知死活?!?br />
    冯乐疲惫的脸上却满是兴奋的神采,他搓了搓手:“那就干死他们好了我们把爱克维尔集团吃了下来,估计他们就已经彻底慌掉了最大的堡垒攻破了,那么其他的小工事也都不是什么问题”

    “军师,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咱们继续吧”冯乐现在信心满满。

    “继续当然要继续,不过,先给你放一天假,去好好的休整一下?!本λ档?。

    “我可不要放假,没必要?!狈肜忠坏┯龅秸庵质虑榫头枇?,人如其名。

    “你去休息,还有别人操盘,我可不想我的金融天才死在电脑前?!本Φ乃档溃骸霸诎⒉薮笕嘶乩粗?,我们要养精蓄锐,然后送他一个最好的见面礼?!?br />
    “大人要回来了”冯乐摩拳擦掌,脸上更加兴奋了。

    “你去休息,现在就去,不要废话?!本ψ砣?,负手而立。

    他总是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不仅脸上带着面具,身上穿着黑袍,就连手上也是终年戴着黑色手套。

    “好嘞?!狈肜址杀甲爬肟?,不过看他这兴奋的劲头,肯定是睡不着了。

    就在这个时候,军师的手机响了起来。

    “嗨,哥们,兄弟我要回来了,有没有想我”苏锐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了出来。

    在没有人能看到的面具下面,军师似乎露出了一丝冷笑:“现在想着回来了没在那么多女人的温柔乡里乐不思蜀”

    苏锐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尴尬:“兄弟,你还是那么直接,就不能给哥们我留点面子”

    “我们等你回来?!?br />
    军师说完,便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ps:感谢霸天138185留书友16417675m966111乌努尔sexniuo8的月票和捧场支持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有情人终成眷属暗恋的都快去表白吧,别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