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本没想把事情做的这么绝,可是,这陈丽萍要把出轨的责任全部怪罪到他的头上,就有些太过分了。

    自己做错的事情,自己承担后果,苏锐站在柯家的角度,才懒得管这恶媳妇离婚之后的生活。

    平日里拥有的不知道珍惜,一朝失去了才追悔莫及,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样的人从来都不值得同情。

    “你让我走我就走吗”陈丽萍大声喊起来,眼看着就要撒泼了。

    “我们柯家,留不住你这样的人?!笨履淅渌档溃骸暗鹊酱蟾缁乩?,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他的。我想,和你生活在一起,他也很痛苦?!?br />
    这并不是苏锐和柯凝在替柯原做决定,两人事先已经听柯智详细的说了大哥对媳妇的不满,而且柯智还说了一句话大哥老实本分的,在外面打工的时候,有很多好姑娘喜欢,干嘛非得在陈丽萍这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既然是这样,那就早点结束好了。

    不懂感恩,只知道索取和推卸责任,这样的人实在是没有一丁点相处下去的必要了。

    柯原远比想象的来的要快,事实上,他正在宁海的一处建筑工地打工,得知妹妹回家的消息之后,连忙跟老板结了剩余的工资,当天晚上便赶到了火车站,反正距离过年也就剩个把月了,权当提前回家了。

    来不及买卧铺,柯原便坐了一整夜外加一上午的绿皮火车,从宁?;蔚搅艘手?,然后又坐了两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尽管归途太过折腾,但是没有什么能够挡住柯原回家的热情,他甚至连半点疲惫也不曾感觉到。

    妹妹回来了,这比什么都重要。

    这十几个小时里,柯原咧开的嘴巴就没合上过,脸上一直挂着笑。

    “妹妹”

    还没进家门,柯原就已经高声喊了起来。这个正处于兴头上的憨厚汉子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家的院门已经变成了碎片。

    听到这声喊,客厅里的几个人全都站了起来,倒是陈丽萍,站起来之后又慢慢坐下,脸色很难看。

    不过也没人觉得奇怪,毕竟陈丽萍对柯原从来也都没个好脸色。她一直看不起自己的男人,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当然,这里面最激动的就是柯凝了。

    她难以遏制住激动的心情,直接跑了出去,给了大哥一个紧紧的拥抱

    和大哥已经是多年不见,柯凝瞬间就泪崩了。

    “妹妹,回来就好?!笨略底藕涂吕先谎幕?,他脸上的热泪也滚滚而下。

    兄妹两个重逢的情景让所有人动容,柯智也在抹着眼泪,而苏锐同样感觉到鼻子发酸。

    不管怎么样,柯凝回来了,这就是柯家最大的喜事。

    兄妹两个又说了好一会儿,柯凝似乎想起来什么,脸色忽然变得有点不太好看了。

    “怎么了”柯原问道。

    柯原看起来三十来岁,留着最简单的平头,皮肤黝黑,但却浓眉大眼,和柯凝十分相似,如果皮肤能白一些,妥妥一个美男子。

    陈丽萍坐在沙发的一角,虽然连头都没抬起来,但是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哥,你幸福吗”柯凝忽然问道。

    柯原似乎

    本章未完,请翻页没料到妹妹为什么会这么说,怔了一下:“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陈丽萍猛然站了起来,紧紧的攥着拳头,眼中露出怨恨之色,她刚要开口,却发现苏锐忽然转向了自己,目光冰冷。

    陈丽萍欲言又止,她看的很清楚,苏锐的眼睛里面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这种警告的眼神让她不寒而栗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哥,你到房间里来,我有话要对你说?!?br />
    柯凝说罢,便转身朝房内走去,与此同时,她还深深的看了一旁的陈丽萍一眼。

    后者的心里满是惶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大脑一片空白。

    “苏锐,你也来?!笨履话牙鹆怂杖竦氖?。

    三个人到了楼上卧室,把门锁的结结实实。

    “妹妹,到底是什么事非得搞的这么神秘”柯原很纳闷:“还有,这位是你男朋友吗”

    苏锐主动伸出了手,和柯原握了一握:“我叫苏锐,是柯凝的战友?!?br />
    柯原的脑袋已经有些不够用了:“咱们这是要干什么”

    柯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和嫂子生活在一起,你幸福吗”

    柯原怔住了,他没想到,在见到妹妹的第一面,就是如此的开门见山。

    “结这个婚让你很憋屈,对不对”柯凝又说道。

    柯原勉强露出苦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妹妹,你今天”

    “哥,我和苏锐很认真的讨论过,究竟该不该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但是,我们后来都想好了,如果瞒着你,是对你的不负责任,你比任何人都有知道这件事情的权利?!?br />
    柯原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妙:“妹妹”

    “哥?!笨履钌畹奈艘豢谄骸俺吕銎汲龉炝?,和白英俊?!?br />
    村支书白山泰回到了自家的院子里,在门口转了几十圈,才摸出电话,打给了一个老朋友。

    白马镇派出所的副所长,李志富。

    “志富,有个忙你得帮老哥我啊?!卑咨教┧档溃骸拔叶佑⒖”蝗烁蛄??!?br />
    电话那端的语气很震惊,似乎这位副所长也没想到,竟然有人敢打白英俊。

    “是个外乡人,不懂规矩,现在英俊脸上骨折了好几处,牙齿全部被砸碎了,正躺在医院里呢”白山泰故意把事情说的严重了一些。

    “我马上带人过来?!崩钪靖凰档?。

    等到几辆警车行驶到了白马村村口的时候,白山泰开着他的奥迪a6已经等在那里了,一个村支书,靠着千把块钱的工资,恐怕连给奥迪加油的钱都不够吧。

    “白大哥,你带路吧?!崩钪靖怀辽档?。

    白山泰在县里面有点关系,因此经?;嵊泻屠钪靖徽庵中×斓家黄鸪苑沟幕?,双方一来二去也就混的比较熟稔,经常以异性兄弟相称。当然,白山泰的异性兄弟,没有一百,也有八十,都是官场上的表面文章,大家的心里也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而李志富对于在县里面有关系的白山泰,则是存了巴结的心思,说不定下次岗位调整的时候,只要白山泰的那位亲戚在县里面帮忙说句话,那么把“副所长”前面的“副”字

    本章未完,请翻页给拿掉,应该也是没什么太大的问题的。

    出于这个原因,李志富更得好好的对待这件事情了。白山泰难得开口找人帮忙,他还不得给弄个漂漂亮亮的

    而现在的白山泰也不像前几年那般喜欢明着张扬跋扈了,以往的他经常喜欢找黑社会解决问题,虽然弄的整个村子敢怒不敢言,但是也是留下了话柄在人手中。

    而今天这件事情就不同了,对方殴打自己的儿子白英俊在先,故意伤人这名头是别想跑得掉了。在这种情况下,由警察出手,会更方便一些,也能省下自己的许多事情。

    白山泰在前面开着奥迪带着路,可是,才进村子没开多远,他就猛地踩下了刹车

    后面的警车也随之停了下来,李志富走下车:“白大哥,怎么回事”

    “这是英俊的房子啊”白山泰满脸的震惊之色:“谁干的谁给推倒的”

    他昨天下午还来过儿子家,这房子昨天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变成了一堆废墟

    李志富的眼睛也充满了阴沉:“强拆民宅,真是胆大包天”

    白山泰拉住一个路过的村民问了问,才知道在一个小时前就有两台挖掘机把房子给拆了,于是白书记的脸色更加阴霾。

    现在,白山泰和李志富基本上都能判断出来,这件事情是谁干的了

    白山泰的肺差点没给气的炸掉:“志富,这件事情你一定得帮老哥的忙啊,人打成了重伤,房子也给拆了,这不是在把我儿子往死里逼吗”

    “猖狂,猖狂之极”辖区里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李志富的脸上也很愤怒,他说道:“上车,抓人”

    于是,几辆车便气势汹汹的朝着柯老三家行去

    五分钟后,白山泰再次停下车子,抬起头,看了看柯家的院子,眼睛里面满是愤恨。

    “志富,就是这家了,今天柯老三的女婿把我儿子给打了,我一定要让他付出相应的代价?!卑咨教┮а狼谐莸乃档?。

    自从他把那敢跟自己作对的两口子给整成精神病之后,这个白马村再也没有人敢挑衅他这个村支书的权威,今天,白大书记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拿柯老三家来立威了

    “柯老三呢给老子滚出来”白山泰才刚刚踏进那被他儿子砸的稀烂的院门,便开始高声骂道

    没有人应声,房间里面似乎很安静。

    “在这给我装缩头乌龟了他妈的柯老三,今天你要不给我一个交代,我把你家新盖的房子给拆了”

    白山泰一边骂着,一边带着一群警察气势汹汹的闯到了柯家的楼房门口。

    他一脚把门踹开,看到客厅里坐着一屋子人,不禁喊道:“今天你老柯家还济济一堂啊既然都在,那更好,一网打尽所有人都要接受调查”

    白书记太威风了。

    没有一个吭声的。

    李志富也跟着进来,冷冷的扫视了一圈,说道:“全给我抓起来一个个审”

    可惜的是,他们虽然注意到了客厅里的人很多,甚至足有十几个,但是却没有多想到底是为什么才有这么多的人。

    只见一个年轻男人慢慢悠悠的说道:“基层,已经糜烂至此了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