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茜茜,你发什么神经”

    “就是啊,一次又一次的犯花痴,耳朵都快被震聋了好不好”

    “到底是什么事啊,你一惊一乍的”

    一声又一声的抱怨声响起,可是胡茜茜似乎完全没有听见,她正双手捧着一张信用卡,小心翼翼的,就像是在捧着块金砖一样。

    “黑卡,这是黑卡”胡茜茜激动的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说话的声音都显得哆哆嗦嗦了

    财会专业出身的她,自然知道,手中这张卡片的全名叫做“美国运通百夫长黑金卡”,简称“黑卡”

    全世界的顶级信用卡

    这种信用卡只会发给所谓的“成功人士”,都是知名的大富豪ceo之类的,年收入必须在一千万美金以上是最起码的要求。

    最关键的是,这种卡的额度没有上限哪怕你想刷卡买一架飞机,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可是,这么一张贵重到极点的信用卡,怎么会出现在苏锐的身上

    胡茜茜可不会相信,一个普通的市场部业务员有资格拥有这种信用卡

    即便他上次一单签了两千万,提成两百万,但是距离黑卡客户的身份要求还是差的太远太远了

    这卡片据说是钛黑金制成的,拿在手里沉甸甸的,面的金属光泽,胡茜茜目眩神迷,几乎都要晕过去了

    而且,这么贵重的卡,怎么就能被苏锐随手给丢出来密码还是简单至极的六个六

    此时此刻,胡茜茜觉得这件事情真的是太六了

    听见“黑卡”这两个字,财务部的姑娘们纷纷围了上来,办公区域里面热闹非常。

    “你都把人家小姑娘吓成什么样子了,还让不让人家办公的”

    周安可半是责怪的说道:“那么贵重的黑卡,也能这样随便的丢给他人钱财于你如浮云,但是对别人可不是这样?!?br />
    通过哥哥周显威,周安可也大概了解了苏锐的真正身份,因此对于他手中的黑卡倒是没有多少的意外。

    “不过是一张卡片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br />
    苏锐混不介意的摆了摆手:“来来来,我们继续之前的话题,那个大胸总监不,那个谷若柳的人缘不太好吗”

    他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从周安可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不满。

    这种娴静如水的江南姑娘,对任何人都是和和气气的,因此,这种情况很反常。

    “我有表达出对她的不满吗”周安可惊奇的问道。

    她只是说了一句谷若柳的身材好,男人们都会喜欢,苏锐就听出了自己对谷若柳的不满周安可不禁感慨,他真的太厉害了

    “当然了,你这点小心思,可逃不过我的眼睛?!彼杖竦溃骸叭绻阌胁宦?,就悄悄告诉我,我保证不会外传的?!?br />
    “其实也不算什么不满,只是她这个人太强势了些?!?br />
    周安可知道,在这间公司里,苏锐是她认识最晚的人,却是最信任的人。为了安全起见,有些话也只能对他说。

    苏锐闻言,嘴角微微翘起,周安可已经算是极好相处的了,如果连她都被强势的谷若柳欺负了,那么说明那个新任总监绝对不是个好相与的女人。

    怪不得一贯乐天派的曹天平都被谷若柳的高压政策压的惶惶不可终日呢。

    “以前谷若柳在康诚投资工作的时候,我和她打过一些交道?!敝馨部赡呛猛肺⑽⒅遄?,说道:“有一次因为新项目的建设,需要从康诚投资调集资金,董事长都发话了,可是这个谷若柳死活不同意,说康诚也缺钱,不能随随便便外借?!?br />
    苏锐冷冷一笑:“这哪里是外借,都是一家母公司,不过是左手把钱倒腾到右手罢了,真是没有一点集体主义感,就这样,林福章那个没用的小老头居然没生气”

    “生气了,可是董事长也没办法,还指望着谷若柳帮他做事呢?!敝馨部尚α艘幌?,整个必康上上下下,恐怕也只有苏锐敢说林福章是“没用的小老头?!?br />
    “那后来呢”

    她摇了摇头:“后来,我们又协调了几家银行,才完成了新一轮的融资?!?br />
    “本来就是左手倒腾到右手的事情,偏偏还要支付利息出去借钱,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吗”苏锐打了个很恰当的比喻。

    “我要是林福章,肯定直接让这个女人收拾铺盖滚蛋?!彼杖穹叻叩乃盗艘痪洌骸靶卮罅瞬黄鹇稹?br />
    这句话还是暴露了他的真正想法,总归是离不开人家的胸。

    周安可轻笑了一下:“其实这也不能全怪谷若柳,毕竟康诚投资也需要资金,她也需要成绩,林董很欣赏她的能力,否则也不会把她调任必康集团总部市场部的总监了?!?br />
    总部的市场部总监,可不是只领导这栋大楼里的十几个业务组那么简单,谷若柳还要负责所有分公司的销售业绩与全渠道市场开拓情况,肩膀上的担子简直沉重的要命。

    不过,压力始终和荣誉共存,这个职位的前途也是极为远大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成为整个集团的副总裁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顶撞了董事长,还不降反升,我都要怀疑他们两个是不是有一腿了?!彼杖窈馨素缘拇Р庾抛约何蠢吹睦险扇?,如果是真的那可就有热闹

    “这倒不是,你可别乱猜,影响不好?!敝馨部扇袢绱税素?,笑着轻轻的打了对方的肩膀一下,这个略显亲昵的动作却落在外面同事的眼中,于是,八卦的种子开始在财务部姑娘们的心里扎根并疯长起来。

    “其实,必康的市场部总监之位有太多的人在盯着,至于为什么会跨领域的把谷若柳调过来,因为她开疆拓土的能力实在太强,林董事长需要她这样的人才?!?br />
    “那也不能不服管,董事长的话都不听,这样的人就算能力再强,也是隐患?!彼杖衿擦似沧?,他还是怀疑林福章谷若柳。

    “隐患不隐患的都是以后的事情?!敝馨部伤档秸饫?,压低了声音,在苏锐的耳边轻声说道:“其实,不仅是总部市场部的日子不好过,下面各个大区分公司的压力也都很大,谷若柳之所以会给下属施加了那么大的压力,并不因为她需要业绩,而是因为这是董事长的决定?!?br />
    “这是林福章的决定”苏锐一脸不相信,那个老头什么时候愿意这么铁腕了这简直有点颠覆他以往的形象啊。

    “董事长的态度当然是秘密,这还是夏清告诉我的。具体原因是因为”周安可再次压低了声音:“现在,必康缺钱?!?br />
    “必康缺钱”

    这句话仿若炸雷一般,在苏锐的耳边炸响了

    很少有消息能够让他难以置信,但这绝对是其中一件

    “这这怎么可能”苏锐眯了眯眼睛:“必康在首都建设的新医药产业综合体,投资虽然巨大,但是前期的融资已经完成了,按理说不应该缺钱才对?!?br />
    “而且,三矬氨仑的成本降低之后,必康的利润空间也随之增大,这种精神病药品的市场几乎已经被必康独家垄断了?!彼杖袼布渚屠沓隽怂悸罚骸癮nn,你是财务部的总监,这件事情肯定比我清楚的多?!?br />
    “你说的没错,首都的新项目完成融资,精神病药品的销售也在翻倍增长,无论从任何一个方向康都应该是欣欣向荣蒸蒸日上,而不应该是缺钱才对?!?br />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事情出的太蹊跷,苏锐现在已经开始盘算着怎么借钱给必康了。

    周安可说到这里,露出了无奈的苦笑:“可是,必康几乎所有的流动资金,都被总裁给抽调了?!?br />
    “林傲雪抽调必康资金”苏锐的眉头大皱:“她要干什么”

    此时此刻,他真的很想把林傲雪抓过来“惩罚一顿”,这小妞真是越来越不听自己的命令了,竟然背着自己干了那么多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总裁并没有详细说明,对了,这些资金全部抽调去了欧洲?!?br />
    “抽调去欧洲”苏锐更加意外了

    “是的,抽调到了欧洲的一家投资公司,也许总裁是想运作一下资本?!敝馨部伤档?。

    “可是,资本运作从来都不是林傲雪的强项,她的强项在科研?!彼杖褚×艘⊥罚骸傲指U略趺此怠?br />
    “我有问过董事长,他说对这件事情不予置评?!敝馨部煽嘈Γ骸捌溲韵轮饩褪侨斡勺懿猛獠盍??!?br />
    “这么大的动作,林傲雪到底是怎么想的”苏锐发现,林家小妞的主意可是越来越多了,最近没有听说必康在国外有投资计划,在这种节骨眼上把大量资金调往国外,不是在断自己的后路吗

    如果这个时候在股票交易市场上,有大金主对必康频频举牌,抢占股权,那么林福章和林傲雪该如何自处

    “这还只是开始?!?br />
    周安可揉了揉太阳穴,她这个财务部总监最近压力也非常大:“总裁已经发话了,明天我还要再转一笔资金去国外这样大量的现金跨国交易,手续复杂的让人头疼?!?br />
    “没想到一回来就有这么一出大戏苏锐本来有点紧张,但是想着昨天晚上林傲雪“引吭高歌”的样子,心中的石头忽然就落了下来,雪的样子,哪里有半分紧张

    正主都很淡定,自己还跟着瞎操心干什么

    “等有时间我问问林傲雪?!?br />
    这个时候,周安可的双颊忽然红了起来,她犹豫了两分钟,才小声问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妈前两天还打电话问我,说过年你能不能去我家你该怎么答复她呢”

    ps:困得不行,一杯咖啡撑住,终于写完了,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