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多利亚的声音带着一股子若有若无的魅惑,也带着一丝颇为清晰的幽怨。w[.。

    事实上,她不相信苏锐不明白自己的心意,但是,后者总是在装傻,这就让维多利亚不得不“逼一逼宫”了。

    当然,她也没有打算把苏锐逼的太惨,否则会影响双方的关系,顺口提一句,让对方心里有个谱,不要把自己的心意当成空气,这就足够了。

    不过,既然开了这个口,此时已经有些晕的维多利亚便有些止不住了。

    譬如,她那勾住苏锐下巴的动作,如果放在以往,是绝对不会出现的,此时此刻,也不知道怎么的,所谓的“上下级关系”,在浓度足够的酒精面前,已经变成浮云了。

    被维多利亚这样勾着,望着对方近在咫尺的面容,感受着那混合着酒精与芬芳味道的气息轻柔的打在自己的脸上,苏锐的喉咙上下滚动了两下,不禁觉得内心深处有微微的痒。

    酒精和美女,是这个世界上最要命的催化剂。

    如果这两样同时在一个男人面前展现,那么这个男人所有的抵抗能力将在瞬间降到最低点,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亲爱的阿波罗,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br />
    维多利亚眨了眨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这迷死人不偿命的样子实在是太过吸引人,在这一瞬间,苏锐简直有些不能自拔了。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看着苏锐纠结的样子,维多利亚干脆侧身坐在了苏锐的大腿上,那勾着对方下巴的手,也变成了搂住了对方的脖子。

    这一下,苏锐更是什么问题也回答不出来了。

    维多利亚的那只手在苏锐的脖子上来回摩挲着,微微一笑:“看起来你很紧张”

    她把自己的酒杯端到了苏锐的嘴边:“如果你很紧张,不如喝一杯酒来缓解一下?!?br />
    说着,她便把杯子倾斜,浑身僵硬的苏锐本能的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火苗遇到了酒精,越烧越旺了。

    望着维多利亚的红唇,苏锐艰难的开口了:“其实,我也不是拒绝”

    麻痹这张嘴

    维多利亚听了这句话,换了个姿势,变成了跨着坐在苏锐的大腿上。┢╪┝╪┡.。

    “这样说来,你不拒绝,那就是可以接受了”维多利亚的额头已经抵在了苏锐的额头上,两个人的鼻子也已经碰在一起了。

    苏锐被维多利亚这个动作给撩拨的浑身差点燃烧起来,他的手似乎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只能虚虚的扶在维多利亚的纤腰之间。

    “亲爱的阿波罗,为什么你每次都要这么的被动”维多利亚的声音就像是有魔力一样,穿透了苏锐的耳膜;,直接魅惑着他的心神。

    “我很被动吗”苏锐的语气更加艰难。

    “西方黑暗世界的那些大佬们,凡是看到漂亮女人,哪个不是立即就出手拿下,还会等着女人反过来追求他们”维多利亚单手揽住苏锐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已经抚上了他的胸膛:“可是你呢,美女都送上门来了,你却还在等,可不可以不要那么有耐心”

    一个身材劲爆容颜漂亮的女人就坐在自己的身前,苏锐还能保持这种僵硬模样,确实有点禽兽不如了,说他小受真是一点都没有冤枉他。

    “需要我来教你怎么办吗”维多利亚松开了苏锐的脖子,却开始解他衬衫的第一颗扣子。

    从小到大,维多利亚从来都不乏追求者,但是她的眼光实在是太高太高,寻常的男人很难入她的法眼,但是,在认识了苏锐之后,维多利亚终于知道“不可自拔”这四个字的真正意思了。

    她的心房,从此再也不可能为别的男人留下一片小小空间了。她愿意成为这个男人的助力,她愿意献出自己的一切,帮助他取得更大的成就。

    本来就已经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更何况现在两个人已经喝了那么多的酒。

    这已经不是蠢蠢欲动,而是随时可能爆出来了。

    苏锐伸出手,本能的覆盖在了维多利亚的胸膛之上。

    这处柔软的感觉让他的脑子嗡的响了一声。╪╪┡┡┢╪╪.。

    热,实在是太热了。

    “你真的是个小受?!蔽嗬浅胺淼囊恍?,然后狠狠的吻了苏锐一下。

    没错,这一下真的是挺狠的,似乎是在泄苏锐故意无视自己的怨气,虽然只是一触即分,但是所表现出来那种神情可是骗不了人的。

    两个人都喝的晕晕乎乎的,谁知道接下来会生什么事情呢

    两唇相碰了一下之后,苏锐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即将喷的火山。

    他的双眼已经变得通红,看起来就像是择人而噬的野兽,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维多利亚笑喷了出来。

    “在这里有点不卫生?!彼杖窬澜崃艘幌?,说道:“要不,我们去房间里,先洗个澡”

    维多利亚怔了一下,然后笑的前仰后合。

    “你笑什么讲究卫生这件事情很好笑吗”面对维多利亚的笑容,苏锐有点恼火。

    维多利亚笑了足足有两分钟,才堪堪停下来,捧着苏锐的脸:“我亲爱的阿波罗,你的脑子里面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在想什么

    苏小受闻言,差点没咆哮起来,怎么能问我在想什么呢你这又是坐在大腿上又是搂搂抱抱的,还反过来倒打一耙的问我在想什么我得问问你想干什么吧

    “你想和我上床”维多利亚的手指在苏锐的胸膛上面画着圆圈。

    “难道你不想和我上床”苏锐恶狠狠的问道。

    “你既然想和我上床,为什么之前还非得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你这憋的是不是有点太辛苦了呢”维多利亚笑眯眯的,不过她的脸庞也已经很红了,也许是这房间里太热了。

    “维多利亚,你玩我”苏锐的手狠狠的打在了维多利亚的屁股上。

    “还不是怪你没用”

    维多利亚和苏锐之间的上下级关系似乎已经翻转了过来,她又趴到了苏锐的肩头,在他耳边吐气如兰:“憋的很辛苦吗要不,我们释放一下就回房间里,先洗个澡怎么样”

    苏锐再次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要炸开了。

    “只要你愿意,一切都听你的哦?!蔽嗬堑纳舸排ㄅǖ镊然笾?,光听这声音都让许多男人忍不了了。

    “而且,什么花样都可以,只要你能想的出来的,都可以用在我的身上?!蔽嗬羌负跻У搅怂杖竦亩?。

    什么花样都可以

    苏锐要是再忍下去,那还是男人吗

    于是乎,他只问了一句:“你的房间号是多少”

    “就在一楼尽头的一间?!?br />
    闻言,苏锐直接抱起维多利亚便冲了出去

    后者在苏锐的怀中开怀大笑,这笑容竟是前所未有的舒畅。

    等到苏锐把维多利亚扔到床上,然后开始猴急的脱衣服之时,维多利亚笑的更开心了:“亲爱的阿波罗,你难道不是要先沐浴的吗”

    “让沐浴见鬼去吧”酒精上头的苏锐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给脱了个精光光,然后跳上了大床。

    真是太不雅观了。

    维多利亚明显是在憋着笑,她一伸手,主动握住了苏锐某个地方,眼中的笑意强烈的绽放出来:“不错啊?!?br />
    不过,在笑的同时,维多利亚的呼吸明显的急促了许多。

    当然不错苏锐心中喊道。

    这个时候的他完全没有在意,维多利亚为什么会笑呢

    只要是个正常人,在这种关头都不会笑的呀

    苏锐开始撕扯维多利亚的衣服,不过是个小小的吊-带衫而已,苏锐直接就粗暴的拽了下来。

    只要再解开里面的那一件,那么美好的风景就即将展现在眼前了。

    可是,这个时候,维多利亚却拦住了苏锐。

    “不,阿波罗,你不能这样?!?br />
    不能这样为啥不能

    苏锐直接给整懵逼了。

    尼玛,想要推倒我的是你,现在说不行的也是你,大小姐,咱闹哪样啊

    维多利亚坐起身来,手指轻轻的覆盖在苏锐的那个位置:“亲爱的阿波罗,我有想到我们会走到这一步,但没想到会走的那么急,而且,你也太迫切了些,这很出乎我的预料?!?br />
    苏锐现在不仅觉得自己懵逼了,他更觉得自己像个傻逼了。

    怪我咯

    “维多利亚,你”

    “是的,亲爱的阿波罗,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蔽嗬切σ饕鞯乃档溃骸坝媚忝腔幕袄此?,我来大姨妈了?!?br />
    “什么”

    苏锐的心中简直有一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尼玛,你都来了大姨妈,还敢这样勾引我

    我了个擦,没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

    老子都郎吊似铁了,你觉得好玩吗

    维多利亚居然开始露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亲爱的阿波罗,我本以为你会拒绝我的,但是谁能想得到,你的定力比我想象中要差那么一点点呢”

    苏锐欲哭无泪,真的想狠狠的抽自己几巴掌。

    看着苏锐的懊恼样子,维多利亚的心里不禁有一种报复性的快感谁让你一直拒绝我来着

    当然,维多利亚的这种做法无异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苏锐体内烈焰焚烧,而她也同样不好过,早就泛滥了。

    如果不是怕对身体不好,她真的要和苏锐轰轰烈烈的来一场。

    “阿波罗,你不要怪我,我还有另外一个方法来帮助你?!?br />
    说着,她低下了头。

    与此同时,苏锐倒吸一口气这是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