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选一,玩死还是玩残

    尼玛,貌似玩残废了貌似比玩死了要好那么一点点

    可是,即便如此,也是好的有限啊

    这个选择题,他根本就答不出来

    毫无疑问,这是杜炳辉职场生涯之中遭受的最严峻考验

    非死即残

    已经搞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杜炳辉完全不相信眼前的年轻男人会轻易的放过自己

    毕竟,对方的关系可是来自于集团总部

    看着何长明被两个保安给架着出去,裤裆下面都湿了一大片,实在是狼狈到了极点,杜炳辉的眼皮狠狠的跳了跳。

    他阴沉着脸,说道:“何经理好歹也是公司的元老级人物,夏总,你这么做,太过分了吧还有没有感情可言”

    此时此刻,他只有选择继续向夏清发难了,毕竟在杜炳辉的眼里,夏清要比苏锐好对付的多的多。

    他并没有任何的把握能够挽回颓势,因此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过分”夏清微微一笑,看起来显得风情无限:“这样看来,我和杜总对于过分两个字的理解是截然不同的了?!?br />
    她本来就是一等一的美女,此时苏锐在场,让她恢复了自信的笑容,魅力自然而然的就散发了出来。

    在苏锐加入战局之后,夏清的心里已经彻底的没了慌乱和无助,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安全感。

    似乎只要有苏锐在旁边,那么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那些所谓的难题难度在哪里

    完全是寥寥几句话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杜总,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这样是不是显得不太礼貌”苏锐冷笑着问道。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丝毫的紧迫,甚至语速都没有加快多少,就已经把杜炳辉一系的人给逼的阵脚大乱了。

    杜炳辉当然是不礼貌了,如果他要是讲礼貌,恐怕根本就不会在中层会议上做出这种公然顶撞反抗夏清的事情来了。

    何长明是注定要被必康律师团起诉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牢狱之灾是跑不掉的。事已至此,不管杜炳辉接下来做出任何的选择,都已经没有了一丁点的意义。

    事实上,苏锐都不会给他求饶的机会。

    既然有胆量做,就得有胆量来承担后果,这是苏锐一直挂在嘴边的老话。

    这些年来,杜炳辉带着一众手下在嘉宝公司作威作福,已经捞了太多的钱,太肆无忌惮了些。

    他以为,天高皇帝远,董事长林福章不但不会责备他,还得依靠他继续把嘉宝公司的业绩给提升上去??墒鞘导噬?,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在林福章的眼里,必康集团一定有着不可或缺的人,但绝对不是这个杜炳辉。

    说开除就开除,根本不留一丝余地,必康集团总部高层的手段着实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

    “这个二选一的问题,你让我怎么回答简直是无理取闹”

    杜炳辉说着,就要站起身来。

    “说不过我,你就要走了吗”苏锐微微一笑,丝毫不急。

    “话不投机半句多”杜炳辉临走之时,还不忘给自己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如果这样继续下去,嘉宝公司一定会被你们给整垮的”

    说着,他便走向了门口。

    “说走就走,看起来真是潇洒,但是”苏锐仍旧是保持之前翘着二郎腿双手抱胸的姿势,淡淡的说道:“我让你走了吗”

    “脚长在我的身上,我如果想走,你还能拦得住我”杜炳辉说着,继续走向会议室的大门。

    他的心里实际上是有点紧张的,但是绝对不能让苏锐看出来。

    “恭喜你,答对了,我还真能拦得住你?!?br />
    苏锐说罢,推开椅子,站起身来,走到了杜炳辉的身后。

    而此时,后者的手已经握在了门把手上面

    很显然,杜炳辉是想要抓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何长明的表现让杜炳辉一系败象尽显,已经再也没有了与苏锐抗衡的能力了甚至连勉力支撑都做不到

    他看似离开的很镇定,但实则很慌张很匆忙,巴不得脚步再快一些

    之前面对夏清还嚣张无比的杜总,此时此刻,就跟被戳破了的纸老虎没什么两样。

    这种老虎只会吼两声,其实连牙齿都没有,实在是不足为惧。

    可是,就在他准备把会议室的门拉开之时,苏锐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这个动作,让杜炳辉浑身猛然一颤

    “何必如此着急的离开呢难道说是你心里有鬼”

    苏锐微微一笑,杜炳辉便动弹不得了

    后者只感觉到肩膀上面的那只手充满了强悍的力量,压制着他完全动不了,甚至,此时的杜炳辉只能硬挺着后背,才能保持着正常的站姿,否则会立即被压弯了腰

    “我的问题还没有回答,你就这样离开,会不会显得太没有教养了呢”

    苏锐微笑着说完,手上的力量便随之增加了一分。

    就是这么一下,让杜炳辉开始控制不住的惨叫了起来他仿佛感觉到自己的肩膀骨头都要被对方给捏碎了

    他再也无法保持站立的身形,直接就砰然跪在了地上

    杜炳辉伸出两只手,想要掰开苏锐的手,可是,无论他怎么用力,那只手就像是铁钳一样,死死钳住了他的肩膀,连一条缝都掰不开

    只不过是几秒钟而已,杜炳辉就已经疼的满脸冷汗、眼前发黑了

    这人到底是谁,怎么能有这么大的力量

    “唉,都说了不让你离开,你看你,这么不听话,多不好”

    苏锐一边用力,一边轻松的说着话,这种场景落在众人的眼里,十分的违和??墒?,人家偏偏就这么做到了似乎把杜炳辉压制在地上根本就没费什么力气

    “本来气势汹汹的想要欺负别人,结果事到临头发现欺负不成,转身想跑,世界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苏锐说着,单手抓着杜炳辉的肩膀,胳膊似乎只是很随意的一挥

    杜炳辉那少说也得有一百六七十斤的身体在苏锐这一挥之下,飞跃了宽大的会议桌,然后重重的撞在了墙上

    听着那撞墙的闷响,会议室里面的人都不由的齐齐一颤

    这些人混迹职场那么多年,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处理事情的方式,霎时间,一股恐惧从众人的心中涌起

    已经有人承受不住这种压力,准备离席了

    杜炳辉撞的头破血流,七荤八素,趴在地上不断的痛哼着。

    苏锐环视了一圈,把众人的表情全部尽收眼底,然后笑眯眯的说道:“今天,我请大伙看一出戏,所以,在这场戏还没演完之前,希望大伙都能够坐住了,不要随便离席?!?br />
    停顿了一下,苏锐补充着说道:“要是有想去卫生间的,先憋着?!?br />
    听了苏锐的话,再配合上地面上的杜炳辉还在不断的痛哼着,在场的有许多人都开始情不自禁的打寒颤了

    这是杀鸡给猴看

    就算有人真的憋不住尿了,也得尿在裤子里面

    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实在是太简单也太粗暴了

    公司里堂堂的一个副总经理,就这样被打的满脸都是伤

    没有人敢报警,也没有人敢打电话叫救护车,任由之前嚣张跋扈的杜炳辉躺在地上。

    “杜炳辉,你现在能不能回答我之前问你的问题了呢只不过是二选一而已,应该没那么难吧”苏锐微微一笑,眼睛里面带着浓浓的嘲讽。

    杜炳辉本来被撞得晕晕乎乎,一听到苏锐这话,立刻变得清醒,简直想要一头撞死了。

    看到杜炳辉愣了十几秒钟,苏锐摇了摇头:“迟疑什么看来你还得再清醒一下,不然不会配合我?!?br />
    于是乎,他抓住杜炳辉的身体,再次用力一扔。

    这一次,杜炳辉的身体撞上了会议室的木门上。

    谁也不知道苏锐究竟使出了多大的力气,但是在场众人清晰的看到,那木门被撞的晃了晃,然后两个金属合页咣当一声,掉了下来

    这一下,竟然直接震飞了四颗螺丝钉

    从来都是养尊处优的杜炳辉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的对待,他已经满脸是血,趴在地上昏昏沉沉,完全没有了回答苏锐问题的能力。

    不过,苏锐压根也就没想过让杜炳辉来回答问题,不管他后来是否求饶,对方都不可能有任何的好结果。

    既然准备这么做,那么结果就已经是注定了的,等待杜炳辉余生的,将会是无尽的铁窗生涯。

    随着杜炳辉被打昏在地,会议室里面有几个人已经开始明显的打哆嗦了

    他们之前都是旗帜鲜明的站在杜炳辉身后的

    苏锐的行事手段实在是太简单也太粗暴,寥寥几句话就吓瘫了何长明,随后三下五除二就弄废了杜炳辉

    小团体里的两个“头目”都已经尽数“伏诛”,那么他们继续坚持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后果也都是可以想见的。

    “有没有人想要对我说些什么”苏锐的目光从会议室里的每个人脸上扫视了一圈,淡淡笑了笑。

    当然有人。

    只见嘉宝公司的财务经理有些忐忑的站起身来,紧张的看了苏锐一眼,说道:“从今以后,我愿意唯夏总马首是瞻”

    不过,苏锐接下来却慢悠悠的说了一句:“马首是瞻当然好,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的,你,不行?!?br />
    ps:刚刚从亲戚那边聚会回来,这才写好,过个年到处奔波,真是累得不轻??吹絣ovenoname先生的十万赏,xgh601先生的三万赏,红袖添乱兄弟的万赏等等,大家都好给力,由于家里网络不行,所以我明天整理一下月票名单。大家那么给力,感觉我一天更一章有点说不过去了,明天起,无论如何都要挤时间开始两更。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