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夏清无论是否准许苏锐的请求,结果都是显而易见的苏锐根本不需要她的同意。,

    就在夏清的话音刚刚落下之时,苏锐单手挑开了睡裙最上方的一颗扣子。

    紧接着,第二颗,第三颗

    夏清仍旧闭着眼睛,心脏剧烈跳动着,胸口也是剧烈的起伏着,一道道弧线在苏锐的眼前划过,甚是美妙。

    所有的扣子都被解开了,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挡苏锐此时的动作了。

    他两只手抓住夏清的衣襟,朝两边一扯。

    于是,雪白的棉质睡裙彻底分开,再也无法阻挡盎然的春光。

    和雪白的肌肤相映成趣的,则是夏清那一身黑色的内衣。

    看着此景,苏锐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隐隐感觉到有种要流鼻血的冲动。

    夏清紧张到了极点,脸颊发烧,烫的要命,她睁开了眼睛,发现苏锐正盯着自己的身体呆呆猛看,不禁更加羞涩了。

    不过,她也知道,已经到了这种时候,再羞涩下去,根本就没有了任何的意义了。

    她是个传统的姑娘,但是,选择这条路,她不会后悔。

    乱就乱吧,乱就乱吧。

    如果青春没有一场轰轰烈烈,那还叫青春吗

    看着苏锐的样子,夏清的心里不禁涌出一种微微自豪的感觉,那就是他在为我的身体着迷呢。

    事实上,这个时候的苏锐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夏清的身材,此时看起来,和平日里身穿职业装的她还有着不少的差别。

    只是穿着内衣的她,那显露而出的弧度比苏锐想象的还要更加震撼恐怕那些经常给体育画报拍摄封面的女明星们都比不上。

    比西方女人黄金比例还要再夸张一些的身材,配合上东方女人的细腻与精致,此时的夏清简直娇艳无边。

    “好看吗”

    夏清俏脸虽然红透了,但是却没有多少的害羞了,反而不自觉的挺了挺胸。

    穿着薄薄的蕾丝边内衣,即便没有钢丝的支撑与海绵的垫层,夏清的某个地方仍旧可以保持夺目的弧度。她这么一挺胸膛,让苏锐那流鼻血的老毛病差点又犯了。

    “这沙发实在是太窄了,我们去床上吧?!?br />
    苏锐说着,三下五除二的扯掉了夏清的睡裙,然后抱着仅仅穿着两件衣服的美女有些踉跄的奔向了床边。

    一夜风雨,吹落桃花满地。

    清晨七点钟,阳光已经从窗帘的缝隙照了进来,苏锐悠悠醒转,感觉到胳膊有些麻。

    原来,夏清的头一直枕在苏锐的胳膊上面,苏锐怕吵醒她,也不敢动弹一下。

    望着房间的天花板,苏锐到现在还觉得有点不真实,怎么稀里糊涂的就和夏清发生了这种事情

    他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不由的露出了苦笑,看来这种事情只能怪他定力不强了。

    和夏清激战到了半夜,后者虽然是第一次,但是或许是由于体质较好,再加上经常锻炼,所以并没有许多初经人事的姑娘所展现出的忸怩和疼痛。对于苏锐的许多动作,夏清不仅能够配合,甚至还可以主动迎合,这倒是让苏锐省却了不少的力气。

    还好,让苏锐如释重负的是,他昨天晚上的表现还算是比较给力,并没有出现五分钟一次的情况,夏清的体质就算再好,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连续被送上巅峰之后,终于体力不支,沉沉的睡去了。

    看着紧紧抱着自己睡觉的夏清,那种触感仍旧清晰,就连苏锐也不得不再次感慨,这个妮子的身材怎么可以发育到这种逆天的地步,简直就是让人咋舌了。

    昨天晚上,何止夏清数次巅峰,面对如此尤物,苏锐自己也不太能把持的住呢。想着这一点,苏锐不禁感觉到自己的小腹又有些火热起来。

    “身材太好了?!?br />
    苏锐感慨了一句,然后又翻身压在了夏清的身上。

    后者透支过度,睡的很沉,迷迷糊糊的醒来之后,发现苏锐已经在开始辛勤耕耘了,俏脸顿时红透。

    不过,现在的夏清倒是真正放开了,虽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但事已至此,除了去享受,她还能做些什么呢

    搂着压在身上的苏锐,感受着那种异样的冲击,夏清感慨道:“你这种叫人起床的方式真的很特别?!?br />
    苏锐埋头努力,一声不吭。

    夏清轻吟一声,然后又说道:“如果你以后能每天都这么叫我起床就好了?!?br />
    说罢,她把这个男人抱的很紧很紧。

    暖气很足,等到大床停止了晃动,又是一番大汗淋漓。

    苏锐二话没说,抱起夏清就进入了浴室。

    后者不经意间瞥见了墙上的挂钟,美好的意境顿时被打破了:“糟了,都快八点钟了,上班就要迟到了”

    “要迟到了吗”

    “是的,九点钟还要开会,我们得抓紧时间了?!毕那迓ё潘杖竦牟弊铀档?。

    “可以?!?br />
    真的可以吗

    苏锐促狭的一笑,待关上了浴室门之后,卫生间里面很快便响起了夏清的惊叫。

    “你怎么又来”

    “放心,我会抓紧时间的,争取不让你迟到”

    一个半小时之后,夏清才坐上了她的车。

    不过,这次开车的却是苏锐,因为夏清已经连踩油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靠在副驾驶的位子上,虽然显得没什么力气,但是眸间的光芒却是很亮很亮。

    经过了一夜的滋润,她彻底尝到了做女人的快感,整个人也焕发出了不一样的神采。

    那种感觉很奇妙,让人无法形容,夏清望着身边的男人,同样感觉到了一阵浓浓的不真实感觉。

    貌似,这种进展速度,同样很出乎她的预料呢??墒?,这不正是自己追求的事情吗

    你情我愿。

    现在的夏清很想问一问苏锐,她想知道在苏锐的眼中,自己和他现在究竟是什么关系,可是,犹豫了一下之后,夏清还是没有问出口。

    因为她的脑海里面闪过了一道影子,那是林傲雪。

    夏清垂下了眼帘,在心底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已至此,她只有努力向前。

    苏锐把车子开到了嘉宝公司的地下车库,夏清看周围没人,竟然主动的侧过身来,搂住了苏锐的脖子,又是一个缠绵的吻。

    苏锐被夏清吻的有些蠢蠢欲动,他揽住那极富手感的腰肢,笑眯眯的说道:“你不会是想要在这里来一场车震吧我保证,这会是个相当不错的主意?!?br />
    夏清的俏脸再度红了:“少来,你还尝到甜头了”

    苏锐捏了捏夏清的腰,大有深意的说道:“那是,我可算得上是食髓知味了?!?br />
    说罢,苏锐竟是直接把夏清从副驾上拉过来,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即便再是乖乖女的姑娘,一旦经历了完美的第一次之后,都会对那种事情产生隐隐的期待。

    譬如说夏清,此时此刻,她就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又开始快速的砰砰直跳起来。

    “这里不行,有监控的?!毕那宓男睦锛幢阌行┫胍逖橐幌麓碳さ母芯?,但还是被理智占了上风。

    “是吗那就不做好了?!?br />
    苏锐倒也没打算就这么容易的放过夏清,他微微一笑,上下其手,把美人撩拨的极为情动了。

    “真的不能在这里?!?br />
    夏清气喘吁吁,看着胸前有些皱了的衣服,不禁嗔道:“你怎么这么流氓”

    “我本来就是流氓?!?br />
    苏锐把夏清撩拨的不行了,却忽然收手,将其放回了副驾驶位子上,这货整理了一下一副,在美人幽怨的眼神之中,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过,这里有监控,为了维护你美女老总的形象,咱们还真不能做?!?br />
    夏清闻言,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这个家伙也太无耻了吧既然不做,为什么还要把自己撩拨成这个样子

    不过,苏锐立刻又压低了声音说道:“那啥,下次在你办公室里,你觉得咋样”

    夏清哪里是这个流氓的对手,她的俏脸彻底红透,连忙下车,重重的关上车门,落荒而逃了。

    等到夏清走了之后,苏锐看了看自己的小腹,一股浓浓的空虚之感又涌了上来。

    他摇了摇头,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脸,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这一次又得好好补一补了?!?br />
    想起那被张紫薇翻出来的二十瓶六味地黄丸,苏锐就心疼的直滴血,尼玛,看起来还要硬着头皮再跑一次药店了。

    苏锐买完了“补品”,开着车回到了必康,正准备上楼梯的时候,喇叭声响了起来。

    原来,这是林傲雪的宝马七系,开车的是王远,而周显威却坐在驾驶座上面。

    一看到苏锐,周显威就露出了促狭的笑容来,他指了指身后的林傲雪,然后又对苏锐树了个大拇指。

    苏锐能够把周显威的眼神看的很清楚,这个家伙表达的意思就是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苏锐苦笑了一下,对着周显威比划了个中指。

    林傲雪并没有看苏锐一眼,目不斜视,车子径直开进了地下车库。

    几秒钟后,苏锐就收到了一条短信,内容很简单到我办公室来。

    请到.999wx.,sj.999wx.,纯绿色清爽。999w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