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ntent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

    苏锐要开除自己手下的一个经理人,林傲雪连个中原因都没有问,就立刻同意了苏锐的要求。

    这说明,对于苏锐,林傲雪有着绝对的信任,只要他愿yi做的事情,那么林大小姐不仅不会阻拦,还会全力支持,而且是,无条件的支持。

    这是林傲雪早就下定了的决心,在她看来,就算是苏锐杀人放火,她也要跟在后面帮助他。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林傲雪不需要任何的是非观,他做什么,自己便做什么。

    夫唱妇随做到了极致,便是如此。

    苏锐听到林傲雪干cui利落的就做出了开除何长明的决定,甚至连半分钟的犹豫都没有,心中有些微微的感动。

    “从现在开始,他失业了?!?br />
    林傲雪这一句话虽是斩钉截铁,但字面之下所流露出来的情感却是柔情似水。

    苏锐挂了电huà,淡淡的说道:“何经理,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再担任嘉宝公司的行政部经理之位,人事部马上会给你办理离职手续,相关的材料请你迅速的交接给夏总?!?br />
    听到了苏锐在电huà中所说的话之后,夏清微微一怔,她完全没想到,苏锐进门之后所出的第一招,就是把何长明给直接开除了

    夏清知道苏锐刚才的电huà是打给林傲雪,更让她没想到的是,总裁竟然连犹豫一下都没有,就批准了苏锐的裁人要求

    这和夏清一贯的行事风格是不一样的,在这个姑娘的心里,即便杜炳辉再刁难自己,她也没有想过把对方赶走,毕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为集团工作了那么多年,怎么也算得上是元老级别的人物了。就算是那个何长明,也是一样。

    不过,夏清和苏锐的立场是不一样的,她知道,总是需要有人唱白脸,有人唱红脸,苏锐毫不犹豫的替自己出了这个头,她的心里,除了感动,就只剩感动。

    对此,夏清必须表明她的意见:“何经理,你可以去办离职手续了?!?br />
    何长明完全没有感觉,嘲讽的一笑:“嘿,我说夏总,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家伙,装的可真像啊,你们两个可以搭台子唱二人转了”

    “我好歹也是嘉宝公司的元老,哪能说离职就离职”何长明冷冷笑道:“夏总,你信不信,如果我就这样被你辞退了,那么这会议室里的一大半人都会跟着辞职,你这是在寒他们的心”

    事实上,何长明所说的这个数字倒是有点夸张,如果他真的走了,或许杜炳辉一系的几个人会受不了这种打压而离职,但是其他中层干部呢他们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行为的。

    在必康集团呆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才爬到公司中层的位置,待遇丰厚,工作稳定,人都到了中年,奋斗的心思渐jiàn熄了,没有谁想要再重新跳槽找工作,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你们两派相争,谁赢都无所谓,但是胜利者别损害到我们其他中立者的切身利益就行。

    杜炳辉也开始冷笑:“夏总,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做董事长助理的工作风格了,威武,霸气,哈哈哈?!?br />
    这三声“哈”,带着太明显不过的嘲讽了。

    笑完了之后,杜炳辉又指着说道:“还有,这里是嘉宝公司内部的会议,无关人等一律出去嘉宝公司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一个身份不明的外人来指手画脚了”

    说着,他又指桑骂槐的说道:“还有,我想提醒一下各位,公司内部的会议都是需要保密的,我希望任何人都不要擅自违反这个最基本的规定,随随便便把外人带进来,成什么样子了”

    夏清声音的分贝也提高了:“杜总,请注yi你的言辞”

    “我认为杜总说的没错?!焙纬っ飨仁敲蛄艘豢诓?,然hou双手抱胸,笑眯眯的说道:“夏总,外人还是抓紧离开的好,你觉得呢”

    他这句话毫无yi问把夏清也包含进了。

    “我也是这样想的,外人抓紧滚出去?!彼杖裎⑽⒁恍?,对何长明说道:“你已经被解雇了,现在,你就是这间会议室的外人?!?br />
    “你他娘的放屁”何长明好歹也是公司的领导,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男人这般挑衅,终于动了怒。

    苏锐轻轻的踏前一步。

    夏清见此,基本上已经猜到苏锐要做什么了,不过她并没有阻拦,也不想阻拦。

    或许,只有这种最简单直接且粗暴的方式,才是此事最有效的解决办法。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何长明的手机响了起来,打破了这凝重的气氛。

    “在开会的时候,手机要调成静音,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一个行政部的经理,难道不明白吗”苏锐瞥了一眼何长明的手机,嘲讽的一笑,停下了脚步。

    “关你屁事?!焙纬っ鞯屯房戳丝蠢吹?,是嘉宝公司的人事部打来的,于是直接挂掉,他现在可没有任何接电huà的心思。

    可是,两秒钟后,手机铃声又顽强的响了起来。

    “快接吧,说不定有惊喜呢?!彼杖窀蒫ui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来,翘着二郎腿,舒舒服服的靠着椅背。

    人事部打来的电huà

    何长明平日里和这个部门的人几乎没有什么交集,那边明明知道高层在开会,为什么还要这样真是不懂规矩

    何长明再次挂掉,淡淡的对坐在斜对面的一个男人说道:“李经理,你手下的兵,是该好好的管管了?!?br />
    事实上,行政部和人事部是平级的,何长明带着情绪说出这种话来,就已经把人事部的经理给得罪了。

    大家都是同一级别的,你凭什么这样对我指手画脚

    “何经理,你这是什么意思”人事部的李宝清皱了皱眉头,很不爽的说道:“你心里有火气,至于这样对我撒吗”

    何长明的手机第三次响了起来。

    他非常不爽的一拍桌子:“李宝清,好好管管你的人明明知道公司的领导们都在开会,这个时候还拼了命的打什么电huà少打一个能扣他的绩效工资吗”

    这下轮到人事部李宝清不说话了。

    不过,他不说话倒不是因为他怕了何长明,而是因为他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在整个过程中,苏锐就抱胸坐在一旁,都没有吭声,甚至他还做了个手势,示意夏清也坐下来。

    后者点点头,她知道,既然苏锐来了,那么接下来的主dong权就已经交到了他的手里面。

    何长明对着李宝清露出一声冷笑,这笑容极具嘲讽意味。

    “接电huà吧,李经理,看看你们部门到底有什么急事?!?br />
    何长明之所以选zé对李宝清开火,并不仅仅是情绪不好的误伤,也是想借此机hui,无视夏清和新进来的那个陌生男人。

    你不是厉害吗分分钟就要开除我,那我就无视你,我看你怎么办

    李宝清接了电huà,脸色不太好看:“什么事情,不知道我正在开会吗”

    “李经理,是这样的,集团总裁办公室刚刚直接打电huà到我们人事部,要求立刻给行政部经理何长明办理离职手续,对方语气非常强硬,要求必须在半个小时之内办妥此事?!?br />
    李宝清眉头一皱:“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都不够交接工作的?!?br />
    以往如果有人离职,必须提前三个月提交离职申请,公司再酌情安排其他人员接手工作,就算是临时离职,办理离职的时间也不会少于一星期,哪有在短短半个小时之内就完成的

    “而且,而且总裁办公室主任说,我们把离职手续办妥之后,要给总裁办公室传真过去,如果总裁在半个小时之内看不到有何长明签字的离职文件,就要对您进行问责所以我才这么着急的打电huà给您?!?br />
    “好了,我知道了,挂了吧?!崩畋η逯刂氐奶玖艘豢谄?。

    “还有,李经理,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六分钟了”

    这句话把李宝清给整的一个激灵,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

    “你现在把需要签字的文件给我送到会议室,立刻,快点”李宝清对shou下人吼道。

    何长明嘲讽的看着他,说道:“怎么,李大经理,火烧眉毛了”

    “何止是火烧眉毛,简直是烧到脑袋了”

    李宝清挂了电huà,恼火的站起来,指着何长明的鼻子说道:“何长明,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是嘉宝公司的员工了?!?br />
    何长明的脸上露出怒意:“李宝清,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开了,一个小秘书怯生生的走进来,把文件夹递给李宝清。

    李宝清看也不看,直接把文件夹甩到了何长明的身前,说道:“第三页,第十四页,第二十一页,全部都要签字一式三份,还有,别忘了每一份都需要骑缝签名”

    这种离职文件,李宝清不知道办过多少份,对需要签字的页码也是记得清清楚楚,张口就来。

    不过,此时此刻,他对业务的熟悉程度一旦说出来,就显得咄咄逼人了。

    何长明的脸色比死了爹还难看,阴沉的问道:“李宝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崩畋η宓牧成幽芽矗骸凹抛懿冒旃抑苯哟蚶吹鏷uà,要半个小时之内办妥你的离职手续,否则就要对我问责何长明,快给我签字你自己作死,别特么的连累我”

    集团总裁办公室

    这件事情,真的已经惊动了集团总部

    整个会议室里面都处于震惊之中

    他们没想到,那个陌生年轻人所说的话竟然是真的

    他到底是谁能够让集团的大老板在短时间里面就下这样的决定

    此时此刻,这种情况已经超出他们的认知了,简直是见所未见

    杜炳辉一拍桌子:“胡闹,纯粹是胡闹”

    苏锐慢悠悠的说道:“真的是胡闹吗可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现在离职的,都是幸运的,如果再有人顽抗,说不定某些小尾巴就会被抓住,到那个时候,就不是人事部送来离职文件,而是警察送来抓捕文件了?!?br />
    此言一出,会议室中人齐齐变了脸色

    ps: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明天回父母家,孩子太小,出个门跟搬家似的。所以,大概到初三初四的样子,都是保底一更。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面能够红红火火

    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