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苏锐和维多利亚出去吃饭的时候,老柯家的二楼卧室里则是一片愁云惨淡。╪╪┝┢┢┞.。

    陈丽萍和柯原分别坐在床的两端,柯凝和柯智站在另外一边,小伙子咬牙切齿。

    陈丽萍出轨,这个消息柯老三两口子暂时还不知道,年轻人们准备先内部解决,然后再把结果告诉父母。

    要不是柯凝硬生生的拉住了弟弟,恐怕柯智早就冲上前去揍这嫂子一顿了,他对陈丽萍早就不满意了,一想到对方还敢公然的勾搭别的男人,柯智就要气疯了。

    “离婚吧?!笨略档?。

    事实上,在这场婚姻里面,他一直充当着最憋屈的那个角色,每天都是在忍气吞声,每每看到媳妇对父母颐指气使,他的心情就差到了极点,然后再和媳妇大吵一架。

    柯原遗传了柯老三的性格,一直都是老实巴交的,也很少为自己考虑,但是现在,他终于决定为自己考虑一次了。

    听了柯原的话,柯智气愤的挥了挥拳头:“好,离婚我赞成”

    柯凝没说什么,毕竟离婚就是她先对哥哥提出来的。

    陈丽萍哭着:“离婚了,我一个女人哪里还能嫁的出去柯原,你光考虑你自己,你考虑过我吗”

    这句话真是问的让人匪夷所思,世界上有很多这种人,总认为自己是没错的,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到别人的头上去。

    “嫂子,亏你能说得出这样的话来,那我倒要问问你,你出轨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我哥的感受有没有考虑到我们一家人的感受”柯智气的脸通红,拳头死死攥着。

    陈丽萍扬起了头:“这都要怪柯凝,如果不是她来跟踪我,你们又怎么会知道柯原,你这个妹妹从一进门开始,就对我没安好心”

    柯凝咬着嘴唇,仍旧没说什么,但是这句话却彻底的挑起了房间内两个男人的怒火。

    柯原重重的砸了一下床头柜:“离婚我再也不想和你再多过一天日子了”

    柯智也说道:“你再敢这样说,我踹你你信不信”

    陈丽萍哭的那叫一个惨:“你看,你们家里所有人都在欺负我我嫁到你们家,就没享过一天的?!?br />
    柯智破口大骂:“嫂子说话凭良心你去整个白马村看一看,有哪个儿媳妇像你这样享福的”

    柯原不善言辞,只是充满愤怒的看着自己的老婆,他早就受够了这个女人了。┠═┝┡╪.。

    “这个婚,我离定了”柯原再次砸了一下床头柜,上面的杯子几乎都要被震的跳起来了

    陈丽萍抹了一把眼泪:“离婚也不是不可以,你得把你写给我们家的那个欠条给还上,还要给我五十万的青春损失费”

    那张欠条写的是柯家还欠陈家一辆价值十万的车,这还是结婚之前给彩礼的时候,陈丽萍的母亲逼着柯原写下的。

    “五十万的损失费你怎么不去抢”弟弟柯智真是快要气死了。

    这个时候,一直安静着的柯凝说话了:“那个欠条,我们可以还,但是这五十万损失费,你想都别想?!?br />
    男女双方中的某人出轨了,还想着要五十万的青春损失费,那么这也太划算了吧

    “不行,五十万的青春损失费,少一分都不行不然这个婚你们就别想离”看来陈丽萍也是咬死了不松口

    “如果我们就不给呢”柯凝冷冷问道。

    “只要给了,我就可以答应离婚?!笨醋耪飧鼋伊俗约撼笮械男」米?,陈丽萍的眼中露出浓浓的愤怒和嘲弄:“其实,我本来还想要一百万的,只是你们老柯家实在是穷的叮当响,我这才打了个对折?!?br />
    “那我们还得谢谢你的恩情了”柯凝说道。

    事实上,她名下的账户里面有一千两百万,但是她一分钱都不想拿给这个不堪的嫂子。

    柯智气愤的说道:“这是敲诈”

    “如果不给钱,我就不会同意离婚,我看你们老柯家有什么办法逼我走。╪┠╡.?!背吕銎嫉那樾髯患?,似乎很乐意看到柯家人棘手的样子:“柯智,你不是要打我吗你来打啊最好把我打成重伤,你看派出所会不会放过你”

    柯智的脸简直都要气绿了。

    “我就要赖在你们柯家不走,你们不高兴,我就高兴了”陈丽萍的脸上满是嘲讽。

    就在这个时候,卧室门忽然被打开了,一个浑身上下充满了妖娆气质的女人出现在了门口。

    兔妖。

    柯凝今天有见过兔妖一面,知道她是苏锐的手下,但对于这个漂亮女人此时出现在这里,她还是感觉到非常的意外。

    “看起来,你们遇到了一些困难哦?!?br />
    兔妖的美目在房间里面环视了一圈,娇滴滴的说道:“哎呀,我听说这里有人在敲诈”

    陈丽萍的眉头瞬间皱起来:“你是什么人给我滚出去这里是我的卧室,你有什么资格进来”

    对于长得比自己漂亮的女人,陈丽萍的心里有着天然的敌视:“我们家里的事情,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插手穿的跟个小姐似的,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骚娘们”

    此言一出,柯凝也变了脸色:“不要侮辱别人”

    不过,兔妖对这种侮辱完全不在意,她一直活的很潇洒,从来也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我们家大人在临走的时候说了,如果他吃完晚饭回来,看到这个女人还留在柯家,就要惩罚我呢,人家好怕怕?!?br />
    这“惩?!倍?,从兔妖的嘴里说出来,竟充满了浓浓的暧昧气息,让别人不想去误解她和苏锐之间的关系都不可能了。当然,她并不是刻意这样的,实在是本身的气质太“独特”了。

    就在柯凝等人还在想“我们家大人”这几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兔妖指了指陈丽萍,又开口了:“我们家大人还说了,这个女人一定会狮子大开口,趁机敲诈柯家一笔钱,让我阻止这件事情的生?!?br />
    真是需要什么就来什么柯智差点要对这姐夫顶礼膜拜了

    “你是什么人快给我滚出去”陈丽萍忍无可忍。

    兔妖娇滴滴的回应道:“我只听我们家大人的话,不会听你的,丑女人?!?br />
    说罢,她迎着怒气冲冲的眼神,就这

    么走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陈丽萍后退了一步,脸上带着警惕:“你再敢往前走一步,我就动手了打人了”

    “动手打人热烈欢迎,我还就怕你不打我呢?!?br />
    兔妖仍旧是娇滴滴的伸出手来,在陈丽萍的颈后一拍。

    后者根本就躲不过去,挨了这一下,翻着白眼就晕了过去。

    兔妖一伸手,接住了倒下的陈丽萍,然后对瞠目结舌的柯家三兄妹说道:“明天早上带着结婚证,在民政局门口等着,我会带着这个女人准时出现的,祝你离婚快乐哦?!?br />
    柯家三兄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了。

    兔妖拖着陈丽萍走到了门口,又说道:“对了,还要友情提醒你们一下,对于这种女人,千万不要太善良了,在她开口的时候,你真的连十万块的欠条都不应该答应她的。小妹妹,你记住了吗”

    柯凝的脸庞微红,点了点头。

    “那好吧,希望你们今天可以睡个好觉哦?!蓖醚蛋?,便扭着屁股走了出去,当真是风情无限。

    从来没经历过男女之事的柯智简直要看的愣住了,兔妖那窈窕的身材让这个小处儿男差点当场交代了,口水都快滴到了地板上。

    一直以来的五好青年都变成了这个样子,足以看到兔妖的诱惑力有多大了。

    柯原叹了口气,虽然从长远来看,离婚是最正确的选择,但是此时他的心情显然不怎么好。

    柯凝说道:“哥,弟弟,你们都别再为钱的事情愁了,我这几年在外面赚了不少钱,既然我回来了,这个家就由我来养吧?!?br />
    柯凝并没有立即把一千两百万的事情告诉家人,毕竟这个数字实在是太过巨大,她怕突然说出来,家里人会接受不了。

    柯原显然不这么认为,他调整了一下情绪,说道:“妹妹,你在外面受了那么多的苦,既然回来了,那就安心的在家里歇着,赚钱的事情交给我和柯智,再怎么说,我们也都是男人,咱们家里虽然穷,但是我和柯智在外面打工,辛苦一点的话,一年攒个十万块钱还是没有问题的?!?br />
    柯凝听的鼻子酸,家里人那么辛苦,陈丽萍这个嫂子却身在福中不知福,她真的为哥哥感觉到不值。

    想着,柯凝从包里掏出了一张卡,递给了柯原。

    “哥,这卡里有两百万,你们先拿着花?!?br />
    宝马车停在了坛城县城的中央商业街旁,风情万种的维多利亚一出现,便吸引了所有路人的目光。

    “我们去吃点什么好呢”苏锐很没有情趣的说道:“肯德基怎么样”

    坛城的经济并不达,像那种符合维多利亚口味的高档西餐厅几乎找不到,是以,在苏锐看来,也就肯德基这种“西餐”能符合维多利亚的口味了。

    可是没想到,维多利亚却说道:“我已经安排好了呢?!?br />
    说着,她便带着苏锐走进了坛城县唯一的一家四星级酒店。

    苏锐说道:“我感觉这种星级酒店的菜应该都不怎么好吃吧?!?br />
    维多利亚笑了笑,也不讲话。

    等走进了大厅,苏锐现装修的金碧辉煌的大厅之内连一个客人都没有,各处都点上了蜡烛,这场景显得静谧而温馨。

    此时,一个优雅的小提琴手站在角落里,缓缓拉起了悠扬的乐曲。

    苏锐的神情一震:“这是”

    维多利亚的美眸之中流露出淡淡的华彩:“亲爱的阿波罗,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