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周安可那颇为彪悍的老妈明洁,苏锐还是忍不住的一阵头大。┢╪┝╪┡.。

    上次陪着周安可回到莲塘镇,本意是想要去寻找周显威,却没想到被周安可的老妈误打误撞,差点摆成了订婚宴。

    也就是在那一晚,苏锐在莲塘镇被正式确定了“周家女婿”的身份,也由此而成为了整个莲塘镇青壮年们的公敌。

    周安可是整个莲塘的女神,因此,那天晚上周家大摆筵席,苏锐差点没被灌的当场倒下,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有阴影呢。

    不过,他和周安可的关系完全是被对方父母误会了,两人将错就错,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如果说出真相的话,恐怕别说周安可的父母会伤心,莲塘镇的青壮年们估计得组团带刀来必康砍人,想想那个场景,苏锐都觉得有点毛。

    况且,周安可自己也不想把这误会就此终结,假戏成真才是她心中最期待的事情。

    只是周安可明白很多事情,知道梦想变成现实的可能性几乎无限接近于零。

    看着周安可娇俏而微羞的样子,苏锐心中一动,说道:“这样吧,等我从国外回来,就去你家拜访?!?br />
    “好?!敝馨部汕崆岬牡懔说阃?,脸上柔和的笑意绽放。

    苏锐在周安可的办公室坐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离开,自然,财务部的姑娘们看到他终于出来,一个个脸上都露出暧昧的神情这帅哥和美丽总监之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胡茜茜走上来,两只手还是小心翼翼的捧着那张黑金卡:“帅哥这这实在是”

    苏锐毫不介意的把对方的手推了回去:“拿着吧,吃完饭再还给我?!?br />
    胡茜茜已经被震撼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竟傻乎乎的捧着这张无限额度的信用卡又回到了座位上。

    她的心中一直在感慨,有四个字不断回响着:“无限额度,无限额度”

    “苏大帅哥,有没有女朋友”一个漂亮的会计大声喊道。。

    既多金又大方,长相还不错,这样的男同志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啊

    苏锐有些抵抗不了这些调戏,干脆落荒而逃了。

    出了财务部,苏锐准备去找林福章问个究竟,结果,到了董事长办公室才现,董事长秘书已经换人了。

    “夏清呢”苏锐有点疑惑的问道。

    “夏助理已经调任集团下属分公司嘉宝饮品的副总经理了,您可以联系嘉宝饮品那边?!毙吕吹亩睾苡欣衩驳乃档?。

    “嘉宝饮品”苏锐听过这个名字,不过在健康饮品领域,这个牌子一直不温不火的。

    身为董事长秘书,为林福章工作好几年,夏清受到重用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苏锐如果估计不错的话,那么夏清接下来会逐步成为嘉宝饮品的总经理,继而回到集团总部,成为行政副总裁,当然,这得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行,并且需要业绩来支撑。

    不知道夏清能不能扛得住这个压力呢

    几乎每个董事长秘书都能拥有光明的前途,夏清的能力很强,如果平台够广阔的话,那么一定更好的施展自己的才华。

    苏锐并没有直接联系夏清,而是给嘉宝饮品公司的办公室秘书打了个电话,得知夏清就在公司,于是,苏锐便准备过去给个惊喜了。

    事实上,嘉宝公司现在总经理之位空缺,夏清虽然名义上是副总经理,但是下面的人都知道,夏清跟着董事长锻炼了那么多年,如果连一个分公司总经理的位子都得不到的话,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

    于是,夏助理也就变成了夏总,而她头衔前面的“副”字,恐怕用不了几个月就会被拿掉了。

    相比较必康集团总部的气派,嘉宝公司就显得简单多了。

    嘉宝公司位于宁海北行区的经济开区,厂区占地四百余亩,除了标准的饮料生产车间之外,最高的建筑就是一幢十层的办公楼这里面光是研究人员就占到了八成之多。┡┢╞.〈。

    到了大门口,苏锐出示了必康总部的工作证,便轻易的进来了。别管是不是一名小小的业务员,反正都是总部来人,下面分公司的员工们可不敢轻易得罪。

    苏锐一路顺利的来到了办公楼,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夏清的办公室在顶层。

    拎着刚才路上买的小点心,苏锐与一群身穿嘉宝工装的工作人员一起进入了电梯。

    “现在十楼正在开会呢,听说最近几天上面的领导们连续开会,每次都要争个不休?!?br />
    “我听说了一些消息,大概是在新设备的采购上,几个老总出现了分歧?!?br />
    “怎么讲”

    听到这个消息,苏锐也来了精神,他眯了眯眼睛,站在一旁,静静聆听。

    “咱们厂区北面的五号厂房已经落成了,这是嘉宝围墙内最大的厂房了,厂房建好了,就得上设备,现在,分歧就在这里了?!?br />
    “以前的采购都是杜总负责,他主张用国内南方某厂家的设备,但是新来的夏总却有不同意见,主张采购国外的先进设备,虽然这样代价会更高一些,但是会相应的降低人工成本,也会提高自动化的程度?!?br />
    “唉,这厂房都落成了,设备的事情还没定下来,等到确定之后再生产,估计没个半年工夫,设备是别想送到咱们厂区了?!?br />
    “真搞不懂,不就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吗,怎么至于闹成这个样子”

    “不起眼的小事现在谁看不明白,杜总和咱们新来的夏总不对付,说不定是杜总故意对着干呢?!?br />
    “铁定是杜总心里不舒服,本来以前的总经理调离了岗位,他就有可能接任,结果集团董事长把他的秘书派了过来,明眼人都知道,以后总经理的位置肯定是夏秘书不,是夏总的?!?br />
    “那杜总也不能在设备采购的事情上面对着干啊,这会影响整个集团的业绩?!?br />
    “以前咱们嘉宝的采购都是杜总一力负责,说实话,他跟那几个设备厂之间的事情嘿嘿,不说咱们也明白,但是夏总主张采购国外设备,这么一来,可就砸了杜总的小金库了?!?br />
    苏锐算是听明白了,这些设备采购完成,至少需要花掉几千万的费用,如果选择那个杜总指定的公司,那么估计十个点的提成应该是能拿得到了,少说也得有几百万

    那么庞大的利益,那个杜总怎么可能不争

    “杜总也是咱们厂区的老人了,他和新来的夏总争起来,咱们怎么办”

    “嘿嘿,神仙打架,咱们跟着掺和什么啊”

    “再者说了,这设备采购也就是个导火索,我估计杜总是想要找个理由,让新来的夏总知难而退,主动申请调回集团总部?!?br />
    “杜总的如意算盘打的好啊,可惜的是,我看这夏总几天来的表现,恐怕不会如他所愿了?!?br />
    苏锐在一旁默默听着,摇了摇头。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纷争,夏清从集团总部空降分公司,堵死了杜总的升迁之路,后者自然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夏清给逼走。

    而且,苏锐实在是不能想象,新项目的基建都落成了,设备却还没订购,这种业余的事情居然会生在必康旗下的分公司,真是让人只能呵呵。

    电梯到了九楼的时候,这些员工都出去了,电梯里面也只剩下苏锐一个人。

    他静静的想了一下,嘴角便露出了一丝笑容也幸亏自己来了,否则的话,夏清的烦恼或许还会持续的久一些。

    苏锐对夏清的为人很了解,虽然她有林福章这个大靠山,但是除非遇到了无法解决的困难,否则夏清是绝对不会向林董事长求救的。

    想着之前那位温柔贤惠的董事长秘书,如今居然成了分公司的经理,苏锐还颇有一种不真实感。

    如今,夏清的这种身份,在必康内部,无疑相当于封疆大吏了。

    到达十楼,苏锐才刚刚走出电梯门,苏锐就听到了会议室里面传来了争执的声音。

    夏清的声音很清楚:“杜总,项目的前期设计,已经明确了工艺技术路线,可是,你用国产的设备,和事先做的可研和设计完全不符合,既然这样,我们还有必要花十几万专门去设计吗”

    会议室里,夏清已经站起身来,盯着对面的中年男人,目光之中带着冷意。

    才来到这里没几天,夏清就遇到了一系列的难题,几个副总经理都皮里阳秋的,并没有谁真正对夏清表示欢迎。

    因为,夏清的空降,说明那个空缺的总经理之位已经被内定了,其他副总经理也彻底没戏了。

    林福章的意图非常明显,那就是让夏清先以副总经理的身份熟悉嘉宝公司的业务和管理,然后再接手总经理之位。

    很多人不欢迎夏清的到来,这其中以负责生产的副总杜炳辉的反应最为激烈。

    他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的样子,从车间主任干起,一直到了现在的位置,嘉宝的生产全部都由他来负责管控,可以说是整个厂区权力最大的人。

    “设计是集团总部的项目部做的,又不是我们做的,你说我更改了工艺方案,那是因为你们设计的工艺方案根本就不合适不合适的地方,难道我还不能提出自己的修改意见吗”

    “新工艺不合适”夏清显然是有些生气了:“新工艺的自动化程度较之以往提高了三倍以上,人员成本却只是以前的五分之一,你却告诉我,这种方法不合适”

    ps:感谢一棵大白菜的捧场

    感谢残夜孤烟书友2o93555o天道之炮哥ysfezsupertubro梦里人生的月票支持

    今天一更,加班了,精神状态也不好,脑子跟浆糊似的,大家也早点休息吧。

    快过年了,除了放寒假的童鞋们,还有多少坚守在工作岗位的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