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虽然都是地痞流氓,平日里欺男霸女的事情可没少做,至于剁掉别人手指头什么的,也算是家常便饭,恶名远扬。 >但是,这些人再凶悍,也没有见过枪>因此,当他们锐手中的枪时,一群人的脸色都不好了>柯老三的女婿,居然会有枪开什么国际玩笑>他们是来踩人的,不是被踩的>难道说,一群小混混,遇到了真正的黑社会>白英俊先是被震撼了一下,然后恶狠狠的说道:“你拿着一把假枪,也想来忽悠人哥几个,给我把他拿枪的那只手给砍掉”>那几个人还在迟疑,没有一个人动,他们并不能判断出来苏锐手中枪的真假,但是,万一是真的,那不就倒霉了>苏锐笑眯眯的说道:“对,我这就是一把假枪,也不知道你们有谁愿意上来试试我这假枪的威力没事,塑料子弹,打在人身上一点都不疼?!?的确是不疼,因为挨了一枪,肯定直接挂掉了。>柯老三在一旁完全的呆住了,他也无从判断苏锐手中枪的真假,老实了一辈子的男人哆哆嗦嗦的站在一边,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白英俊来的这些人都还愣着,于是喊道:“兄弟们,怕他个球谁要是能给我剁下他一只手,我给他五万块钱”>五万块钱>听到这句话,苏锐差点没笑出声来,自己的一只手值五万华夏币,如果诸如比安奇家族等势力知道这个价格之后,会不会觉得性价比高的突破天际>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五万块钱足以让这群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靠?;し焉畹牡仄γ歉梢黄钡牧?。>还是之前冲过来的那个家伙,再次扬起了斧子,大喊了一声,重新迈动步伐。>“苏锐,小心”>柯凝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不由得大喊道。>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来砸门,这场面实在是让人害怕,陈丽萍躲在角落里,压根就没敢露面,瑟瑟发抖。>可是,在苏锐这些拿着斧子的家伙简直跟笑话没什么两样。>眼人拿着斧子就要冲到自己的跟前,苏锐忽然扬起了枪,并没有扣动扳机,反而把弹匣卸了下来。>单手握在弹匣上,大拇指轻轻一拨,最前端的子弹便已经旋转着飞出来,径直飞向了那拿着斧子的家伙>这金属弹壳,在清晨的阳光下,闪耀着刺目的光彩>那个家伙本能的停下了脚步,接住了这枚子弹>子弹入手冰凉,沉甸甸的,乍一接触之下,让他的心脏都不由的一紧>“这是真的子弹”这货已经喊了出来哪里还有半点砍人的勇气>随着他一声喊,除了白英俊之外,身后的几个地痞流氓全都开始惶恐了>“把子弹还给我?!?苏锐招了招手。>那家伙本能的把子弹一抛,也不管扔的准不准,转身就跑,挤开那几个同伙,几乎是落荒而逃>苏锐接过了子弹,重新压入弹匣中,微微一笑:“现在,还有谁想试试”>绝对没有人想再尝试了。>这些地痞虽然没有跑,但是白英俊却能明显感觉到他们的退缩之意,不禁咬了咬牙,说道:“兄弟们,现在是法治社会,我就不相信他真的敢开枪打死了人,他也得枪毙”>话是这么说,理也是这个理,但是,还是没有一个人愿意舍得一身剐,来把苏锐拉下马。就算对方被枪毙了,那么自己也挂掉了,还有什么意思>白英俊是来找回场子的,如果带来的这些流氓都被吓跑了,那么他以后在这个村子还怎么抬得起头来>于是,这货一咬牙:“谁能剁掉他的手,我给十万”>还是没有人站出来,相反,他们的脸上都露出来惶恐的神色>不为别的,因为苏锐已经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白英俊的面前>这种情形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谁都没有他是怎么移动的>白英俊刚刚喊完了一嗓子,就发现一个黑影已经在他的眼前越放越大>那是苏锐的手枪>“你这张嘴巴,真的挺讨厌的?!?说罢,苏锐的枪柄就已经砸在了白英俊的嘴唇上>白英俊本能的发出一声惨叫,捂着嘴巴坐倒在地,呜呜的惨嚎着>鲜血已经从他的指缝间流出>这位村支书的恶霸儿子感觉到下半张脸全部麻掉了,下巴好似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了,疼的钻心>吐了口嘴里的血,白英俊赫然发现,在这吐出来的血中,竟然有七八颗牙齿>苏锐这一枪柄,竟然把白英俊的正中间上下八颗牙齿全部砸断了>这出手绝对够狠那几个地痞流氓简直都要住了>恶人还需恶人磨,今天,他们遇到了更狠的人>“这一次,先敲掉你几颗牙齿,如果再敢废话,我就把你的舌头给连根拔下来”苏锐毫不客气的说道。>白英俊终于意识到,自己惹了惹不起的人>身上有枪,身手了得,这样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难道是便衣警察>白英俊尽管心中极为不甘心,但是也没办法,他知道,就凭自己带来的这些人,恐怕再呆下去,嘴里的所有牙齿都要被敲的一干二净>他妈的,白爷爷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白英俊使劲的拍了拍胖脸,让疼的昏昏沉沉的脑袋恢复清醒,再次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喊道:“行,有种,咱们走着瞧”>说罢,他撑着从地上爬起来,对着房间里面喊道:“陈丽萍,你个婊子你”>他还没说出来剩下的话,苏锐已经捡起了院子里面的一块板砖,然后重重的拍在了他的脸上>如果没有用板砖拍过别人,一定想象不到那种手感是多么的美妙,干干脆脆结结实实>尤其是拍白英俊这种胖脸,更是严丝合缝,爽翻>鲜血瞬间从白英俊的鼻孔里面喷出来他只感觉到眼冒金星,脑袋发晕>苏锐并不想让陈丽萍的事情闹的人尽皆知,因此他才截住了白英俊的话头,否则的话,丑闻一旦曝光,老柯家的脸可就没地儿搁了。>白英俊被砸个半死,蹬蹬蹬的后退几步,也彻底豁出去了,喊道:“麻痹的我话还没说完,草你全家的不要脸的陈丽萍,你他妈当初”>他是不敢骂苏锐了,但是心中对陈丽萍的怨念还是极大,昨天晚上这个女人把所有的责任全部都推卸到了他的身上,让白英俊差点没气个半死。>门牙都掉了,此时白英俊说话跑风,听起来异?;?。>可是,如果他能把这句话里面的所有脏字全部都去掉,那么肯定能够在板砖到达他的脸之前,把这句话给说完。>可惜,他的脏话太多了。>苏锐的板砖再一次砸在了他的脸上>又是一声惨嚎,白英俊的话语也是戛然而止捂着鼻子,缓缓的坐倒在地>这一次,他的鼻梁骨铁定是要骨折了>房间里的陈丽萍捂着胸口,哆哆嗦嗦,差点没被吓死幸好苏锐及时堵住了白英俊的嘴,否则那件事情一定会被曝光了>“滚”苏锐在白英俊的身上重重的踹了一脚。>于是,这个两百好几十斤的大胖子,便像一个气球一般,缓缓的滚出了柯家的门>至于那几个地痞流氓,则是远远的站在一边,胆怯的里,没有一个敢上前把白英俊扶起来的>“胖子,我给你一个上午的时间,弄一扇新的门给柯家装上,如果十二点还没见到你来装门,后果自负?!?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便转身回到了院子里。>“后果自负什么后果”依照着白英俊的性格,肯定不会把这种警告当成一回事的,他砸烂过不少人家的门,可是从来没有赔过,这次也是一样>在地上坐了一会儿,等脑子恢复清醒了些,白英俊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艰难的朝家里走去。>那几个出工不出力的地痞流氓还在后面跟着,白英俊气不过,转脸大骂一声:“一群没用的东西,给我滚”>路上见到了不少早起的村民,这些人见到白英俊满脸是血的样子,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一个个在心中大呼爽快,哪里来的神仙,居然能把欺男霸女的白大少爷给搞成这副惨样>今儿,村霸白英俊算是彻底的栽了。>不过,栽倒他一个,还有后来人,还有他的老爹,村支书白山泰呢。>两个小时之后,在镇卫生院的某间病房里面,白山泰正在拔牙的儿子。>那八颗牙齿被苏锐齐根打断,牙根还留在牙床里面呢,得先把牙根拔出来,才能再做烤瓷牙。>此时,白山泰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平日里那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去哪里了满脸血迹,到处都是青紫淤痕,鼻梁肿的老高,眼睛也变成了熊猫眼,实在是惨的不成样子。>“英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山泰一脸的阴沉,在白马村,乃至在白马镇,都没有人敢这样对待自己的儿子此时,熊熊怒火已经在白山泰的心中燃烧了>“爸,都是柯老三一家人干的”白英俊囫囵不清的说道。>“柯老三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大了”白山泰有点不太相信,那个老实巴交的男人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情>白英俊接着说道:“柯老三的闺女柯凝也回来了,我这伤全部都是柯凝的对象给打的还有柯原的那个媳妇,也是个婊子”>白英俊愤愤的骂着,全然忘记了苏锐给他的期限十二点之前,把柯家的大门给重新装好。>如今,已经是十二点整了。>本书来源

    bookhtml202072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