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了家里,柯智迎了上来,笑眯眯的说道:“姐夫,姐,外面天这么黑,你们俩去哪浪漫了”

    柯凝强打起笑容来:“小屁孩子,要你管。,”

    现在,柯凝真的想象不到,如果父母和弟弟知道了陈丽萍所干出来的事情,得造成多大的打击。

    “我可不小了,过几年我也能结婚了?!笨轮堑故敲豢闯隼唇憬愕囊煅?,而是对苏锐眨了眨眼:“姐夫,我看时候也不早了,你和我姐早点休息吧?!?br />
    这小叔子可是够给力的。

    “爸,妈,你们也早点休息?!笨履哉吹缡拥睦狭娇谒档?。

    柯老三的心情显然十分不错,他笑呵呵的转过脸:“姑娘,你看让苏锐睡哪个房间好,我和你妈给你们收拾了两间卧室出来?!?br />
    这话语里面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你们分开睡可以,睡一张床也行,我柯老三这个当爹的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这倒是把柯凝闹了个大红脸,她说道:“爸,你乱说什么呢?!?br />
    柯智在一旁坏笑着:“姐,你就别装清纯了,都把姐夫带回家了,你还想瞒过我们快点从实招来,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婚都还没结呢,就提到要孩子了

    柯凝再也招架不住,干脆不理柯智:“苏锐,你跟我来?!?br />
    说罢,她竟拉起苏锐的手,往楼上拽去。

    柯智嘿嘿一笑:“爸妈,你看我姐猴急的?!?br />
    十几分钟之后,陈丽萍也回来了,她进门之后,两只眼睛还是红肿的。

    见到儿媳妇进来,心情极好的柯老三笑呵呵的招呼道:“丽萍回来了啊”

    陈丽萍低头嗯了一声,便匆匆上楼了。

    柯智道:“你们看,我就说她白天脑子进水了吧,一口一个爸妈,脑子简直不正常?!?br />
    柯智话刚说完,便看到陈丽萍从楼梯上转过身来问道:“爸,妈,柯凝回来了吗”

    柯老三指了指楼上:“俩人在卧室里呢?!?br />
    说罢,他又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柯智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嫂子,早点睡啊?!?br />
    陈丽萍哪里还有心情睡觉,估计接下来几天时间她都要睡不着了。

    而此时,卧室里面的苏锐和柯凝还在商量着。

    “这件事情,我们要怎么办”

    柯凝知道,离婚这件事情实在不是小事,关乎大哥的一生幸福,可是,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大哥这一辈子铁定也幸福不了。

    这陈丽萍压根对自己哥哥就没有感情,否则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了。她之所以恐惧成那个样子,只是担心事情曝光会使得自己的名声受损。

    苏锐微微的摇了摇头:“等你大哥来之后再说吧,到时候看陈丽萍的表现,由你来决定告不告诉他?!?br />
    柯凝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苏锐又说道:“当然,我必须要提醒你,这种时候是不能心软的,我怕陈丽萍这几天表现好了,等过了几天,又故态复萌了?!?br />
    “我知道你的意思?!笨履愕阃?,说道:“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白英俊?!?br />
    苏锐眯了眯眼睛:“你是怕他不甘心吗那个死胖子是什么身份”

    “他是村支书白山泰的儿子,父子两个都是村子里的恶霸,这些年干了不少坏事,可是,这白山泰和县里的领导可能有点关系,所以谁也不能把他给弄下台来。而且,白山泰的手段实在是太狠了,村民们平日里即便受了气,也都忍气吞声?!?br />
    “这么说来,这白家的爷俩就是毒瘤了”苏锐冷淡的笑了笑:“还真是有点意思,不过,如果他聪明点的话,就知道不要来找你们家的麻烦,如果他是个笨蛋,那么也就不能怪我了?!?br />
    柯凝分明从苏锐的话语之中听出一种心狠手辣的味道来,如果别的男人这样说,会让她感觉到略微有点不舒服,可是苏锐这么说了,柯凝有的就只是安全感。

    “其实,我觉得挺抱歉的,你不远千里送我回家,我还让你看笑话?!笨履源裘频乃档?。

    “这算哪门子的看笑话啊?!彼杖癜参康溃骸凹壹矣斜灸涯畹木?,放心吧,事情都会解决的?!?br />
    就在这个时候,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柯凝,你们休息了吗”陈丽萍的声音带着一丝胆怯。

    “我们睡了,有什么事情你明天再说吧?!笨履档?,她现在实在是不想搭理这个嫂子。

    不过,当柯凝说完之后,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我们睡了

    看了看苏锐,她的脸登时就红了起来。

    陈丽萍站在门外,纠结了好一会儿才又说道:“柯凝,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以后我不会再和白英俊有任何的来往,希望你能原谅我,也希望也希望你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br />
    其实这一句才是主要的。

    柯凝冷冷说道:“家丑不可外扬,这句话我还是明白的,你最好安分守己一点,好自为之吧?!?br />
    “嗯?!?br />
    陈丽萍转身离开。

    等回到了房间之后,她有些气急败坏的拿起枕头,重重的摔在了床上。

    “家丑不可外扬如果不是你们两个跟踪我,会发现我去了白英俊家里吗”陈丽萍小声的自言自语,眼中流露出一丝怨恨之色。

    现在看来,她已经把主要责任怪到苏锐和柯凝跟踪她这件事情上来了。

    “我去另外一个房间睡?!彼杖袼档?。

    “嗯,好?!笨履崆岬牡懔说阃?,她是真的不好意思强留苏锐,尽管心中已是喜欢之极,但是要让她和苏锐在这种时候睡在同一张床上,柯凝还是干不出来这种事情的。

    “这件事情,得永绝后患才行?!?br />
    苏锐关上门之后,想了想,从二楼的窗户便翻了出去。

    沿着原路,很容易就找到了白英俊的那个白色小洋楼,苏锐单手撑着院墙翻过去,发现房间里面的灯都灭了。

    对于白英俊这种恶霸,苏锐可不会相信自己简单的一两句威胁能够起到效果,他担心这姓白的日后会报复柯家,因此才再来这一趟,让白英俊别做无用功,可是,看这漆黑一片的楼房,明显人已经离开这里了。

    眉骨被苏锐砸的开裂,白英俊肯定是去医院里缝针了。

    苏锐摇了摇头,准备明天白天再来看看,来到这里,顺手除掉个恶霸,也不是什么坏事。

    第二天,天不亮的时候,柯家的大门就已经被被砸的轰然作响了。

    等到柯老三披着衣服起来一看,发现整个木制的大门已经被斧子砍的四分五裂了

    一群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地痞流氓就站在门口而为首的,赫然是白英俊

    这个胖子的右眉毛上面贴着一块白色的纱布,侧脸肿的青紫,看起来颇为的滑稽。但是,他那阴沉的眼神却说明这位村支书儿子的心情绝对不怎么好。

    面对这种情况,柯老三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他平日里绝对不惹事,对于这位村支书之子更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可是,他不去惹事,不代表事情不会找上门来。

    “这不是英俊侄子吗一大早到我家里来有什么事吗”柯老三迎上前去,赔着笑脸,当他看到那被斧子砍的四分五裂的木门碎片时,眼皮还是忍不住的狠狠跳了跳。

    这伙人气势汹汹的,绝对不是好事啊。

    “英俊侄子,咱有话好好说,到底是怎么了”柯老三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你的脸上还有绷带呢”

    老柯同志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白英俊听了,还以为柯老三是在故意嘲讽他,差点没气个半死。

    “柯老三”

    白英俊怒火中烧,一把揪起柯老三的衣服:“你就是在故意嘲笑我,对不对”

    “英俊,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这可冤枉我了啊”柯老三紧张的说道。

    “柯凝在哪里陈丽萍在哪里你那个女婿又在哪里”白英俊恶狠狠的推了柯老三一把,后者跌跌撞撞了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

    “柯老三,如果你女儿今天不拿出诚意来给我赔礼道歉,我就烧了你的房子”白英俊怒道,他抢过一把斧头,然后重重的砍在了厨房的窗户上

    稀里哗啦,玻璃碎了一地

    “柯凝,给老子滚出来如果不出来,就等着看柯老三被我砍死”

    白英俊喊道简直嚣张无比

    这个时候,楼房的门开了。

    一脸阴霾的苏锐走了出来。

    “呦呵,还有胆子出来”白英俊的脸上挂着冷笑:“还认得爷爷我不”

    他肥胖的脸,配上白色的纱布,真的是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傻逼一个?!彼杖竦哪抗夂芾?。

    他直接无视了白英俊,走到柯老三的身边,把他给搀扶起来:“叔叔,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没事,苏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柯老三说道。

    看到苏锐竟然敢无视自己,白英俊差点没被气死,他一声怒吼:“兄弟们,把这货的胳膊给我废掉,我请大家喝酒”

    “好,白少爷,那我就等着你的好酒了”一个拎着斧子的家伙狰狞一笑,然后冲上来。

    不过,才刚刚迈出一步,他的动作就停下来了,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因为,在苏锐的手中,赫然出现了一把枪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