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年轻人,明显就是苏锐了。网.┭.

    基层,到底糜烂成什么样子,苏锐说了可不算。

    不过,事实可是明摆着的。

    村支书白山泰和副所长李志富带着一大帮子人气势汹汹的闯进来,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要拿人,这种情况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此时,柯老三家的客厅里面,已经坐满了人,有男有女,和往日冷冷清清的景象完全不同。

    “全部抓起来一个一个的审”

    苏锐重复了一遍李志富的话,然后微笑着看着对面的男人:“不好意思,在沂州这种地方,我说话可没有您管用?!?br />
    而坐在对面沙上的一个中年男人点了点头,有些歉意的说道:“这是我的失职,您第一次来,就遇到这种事情,我非常抱歉?!?br />
    两个人互相在称呼对方为“您”。

    说罢,这中年男子对一个坐在沙边角的男人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站起身来。

    白山泰的眉头大皱,厉声说道:“有什么狡辩的话,就去派出所里说吧既然知道自己是个外地人,还不收敛着点知不知道这白马村的地界上面谁说了算”

    在来的路上,他并没有注意到,在靠近柯凝家的另外一侧路上,停着一排车。vv.╳.

    一辆宝马七系,一辆别克君越,两辆帕萨特。

    别克和帕萨特挂的都是公车牌照,而且牌照上的号码都是小号。

    也就是说,有权力使用这几辆车的人,都是沂州市政府里面排位比较靠前的人物。

    “志富?!卑咨教┛戳艘谎劾钪靖?,却现后者仿若被施了定身法一般,目光怔怔的,整个人根本就是动弹不得了

    “志富,你怎么了抓人啊”白山泰不由的着急的喊道,心中的怒意也升腾而起。

    可是,李志富根本就没理睬他,而是看着那之前坐在沙边角的男人,语气颤:“王局长,我您怎么会在这里”

    白山泰不认得此人,但是李志富可终于看清了,这个本来让他觉得有些面熟的男人,是沂州市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王坤

    “你问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到还想问问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王坤的面容阴沉到了极点,指了指对面的那些警察,冷冷的盯着李志富:“你给我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局长,我们接到报案,来逮捕犯罪嫌疑人?!崩钪靖涣成系睦浜顾布渚偷蜗吕戳?。

    这个王坤看起来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完全没有要和李志富讲道理的意思,脸上仍旧冰冷:“好,按照你刚才的话说,这房间里的都要被带走调查,也包括我在内”

    李志富简直都要快哭出来了,尼玛,搞什么东西啊,你一个堂堂正处级的市局副局长,到偏远的白马村来体验什么生活你下基层的时候,为什么不能提前打个招呼啊

    不过,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李志富万万不敢这样讲,他努力挤出个笑脸来:说道:“王局长,我一时口误,要是知道您也在这里,我肯定不会这么讲啊。网.╈.”

    一旁的白山泰已经感觉到这件事情有点不太妙了,似乎与自己之前预想的完全不同

    王坤往前走了一步:“既然这样,你把我带回去协助调查好了,不光是我,陈书记也在这里,你要不要也请他去你派出所里坐一坐”

    陈书记

    哪个陈书记

    白山泰浑身一颤,怪不得,他觉得那坐在沙上中年男人的侧脸有点眼熟

    沂州市委书记,陈冬

    此时,李志富也已经确认了下来,真的是陈冬书记来到了现场

    他的嘴唇都开始上下打哆嗦了

    他今天把王坤局长得罪了,估计日后的升迁之路就要被堵上了一大半,李志富的心里已经很憋屈了,结果呢,市委书记也来了还是地级市的市委书记

    平日里,这白马村天高皇帝远,白山泰就是这里的老大,谁又能想得到,市委书记竟然能“微服私访”到这里

    联想到那个年轻男人所说的“基层已经糜烂至此了吗”这句话,白山泰感觉到整个人都不好了

    貌似,今天踢到了铁板

    王坤说完,坐在陈冬身边的一个中年男人也冷冷说道:“今天下基层,真是长见识了,某些村官的嚣张程度让人指。网.╈╈.╈”

    这句话无疑就给整个事件定了性了

    远在白马村一隅的白山泰并不认识这个人,但是却听到李志富失声喊道:“张秘书长,不是这样的,这件事情我们有确凿的证据”

    白山泰更是浑身一颤,张秘书长就是那个沂州市委的大管家张飞兵他也是沂州的常委之一

    自己在搞什么要拉着李志富一起,把这里的所有人都带走调查

    此时的白山泰真的想狠狠的抽自己一巴掌,他现在懊悔无比,亏自己之前还说出什么“所有人都不准走,一网打尽”之类的话来

    张飞兵皱着眉头看着李志富:“什么证据你说给陈书记听听,也让我们看一看是怎么个确凿的证据”

    李志富知道,误会虽然已经造成了,但是这件事情必须要解释清楚,除此之外,已经没有了别的办法,况且,这件事情并不是因自己而起,如果把责任全部推开的话

    想到这里,李志富努力的理顺了思路,用尽量清晰的语言来说道:“是这样的,我们接到报案,说这里有人暴力殴打他人,并且强行推倒了别人的房子,危害人身安全,蓄意破坏他人财产,所以我才和同事们赶了过来?!?╃┼.╬”

    说到这儿,李志富看到陈书记已经抬起头来,目光之中带着不知名的意味,连忙把锅甩了出去:“就是白马村的村支书白山泰书记报的案?!?br />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白山泰的身上,后者硬着头皮,不得不回答:“陈书记,张秘书长,王局长,确实是这样,我的儿子白英俊被人打成了重伤,房子也被对方给推倒了,我报警也是不得已而为之?!?br />
    “是吗”陈冬书记沉声问了一句。

    “在陈书记面前,我不敢说假话?!彼档秸饫?,白山泰又开始隐隐觉得这件事情有门儿了。毕竟几个大领导也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胡乱做决定的,自己的儿子被打在先,房子被推倒在后,证据确凿,柯老三家的那个女婿跑不了的。

    之前那个说出“基层糜烂至此”的年轻男人微微一笑:“我能不能提出一点反对意见这件事情我也是在场的,亲眼所见,更有言权?!?br />
    白山泰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二三十年的年轻男人,心里本能的感觉到有点不太舒服,这个生面孔,不会就是柯老三的女婿吧

    白山泰可是记得,就连市委书记陈冬,也是对他用了“您”这个字

    果不其然,陈冬闻言,立刻说道:“苏先生但说无妨?!?br />
    苏锐冷冷一笑,说道:“我早晨起来的时候,一个叫做白英俊的家伙带着好几个地痞流氓把门砸开,闯了进来,扬言要拆了房子,在这种情况下,我才活动了一下筋骨?!?br />
    活动了一下筋骨

    白山泰的目光之中充满了复杂

    他果真是“凶手”

    而且,这个年轻男人的地位看起来真的很高市委书记明显对其是自内心的尊敬

    随着苏锐的话音落下,市局的王坤局长已经走到了院子里,看着那扫成一堆的碎木板和碎玻璃,目光已经阴沉到了极点。

    很显然,苏锐说的都是属实的,这才叫铁证如山。

    王坤往那儿一站,所有人都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张飞兵冷眼看着白山泰:“一个村支书,恶人先告状”

    “不,不,他口说无凭,说不定这里的玻璃是他自己打碎的呢”白山泰竟然还想着要反驳。

    苏锐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我自己打碎的,我有病吗”

    此言一出,客厅里面有几个人都像是看傻逼一样看着白山泰。

    “附近的几个小流氓都参与了这件事情,一问便知?!彼杖竦档溃骸爸劣谀欠孔邮潜凰频沽?,我可真的不知道,虽然当时我也在看热闹,另外,多说一句,这样真是大快人心?!?br />
    其实,从苏锐的角度,就算直接了当的说出来是他推倒的房子,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只不过现在沂州的市委书记和常委都在这里,他怎么说也不能让对方太难堪才是。

    白山泰倒也是来了火气:“巧舌如簧自己为自己狡辩,说不定你就是故意打碎了这院子的院门,想要栽赃陷害给我的儿子呢”

    此言一出,客厅里已经是一片寂静了。

    这个时候,一个娇俏的身影站了起来,满头的金披散了下来,就像是一条金灿灿的瀑布,煞是耀眼。

    从开始到现在,她一直安静的坐在苏锐身边,并没有任何的动作,此时一站起来,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维多利亚。

    只是,她此时的身份,并不是太阳神殿的白金面具战士。

    白山泰看到维多利亚这如天使般的面孔,简直觉得呼吸都要被遏止了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多说什么,这个漂亮的外国女人就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前,轻轻的说了一句:“不许对我的老板有任何的质疑,后果会严重的出你所有想象?!?br />
    下一秒,白山泰的身体就已经飞出了门外

    ps:感谢张虎魔兽演员ice我和世界不熟心为你沉默失足青年1311oney人梦想家伟伟joso书友21177o33江枫21o53o13小寒轻墨臭不要脸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后天是小睦姑姑的十八岁生日了,求打赏,求求红票,求订阅,反正一切都求,我要去买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