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万回合

    这是欲求不满,还是索求无度

    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林傲雪,苏锐的表情很是有些艰难:“你是说真的吗”

    “当然,怎么,你不愿意”林傲雪淡淡说道,同时,她已经甩掉了高跟鞋,坐在了苏锐的大腿上。

    看着近在咫尺的大美人儿,苏锐再次感觉到了强烈的不真实感

    他千算万算,把林傲雪可能给出的任何反应都算遍了,可是唯独没小说有想到她会这样做

    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我愿意,怎么会不愿意呢”苏锐挤出来一丝笑容,很不自然的说道:“不过,这有点不太符合你平时的风格?!?br />
    “你在推脱”林傲雪说道。

    “才没有?!彼杖袼淙桓芯醯搅职裂┑哪康牟患虻?,但是也实在想不出来对方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干。

    “要是平时,你早就扑上来了,现在是怎么回事”林傲雪微微的皱着眉头:“我对你的吸引力在逐渐变小吗”

    “不不不,怎么会呢”

    苏锐脸上的冷汗都快流下来了,他一转身,把林傲雪压在了身体下面,咬牙说道:“三万回合,开始吧”

    对于苏锐而言,这绝对是幸福的痛苦。

    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把这位冰山总裁征服在身子下面,他们都没有成功,苏锐捡了个大便宜。

    但是,此时的他,面对一丝也不挂的极致身材,脸上并没有多少的笑容,正在咬牙勉力支撑着。

    由于之前把绝大部分的体力都贡献给了夏清,此时苏锐已然到了强弩之末,虽然在和夏清几次之后,持久度方面还算可以,但是体能却跟不上了,在频繁而剧烈的动作之下,大腿差点抽筋了

    在林傲雪看不见的方向,苏锐的脸色简直和苦瓜一样,如果因为这种事情而抽筋了,那可就糗大了

    林傲雪能够看的出来,苏锐“略微”有些体力不支了,刚刚从巅峰上下来的她咬了咬嘴唇,还是说道:“你躺着?!?br />
    冰山女神就是个性,在这种时候都是惜字如金。

    苏锐听了这话,简直是如蒙大赦,气喘吁吁的躺倒在了床上。

    他只见到林傲雪翻身上去,一道道雪白的弧线在自己的身前不断划过。

    归根到底,林傲雪都是个关心苏锐的女人,一次结束之后,见到苏锐今天的状态实在不行,她也没有再多要求,所谓的三万回合只是句玩笑而已。

    看着直直躺在身边的林傲雪,苏锐觉得有点尴尬,脸颊有些发烧,他侧过身来,犹豫了一下,说道:“其实我昨天晚上”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只纤手就伸了出来,挡住了他的嘴。

    苏锐还想继续说,于是把林傲雪的手给拿开,接着说道:“我昨天晚上”

    林傲雪继续用行动表明自己的态度,她这次没有再用手去挡住苏锐的嘴巴,而是揽住对方的脖子,朝自己的胸前用力一拉。

    于是,苏锐的嘴巴便被一团柔软给堵得死死的,别说不能说话了,甚至连喘气都不顺畅了。

    女神一贯言简意赅,肢体语言也包括在内。

    “不要说了,你做什么,是你的自由?!绷职裂┧档?。

    苏锐似乎听见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苏锐默然了一会儿,然后把嘴巴丛山峰上挪开,胳膊绕到林傲雪的脑后,试图把对方搂在怀里。

    这一次,林大小姐没有抗拒。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相拥着,时间无声无息的流淌而过,苏锐忽然说道:“我们再来一次吧?!?br />
    说话间,他已经把林傲雪给压在了身子下面。

    “不要,你”林傲雪这次拒绝了。

    “我说我行我就行?!?br />
    苏锐的男人气概终于上来了,按住了林傲雪的两条胳膊,后者根本动弹不得。

    他的状态果真回勇,动作也比之前简单粗暴了许多。

    林傲雪的心结打开,彻底的放开了,不再压抑着自己的嗓子。

    一时间,在这间小小的套间里面,充满了让人脸热心跳的画面与声音。

    等到两个人携手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中午十二点钟了。

    望着散落在地面上的衣物,转而又望了望身旁苏锐的某个位置,林傲雪忽然觉得,自己的心情竟完全好了起来。

    她的嘴角,竟露出了一丝上翘的弧度。

    在这一刹那,苏锐几乎怀疑自己眼睛花掉了。

    不过,在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之后,他的心中便涌出了狂喜。

    苏锐在跨进林傲雪的办公室之前,本以为等待他的会是一场十级飓风,可是结果完完全全的出乎了他的预料,只是阴了一会儿天,紧接着便是和风细雨,让人不能自拔。

    “你累吗”

    林傲雪转过脸,正好对上了苏锐的眼神。

    “不仅不累,心情还好?!彼杖衽牧伺男馗骸霸趺囱?,要不要再来大战三万回合”

    “去你的?!?br />
    林傲雪推了苏锐一下,然后便开始穿衣服了。

    看着这玲珑有致的身材,看着这雪白细腻的肌肤,苏锐真的想要大笑三声了,不过,在短暂的得意过后,他的心里便涌出了浓浓的感动。

    他走到林傲雪的身后,抱住了她。

    林傲雪的正弯腰穿裙子呢,被苏锐这么一抱,惊的一声轻叫。

    “傲雪,谢谢你?!彼杖窠艚袈ё帕职裂?。

    林傲雪能够清楚的听出苏锐话语之中的深情味道,她摇了摇头,微微一笑,伸出手指,在苏锐的腰间轻轻的挠了一下。

    两个人又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林傲雪才说道:“我们三天后出发,机票已经订好了,第一站是德国的慕尼黑,然后去米兰?!?br />
    “怎么先去德国呢”苏锐一开始倒是没有听说这个安排。

    “必康在首都建设的新项目已经到了设备的采购节点,此行正好去考察一下相关的企业?!绷职裂┧档?。

    “德国德国?!彼杖癯烈髁艘幌拢骸耙欢ㄒ鬃匀ヂ稹?br />
    事实上,在苏锐看来,林傲雪此次前去欧洲的旅程越短越好,每多增加一个点,就多增加一分风险。

    “亲自去谈一下,会比较放心?!绷职裂┧档?。

    事实上,她去德国,还有一个重要的安排,只是暂时还不想告诉苏锐。

    “去德国哪个城市”苏锐又问道。

    “慕尼黑?!?br />
    苏锐点了点头:“在欧洲,德国的治安算是比较好的,至少比巴黎要好的多。反正到时候我陪着你,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br />
    “嗯?!?br />
    林傲雪轻轻的嗯了一声,就连苏锐也不知道,她对此次的欧洲之行是多么的渴望。

    还要再等三天,就连性格一贯淡然的林傲雪都感觉到有些按捺不住了。

    十二点之后,小秘书的电话才打了进来,她的声音带着一些焦急之意:“总裁,徐超先生已经在会客室里等了两个小时了?!?br />
    看来这个江南省的大少还是没有死心啊。

    林傲雪靠在苏锐的怀里,声音清冷:“我不是说过上午谁也不见吗”

    “他说一定要等您出来,他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谈?!毙∶厥樗档溃骸昂孟袷枪赜诼虻氐氖虑??!?br />
    听了这话,林傲雪的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然后立刻从苏锐的怀里坐起来:“糟了”

    “什么遭了”苏锐很少看到林傲雪露出这种焦急的模样。

    “今天是那块土地拍卖的日子”林傲雪没好气的看了苏锐一眼:“都怪你?!?br />
    如果不是因为吃苏锐的醋,林傲雪又怎么可能把这么重大的事情给忘记了

    林傲雪特地交代,让任何人不要在上午打扰,因此,就算秘书有心提醒林傲雪关于地块的安排,也是开不了口。

    总裁既然这样表现,下面的人自然而然的就以为她是准备放弃竞拍西华街地块了。

    苏锐微微一笑:“看样子,那个徐超肯定已经把那个地块收入囊中了?!?br />
    林傲雪似乎显得有些不开心,轻轻的“嗯”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

    她一心想要拿下那个地块,只是因为那是苏锐儿时长大的地方。她想要重新建设起他的童年,然后把这当做礼物送给心爱的男人。

    在林傲雪的设想里面,她要和苏锐一起设计,一起规划,建起一座大大的福利院,要让里面的每个孩子都能享受到幸福的童年,也让他们能够感受到社会的关心。

    每到周末,她可以和苏锐一起,去给孩子们上课,去陪孩子们玩耍,在林傲雪的心中,这是一件充满期待的事情。

    土豪在爱情面前都是任性的,不管男女。林傲雪也不例外,为此她甚至不惜付出比市场价高出百分之五十的价格来。

    “你难过什么”苏锐扳着林傲雪的双肩,微微笑道:“没买到那块地也挺好的,至少省下了一大笔钱?!?br />
    林傲雪摇了摇头:“这不是钱的事情?!?br />
    说罢,她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来,一声不吭。

    林家大小姐并不知道苏锐已经猜出了她真正的目的,她也不想对苏锐解释什么,毕竟现在已经成为了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此时此刻,林傲雪的心中有些烦乱,因为苏锐的礼物没有了。

    见到此景,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走到林傲雪的身后,单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我明白你的心意?!?br />
    林傲雪的身体轻轻一震,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苏锐。

    苏锐笑道:“放心吧,等到徐超把一切都建好之后,我们会以极低的价格将其拿过来,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