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若柳听到苏锐这样说,心中一喜。.`

    “只要我当组长,你就愿意干了吗”谷若柳问道。

    “谷总监,你太直接了,请不要这样勾引我,我是个有节操的人?!彼杖竦拇浇俏⑽⑶唐?,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我勾引你”

    谷若柳愣了一下,直到苏锐已经走出去老远,她才现了对方话语之中埋下的圈套

    她问怎样苏锐才愿意干组长,苏锐说她来当组长,他就愿意干。

    “低俗”

    “混蛋”

    “这种时候还要开玩笑”

    被苏锐狠狠地调戏了一把,谷若柳的心情显得并不太好。

    也不知道董事长到底是怎么搞的,把那么重要的事情压在了她一个人的肩上,对于这种安排,谷若柳最初是推辞的,因为她是整个集团市场部的总监,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忙活,不可能全部身心都扑在这次反倾销事件上。

    可是,这次事件严格的说来,又确实是属于市场部的范畴之内的。

    让谷若柳稍微庆幸的是,董事长给她推荐了苏锐,这件事情的关键点在于说服苏锐参与进来。

    对此,谷若柳曾经建议,让总裁林傲雪亲自去对苏锐说,或许这样会比较合理,可是林福章却拒绝了女儿出战的要求。

    他的理由是,必康现在内部的几个项目研都到了关键的节点,林傲雪虽说是总裁,但整体是轻管理重技术的,她本身就是技术路线出身,因此林福章想让女儿把心思放在科研推进和成果转化上面。

    好在打官司是需要时间的,因此谷若柳还来得及准备,有了苏锐的加入,她会感觉到担子轻一些,甚至这个女人还自作主张的让苏锐来担任组长。

    可是,这件事情都那么焦头烂额了,苏锐还拒绝的那么干脆,这让她有些恼火了。8小说.`

    此时的苏锐才不管谷若柳的想法呢,他又打开了lol,准备开始自己的菜鸟成长之旅。只见谷若柳气冲冲的走过去,把苏锐的鼠标拿开,拉着他的手就将其拖出了市场部的大厅。

    “我去,惊天大料啊?!辈芴炱郊蛑倍家吹你蹲×?br />
    “苏锐究竟做了什么对不起谷大总监的事情啊,难道说他非礼人家了”曹天平满脸八卦之意。

    “大姐,你要拉着我去哪里”

    被谷若柳的柔荑牵着,苏锐可没有半点浪漫的意思,那么多同事的目光都朝这边聚焦过来,唉,弄的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谷若柳一声不吭,仍旧把苏锐拽进了电梯,然后按下了负一层停车场的按键。

    “这是整个必康集团的事情,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彼杖裎弈蔚乃档溃骸按致车呐?,你都把我掐红了好吗”

    “掐红了又怎样”谷若柳恼火的说道:“我不管,这件事情,你必须要帮我?!?br />
    好声好气跟他说没有用,难道非要自己火吗

    “你火气那么大干什么更年期到了”苏锐嘲讽的笑了笑:“嘿,说不干就不干?!?br />
    “你才是更年期?!泵挥幸桓雠讼不侗鹑怂底约豪?,谷若柳愤愤的跺了跺脚:“我距离更年期还有十几二十年呢”

    苏锐一下子笑了,这个平日里很严肃的总监,怎么一跺脚,竟流露出了一种俏皮的意味。

    “笑什么笑答应不答应”谷若柳没好气的问道。

    苏锐摇了摇头:“这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br />
    谷若柳听了这句话,脸上绷紧的神情便放松了一些:“这样说来,你是答应了”

    “我不答应也没办法,就算不看在你的面子上,也得看在林傲雪的面子上。.`”苏锐说道。

    对于这话语之中的比较,谷若柳并没有任何的不快,而是拍了一下巴掌:“好,即便你是看在林总的面子上,我也要以私人的名义来感谢你?!?br />
    这是谷若柳职场生涯以来的面对的最严峻考验,不过,有了苏锐的加入之后,一切就变得迎刃而解了。

    “打官司方面需要准备的材料交给你,外面需要协调的事情交给我?!彼杖窀纱嗬涞乃档溃骸罢米罱ヒ惶伺分?,把这件事情顺便给办了?!?br />
    “胜算大吗”谷若柳的眼中已经露出期待之色。

    她知道苏锐是个极有能力的人,但是没想到,这句话出自他的口中,却是如此轻松。

    “说实话,胜算不大?!彼杖褚×艘⊥?,目光之中带着一丝凝重。

    政治和商场之间总会出现许多不为人知的合作,这一点上,不仅华夏是这样,欧洲乃至全世界都不会例外。

    欧美那几大医药巨头,全部都是传承百年以上的巨无霸企业,这种企业在当地的话语权是不可想象的,而必康的“倾销”,侵犯的正是他们的利益。

    这种利益损失不是短暂的,而是长期的,甚至会是永久的状态。如果是小公司遭遇这种情况,恐怕不出半年时间就被挤垮了,那些医药巨头受此冲击,虽然不至于伤筋动骨,但是节节败退是肯定的。最关键的是,他们不能让这种苗头继续成长。

    而这一点,就是最危险也最难办的了。

    华夏企业跨国去打反倾销官司,很少有能获胜的,一是成本太高,二是难度实在太大,三是当地的政策?;?,政商勾结,基本上胜率极低。

    否则的话,在康诚投资公司时期就素以喜欢挑战难度而出名的谷若柳就不会如此的头疼了。

    现今医药行业,产品基本上都已经定型了,想要独辟蹊径开出新药,难度非常大,因此,三矬氨仑的新合成方法是整个必康集团的宝贝,也对世界的医药行业造成了冲击。这一块阵地,必康必须要守住。

    很显然,苏锐从头到尾,就没想过真正要拒绝这件事情,在他看来,必康是林傲雪的,林傲雪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他只是对林福章这种所有事情都压给他的行为很不爽。

    不过,苏锐却是会错了林福章的意,后者完全把苏锐当成了女婿来对待,整个必康集团迟早是他和林傲雪夫妇两个的,既然如此,有困难的时候,当然需要苏锐这位姑爷出马了。

    “我请你吃饭?!惫热袅潘杖竦母觳脖阕叱龅缣?,相比较之前的气冲冲,现在的她已经变成了兴冲冲了。

    “还是不要了,我现在心情太过沉重,完全吃不下去?!彼杖竦牧成疾惶每?。

    “吃个饭而已,你怕什么,我又不能吃了你?!?br />
    “可你几乎就要把我给吃掉了?!彼杖衩缓闷乃档溃骸罢獯我荒憧铀??!?br />
    “作为补偿,吃饭的时候,我可以介绍个美女给你认识?!惫热袅丫蚩顺得?,把苏锐推进了车里,甚至还顺手帮他系上了安全带。

    “别,我现在最怕的就是美女?!?br />
    苏锐这句说的可是实话了,桃花运一旦多了,就变成了桃花劫,别说心理上很累,前列腺也不会好过。

    苏锐一脸苦涩意味,然后把腰间的皮带又紧了紧,心里寻思着什么时候能把皮带弄个死扣,轻易解不开的那种。

    “知道你心灵受了创伤,我请你吃饭,赔个不是,行不行”谷若柳笑着,动了车子。

    反正现在苏锐已经答应了,她心头的一块大石头也放下,心情大好。

    苏锐有气无力的躺在副驾上,一句话也不想说。

    谷若柳没话找话:“你看看我这车子怎么样刚换的?!?br />
    “不怎么样?!彼杖衿沉艘谎鄯较蚺躺系睦短彀自票曛?,说道。

    “宝马5系的顶配,对我来说已经挺好了,怎么到你嘴里就一文不值了呢?!惫热袅芟不蹲约旱男鲁?。

    “好个毛线?!彼杖袼档?,“长轴距,加长版,难开的要死,拐弯的侧倾幅度那么大,乘坐舒适感一点都不高,这样的车子在欧美都卖不动,在华夏却恰恰相反,为什么”

    “为什么”谷若柳被苏锐说的,开始对自己的车子不自信了。

    “很简单,因为华夏人都很虚荣,都喜欢大的?!彼杖袼档溃骸靶槿傥?,舒适为辅。大车子,大房子,就连女人也都喜欢后天改造的大一些?!?br />
    苏锐说到这里,知道说多了,立刻止住了话头,同时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谷若柳的胸前。

    好嘛,都快碰到方向盘了,这样不影响驾驶

    谷若柳注意到了苏锐的眼光,倒也没觉得有什么,毕竟这么多年来,她太习惯这样的眼神了:“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这么说来,我落入俗套了”

    “当然,抓紧卖掉,换一辆国产小两厢或者小轿跑都行。省油,灵活,最关键的是还好停车?!?br />
    “刚买没多久就卖掉,我可不舍得,而且我对两厢或者轿跑不感兴趣?!惫热袅ψ趴戳艘谎鬯杖瘢骸岸粤?,我可是听说,你曾经可是开着一辆奥迪tt在宁海的赛道上大展雄风呢?!?br />
    “大展雄风什么时候的事情”苏锐稍稍的愣了一下。

    不过,短暂的回忆之后,他的目光之中透出一丝凝重的味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

    那一次赛车,苏锐以一辆奥迪tt,赢了数台豪华跑车,甚至连法拉利恩佐都被踩在脚下,狠狠的赚了一大笔,可是,自从那次之后,苏锐便再也没有去过那个赛车场。

    可是苏锐并不曾把这些事情对别人讲过,谷若柳又怎么会知道

    后者微微一笑,什么都没有讲,油门一踩到底,加长版的宝马5系一个飘逸之极的漂移,朝前方轰鸣而去

    ps:感谢霸天爱死小兰的给力捧场,感谢小寒轻墨小李飞叨支持扯淡烟台孙向阳六王明暗无辄丶小武哥梦里人生紅龜仔水神54shuu修卿羽书友22o8o953觉皇9暴雨中的阳光zsa88o一颗大白菜a百度挚芹joso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