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室里面的争论还在继续,在夏清不断反问之下,副总杜炳辉并没有丝毫的慌乱,他的声音反倒又提高了一些,语速也放慢了一些:

    “项目部在进行前期设计的时候,并没有征求我们生产部门的意见,我选定的设备厂家,是嘉宝公司一直以来的合作伙伴,老厂房的设备都是从他们家采购的,知根知底?!?br />
    在争论的时候,用如此高的声音和如此慢的语速说话,真的让人有种很欠揍的感觉。

    夏清毫不相让:“杜总,你说的没错,那些设备确实已经用了好几年,但是,经济发展对我们公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自动化的水平跟不上去小说”

    夏清还没有说完,便被杜炳辉很没有礼貌的给打断了。

    他摆了摆手,叹了一口气:“哎呀,夏总,你先听我说完嘛?!?br />
    到底是谁不让谁说完

    夏清的俏脸微微涨红了,憋着气呢。

    杜炳辉真的是这里的老人,工作了那么多年,对这里熟稔无比,整个嘉宝公司上上下下已经离不开他了,所以,在夏清面前,他是可以充老资格的。

    包括会议室里的一部分嘉宝中层,都是站在杜炳辉的一边夏清的空降,连带着许多人的位置都没法挪动了,他们心里对于这个曾经的集团董秘怎么可能服气

    杜炳辉老气横秋的说道:“还有,夏总,你不要那么激动,你没在基层工作过,不了解一线的情况,在座的都是嘉宝公司的老人了,一点一点的看着这个公司成长起来,其实,你完全可以问问他们的意见?!?br />
    杜炳辉这先是话里话外鄙视了一番夏清,然后又要逼着别人来表态了。

    在这个会议室里面,有几个人是旗帜鲜明的支持杜炳辉,此时此刻,他们都在看着夏清,坐的比其他人稍稍直了一些。

    这个信号就已经很明显了。

    夏清咬了咬嘴唇,然后冷冷说道:“我没想到,项目部事先做好的可行性研究和设计方案竟然会遇到那么大的阻力,杜总,你这样做,对于公司的整体发展来说,只能是有害无益?!?br />
    来到嘉宝公司的这几天,夏清已经承受了太多攻讦,可是,面度这些咄咄逼人的对手,她仍是选择一步不退。

    杜炳辉冷笑:“有害无益夏总,我要再强调一下,你没有在生产一线工作过,对于这些情况都不了解,项目部的设计都是飘在天上,实际是什么情况,只有我们才了解”

    两种设备究竟孰优孰劣,这是明眼人都能看明白的事情,可杜炳辉却仍旧阻挠,这是彻底要对着干的节奏了。

    夏清继续说道:“我再强调一遍,你的这种行为,不是发展,而是倒退而且,新项目的工艺方案是董事长审核过的,杜总,你不可以”

    夏清的话没说完,再一次被打断了。

    不过,这次打断她的不是杜炳辉的冷笑,而是对方的掌声。

    啪啪啪

    他一边鼓掌,一边摇头冷笑:“好,好,真好,夏总,我就知道你会搬出董事长来压我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这掌声异常刺耳,夏清的脸也气的更红了

    夏清并没有搬出林福章来压人的意思,否则早就可以去找林福章告状了,她此时说出“董事长”三个字,并不是刻意的。

    可是,这种非刻意落在杜炳辉等人的眼中,那就太刻意了。

    甚至现场已经有人露出了鄙视的目光。

    看吧,到底是新来的董事长助理,打不过人家,就要叫家长了

    谁不知道你是董事长的亲信谁不知道董事长想要重用你可是,你这样把董事长搬出来,只会让人家更加看不起你

    那几个支持杜炳辉的人全都在这样想着,目光中的嘲讽就更不加掩饰了。

    年纪不大的小妞,就已经身居高位,长得这么漂亮,若是说没有潜规则什么的,有谁会相信

    这年头,哪个秘书不和老板之间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

    这种揣测几乎是所有人都会想到的。

    “我并不是搬出董事长来压你?!毕那逯挥杏踩套?,无视周围的目光,说道:“我也没有必要借助董事长的名头来这样做,我所有的一切观点,其出发点都是基于公司的利益?!?br />
    “口口声声说不借助董事长来压我,可你一到嘉宝公司呢,这也要改,那也要改,看起来我们运行了好几年的管理体系在你这位高级董秘的眼里就一文不值了”

    杜炳辉这个时候就开始上纲上线了,事实上,夏清可从来都不是不知轻重的人,来到了嘉宝公司,发现这里的效率和集团总部远不能相提并论,于是对行政部委婉的提出了几个改进意见,谁知道行政部经理是杜炳辉的人,在夏清提出了改进意见之后,他转身就告诉了杜炳辉。

    于是,“夏清对行政部提出改进意见”就变成了“新来的夏总迫不及待的要拿改革当业绩”。

    而且,不知不觉间,这种消息已经传遍了厂区,对夏清造成了极为不好的影响。

    所有人都是排外的,这是人类的共性,如果任由这种情况发酵下去的话,那么夏清在嘉宝恐怕真的无法发展下去了。

    对于这种声音,夏清虽然有一些耳闻,但是却无能为力。

    夏清真是要被杜炳辉的巧舌如簧给气死了:“杜总,话可不能这么说,我是提过几次意见,但是对大家之前的工作,我是给予充分的肯定”

    “充分的肯定”这个时候,夏清的说话再一次被打断了

    一个嘉宝的中层领导发话了,他是杜炳辉的亲信,此时自然要出声支援:“夏总,谁不知道你所谓的充分肯定是先给一个甜枣,再打一巴掌现在是对行政部提意见,接下来说不定可就要动到我们这些中层了?!?br />
    夏清的拳头已经攥了起来,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这个能力极强的董事长助理,面对群狼的咄咄相逼,感觉到了空前的无助。

    这个时候,夏清的脑海里面浮现出了一张笑脸,心中不由的想到:如果他在就好了。

    杜炳辉的另外一个亲信又开口了:“夏总,你从集团总部下来,或许想要做一些事情,早日做出成绩,但没必要这样刻意刁难人吧”

    刻意刁难人

    夏清不说话了。

    并没有人声援她,除了杜炳辉的人,其余的中立者们都在看夏清的笑话。

    杜炳辉一帮人的声势正盛,如果选择在这种时候帮助夏清,那可不是把老杜给往死里得罪吗

    看到这个情景,杜炳辉非常满意,他伸手指了指坐在会议室里面的其他人:“夏总,你看到了吗这就是民意别说你现在还只是个暂行总经理职能的副总,哪怕你真的成为了总经理,也不能逆着我们的心思”

    杜炳辉这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要知道,一个公司的柱石,永远不是最上面的那个,而是中层”

    这几句明显是在收买人心了,而且把他抵抗夏清的缘由说的冠冕堂皇我之所以反对你,并不是为了我自己的利益,而是为了公司所有人的利益。

    在这一刻,迎着那些人或是嘲讽或是淡漠的目光,夏清想哭。

    她从来都不是个强势的女人,如果林傲雪在这儿,或许根本不会给杜炳辉这般借题发挥的机会,直接就地将其开除??墒?,董事长助理出身的夏清并没有这般的魄力和权力,她本身有超强的执行力,但是在决断方面,却是她的弱项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夏清说道:“杜总,我们彼此之间闹矛盾,对于整个嘉宝公司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好处?!?br />
    “是我在跟你闹矛盾吗”杜炳辉摊开了手,冷笑道:“夏总,明明是你在处处针对我刁难我好不好倒打一耙”

    是谁在倒打一耙

    夏清已经红了眼眶,鼻子发酸,眼泪蓄满了眼睛。

    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

    一个对于这间会议室里面绝大多数人都很陌生的年轻男人,就这样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面。

    夏清本能的转过脸,当她看清楚眼前男人的面容之时,眼泪再也止不住,立刻汹涌而出

    “这么多大老爷们,就这样欺负一个姑娘,你们也真够威风的?!?br />
    苏锐就这样走过来,面色颇有不善,眼光之中尽是冷意。

    事实上,他本来早就想要进来的,但是有心在门外听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所以才多等了几分钟。

    就这几分钟,苏锐已经咬牙切齿了。

    “你是谁这是嘉宝公司高层会议,无关人等一律出去”

    杜炳辉见到这个陌生男子竟然敢嘲讽自己,顿时气得不打一处来。

    苏锐走到杜炳辉的对面,说道:“我想,我一定比你晚一步走出这间会议室?!?br />
    “杜总让你出去,你就出去,你有什么资格这样顶撞杜总”这个时候,行政部经理很不客气的皱眉说道:“给我滚立刻滚”

    苏锐闻言转过脸,眯起了眼睛,他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这位兄台,不知道你高姓大名,身居何位啊”

    “本人何长明,现任行政部经理,你又是哪根葱”

    苏锐不理他,而是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告诉你老爸,让他帮忙开除几个人,第一个人叫何长明,现在是嘉宝公司的行政部经理?!?br />
    “好?!?br />
    对于苏锐的这个要求,林傲雪根本就没有问任何的原因,而是直接说道:“从现在开始,他失业了?!?br />
    ps:今天就一更,因为不舒服,还是颈椎的问题,很难受。

    因为要回父母家过年,各种亲戚聚,所以接下来的过年期间保持一更,争取两更,希望大家能理解。

    感谢覆手和一颗大白菜百度的捧场

    感谢金刚y、卿羽、刘天海ptti、enlisre、书友21314989、梦里人生、无恙天下的月票支持

    还有,明天会在微信平台发布新的一期滔滔不绝,回答部分朋友的问题,还会爆个照,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搜索公众号“烈焰滔滔”或“lieyn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