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ntent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

    十分钟后,苏锐拎着一个大塑料袋从药店走了出来。

    在塑料袋里面,装着二十瓶六味地黄丸。

    用那个药店店员的话来说,一次要吃十粒呢,二十瓶说不定还不够一个疗程。

    在这忽悠之下,加上苏锐对自己某些方面的不自xin,这才一次性买了那么多,痛失两百块钱呢。

    他第一次买这种药,跟做贼似的,一路鬼鬼祟祟的回到了车子里面。

    叹了口气,苏锐先拧开瓶子吃了十粒,然hou才驱车前往医院。

    他要去看望张翻天,而且,在出国之前,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交待给张紫薇。

    苏锐到了医院,把从商场买的一些补品一股脑儿拎下了车,两只手都满满的。

    在他的衬衣口袋,还有一个厚厚的信封,里面装着一万块钱。

    这钱虽然不算太多,但也能表示苏锐探望病人的心意了。

    来到病房的时候,张紫薇正坐在床边给张翻天削着苹果,由于病房里的暖气比较足,张紫薇只是穿着紧身白色针织衫,下半身是黑色打底裤,姣好的身材被毫无保留的显示了出来。

    看到苏锐进来,张紫薇满脸惊喜,水果刀差点没削到手指。

    “你怎么来的那么早,我们才刚刚吃完早饭呢?!闭抛限彼底啪陀侠?,一副邻家女孩的温柔模yàng。

    光看张紫薇的外表,谁也不会想到,张紫薇在宁海的真正权力已经大到了让人咋舌的地步了。

    “我来看望张叔叔?!彼杖裥Φ?。不过,他心想,我能不早来吗林家别墅老两口的那眼神我可受不了。

    看这两人客客气气的样子,谁又能想的到,张紫薇早已经把初吻给了苏锐呢

    苏锐不知道的是,张紫薇自从接过了苏锐的电huà之后,就开始翘首以盼他的到来,昨天晚上甚至都没有睡好,眼圈周围的淡青色还挺明显。

    “来就来了,你还买那么多东西?!闭抛限绷Π锩Π涯橇酱筇崂衿犯恿斯?。

    “我还嫌我买的少了呢?!彼杖窈呛且恍?,掏出红包,放在了张紫薇的手里。

    “哎呀,这么厚的信封?!闭抛限钡故敲桓杖窨推?,灿烂的笑道:“今天打土豪分田地,这钱我就收下了?!?br />
    她知道,既然苏锐已经把钱掏出来了,那么肯定也是还不回去了,毕竟是对方的一番心意。不过,张紫薇这样想,并不代表她老爹也抱着这种想法。

    “紫薇,你胡说什么快点把钱还给苏少?!碧脚党觥按蛲梁婪痔锏亍闭庋耐嫘?,张翻天的心登时一紧。

    不过,他还不知道女儿和苏锐之间的真正关xi,两个人虽然是朋友,但是这“友谊”似乎比起普通朋友来还要多上那么一点点。

    “张叔叔,一点心意,您就别客气了?!彼杖裥Φ溃骸霸僬咚盗?,我和紫薇是好朋友,平常打打闹闹也都习惯了?!?br />
    听了苏锐的话,张紫薇的心中涌起了一丝微甜的味道。

    张翻天闻言,有些意外。

    苏锐既然这样说,就表明自己女儿和他的关xi匪浅,只是,深深知道一些内幕的张翻天开始有些担心了,他不知道女儿和苏锐走的那么近,这究jing是好事还是坏事。

    “就是,爸,你看你紧张的?!闭抛限币彩乔尚︽倘?。

    “真拿我这个丫头没办法。紫薇,还不快请苏少坐下?!笨孔诖餐返恼欧煳弈蔚乃档?。

    他大病了一场之后,比之前要消瘦了不少,眼睛也不像从前那么有神了,明显露出老态,到底不是三十年前那个在宁海地下世界呼风唤雨的青龙帮帮主了。

    “张叔叔,您别客气,可别喊我苏少,叫我苏锐就成?!彼杖裥ψ潘档?。

    张翻天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你可不就是苏少么,货真价实的苏大少。

    苏锐对张紫薇一摆手:“快点板凳伺候?!?br />
    “好嘞?!闭抛限奔郧杉褪绲陌训首臃旁诹怂杖竦纳砗?。

    只不过是几个简单的玩笑话而已,此时此刻的张紫薇似乎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般幸福过。

    或许,她发自内心的想要和苏锐在父亲面前有亲昵的举动,发自内心的想让自己的家人知晓她的欣喜。

    “张叔叔,你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苏锐微xiào着问道,身后的张紫薇已经开始给他捏肩了。

    她这动作看起来顺其自然,跟练过多少遍似的,可是只有张紫薇自己知道,在决定要不要给苏锐捏肩的问题上,她心中的两个小人已经打了无数次架。

    对于张紫薇的这个举动,苏锐微微有点意外,不过倒也没阻止,任由对方自得其乐。

    那一份不可告人的小甜蜜,张紫薇的心中独有。

    “其实也没多大的事,医生说是心脏的问题,以后多注yi一些就不碍事了?!?br />
    看着眼前这个满面笑容的年轻男人之时,张翻天的眼底明显涌出一丝复杂之色来。

    有些事情,终究是要藏在心底,不能说出来的。

    张翻天虽然是青龙帮曾经的帮主,但是现在苏锐才是青龙帮的实际控制人。

    当初李阳率众向苏锐投诚的举动,在张翻天看起来简直荒诞的不可思议,要知道,那可是宁海最dà的黑道势力,居然说投诚就投诚,举帮献上,他李阳的节操和骄傲究jing在哪里

    当时得知了这个消息的时候,张翻天气的差点晕倒。但是事实证明,在抱大腿的眼光和水平上miàn,整个宁??峙露济患溉四艹霉馕幌秩伟镏?。

    没有苏锐,青龙帮就不可能取得现在的地位,尤其是在十年大比武和远威帮遭受重创之后,青龙帮隐隐有了号令群雄的真正实力。

    从这一点上miàn来讲,张翻天是发自内心的感谢这个年轻人,是他,完成了自己多年未竟的梦想。

    可是,十九年前不,二十年前的那一场火灾,那一场烧掉第四福利院、烧死众多师生的火灾

    张翻天想到这儿,眼中出现了很多的血丝,他在心底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算了,就让那个夜晚的大火所留下的灰烬彻底随风飘散吧,最好永yuǎn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

    张翻天知道,这件事情的牵涉面实在是太广太广,其中真相如何,绝对不能说,一旦说出来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此愤怒不已,也不知道多少人会因此而家破人亡。

    “张叔叔,你脸色不太好,是不舒服吗”苏锐问道,他也发现张翻天的神情有异,不过,就算苏锐把脑子转到极致,也不可能猜的到张翻天此时的真正想法

    “没什么,可能是最近没休息好的原因?!闭欧熘雷约河械闶?,连忙调整了情绪,在他得知苏老太爷有意让苏锐回去认祖归宗的消息之后,心里一直惴惴不安,就像是悬着一个大石头,吃不香也睡不好,或许,这次的心脏病突发,也和张翻天的思虑过重有着极大的关xi。

    活了那么多年,枭雄了大半辈子,这却是张翻天最焦虑的一段时间,没有之一。

    可是,苏锐偏偏还选zé在这个时候来看望他,这让张翻天的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怎么都不是个滋味。

    越是见识到这个年轻人的优秀,张翻天就越是为当年的事情感觉到后悔。尤其是,当他看到女儿脸上灿烂的笑容之时,心中更是有一种莫名的慌乱。

    所幸,现在的张翻天正处于比较虚弱的状态,苏锐虽然察觉到了他的恍惚,却并没有当成是一回事儿。

    强行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张翻天勉强笑了笑:“苏少,我听紫薇说,你准备让青龙帮和南阳的信义会合作,让青龙帮走出国门”

    听到张翻天又叫自己苏少,苏锐有点无奈,也并没有再更正:“是的,张叔叔,不过这只是针对国外层面的合作,在国内,青龙帮和信义会仍jiu是两个独立的帮派?!?br />
    “不,我并不担心这个问题?!闭欧煺獯蔚幕疤庾坏姆浅3晒?,不得不说,当张紫薇把苏锐的意思转达给他的时候,一把年纪的老帮主竟然兴奋的两个晚上没睡着觉。

    “苏少,如果这个事情能够办成,我想,在整个华夏范围内,我们这一辈所有涉及此道的人,都会感谢你的?!闭欧旌苋险娴乃档?。

    走出国门,一直是老一辈的梦想,可是,华夏的帮派势力一直犹如一盘散沙,各自为战,很难真正凝聚的起来。这些年间,张翻天等老一辈们坐视东洋的山本组不断壮大,但是他们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张叔叔,您放心,这次的事情,一定会成功的?!彼杖癖徽欧煅壑械募ざザ?,很认真的说道:“青龙帮会走向世界,我可以很确定的说,日后,人们再提起亚洲地下世界,首先想到的绝对不是东洋山本组,而是华夏青龙帮”

    苏锐这一番话把张翻天的精神状态完完全全的振奋起来了,他看着苏锐,正想说句什么,张紫薇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苏锐,你买的这是”张紫薇疑惑的问了一句。

    苏锐转过脸来,发现张紫薇正在看着一个塑料袋,而塑料袋里面,竟然是自己之前在药店买的六味地黄丸

    苏锐的脸上顿时掠过了几条黑线,尼玛,光顾着从车子上miàn把所有东西拎下来,他却完全忘记了这个塑料袋的存在

    看着一瓶六味地黄丸就这样出现在张紫薇的手里,苏锐感觉到无比的蛋疼,额头上也已经遍布黑线了。

    “呃,苏锐,我爸他现在可能用不着这种这种补品?!闭抛限币涣尘澜岬乃档?。

    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