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维多利亚略显生疏的“伺候”之下,苏锐不到十分钟就缴了枪,那好不容在薛如云身上找回来的自信,这一次重又消弭于无形。┞┠═.〔[。{m{

    这一次,维多利亚更加开心,她漱了口之后,简直开心的不行了。似乎,只要苏锐在她面前没了雄风,她就非??牧?。

    “你又笑什么”苏锐没好气的说道。

    “亲爱的阿波罗,我本来以为,凭你的威风,少说也得一个小时以上,可是怎么才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呢”

    苏锐简直觉得自己的脸都没地儿搁了,尼玛,不带这么侮辱人的好不好

    这一夜,对于苏锐来说,注定很难安眠。

    维多利亚虽然没能把苏锐成功的推倒,但也已经睡在了同一张床上,这就是巨大无比的进步了。

    自然,为了庆祝一下,她更要好好的折腾折腾苏锐。

    还是按照之前的方法,苏锐又被那啥了两次,这才沉沉睡去。

    醒来之后,维多利亚倒是没有再为难苏锐,而是把他拉到浴室里面,给他仔细的擦洗身上。

    对于苏锐来说,这就相当于甜蜜的折磨了。

    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就在你面前,可是你却吃不着,这种感觉让人郁闷的直想吐血。

    这个时候的维多利亚和往日的形象完全不同,明显是居家太太的样子,不仅亲自给苏锐洗澡和擦干,甚至还贴心的给对方穿衣。

    苏锐甚至现,昨天睡觉前扔在一旁的内衣,已经洗好且烘干了。

    看着镜子里面的苏锐,维多利亚从后面抱住他,脸庞也贴在对方的后背上面:“亲爱的的阿波罗,我觉得这一切都像是梦一样?!?br />
    这是自内心的话。

    对于维多利亚而言,昨天晚上可谓是巨大的进步,如梦似幻的一夜。

    在这一夜的时间里面,她绝大部分都是处于清醒的,她在黑暗中看着身旁的男子,眼光之中充满了迷恋。╪┞┠.〔。

    苏锐转过身,轻轻的把维多利亚抱在怀里:“确实如此,我现在只求你不会怪我时间太短?!?br />
    维多利亚一下子被苏锐这自嘲的话语给逗笑了:“希望我下次大姨妈离开的时候,你依然这样说?!?br />
    苏锐的额头上掠过了两道黑线。

    “其实,阿波罗,我并不奢望能够独占你,我和你们华夏女人可不一样?!蔽嗬翘鹜防?,漂亮的眸子盯着苏锐,眼睛里面满是认真:“西方黑暗世界的那些大佬们,哪个不是百人斩甚至千人斩你这样的,已经是纯洁到凤毛麟角了?!?br />
    苏锐一怔,不知道维多利亚接下来要说什么。

    “所以,你不需要对我有任何的心理负担,我也不想成为你的累赘?!?br />
    维多利亚知道,苏锐是一个责任心很重的男人,所以,从今天以后,他的心里一定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维多利亚认为,她拥有的已经足够了。

    这是个在感情方面很容易知足的女人。

    看到苏锐不说话,维多利亚干脆来了更狠的:“其实,你就算把我当成炮友,也没关系的?!?br />
    苏锐闻言,苦笑道:“我是那么欲求不满的人吗把你这皇室成员当成炮友,估计普天之下也没几个人能有我这福气吧”

    维多利亚闻言,笑靥如花:“那又怎样,这都是我愿意的?!?br />
    说到这儿,她看了看时间:“要不,我们现在再来一次”

    等到苏锐回到老柯家的时候,柯原和陈丽萍已经办好离婚证回来了。也不知道兔妖是如何威逼利诱的,总之今天的陈丽萍可没有半点的犹豫,像昨天晚上的那种撒泼打滚是完全没有再出现了。

    柯原早就调整好了心情,并没有太过难过,接下来只是考虑着该怎么告诉父母这个消息。.。

    是以,柯家三兄妹见到苏锐,全部都是充满了感激??履乔瘟澄⒑?,眼眸之中波光流转。

    “我要走了?!彼杖袼档?,望着柯凝那漂亮依旧的脸,他忽然有点感慨。

    时隔多年,柯凝终于回家了回家就好。

    想到这儿,苏锐忽然觉得上一次自己对苏无限似乎有点不太友好。

    听了这话,柯原和柯智都很识趣的走开,把空间留给了这一对年轻男女。

    望着苏锐的脸,柯凝的眸子间闪过了一丝坚定之色,而后小声的说道:“希望你能常来?!?br />
    “嗯?!彼杖裰刂氐牡懔说阃罚骸耙院笠欢ǔ@??!?br />
    两个人就这样告别了,这告别仪式简直简单的让人指。

    没有拥抱,没有叮嘱,更没有眼泪。

    所有的东西,都放在心里了。

    苏锐坐在兔妖的车上赶往机场的时候,收到了一条短信。

    短信的内容是柯凝所的,就一句话。

    内容是我那天晚上所说的话,都是真的。

    那天晚上,柯凝说了什么

    她说了四个字:我喜欢你。

    看着这条短信,后座上的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下午五点钟,苏锐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宁海国际机场。

    联想到那一次从国外回来,在这里和林傲雪偶遇的情形,苏锐竟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面,竟然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让人不得不唏嘘感慨。

    苏锐自嘲的笑了笑,自己的人生还真是够丰富多彩的。

    去了南阳十几天,好像离开宁海几个月似的,苏锐的心里甚至增添了一丝想念。

    打了个出租车,苏锐说道:“师傅,去必康集团总部?!?br />
    “怎么,小哥你去必康面试吗”出粗车师傅又问道。

    何其相似的场景啊。

    苏锐略有感慨,不够倒也没有多解释,心想,我还面哪门子的试必康的漂亮女总裁都被我推倒了好吗

    当然,苏锐并没有把这话给说出来,否则他很担心这个出租车司机会把自己扔在半路上。对于林傲雪这位宁海商界的第一美女,苏锐可从来都不曾怀疑过她对异性的杀伤力。

    宁海的交通还是一如既往的堵,苏锐趁着时间充裕,给张紫薇打了个电话。

    当然,苏锐主要关心的是张翻天的身体状况,当时张紫薇从南阳匆匆离开,就是因为这位青龙帮的老帮主突然昏倒在地。

    不过,在苏锐看来,年纪大了之后,身体机能都会出现一些衰退,这是难免的。

    电话那端带着张紫薇在得知苏锐回来之后,非???,同时也简单的说了一下张翻天的病情,老爷子的心脏不太好,这一次算是抢救过来了,年纪大了也不好进行相关的手术,只有硬扛着了。

    如果这种情况再多出现两次的话,恐怕张翻天真的是撑不过太久了,估计也就是两三年的工夫了。

    苏锐简单的安慰了几句,跟张紫薇说了第二天要去医院看望之后,对方的声音明显又雀跃了起来,那欣喜之意实在是太明显了。

    等到了必康总部的广场前,看着那高耸入云的写字楼,苏锐的心中生出浓浓的亲切之感。

    走到大门口,苏锐便被保安拦住了,理由是他没有佩戴工作牌,这新来的小保安也真是够认真负责的,无论苏锐怎么软磨硬泡,这责任心极强的小保安愣是不把他放进去。

    当然,苏锐并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火,保安责任心强是好事,他一时兴趣大起,竟也乐得和这年轻的保安斗嘴。

    不过,当保安队的小头目陈大武见到来者是苏锐的时候,差点没崩溃掉,立刻把拦住苏锐的那个小保安狠狠的训了一顿。

    “你才来两天,敢这样拦住姑爷,我不怪你,可你要知道,这是咱整个必康集团的姑爷,是你和我都得罪不起的人,下次要是再敢不开眼的拦住姑爷,你这份工作可就保不住了”

    小保安初来乍到,被陈大武吓的一个劲儿哆嗦,连连点头称是。

    苏锐笑呵呵的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盒软中华,整盒烟都扔给陈大武:“大武,我可没你说的那么大的架子,这新人小同志刚刚入职,不认识我也情有可原。再者说了,没有佩戴工作牌,是我的失误?!?br />
    “是,是,姑爷教训的是,我们下次改正?!背麓笪溆朱乃档?。

    “改天叫上保安队的兄弟们,哥几个一起吃顿饭,我来请?!?br />
    听了这话,新来的小保安简直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堂堂必康集团的姑爷,竟然还要请他们保安吃饭这尼玛是在开玩笑吗

    “你们先忙着,我进去看看傲雪怎么样了,好几天没见到她了?!彼杖袼蛋?,便拍了拍小保安的肩膀,朝大楼内部走去。

    苏锐才刚刚一走,陈大武又开始恶狠狠的教训起小保安来:“看到没有,咱们大名鼎鼎的林总裁,人家喊什么傲雪你说说,这关系能一般吗”

    遇到这种情形,认真负责的保安只能委屈的点点头,算是认栽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陈大武一拍脑门,像是想起来什么,连忙喊道:“姑爷,请留步,请留步”

    “怎么回事”看到此景,苏锐停下了脚步。

    “姑爷,您看?!背麓笪渲缸磐饷娴囊涣究侠嗽揭俺?。

    “这是谁的车少说也得值三四百万吧”苏锐饶有兴趣的说道。

    “忘了告诉你了,姑爷,如果你待会上去,见到这辆车的主人,一定得保持冷静啊?!?br />
    ps:感谢我喜欢京京的万赏第三更送上,困得实在撑不住了,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