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傲雪也不知道,自己踩苏锐的那一脚竟然会招来这样的“报复”。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对面还坐着个大活人呢,这个讨厌的家伙就已经不安分了起来

    几乎是在苏锐的手碰到林傲雪大腿的一瞬间,后者的身体就已经立即紧绷了起来。

    还好她脸上本来就没有什么表情,否则非露馅不可

    可是,苏锐这个家伙仅仅摸大腿还不够满足,大手继续向林傲雪的裙子深处滑动。

    林大小姐的双拳已经紧紧的握了起来,贝齿轻咬着嘴唇,似乎是在抵抗着苏锐的侵袭。

    只不过,苏锐手指的功力实在是太强太强,让林傲雪不禁想起来之前两个小时内的数次巅峰体验,身体深处开始有了些许感觉,而脸上的神情也更加不自然了至少,淡淡的红晕开始从林傲雪的双颊缓慢的透发出来。

    苏锐正襟危坐,目光一直落在徐超的身上,没有任何的异常,谁能想到这货的手指在桌子底下会如此的不安分呢

    可是,林傲雪的这种表情,落在徐超的眼里,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是的,他表白了,女神听了,脸红了

    女神害羞了

    这事情有门儿

    徐超的内心深处涌出来狂喜之意,他刻意保持着淡定,风度翩翩的继续问道:“傲雪,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这个机会呢”

    停顿了一下,他又再次强调着说道:“我只是想要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徐大公子什么时候也那么内敛和含蓄了

    这是个人人都需要演技的时代。

    只是一个机会而已,如果林傲雪答应了,那么就代表她对自己有意思,如果林傲雪不答应,那也没什么问题,徐超继续死缠烂打就是,所以,在追女生的时候,问出来的问题一定要选择非常合适的切入点才可以。

    “嗯?!绷职裂┓⒊隽艘桓龊苣:囊艚?。

    徐超握着高脚杯的手一抖,价格高昂的半杯红酒就已经洒了出来

    尼玛,女神答应了

    此时此刻,徐超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和听力了

    没错,女神同学真的发出了一个“音节”,但是这却不是为了徐超发出来的。

    实在是苏锐的手指太过不老实,此时此刻正按在林傲雪的某个私密地方呢

    林大小姐对这方面的触觉本来就极为的敏感,苏锐的动作又很不客气,是以,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轻哼。

    在不自觉的发出了这声音之后,林傲雪瞬间就红了脸

    她平日里给人的形象高贵冰冷,怎么能和苏锐在包厢里面这样呢,自己居然当着徐超的面,发出了这种声音

    其实,这也是林傲雪想多了,如果没有人锐的动作,是绝对不会把她的这一声轻哼联想到那个方面的,也就是说,林大小姐做贼心虚了。

    徐超望着美人儿脸红的样子,似乎也感觉到有些意外,林傲雪的反应超出了他预想的程度

    难道说,这个女人在白天对自己不假辞色,一直冷着一张脸,都是故意做出来的样子事实上她早就中意自己了

    徐超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倒是苏锐,完全跟没事人一样,仍旧面带微笑的超。

    不过,他的心里却在冷笑:“敢向我的女神表白,哼哼哼,貌似咱的手段可比你直接多了?!?br />
    想着,他的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

    林傲雪真的控制不住了,或者说,她忍不了了,为了不让徐超发现,她把凳子后撤了一下,手似乎不经意的一挥,实则是为了打开苏锐的手指。

    林傲雪站起身来,红着脸说道:“我先去一下卫生间?!?br />
    美女去卫生间都是补妆的,这是许多丝的心态,但是,此时被俏脸羞红的林傲雪迷的神魂颠倒的徐超也是这么想的。

    傲雪走出去,苏锐摇头笑了笑:“徐先生,你对我们林总有意思”

    徐超收起难得一见的花痴表情,又恢复了他那大少模样:“傲雪实在是人间绝色,我相信,没有一个男人会对她不动心的?!?br />
    这个回答很巧妙。

    说到这儿,他深深的锐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苏先生,你千万不要说你对傲雪没那种想法,我可是不会相信的?!?br />
    苏锐说道:“怎么会呢,林总高不可攀,这样的金凤凰可不是我等小职员能够的到的,只能仰望?!?br />
    不过,嘴上虽然这样讲,但是苏锐的心里却说道:“麻痹的,一口一个傲雪傲雪,傲雪这俩字是你叫的”

    饭桌上,两个各怀鬼胎的男人正很没营养的彼此试探着。

    当然,是徐超试探苏锐更多一些,毕竟后者懒得做这些不入流的事情,不过,苏锐的回答也都滴水不漏,让徐超根本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林傲雪的字典里面没有“虚与委蛇”这四个字,但是,苏锐却能够把这四个字给表现的淋漓尽致。

    此时的林傲雪正站在卫生间的洗手台旁边,望着镜中的自己,俏脸更加红了,美眸之中好似可以滴出水来。

    “这个混蛋,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胆子真大?!?br />
    林傲雪轻咬着嘴唇,由于苏锐的大胆举动,她都有些不好意思再回到包厢去了万一这个讨厌的家伙再干出一些出格的事情咋办而且,依照着苏锐以往的行事风格,发生这种事情的可能性很大。

    联想到这个家伙今天在办公室里干出的出格事情,林傲雪的俏脸更红了,情不自禁的就说了出来:“还有什么事情是这个讨厌的家伙做不出来的”

    反正这次带苏锐过来一起吃饭,就是为了当挡箭牌,不如把接下来的时间交给他,相信苏锐会把徐超给挡在外面的。

    想到这一点,林傲雪出了卫生间,却没有回到包厢,反而走向了君澜凯宾的私家沙滩。

    包厢之内,苏锐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不经意的问道:“徐先生,之前你和我们林总在讨论某个地块的开发案,不知道是哪块地呢”

    既然知道了苏锐是个身手强悍的人,徐超也就收起了所有的轻视之心,他也没有任何必要瞒着苏锐,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商业秘密,说道:“不知道苏先生知不知道宁海的西华街那地块就在西华街和少华路的交叉口?!?br />
    “西华街”

    重复着这个名字,苏锐的表情瞬间变得极为的怪异。

    他何止是知道,简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苏锐对西华街的熟悉程度,甚至要远远的高于必康总部和林家别墅。

    在儿时,他对宁海这座城市的所有记忆,全部都凝聚在了西华街。

    因为,那里有座孤儿院。

    在被大火烧成废墟之前,那儿是宁海第四儿童福利院。

    大火,大火,那一场大火

    福利院的旧址已经重新规划成了商业区,林傲雪为什么要花高价拿下那块地

    锐怔怔出神的模样,徐超笑了笑:“其实,那个地块的位置虽然算不上太好,但是宁海寸土寸金,现在拿下来捂在手里,说不定五年之后这地价就能翻上几倍不止?!?br />
    徐超对房地产行业相当了解,所讲出来的话自然要比林傲雪专业一些:“苏先生,事实上,我完全没有猜透傲雪总裁的想法,在我宁海这座城市已经大的不像样子了,往周围辐射卫星城是必须要着手的事情,在西华街这位置买地,虽然可行,但性价比却不够高?!?br />
    锐没说话,徐超继续说道:“政府在那一片区域的本身规划就有些混乱,有工厂,有住宅,有半途而废的商圈,到现在也没发展起来。对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必康集团在那附近也有分厂区,曾经开发的一个楼盘也已经卖空了?!?br />
    徐超在这方面是有些真本领的:“必康的主业都在医药上面,所投资的房地产并不算多,西华街这一块也是仅有的几个楼盘之一,不过已经卖光了。难道说,傲雪总裁是尝到了甜头,才准备在那附近继续购买地块开发商住用房”

    苏锐闻言,问道:“那么,依徐先生的意思,那里适合做什么呢”

    “总归是不适合开发楼盘的?!鄙婕暗搅俗约旱淖ㄒ盗煊?,徐超就有了一些炫耀的资本了,洋洋洒洒的说道:“房地产业的黄金时期早就已经过去了,现在建设住宅小区,回报周期太长,风险太大,已经很少有开发商有这种耐心了,更何况又是不太好的地段,工业区不是工业区,商业区也不是商业区?!?br />
    苏锐微微一笑:“那既然如此,为什么徐先生还要和必康竞争,非要拿下这块地呢”

    徐超哈哈大笑:“苏先生,你这个问题算是问到了点子上,我也不妨告诉你,第一,宁海的土地一共就那么多,我多拿下一块地,就意味着别人会从这个城市里少拿一块地?!?br />
    “第二,徐氏集团不缺钱,就算这块地暂时不利于开发,但是我买下来放在手中,坐等升值,这样行不行呢这可比银行存款的回报率多得多了,而且没有任何风险”

    在这一点上,徐超和他的父亲徐厚言可不一样,后者更倾向于一步一个脚印,但是徐超却不喜欢实业,把主要精力放在投机和短线操作上面,讲究快进快出和快速回报。

    现在的年轻人呢,总是少了些耐心的。

    听着徐超的分析,苏锐发现,这个在江南省也排的上号的大富少,虽然脑子好使,但想要从他最骄傲的领域来击败他,似乎也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让你吃个小亏好了。苏锐在心中想着。

    “那地块确实不怎么样,我们林总买来也不是为了进行商业开发?!彼杖裎⑽⒁恍Γ骸拔蚁?,她是想要建一座福利院?!?br />
    ps:继续求月票今天三更,晚些时候还有一章,这个月还有几个小时就结束了,冲冲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