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苏锐的话,徐超再次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建一座福利院我没听错吧”

    苏锐点了点头,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从苏锐知道林傲雪中意的地块是西华街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这个女人是为了自己才这样做的。

    为了重新恢复宁海第四儿童福利院,为了帮苏锐找回儿时的记忆,林傲雪不惜重金买下那块地,不做任何的商业开发,只是为了还原一座福利院。

    苏锐真的猜对了。

    不过,对于苏锐的说法,徐超却感觉到好像是天方夜谭。

    “女人就是感性?!毙斐×艘⊥罚骸鞍裂┳懿谜庋?,虽然彰显了她善良的一面,但是对于整个公司的发展来说,绝对不是好事,我得劝住她才行?!?br />
    “为什么呢”苏锐顺口问道。

    苏锐问出来的这个问题,在徐超实在是有些太不专业了。如果对方不是林傲雪的保镖,如果徐超不是想要通过他侧面接近林傲雪,那么徐大公子才懒得回答这样的问题。

    “按照宁海商业用地的价格,这一块地拿下来,至少要几个亿,公司投入那么一大笔流动资金,但是却不能带来任何回报,作为一个公司的管理者,这种做法是不是显得太任性了呢”

    停顿了一下,徐超加重了语气:“在生意场上,公司的管理者,是不能任性的”

    他这番利益至上的话,放到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有人说他错。

    但是,林傲雪不一样,苏锐也不一样。

    林傲雪愿意花几个亿来给恢复福利院,是为了送苏锐一个礼物,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为了做慈善。

    为此,她不惜和徐超正面开战,不断提升竞拍价格。

    想到这一点,苏锐不可能不感动。

    这个总是冰冰冷冷的姑娘,其实心中流淌着的都是暖流,她做了,但不会挂在嘴上,总是在不知不觉之间,让你被温暖所包裹。

    此时此刻,苏锐真的很想抱一抱那个姑娘,只是单纯的抱一抱。

    很庆幸,这样的女人,被自己所遇到了。

    不过,对于那块地,苏锐并没有那么在意,或许,男女的角度是不一致的。他更在意的,是如何才能让徐超放弃对林傲雪的追求,把他那点不轨的小心思彻底熄灭掉。

    一直致力于让徐超吃个亏的苏锐并没有顺着对方的话头来说,反而笑道:“徐先生,恕我直言,利益至上这种观点,对于公司经营者来说,或许是正确的,但是对于追女生来说,这样就显得太没感情了?!?br />
    停顿了一下,苏锐笑眯眯的说道:“追女生,要讲情怀?!?br />
    “情怀”

    徐超听了这话,眼睛一亮:“我明白了?!?br />
    他总是在这商业开发案上和林傲雪较劲,总是在地块的价格上和冰雪美人竞争,那么到头来,他除了得罪林傲雪,其他的什么也得不到。

    可是,苏锐的话却给了徐超一个全新的思路

    如果以申报福利中心项目来拿下这块地,建设一个包括福利院和希望学校在内的全国最大福利中心,做成女神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那么估计到时候林傲雪就会对自己刮目相

    想到这一点,徐超笑的很开心,把之前苏锐将其四个保镖全部打趴下的事情全部都抛之脑后了。

    他举起酒杯,很是认真的对苏锐说道:“苏先生,感谢你的提醒,这一杯,我来敬你?!?br />
    “徐先生叫我苏锐便好?!?br />
    “那好,我叫你苏锐,你叫我徐超,咱们两个年纪差不多,就不要相互客气了?!毙斐醯米约旱男那榍八从械暮?。

    这一转眼,两个人就成了亲密无间的异姓兄弟了。

    而事实上,苏锐已经了,徐超这个人脑子很灵光,自己的暗示点到即止便好,如果说的太多,反而不美。

    实践证明,苏锐的暗示恰到好处,徐超明显意动。

    当然,苏锐这可不是想让徐超去追求林傲雪,他所为的是让这个目空一切的富二代出点血,同时也不想让林傲雪去花这个冤枉钱。

    苏锐知道,林傲雪这样做是为了他,但是必康现在正好处于扩张的高峰期,到处都是用钱的地方,如果徐超能够把慈善做起来,自然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了。

    至于自己那所谓的儿时记忆还是停留在记忆中好了。

    就在苏锐和徐超详谈甚欢的时候,包厢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毙斐暗?。

    包厢的门打开了,徐大公子的眼神瞬间便亮了起来。

    一个身材高挑的旗袍女人正俏生生的站在门口,眼神之中波光流转,顾盼生辉。

    来者自然是君澜女王,秦悦然。

    “得知苏城的徐少爷来到酒店,我可得来敬一杯酒,不知道方便吗”秦悦然微笑着说道。

    她的眼神只是从苏锐的身上掠过,然后便定格在了徐超的脸上。秦悦然明显注意到,后者那平淡的眼神瞬间便升温了。

    “方便方便,当然方便,秦小姐快请进?!?br />
    徐超连忙站起身来说道,他也听说过秦悦然的大名,此时旗袍美人儿,自然知道是谁了。

    没想到,走到哪里都能遇见极品美女啊,林傲雪才刚刚出门没多久,秦悦然就推门进来了

    宁海这个城市,真的是美女集中地

    只有身材极好的女人,才敢穿旗袍,这种衣服对女人的身材要求实在是太高太高,而秦悦然则似乎是就是为了这种衣服而生不管是任何款式的旗袍,穿在她的身上,都诠释的恰到好处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和林傲雪不同款的极品美女,徐超又有些激动了。

    由此可见,这个苏城大少在面对女人之时的定力可真的不怎么强。

    此时,秦悦然笑了笑,道:“徐少爷,让我敬您一杯,欢迎您以后常来君澜凯宾?!?br />
    秦悦然端过了一杯红酒,捏着底座,一饮而尽。

    “秦小姐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喝酒太爽快了?!?br />
    徐超赞了一句,也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他从头到尾也没有把苏锐介绍给秦悦然的意思,毕竟这种好事,还是自己一个人独享了,万一苏锐把自己的风头给抢走,那可就不太好了。

    所幸,秦悦然也没有去了解苏锐身份的意思,这一点让徐超非常满意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喜欢被同性抢走风头。

    “不知道徐少爷这次来到宁海,可以住几天呢”秦悦然问道。

    不过,她的问话一贯都是极有技巧的,还没等徐超回答,她就继续说道:“徐少,不管你在宁海呆几天,你可都得住在君澜凯宾酒店,就当是卖小女子一个面子,你”

    秦悦然那精致的面容,配合上这种略带娇声的语气,真是让人没法拒绝。

    “当然没问题?!毙斐苁谴笃囊换邮郑骸扒匦〗?,我先预定你们酒店最贵的套房两年,不管我来不来宁海,这间套房都请为我保留?!?br />
    这尼玛几乎相当于直接用钱砸了

    苏锐在心里直叹气,土豪泡妞实在是太简单了

    最贵的套房,一天也得上万块,还预定两年说话间,这六七百万便撒出去了

    这样泡妞,简直无往而不利有多少姑娘禁得住这种攻势恐怕还没等回过神来,就已经被砸的彻底晕头转向了

    秦悦然笑靥如花:“徐少爷,您真是太大气了”

    徐超很淡然的微微一笑:“一点小钱而已,就当为漂亮的秦小姐捧场了?!?br />
    淡定,淡定,放长线,钓大鱼。

    如果以后来这里长住,徐超就不相信,秦悦然会不上自己的钩。

    “徐少爷,悦然要再敬您一杯,如果君澜所有的客人都像您一样大气就好了?!鼻卦萌磺尚︽倘坏亩似鹁票?,和徐超轻轻的碰了一下。

    徐超又喝了一大杯酒,心情简直极好:“秦小姐,你这话就说笑了,像你这么漂亮这么有气质的女人,每个男人见到了,都会情不自禁的想要给你捧场的?!?br />
    苏锐使劲的咳嗽了两声,尼玛,这家伙的嘴巴上抹了蜜了吗说了也不嫌恶心

    徐超听到苏锐咳嗽,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指望着通过苏锐来追求林傲雪呢,在他面前这样大肆夸奖别的女人,是不是有些不合适万一他把这些话学给林傲雪听,那可就不太好了。

    不过,这秦悦然也是个极品,对于徐超而言,放弃哪一个都不舍得啊

    秦悦然的声音带着甜意,让人的骨头都快酥了:“徐少爷,您真是好人,现在,像您这样又帅又多金的优质男人可不多了,如果不是这儿有客人,悦然真想请您吃饭呢?!?br />
    徐超心花怒放,被一个极品美女这样赞美,这感觉实在是太赞了。

    苏锐再度咳嗽了两声,尼玛,这女人纯粹捣乱。

    他知道,秦悦然八成是故意演给自己

    事实上在回到宁海的时候,苏锐就已经给秦悦然发了个短信,不过估计后者当时在忙,并没有回复。

    而当林傲雪把吃饭地点选择在君澜凯宾的时候,苏锐还暗自忐忑了一下,他可不想女相见。

    这不是古代一夫多妻的社会,同一个男人的女人是绝对无法和平共处的。

    这个时候,秦悦然才“好像”注意到包间里还有一个人,她转过脸,笑着说道:“我也敬徐少爷的朋友一杯?!?br />
    苏锐抬起头来,额头上面带着两道黑线。

    秦悦然却像是受了惊的小猫一般,手一抖,手里的酒杯直接落在了地上

    “天哪,苏少您什么时候来的”秦悦然惊呼道。

    ps:第一名,难以置信的结果,谢谢大家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完全想不到的结果。

    感谢xgh601感谢每天上纵横感谢老兄弟顾俊辰在最后时刻的给出的惊喜,感谢这个月每一个支持最强狂兵的兄弟们,说真的,我现在有点语无伦次,都是给激动的。

    明天,不,等白天,白天我心情稍微平复一下,再来写一下感言,附在下一章的后面。

    再次谢谢大家今天晚上铁定睡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