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丽萍每次来到这里,都会特地兜一个圈子,而且借着夜色的掩护,自以为万无一失,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今天刚刚进门的柯凝和妹夫苏锐竟然能够这样出现在她的面前

    大门没锁吗客厅的门没锁吗完全不应该啊

    此时的陈丽萍,感觉到自己的脑子要完全的短路了

    柯凝的声音之中已然带上了一丝激动,说道:“为什么不能是我呢你背着我哥哥做这种事情,你对得起他吗你对得起我爸我妈吗”

    陈丽萍自知理亏,也不知道该该怎么回答,甚至都忘记了扯过一个被单盖住自己的身体。

    不管同村子里面有多少女人会做出和她类似的事情,偷情这种事情都是见不得人的,一旦被曝光,那就是要被戳脊梁骨的,这个村子也别想再呆下去,恐怕一辈子也都没脸见人了。

    因此,陈丽萍的心里满是惶恐。这个张扬跋扈的媳妇儿,终于被人摸到了她的软肋。

    那胖的跟肥猪一样的白英俊转过脸来,却感觉到自己的眼睛都要被照亮了。

    眼前的姑娘实在是太美丽太惊艳,和这凤凰一般的人儿相比,这陈丽萍简直就是个不上档次的土鸡

    “你是柯凝这么多年不见,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啧啧,真漂亮啊”

    白英俊倒是没有一点紧张的意思,他扯过被子盖住了身体,笑眯眯的对柯凝说道:“还记得你白哥哥我不”

    苏锐摇头嘲讽的笑了笑,这个胖子的动作可真搞笑,还要拉过被子挡住自己,他难道不知道,他坐下的时候,肚子上的肥肉会把那儿自动挡住吗尼玛,胖成这个模样,那里都小的快看不见了

    “白英俊,你要不要脸”柯凝气的不行。如果不是涉及到了自己哥哥的身上,她还真的不会气到这种程度

    柯凝在这里长大,自然知道白英俊的恶名,这个村支书的儿子比自己大上几岁,从上小学的时候开始,就没停止过对她的骚扰,这种状况一直到柯凝出去当兵才暂时告一段落。

    由于村支书在上面稍微有点关系,已经连续当了快二十年的支书,在村子里面也是恶霸一类的人物,因此白英俊仗着他爹的关系,每天为非作歹,无人敢得罪他。

    村民对于这村支书,也是敢怒不敢言,即便他侵吞了村里不少的财产,也没有村民敢去上告。曾经有一户人家因为征地补偿款的事情和村支书起了矛盾,到处上访,结果那家的男人半路被人打断了腿,然后拖到了玉米地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媳妇被几个外地人拉到他眼前给那啥了,后来两口子因为这事情,都得了精神病,女儿也交不起学费辍学了,好端端的一个家被弄的不像样子。

    “这重逢的场面还真是让人尴尬?!?br />
    白英俊笑呵呵的说道:“柯凝妹妹,多年不见,你还记得当初我一直暗恋你吗”

    他那何止是暗恋,简直就是公开骚扰了。

    这个家伙倒是一点不紧张,丝毫不担心自己和陈丽萍的事情会被柯凝泄露出去,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恐怕柯凝也不想让自己大哥被戴绿帽子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吧

    话说回来,就算柯凝真的泄露出去又怎么样呢他白英俊还怕自己的名声被毁了

    所以,这个房间里真正担心和恐惧的,只有陈丽萍。

    “陈丽萍,你这样

    本章未完,请翻页对得起我大哥吗”柯凝完全不想理睬白英俊,转向了陈丽萍,继续气愤的问道。

    陈丽萍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不断地重复一句:“柯凝,求求你,这件事情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吗”柯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真是狗男女”

    “那么生气干嘛”这胖子白英俊优哉游哉的点燃了一根烟,抽了一口,事实上,他本来还准备发怒的,毕竟陌生人随随便便闯进自己的家里来,只要是个主人都会气的不行,可是,柯凝出落的那么漂亮,他怎么会舍得对这么一个大美人儿生气呢

    “柯凝啊柯凝,这么点破事,你情我愿的,有什么好对得起对不起的”白英俊吐了个烟圈,笑眯眯的说道:“再说了,柯原那小子结婚那么久,都没有让媳妇怀上孕,我这不是在帮帮他吗要是陈丽萍怀了我的种,你们老柯家也算是有后了,你说是不是”

    能够说出这种话来,足以说明白英俊恬不知耻的程度了。

    “白英俊,你真不要脸?!笨履翟谄还?,走上前去,一巴掌就扇向了白英俊的胖脸

    由于柯凝也是练过的,因此这一巴掌扇下去,把白英俊胖脸上的肥肉打的一个哆嗦,嘴里叼的那根烟也被抽飞了

    可是,白英俊却没有任何的生气,反而笑眯眯的说道:“打的好,柯凝,看来你的脾气也没有变啊,咱俩从小青梅竹马的长大,我对你可是再了解不过了”

    青梅竹马你妹。

    苏锐听了这句话,真是有些忍不了了,他见过许多不要脸的人,这个白英俊绝对能排到前列去。

    “偷情被抓还能那么猖狂,我也是头一次见?!彼杖褡呱锨叭?,淡淡说道:“这一巴掌,我替柯凝打了?!?br />
    白英俊斜了斜眼:“你算是哪根葱也敢在这村子里面闹事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

    “我懒得打听?!?br />
    苏锐说罢,一巴掌已经重重的抽了下去

    他这一下的力道和柯凝可是截然不同,白英俊那重达两百好几十斤的肥胖身体直接被扇的滚到了床下边。

    “敢打我,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白英俊光着屁股站起身来,感觉到半边脸都麻掉了。

    在这个村子里,除了他爹白山泰,他就是最大的恶霸,居然有人敢在他家里打他,这种事情白英俊实在忍不了。

    可是,他才刚刚骂了一句,就发现一个凳子已经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

    毫不客气

    白英俊被砸翻在地,眉骨开裂,鲜血流了满脸

    事实上,苏锐本来不必下如此重手,在他看来,白英俊固然有错,但是陈丽萍的错误更大,但是,如果白英俊不口出狂言,说出什么“要是陈丽萍坏了我的种,你们老柯家也算有后了”这种话来,这胖子今天根本不会遭殃。

    犯了错误,还以为自己是在给别人施恩,这就欠打了。

    白英俊捂着脸,趴在地上,他虽然是个恶霸,但也知道此时形势比人强,对面那个家伙简直狠的不成样子,因此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柯凝看着白英俊,道:“姓白的,如果还敢有下次的话,你一定会比现在挨的更厉害?!?br />
    说完,她便转向了陈丽萍,这女人还在用被子挡住自己的身体,害怕的不断发抖呢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们不要打我,你们不要打我,都是他勾引我的?!背吕銎剂Π言鹑瓮频搅税子⒖〉纳砩?。

    可是,这种事情无论如何都是推不掉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一个巴掌也拍不响。

    白英俊本来都不打算再吭声了,结果听到陈丽萍这样推卸责任,顿时气的不打一处来:“陈丽萍,你放屁要不是你主动穿着超短裙来敲我的门,我他妈能看上你这个丑逼”

    “你给我闭嘴?!?br />
    苏锐走到白英俊的跟前,一脚踩在了对方的脸上,那脸上的肥肉和地面挤压在一起,后者只感觉到面骨都快要裂开了,自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柯凝今天真是被气坏了,她对陈丽萍冷冷说道:“还不穿上你的衣服,离开这里”

    说罢,她转身走出门去。

    苏锐看了陈丽萍一眼:“好自为之吧?!?br />
    他知道,这个不检点的嫂子,从此以后在柯家的幸福生活基本上是要宣告结束了。

    不仅如此,有白英俊的存在,恐怕陈丽萍在这个村子乃至附近都别想呆下去了。

    人的一生就是这样,也许只是一个念头的冒出,也许只是一小步的偏差,都有可能会改变一辈子的道路。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要慎之又慎才行。

    看着走在身边的柯凝,苏锐安慰着说道:“事实上,这也是好事,能让你这嫂子早点显出原形来,叔叔阿姨和你大哥都不用再受气了,早日解脱?!?br />
    柯凝高耸的胸膛还在上下起伏着,表示她现在的心情仍旧不平静:“我真没想到,陈丽萍竟然能够做出这种事情来,如果我大哥知道了,他得多伤心啊这让我爸我妈的脸往哪搁”

    “伤心是肯定的,丢面子也是肯定的,既然陈丽萍能够做出这种事情,那么你老柯家肯定也会受到一些非议?!彼杖裣肓艘幌?,说道:“不如趁这个机会,离婚好了,否则家里整天鸡飞狗跳,根本不是长久之计?!?br />
    离婚

    柯凝不说话,心里堵得慌,一想到父母花了那么大的价钱才娶来的媳妇,却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柯凝就心疼自己的父母。

    她真的是怕哥哥离婚之后,爸妈太过伤心。毕竟在他们老一辈的眼中,东西坏了都是去修,很少会想到直接换个新的,离婚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几乎是百分之百不能接受的,凑合着过日子,才是他们的唯一选择。

    而在苏锐的眼中,离婚几乎是必须的了:“柯凝,如果你哥知道这件事情,他会忍气吞声吗他会介意自己的头上有顶绿帽子吗”

    柯凝摇了摇头,她不知道哥哥会做出什么选择,但是八成会尊重父母的意见。

    “柯凝,我也说句不中听的话,就陈丽萍这种为人,如果你哥这次都能原谅她,那么日后,他的眼前真的就是绿满天涯了?!?br />
    ps:绿满天涯是我以前的扣扣空间名字,当时觉得很有诗意,现在想来,怎么那么不对味呢

    感谢金刚daddy的万赏加万赏,感谢天道之炮哥的捧场感谢t南栀倾寒此情可问天残夜孤烟军方无限良辰时光流逝毛狗精花仙子小裴刘天海potti书友19027733单莼猪小贺v587catghosthuaibuhuai厦门小武哥梦里人生的月票支持

    本章完