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在苏锐的眼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马首是瞻”的机会,就譬如眼前站起来的这位。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苏锐可是清楚的记得,就在他还没进门的时候,这个家伙和何长明一起,出言讽刺夏清,言语之间毫不客气,充满了攻击性,也算得上是杜炳辉一系的主力战将了。

    苏锐当时隔着门,虽然这个家伙究竟长着什么样子,但对于他的声音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既然对方能够在说出这种话之后,还干脆利落的投诚,说明此人的人品极为靠不住,如果重用他,无异于等于在身边安放了一颗定时炸弹,苏锐又怎么可能让这种人来危害夏清的安全

    听到苏锐干净利落的拒绝了自己,财务经理的脸上露出了一些意外,他的心中也有着些许的怒意,不过在这种时候,就算再生气,也得忍下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硬生生的挤出一丝微笑:“我是嘉宝公司的财务经理,对着这间公司的财务状况,没有人比我更熟悉,夏总初来乍到,我想我可以提供很大的助力?!?br />
    苏锐同样报以一个微笑:“我相信你说的话,但是却不相信你的人品?!?br />
    听了苏锐的话,会议室里有几个人已经要憋不住笑了,这才是打脸啊。平日里这个财务部经理张扬跋扈,一副老子就是公司老二的样子,得罪的人着实不少,今儿终于有人能够制得住他了。

    “我不相信你的人品,也不相信从你手里出来的那些财务报表?!?br />
    苏锐玩味的上隐现怒意的财务经理,淡淡笑道:“你还千万不要不服气,总部在三天之内会安排新的财务负责人到岗,你可以着手准备工作交接了?!?br />
    工作交接

    财务经理的脸色猛然变了。

    他没想到,苏锐竟然如此的干脆利落和决绝,甚至连一丁点的机会都不留给他。

    “而且,只要是你经手的数字,全部都要核查,连一个小数点都不能漏掉?!彼杖癯胺淼姆剑骸岸杂谡庖坏?,我是有信心来向你承诺的?!?br />
    财务经理的脸色已经难极点

    在杜炳辉和何长明遭受了这种下场之时,他已经意识到会拔出萝卜带出泥,自己也绝对不可能善了,因此才想要以投诚来换取自身的安全。

    可是,苏锐杜绝了他的这种美好遐想,不禁干脆的将其推进了井里,还果断的扔下了一堆大石头

    如果杜炳辉和何长明锒铛入狱的话,那么他也别想独善其身,那两个人第一个咬出来的肯定就是他

    想到这一点,财务经理的额头上已经流下了几行冷汗

    他锐的脸上已经带上了一丝哀求之色:“给我一个重新再来的机会,可以吗”

    “这个可不行?!彼杖穸杂谡庋奶旨刍辜勖挥腥魏蔚男巳?,他微微一笑,说道:“我也让你做个选择题,是准备走出去,还是滚出去”

    又是二选一,不过,这次的二选一可比杜炳辉那个“玩死还是玩残”要好的多了。

    财务经理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终于,他垂下了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迈着沉重的步伐,准备离开会议室。

    不过,在马上走出去的时候,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你现在准备收拾东西出去避一避,但是我劝你一句,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抓的,如果主动自首,戴罪立功,才是最好的选择?!?br />
    苏锐这话语之中的暗示意味已经非常明显了,“戴罪立功”这四个字,指的无疑就是让财务经理先把杜炳辉和何长明咬出来了。

    财务经理的脚步迟滞了一下,然后再次叹了口气,关门走了出去。

    现在,整个会议室里面,已经是安静的可怕了。

    自从苏锐出现之后,三下五除二,把杜炳辉一系的三个关键人物给咔嚓咔嚓的剪除了,手段宛若雷霆一般,简直是干净利落的不可想象。

    苏锐站在夏清身后的椅子上面,双手撑着椅背,扫视了在场的人一圈,目光很淡,透出一种寒冷的意味。

    有人壮着胆子和他对视,但是却支撑不了多久,很快便打着寒颤挪开目光。

    在座的都是职场人士,从来没有见过苏锐这种手法,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神。他的眼神虽然很淡,但是却让人不寒而栗,配合上整个会议室里面所飘散着的淡淡血腥味道,更让这些职场精英们感觉到无比难受。

    杜炳辉在这里被打成了重伤,这是不争的事实。

    所有人都在猜测着苏锐的身份,甚至有个别人的猜想已经接近了现实。

    “听说集团前段时间有了个姑爷,难不成就是这位”

    苏锐环视了一圈,然后站在了夏清的侧方,单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之上?!爸钗?,我并不是个暴力的人,我从来都喜欢用和平的手段解决问题?!?br />
    有些人在暗地里对苏锐的说法嗤之以鼻,难道说把人家打成重伤架出去,也算是和平的手段吗

    苏锐才不会理会这些人的想法,继续说道:“其实,夏清来到这里,成为嘉宝的负责人,或许资历难以服众,但是能力却是一点不差,眼光更是要远在杜炳辉等人之上。其实,凭借杜总的能力和资历,完全可以在整个集团拥有更广阔的前途,可是最终的结果又是怎样呢”

    “目光短浅,只是盯着嘉宝公司的一亩三分地,只是想着怎么样能从供应商那里多要一点回扣,为此不惜让整个集团遭受损失,这就是出息这就是眼光”

    苏锐稍稍的加重了语气,现场有些人不禁身体一震。

    “也幸好,今天是我来了,否则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严重后果?!?br />
    苏锐冷冷的说道:“在座的各位,我知道你们其中还有杜炳辉的支持者,还有观望局势的墙头草,现在嘉宝公司已经走了三员大将,戏台搭好了,没人唱戏可不行,所以,这种用人之际,你们不用担心被开除的事情?!?br />
    对于这些人来说,这无异于是他们今天听到的最动听的声音了,甚至有人明显的舒了一口气。

    杜炳辉一系还有很多中层,但是,经过苏锐这一系列连刺激带打击,硬是让其他人不敢轻举妄动了,他们甚至已经彻底的收起了造反之心,毕竟,没有人想要变的头破血流。

    “虽然公司短时间内不会再开除人,但是我奉劝你们,收起那些没用的小心思,在公司的事情上面兢兢业业,安分守己,公司自然不会亏待你们,夏总也是一样,如果你们有不满的话,大可以当面向夏总提出来,而不是采用这种方式?!?br />
    苏锐微微一笑:“在夏清任职嘉宝公司的期限内,我希望刚才那种事情,是唯一的一次,不要再有第二次?!?br />
    这句话他虽然是笑着说出来的,但是却充满了浓浓的警告意味,在场的人们没有人敢把这句话当成儿戏。

    夏清边的男人,心底涌出浓浓的感动,她知道,自己和他之间永远用不着说感谢,一切已在不言中了。

    “好了,夏清,你们继续开会,我在你的办公室先坐一会儿?!彼杖袼低?,然后转而对会议室的其余人说道:“诸位,告辞,务必好自为之?!?br />
    等到苏锐从会议室里面走出去好几分钟,夏清才收回了目光,她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不禁掩饰的干咳了几声。

    “下面,我们继续开会?!?br />
    夏清同样环视了一圈,道:“关于设备供货商的选择问题,大家还有没有其他的意见”

    意见当然没有谁还敢有意见

    “夏总,我强烈建议,设备采购按照公司项目部的事先设计来执行,不要理会其他的闲言碎语?!币幻胁憬ㄒ榈?。

    在此之前,他一直处于中间派,在杜炳辉一系对夏清的进攻最为猛烈的时候,他连吭一下声都没有,此时跳出来,倒是显得义愤填膺。

    他的意见自然没有任何人反对,全票通过了,接下来的会议也是无比的顺利。

    等到夏清散会的时候,苏锐正坐在她办公室里的沙发上,悠闲的喝着茶。

    “夏总,您这办公室可不错啊?!彼杖竦餍Φ?。

    “你要是觉得不错,以后就常来?!毕那逍ψ抛诹怂杖竦纳肀?,顺手拿起水壶给他续满了水。

    使面孔魔鬼身材的夏清做出这种贤惠的续杯动作,苏锐忽然觉得有点口干舌燥。

    他把目光从夏清那窈窕的身段上面挪开,轻咳了两声:“多倒点?!?br />
    “没问题?!毕那逍τ?,双手把杯子端到了苏锐的面前:“老板,请喝茶?!?br />
    “我可不是你的老板,在必康,我丫的就是一个市场部的业务员?!?br />
    苏锐接过杯子,结果手指和夏清的纤手不小心的碰了一下,那感觉很柔很滑。

    夏清的反应似乎更大一些,俏脸都红了一半。

    “你今天的表现,谁还能比你更像老板”夏清回想着之前会议室里面发生的情形,眸光都亮了几分。

    “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彼杖癜诹税谑?,这货每每在英雄救美的事后,都会装得很云淡风轻。

    “这当然不是小事?!毕那逅档溃骸叭绻疟约绦夷窒氯?,我是真的没有一点办法,唯一的可能就是,我选择走人?!?br />
    苏锐沉吟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他知道,这并不是软弱,而是夏清的性格使然,怪不得她的。

    “晚上就留在我们食堂吃个便饭,你样”夏清的目光之中流露出期待之色。

    ps:接下来还有一章,估计要十二点,脑子有些不清醒,我出去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