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天平不知道康诚投资的一些细节,但是苏锐却是知道的,这个投资公司成立十年时间,已经在华夏金融市场上面混的风生水起了,几个月前华夏股市大涨,康诚投资赚的盆满钵满,而在股灾的时候,又成功的提前避开,这种情形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而苏锐虽然之前没有听说过谷若柳的名字,但是对于康诚投资一些高管人员的行事方式,也是有着些许耳闻的。如今林福章把一个金融投资高手派到了总部的市场部,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如果这谷若柳接下来用一些类似金融手段来改革市场部,那么苏锐丝毫不会意外,但是他无论怎么有些林福章这个人事任命。

    至少,偌大的一个医药集团,至少也得找个医药推广方面的专家才是。据曹天平所言,谷若柳来到市场部之后,进行了一系列的高压政策,所有工作人员都在拼业绩,每天焦头烂额,这一点初很正常,新官上任三把火,不过,不知怎么的,苏锐却隐隐从其中嗅出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来。

    只是,这种感觉他暂时还不能够很肯定,大不了回头找林傲雪确认一下好了。

    会议室里。

    “傲雪总裁,不知道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我们可以一起吃顿饭?!?br />
    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年轻男人笑眯眯的打量着对面的林傲雪,目光之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欣赏和爱慕。

    这位就是苏城首富之子徐超了。在他的身后,还站着四个高大威猛的男人,自然都是他的保镖了,这排场可真的不算小。

    林傲雪今天穿着一身黑白拼接色的大衣,这把她的气质衬托的更加高冷,这位必康总裁似乎很不喜欢徐超的眼神,淡淡说道:“吃饭就不必了,我还是希望徐先生能够放弃争夺这块地,不然的话,我们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br />
    在林傲雪的身后,坐着一个翘着二郎腿的年轻男人,从始至终,他都一直在用指甲刀修着指甲,连头都懒得抬。

    在徐超这样的保镖实在是太不到位了,自由散漫,自己身后龙精虎猛的四个人和林傲雪的保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可是他却不知道,保镖是不能以外在形象来判断的,因为,林傲雪的这位“保镖”,名叫周显威。

    徐超的父亲名叫徐厚言,早年抓住了房地产行业的第一缕东风,很快就成为了富甲一方的大亨,然后接连拿下了几个“地王”级别的地块,名声鹊起。就连众所周知的苏城地标性建筑“大秋裤”,也是徐厚言的产业。

    不得不说,这算得上是一个房地产行业的大鳄了,在后期,这个房地产大鳄又开始涉足金融行业,“厚安人寿”已经成为了江南省本土崛起的最大保险公司,吸金能力简直堪称恐怖。

    苏城是江南省第一发达的城市,按理说苏城的首富在整个江南省也应该排在第一,不过整个江南省人才辈出,几个大市也都是富豪涌现。徐厚言在富饶江南省的富豪榜大概处于第五名的位置。

    因此,徐超面对林傲雪,并没有任何的不自信。徐氏集团公司的真正实力,还要在必康集团的上面,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面对徐氏集团的咄咄逼人,林傲雪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徐厚言这位苏城首富的含金量,绝对要在曾经的宁海首富李永兴之上,至于后者,用苏锐的话来评价,就是四个字格局太小。

    这么些年来,徐超从来没有见到过像林傲雪这么漂亮的女人,尤其是那一身高冷的气质,更是极大的吸引了他。

    平日里在江南省遇到的那些蜂蝶,全部都是嗡嗡嗡的围在他的身边,赶也赶不走,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像林傲雪这样,对他不假辞色,甚至在正式谈判的过程中,连热情的笑容都不会给他一个。

    要不怎么说人就是贱呢,平时遇到那么多倒贴的漂亮女人,徐超都是玩玩就算了,可是,越是林傲雪这种,他就越是感兴趣。

    越是缺少什么就越是想要什么,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要想方设法的得到,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人的劣根性了。

    “傲雪总裁,必康这样红红火火的,你长的又这么漂亮,我可不想和你两败俱伤?!毙斐跃尚γ忻械乃档溃骸爸徊还浅砸欢俜苟?,我还是希望傲雪总裁你能够答应我这个小小的请求?!?br />
    停顿了一下,望着林傲雪那精致漂亮但却没有多少表情的脸,徐超又说道:“说不定,在吃过饭之后,我就有可能改变我的主意呢。对于这个地块,我可能也不感兴趣了?!?br />
    吃顿饭就能把生意给谈成

    或许徐超这话骗骗别的小姑娘还可以,但是林傲雪自然不会犯下这种错误,她一直坚信一句话谈判桌上解决不了的事情,放到饭桌上更无法解决。

    即便是真的所谓的“解决”了,也一定是通过某种上不得台面的“交易”,对于这一点,林傲雪是绝对不屑于为之的。

    “我认为,这些事情,我们还是在会议室里直接谈好吧,我不知道徐先生对于这块地会有这么大的决心,甚至愿意用高于市场价百分之二十五的价格来拿下,这让我非常意外?!绷职裂┑档?。

    “可是,傲雪总裁,你的决心似乎比我要更大一些呢,你的价格已经开到了高于正常价格的百分之三十?!毙斐牧成鲜贾展易判γ忻械纳袂椋骸澳阒恢?,这样的话,更激起了我们竞争的,我可从来都不会在这方面认输的,尤其是在傲雪总裁这么一个漂亮女人面前?!?br />
    在徐超那块地的真正价值并不算太高,他也并不是特别的感兴趣,只是,徐超见到必康集团如此热衷,他就想着横插一杠子他真正感兴趣的是林傲雪。

    “那么,傲雪总裁,你能否告知我一下,为什么你愿意为那块地开出如此高的价码这并不符合我们的认知,我们事先做过设计,如果你以这种价格来拿地,那么利润空间就会被压缩到几乎没有,这种行为,我很费解?!?br />
    “如果没有徐先生的抬价,或许我百分之十的价格就可以拿下来,到那个时候,我就可以腾出百分之二十的利润空间?!绷职裂├涞乃档?。

    “可是,如果我偏偏不愿意这样做呢”徐超似笑非笑。

    林傲雪知道,这种交流已经没有了继续进行下去的必要,她冷淡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在土地竞拍现场见吧,希望到那个时候,徐先生的报价不会让我失望?!?br />
    说完,她竟然直接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了。

    徐超也紧跟着站起来:“傲雪总裁的待客之道真是够独特啊,一言不合,这就准备离开了可怜我这一片赤诚之心啊?!?br />
    林傲雪淡淡的回了一句:“话不投机半句多?!?br />
    林傲雪就是这样的处事方式,对于喜欢的人,她可以掏心掏肺乃至献出生命都在所不惜,可是,对于发自内心深处不喜欢的人,她真的懒得多说一句话?!靶橛胛摺闭馑母鲎?,从来不会出现在她的字典里面。

    饶是徐超对林傲雪极有兴趣,但是对方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激行为,还是激怒了他。

    “傲雪总裁,我可以保证,必康集团绝对不会拿到那块地我徐氏集团志在必得”徐超说道,声音也略微发冷了。

    他是苏城第一大少,此时此刻发起怒来,倒也颇有种上位者的意思。

    说完这句,徐超盯着林傲雪那窈窕的极致身材,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话:“不仅是那块地,就连你这个人,我也一定要拿下”

    林傲雪转过身来,竟然破天荒的露出一丝微笑:“既然这样,我就祝徐公子马到成功了?!?br />
    “公子”这两个字,放在徐超的身上,就是大大的讽刺了。

    不过这位身价极高的大公子并没有立即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因为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怔住了。

    林傲雪虽然只是一个微笑,甚至只是嘴角微微翘起了一分,就仿佛让整个会议室都来到了春天

    饶是徐超阅女无数,此时也感觉到血压上升手冰凉了,心跳都变的急促了许多

    实在是太美了好不好哪怕那笑容之中带着嘲讽,也无所谓了那几个跟着徐超的保镖,也都觉得浑身僵硬了

    这个时候,周显威也跟着林傲雪站了起来,仍旧是懒懒散散的模样,那一把指甲刀在手指间灵活的转着,时不时的反射出寒光来。

    “傲雪”徐超情不自禁的喊道,眼中带着一抹火热:“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输给你的”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有些情动了,不,更确切的说,是有一些冲动了。

    林傲雪又何尝听不出徐超的这种情绪,淡淡的说了一句:“既然如此,那就只有祝你好运了?!?br />
    徐超也咧嘴笑开了,他的眼睛里面涌现出前所未有的征服:“好,我也祝自己好运?!?br />
    这个时候,会议室的大门忽然打开,一个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这个男人很年轻,出现的很没有征兆。

    当男人面容的那一刻,林傲雪的冰山面容瞬间绽放,整个会议室里面已经是春色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